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十九)

圖片來源:Tomasz Kobiela

 

在街上,看到我欣賞的女生,就像大多數的男生一樣,當然會心動,想要進一步認識她,但同時,我也知道,這個女生不會喜歡我,所以我隨之放棄。「反正你也不會喜歡我。」這樣的句子一樣停留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因此,我的感情關係終究是一場空。


參加聯誼過很多次,目的就像大多數男生一樣,想有一段感情關係,看了太多數的人的我,女生一聽到我是「作家」,投以好奇的眼光詢問我的相關問題之後,久久不了了之,這種好奇心用光之後的感覺,大概就是維持三分鐘熱度的感受一樣,她們想要找個好郎君,能夠給她們安全感。不過,我對她們的條件明顯不夠。


還記得,陰謀的說詞的文章嗎?我深深覺得,陰謀這件事,人前人後的兩個樣子,往往就像上了妝的女生與卸了妝的女生一樣,判若兩人。我知道女生的工作很忙,但我還是忍不住要小小的抱怨一下:我從來就不相信你會忘記回我訊息,只因為你很忙碌。因此,在物化這件事上,我也多次強調,人身上的所有「功能」早就被納入的物品的能力中,強調這個商品的吸力有多少,續航力有多少,有多重,以及是否 CP 值夠高?說每一個人不挑是騙人的!我相信這點,那些不打臉自己的人,難道真的一輩子不會改變自己不曾打過自己矛盾的說法嗎?我怎麼樣也不會相信。


這世界的假象很多,「螢幕」在你眼前的也可能是假的,現在的科技發達到可以輕易用話術以及某種欺騙你的真相矇騙你過關,他們把話說得如此動聽,吸引你的注意,就像誘因一樣,人想要進步的唯一方式,就是自己「想」要尋求「進步」的原因,因此,陰謀的某種說法,或是懷疑的說法會使人變成偏執狂還真是一點也不奇怪。


就像某種信仰者一樣,神把人變成某種偏執,或是宗教本身把人推向某種中心,視為某種真相的起源,對那些右派,甚至是極右派來說,這樣就有話說了!他們可以相信氣候變遷是假象,人為操控才是真相,他們可以說中國才是主謀,或是俄羅斯才是幕後推手之類的說法,把某種原因推為極致,就像那些懷疑論者的執意的言論:一切都是有目的性!


逛了台北的熱鬧街頭之後,可以看見一個真相:我們努力追求高進步的品質生活之後,我還是忍不住把陰謀的說法推上檯面:告訴你們,這真的只是某種美好樣子。人確實需要衣裝,只不過看著快時尚的招牌在我眼前,上頭的代言人穿著他們的服飾,再加上精品時尚的潮流浮現在我腦海,所謂的那些名牌的意義有多半也是某種假象的華麗。


你身上穿的是真品還是贗品,其實我無所謂,畢竟,大多數人並不會正眼一瞧說這個人身上都是名牌。而多數人來來往往的街頭,很多人只是瞧一眼的某種時尚華麗,在我們注重外表的表面,其內裏多半是某種兩面手法,就像我說的,陰謀論的存在,人前人後的樣子,讓我實在覺得那表示什麼——我們只追求某種「真相」。


這種真相就是人要某種純潔,某種以眾示人的那種表示意義。就像我過去提出的疑問:人為何要穿衣這件事上的任何答案,我都不太滿意,而且認為那「絕對」不是標準答案。然後,你再去分析現代人的身上的「譁眾取寵」,我總認為就算是你穿得高興,穿得快樂,也多半是自己在社會上去滿足這層快樂。想一想任何社會存在的任何一種快樂,你就會明白,你只是比他人多那一層「生活品質」。


你是否還記得我提過的「生活品質」的解釋?所謂的生活品質是否就像是你走進一間店,肯定會注意它的裝潢與排列,還有整體燈光與設計給你的感覺,這就是生活品質的一環,你身上的穿著是否與它匹配,是否表示你是流氓還是斯文人士,整體的風格就表示生活品質的一環,畢竟不會有人整天穿著西裝在自己的家中當居家服。


因此,我當然不反對衣裝這件事,但就像我說得,人前人後兩回事的這件事上,我總覺得那表示某種假象的代表,甚至可以說是一面樣子。


時事會反映出一個人的性格,真是一點也沒錯,我們容易受到社會觀點與偏見的影響,造成這個社會與個人會出現水火不容的情況時有耳聞。是誰養出一個瘋子,是誰有精神病而不必吃藥?是誰真的認為誰需要尊重而被尊重?你可以不贊同我的言論,對我比出倒讚手勢,把我請下台,就像現在的政治人物的「好不好」的造勢場合,「對不對」的言論總是出現在我腦海中,他們把砲口朝外,理當認為自己很正確,誰都會替人民說話,但誰說的才是真正的人民「真相」?誰又代表「人民」?


每一個人都希望自己「被」接受,被社會給接納,被社會給包容,太多的異樣眼光投射在你身上確實不太好受,我有遇到過,也有看過別人給他們的眼色是什麼,他們或許不在乎,也或許面有難色,在社會確實是個殺手,沈默的殺手,當我們實在有太多不被接受的時候,你就會思考我是否要改一改個性的「想法」出現,但又話說回來,社會也確實有兩種人,一種是勇於接受自己,一種就是改變自己被他人所接受。


我不是說「我沒有朋友」嗎?女生想找我「攀關係」,多半都是有「業務需求」,很少是進一步認識我這個人。她們的業務需求不是找我行銷,找我寫問卷,找我申請他們的工作業務,不然就是擴展她們的人脈。而所謂的朋友也多半是個名義上的宣傳行銷手法,那些把你當成真的朋友,哪管是某種認識,我更進一步很難了解人的目的性,除了陰謀,大概沒有別的說法,也或者,目標到手之後,「你」就可以刪除了!


因此,人帶著這樣的關係「行騙」之後,我就很難了解人的真實性,只會讓我想到人不會想「認識」朋友名義,帶著某種利益關係,只會把人帶往偏執論,或是懷疑論。因此,這個社會的真實就是人很真實到某種假象的利益性,所謂的虛假,也只是把人推向某種有意義性存在的表面手法。


因此,你可以說很自私,也可以說對自己好沒有什麼不對之處。人除了先愛自己之外,好像就沒有其他「用途」。我愛我自己,那我幹嘛要去聯誼?跟自己結婚不是「完美」的終身大事嗎?那麼幹嘛要結婚?那幹嘛要生小孩,成立家庭?意義的存在是兩個人,還是一個人的證明存在性?


社會也確實有兩種人,一種是勇於接受自己,一種就是改變自己被他人所接受。


但社會很虛假,也很真實。真實到垃圾與時尚一線之間的念頭在我眼前閃過。人們的華麗靠著裝扮贏得大眾掌聲之後,就沒了。滿地的垃圾以及滿出來的垃圾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清潔隊員每天都要整理垃圾,(環保)人員或志工清理公共廁所,我相信,垃圾就消失在地球上,當然唯有停止製造生產才可能做得到。畢竟,在台北的信義區街頭是聽不到北極冰原破碎的聲音。


我關心的是地球的生態脈動,不是人們每天走走停停,拿著名牌包包或是穿著時尚的各種人士。「反正你也不會喜歡我,因此,你的行為只是反映出你對於生活的品質堅持」罷了!這樣的說法在我腦海不斷浮現,證明你很表面性,也表示某種虛偽性。


我們確實是偽君子,這一切像個廢話,畢竟,好話都知道了,還是沒有人做出改變,社會要有某種正向的力量根本不夠,因為那只是表示樂觀到可以,當這一切是很甜蜜,到已經要中毒為止,我們還黏著甜蜜的糖果蜂蜜不肯罷手,人一定要如此犯賤到自己都認不清嗎?


可笑的是,當我當下寫下這篇文章時,沒有人去在乎這社會的膚淺與真實面有多麽不堪入目,除了無意間點擊我文章的人們或是有興趣的人們。


多看看人們的行為,以及看著我對於心理學的深入認識,人們的行為多半是反映出內心不自覺得偏見意識型態,所以我才這麼討厭政治,說真話的人被打臉,不說真話的人也被拱出騙子,政治就像某種社會的型態,一來一往,總有人在黑你,說你這個人言行不一,但也有人說你是唯一的人才,好人好事代表。誰才是真正的盲目?相信我們心裏有名目,能夠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唯一可以信賴的候選人,但對我來說,誰當選,也絕不在我的「名單」上。


讓該國再次,持續偉大又如何?證明我們是證明者之外,什麼其他都不是。你要說服他人,一定要有「證據」,這證據可以論文、書籍,某個學者或是政治人物說過的話,打臉你的人說過的話,以及訪談,還有各種攤在你辦公桌前的各類密密麻麻的文字紀錄。


然而呢?你只能說服一部分的人。這世界還是吵吵鬧鬧,沒完沒了,永遠沒有平息的一天,想找個永久的敵人作為你們可以合作夾擊的對象?誰?是地球?還是對方?


非洲草原仍是一片黑暗,南北極,以及山區,森林等等仍是一片漆黑,我們只是生活在光明的包圍裡尋求安全......格外顯得諷刺。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