個體合理與社會合理

 

圖片來源:Espen Sundve

我沒有看政見發表會——我是指第二次第十五屆總統與副總統的辯論會,就在我寫文章的此當下。我不意外的是由蔡英文女士開始攻防,其他候選人接招。當然,寫文章的這個此刻,他們仍激烈交手。對於台灣的未來,「習慣」由台灣人民共同負責與承擔,與共同決定——只可惜,所謂的台灣人民共同負責與承擔是指哪些?


我當然是其中的一份子,但也可惜,沒有說中我的心聲。所謂的我們,指的又是哪些人?多數人吧?你一定會這麼認為,事實上,當社會合理成為必須,這確實也成為合理的一種過程。而所謂的社會,也肯定是由多數人認可決定的一種社會化過程而決定。而什麼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吵吵鬧鬧的「全球」社會,不只是單一的台灣社會結構性,我們不免俗又要分出「你與我」的不同。我們確實有不同,但能夠相互包容,指的是什麼?當然是愛與理性啊!


社會教導我們要有人性,人性的需求是人性的尊重與理解,是很自然不過的一件事,人際相處上就是這樣,我們不應該要求對方應該多理解我一點,但也應該做到同理上多一點的認可,不要求人與人之間「應該」如此,但也應該理解「或許」如此,也就是說,「有也好」,「沒有,也不應該如此苛求」什麼的方向。


如果台灣的薪資結構能夠調整,最先要調整的應該是總統與政治官員的薪餉,與他們的分配所得。我每次看著政府官員的薪餉,只有一個疑問,如果我是他們其中之一,坐擁這麼豐厚的「利潤」,我怎麼可能不心動,「想要」退休?當然我沒有想要退休,坐擁「退休俸」,人人都很「想」要,但「退休」的思考方向卻是「你內心最想要」做什麼為依歸,如果你「真的」用退休作為你未來人生的籌碼,為何不從「現在」開始?


沒時間?沒心力?沒有預算?為何不從現在,從有限的開始?為何要想從退休開始?你可以到處遊山玩水,花你自己的退休金,或是你的儲蓄金(不管你怎麼稱呼它),人生從你進入職場,到你退休,到你養家活口,建立一個「全心」的家庭,再到你真正完成人生的意義,這是你要的最後遺願?


人生的意義有這麼多,但大多數人幾乎「成立」的一樣,這是多數人的機制,從社會合理結構上的認可,可以看出,固有的退休思維,應該重新檢討。或者在社會結構的思考上,我們「做牛做馬」一輩子就是希望可以「安享晚年」,看著自己的孫子,或是曾孫長大。放眼國際的傳統社會,走到現代社會結構的產業變化,這一點幾乎沒有停過。


那麼,社會合理上的意義,當我們多數認可社會是一種社會福利結構產生的意義制度時,所有的認為是變成政府所認為的一種共享結構。政府給你錢,這是你所謂的退休制度,政府的錢,工程的預算,以及每一個人在工作時所想到得到的「利益」(不管是實質上還是心理上),我們都有一種渴求上的「回報心態」,如果總統的薪資是一元(不管貨幣),有人想要競選嗎?


總統的職務是捍衛國家主權,堅持國家的「認可」(不管這是否為大眾所接受),總統認為「國家」的定義是有「國家」的認可方針。套用政治的話語,就是「國家」該有應該的結構性,從上到下,有「自己」的思考結構,不為他人所影響。

可能嗎?美國與中國做生意,怎麼可能不受影響?一隻 iPhone 的所有零件不是通通由中國統一製造到生產,一手包辦。螢幕來自其他國家,螺絲來自其他國家,一個鏡頭零件來自其他國家,晶圓體來自其他國家,然後給「中國」拼在一起,就是一隻 iPhone。而現在就有利潤要被瓜分了!


美國想要分一杯羹,希望大多數的利潤都給美國,或者在往來之間的「貿易」,能夠給此國家一點錢才能賣——這就是關稅。全球化的世界,太平洋島國也會影響澳洲,甚至是東南亞的地形結構,處處都有影響,微乎其微不代表沒有影響,請了解這點,再來談談一切在連結之間,我們好像都只看到某種的固體思想?


改變一個人是有可能的,問題是,要花多少心思能夠深入核心去影響其結構?人的個性受到環境,教育,教養,以及薰陶,再加上習慣的重複,構成一套某種核心結構。我們不可能沒有摔倒就知道怎麼站起來,我們沒有嘗試,就可能不知道尺寸不合,或是白白浪費錢才去嘗試所有可能,才有最合乎自己,最適合我們的產品。因此,從雛形,再到原型,再到成品,一定有連結之中,從學著怎麼了解自己,而就是所謂的個性演化的由來。然而,受到了環境時空的牽引,這也一定會改變,人性在九零年代不曾像現在這麼到處「宣傳」,我們從種族歧視,到同性戀思想,走來,有多少人「受害」?



人是一種隨便你怎麼稱呼它的一種東西。你可以說是怪物,生物,物種什麼之類,還是有靈魂軀體之類的一種物質。



傳統思想一直沒有變過,因為那是當初最文化深刻的銘記,走向文明起落,都會有依定的見證,也因為如此,保留傳統,與進化傳統之間的鴻溝,一直沒有停下過,還在為此爭論。就像歷史,不管受害者家屬要求要過去的歷史遺跡負責,好像遲來的正義就是有遲來的正義,一直宣傳下去。


我沒有暗喻應該放棄追朔,我只是想說,堅持歷史的追討與放棄對受害者的責任追朔,這之間其實相當微妙。該堅持什麼。該放棄什麼。該遺忘什麼,該記住什麼,我們並沒有辦法「自行」決定。我們不需要「最強大腦」,大腦生於此,一定是有道理的。


萬事通不應該存在於此,或者現在常識性節目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喚起我們的知識,而所謂的知識,也在胡用與亂用之間變成真真假假分不清的結構。拿假新聞或是 DeepFake 的科技水準可以把我們眼見為憑的思想耍得團團轉,我母親分不清臉書的貼文與廣告有何分別,她很容易把臉書的廣告都當成貼文,因此,什麼才是你真正看到的,什麼才是你不想看到的,個體固體主義不免俗地又要插一角,就是「過濾」。


過濾很重要,也很不重要。看你想看的,就宛如你只會訂閱有興趣的 YouTube 頻道,其他的的介入,通通塞進「不感興趣」的選項中。接著,新聞,透過關鍵字,你曾經搜索的字詞,在新聞中只給你相關的關鍵字詞新聞。人工智慧做得一直很不錯,只是太「保護」我們,好像不太好?


拿著圓筒窺看一頭豹,以為是貓,其實是一頭豹。有狹義的思想就宛如我們都只想某種追蹤想要的個人需求,就可能忘記其他的需求,即使有交叉。看看低頭族就知道了,螢幕大於列車的人數,或是過多的上車需求,或是讓位需求,或是「你才可能想下車」的需求,結果你坐過頭。


資訊時代,或者說螢幕世代,把我們帶進人工智慧所包覆的一個全新的世代中,總統候選人講的很有威嚴,或是很有進步體制的思想,要捍衛國家的主權等等,但請注意,總統所認為的國家政治主體思想,是你認為的,還是我認為的?


我很討厭政治,所以不要問我政治議題,或是兩岸議題,我無法具體回答你。我是地球人,你可以說我是台灣人,中國人,不是人,隨便你(我沒有意見)。我曾經強調一點,人是一種隨便你怎麼稱呼它的一種東西。你可以說是怪物,生物,物種什麼之類,還是有靈魂軀體之類的一種物質。人被定義得亂七八糟,但去思考,生為人,何為人的同時,社會也把我們的思想不免去加上什麼定義才行。


社會合理上的這種思想,已經被徹底地認為我們是什麼,我們是人,這幾乎每一個人沒有否認過,只是多了個民族。我是中國台灣地球太陽系的人(這樣稱呼你滿意了吧?)。有意義嗎?人是什麼?心理上的思想該怎麼在我們個體所認為?政治講得很有道理,我們當然也有,捍衛國家,西蘭公國,自體國,我們是一國,這樣的稱呼只是掛上你的門牌,要別人尊敬你的前提,這當然,很難做生意,因為沒有(東西)可以置身事外。


好笑的是我們要尊重這樣的前提就像尊重這兩個字的寫法,都以為是一種合理,社會非合理是一種認可的做法,一定是有某種為依歸,這是作為某種存在的所在。不管喜不喜歡,社會不是你向來認為「可以」就表示合理,合理就有意義。意義是在社會和平安定之中尋覓出來的一種真理,但真理容易被入侵,被改寫,被誤解,被「刺傷」,被扭曲,被有陰謀論的人們解釋成他們想要解釋的意義,這就是現代社會的「局勢」。


是風暴,還是末日?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