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體(續三)

圖片來源:Peter Hellberg

 

同樣的病床,卻是不同的場景,至少在某一個部分,艾蓮娜也曾經躺在病床上一動也不動;今天,她仍躺在這裡,在「追捕」那頭怪物的過程中而躺在這裡。陽光,從窗戶灑落,很溫和,也很舒服。她可以看到窗戶外的場景:綠樹,公園,還有遛狗的人們。她掀開棉被,走下床,往窗戶外查看,樓下確實有很多病人在走動,艾蓮娜看著她的右手插著點滴,她想要把插在手臂上的針頭給拔出來,她用左手往針頭的部分輕輕地往後拉,雖然很痛,但比起過往的傷痛,這顯然小得許多。


「......」艾蓮娜忍著痛,針頭拔出之後往地下丟,她看著手臂上的血液,但她絲毫不怎麼在乎。一旁有面紙,抽取一張之後就按壓傷口。不到一分鐘就把衛生紙丟進一旁的垃圾桶,血液的傷口已乾,傷口很小,所以乾漬的速度很快。


艾蓮娜打量自己身上穿的白色與淺藍色的病人服,實在很醜。一旁的衣櫃一打開,裡面是空的。「奇怪,我的衣服怎麼不見了?」她想。她不管了,一打開病床的大門,往右邊走,一走之後有個轉角,轉角之後有一個房間門,艾蓮娜連看也沒看門上的告示牌,就直接走進來。


門口上寫著醫生診療室,一打開,一位護士看到艾蓮娜很驚慌失措,「你是哪一位病人嗎?我可以送你回去,這裏沒有預約,可是不能進來喔!」


「?」艾蓮娜露出疑惑,然後打開門,把頭伸出去,看著門口的告示牌:「察斯・雀爾醫生,家庭外科。」艾蓮娜立刻走出門,往前方繼續走,經過護理的櫃檯時,艾蓮娜還點頭向這些坐在櫃檯裡的護士們致意。艾蓮娜看到護理櫃檯的前方剛好有樓梯,她立刻往下走,這是一個方形的旋轉樓梯,來到下一層樓,東看西看,繼續往前走,前方又有一個 T 型路,她往右邊走,艾蓮娜看到左邊有出口的綠色標章,一打開門,是一個一百八十度的旋轉式的樓梯,艾蓮娜仍持續往下走,樓梯與樓梯之間有樓層標示,她看了一下,她現在在十三樓與十二樓之間,大大的阿拉伯數字的十二,指著往下,很清楚。她就這樣一路來到一樓。推開一樓的逃生出口,她往右邊走,上頭有寫著大廳、藥房、掛號等等指示。


她選擇了大廳,一來到大廳,很多椅子排排坐,坐滿了各式各樣的看病民眾。艾蓮娜直接走出大廳外的門口。外頭就有各式各樣的車子,還有醫院的接駁車,計程車排班等等,艾蓮娜跳過,艾蓮娜往一旁的步道走,就這麼容易走出了醫院,沒有任何人攔阻她。


艾蓮娜走到了一旁的馬路上,左轉走到了人行道,她往前走,旁邊就是一家咖啡店,她頭也不回,直接打開咖啡店的玻璃門,前方有幾名顧客在排隊買咖啡,艾蓮娜也跟著湊上去排隊,一名店員注意到她了,「你是從隔壁的醫院跑過來的吧?」她問。


這名店員載著鴨舌的扁平帽,身上穿著制服,還有圍裙繫在她身上。「沒錯!」艾蓮娜笑笑回答。「那你請稍待喔!」那名店員回答說。


等到她時,站在櫃檯的店員問她需要什麼,艾蓮娜看著店員頭上的菜單,第一眼就選擇了新推出的口味:「愛草拿鐵。」


「大杯還是中杯?」

「嗯....中杯。」艾連娜吱吱嗚嗚。

「一杯嗎?要不要選擇第二杯,今天有在做促銷?」店員問。

「嗯.....不用。」

「那一共是四點五九。」


艾蓮娜當然沒有錢可以付,她大腦只是想著那名警探,以及會不會被抓回去。靜默了快一分鐘,後頭的客人也似乎等不下去,這時剛才的店員正在忙著整理後頭的貨架,轉頭告訴艾蓮娜,這杯我請。


「謝謝!」艾蓮娜笑笑,靦腆地不好意思。


「請在一旁稍後等待。」站在櫃檯前點餐的店員指示她要在一旁的等候區等待咖啡。艾蓮娜走在一旁,「四杯的拿鐵好了!法雅斯先生。」做好咖啡並且用袋子裝好的店員把咖啡遞給準備前來取餐的先生。「謝謝!」那名先生說。


「你的愛草拿鐵好了!請享用!」咖啡遞給艾蓮娜的手上,不過艾蓮娜並沒有拿起來喝,她拿著咖啡杯,就直接走出門口,並且把咖啡放在一旁的磚牆上。


她往前走,這時候,剛剛的幫過她的店員立刻跑出來,看著她的背影,這名店員叫做艾蓮茲,她為何要幫她?是因為她們兩個長得很像。



艾蓮娜其實並沒有打算買咖啡,她只是因為太害怕才會在隨意的一間咖啡廳買咖啡,看看是否能夠「甩掉」他們。也許她知道要用點「陷阱」才能甩掉他們。


咖啡店的一旁就是流行服飾店,在旁邊則是一間速食餐廳,速食餐廳一旁則是一棟商業大樓,商業大樓裡面有一間超商。街道上人來人往,多數的人根本不會注意到她,她卻害怕異樣眼光,一直看著別人。


商業大樓一旁則是一間餐廳,專門販賣義大利式料理,還附設酒吧。艾蓮娜注意到了這間餐廳裡面的裝潢,很昏暗,幾乎看不到裡面,一推開最右邊的門口,裡頭卻是又吵又鬧,三三兩兩的客人,還有人坐在酒吧上喝著調酒,艾蓮娜自認為走錯了,轉頭走了出去。一旁的服務生見到了,上前攔住她,「小姐?怎麼突然離開?」


「嗯,我走錯地方了!」

「好吧!」服務生幫她打開門,送她離開。



薩克一睜開眼,躺在床上,一旁的店主人,也就是一開始照顧他的店主人看著他,並且拿著一旁深綠色的東西,裝在碗裡,給他吃。薩克瞄了一眼,直說不要。店主人看他拒絕好意,就把碗放下。


事實上,薩克早就吃了一點,就在薩克一睜開眼睛時,嘴巴上就還有深綠色的東西。薩克一看到熟悉的裝潢與建築風格時,「該不會......」他這樣想。店主人就起身離開,往後院走去。


薩克掀開身上的薄被,然後看著室內的情況,就像當初一走進去的情況,沒有變。



薩克東看西看,甚至走出店外,同樣的場景還在眼前重複出現,「還是一樣嗎?」他問自己。店主人從後門的一個視角望向他,之後走到了後庭院。薩克走回店內,東摸西瞧,他也跟著走到了後庭院,一出門口,就看見店主人在整理花圃,花圃有種滿許多的野菜與水果,店主人忙著澆水與去除雜草,就跟一般小農在做的事沒有兩樣。


「請問...這些是您種植的嗎?」薩克問他。


他點點頭,雖然他聽不懂他的原意,但多少明白他在問什麼。


薩克往花圃菜園的方向走,後頭仍有許多野菜,他看了看,也注意到了後方有一座山丘,他抬頭看了看山丘,有看見幾座廟宇,但附近沒有通往山丘的道路,薩克露出疑惑,「這裡怎麼會有山?」店主人依然照護他的小菜園,薩克問了一下店主人是否有路可以通往?


店主人搖搖頭。


薩克還是決心要通往那個山丘,雖然地勢不高,但總要去看一看,說不定可以通往「回家的路」。



他跨過菜園的圍欄,則是一片泥土路,泥土路之後,薩克則往前走,到處都是雜草叢生,幾乎沒有人清理。薩克往前走,找一找是否有雜草不那麼濃密的路可以走上去。


往前走,他有看到被雜草遮住的樓梯,樓梯的地面顯然有太多泥濘,他循著這樓梯走上去,先是筆直的樓梯,後來則是往左走,接著往右走,又一個左邊道路,隨後一個九十度的蜿蜒道路,這期間樓梯與平面很難看清楚確切的位置,薩克走走停停,才看到一個很明確的道路可以通往。


他看到一個指標:「明和寺。前方五百公尺」,部分的文字夾帶著英文以及他看不懂的文字,但他至少可以猜到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走著走著,天空從晴朗慢慢轉變烏雲籠罩,他到處找尋很明顯的道路指標與地上的山路口,剩下的兩百公尺,山丘卻下起雨來,森林滴著雨,打在他臉上,而路已經中斷。


「這樣子,真的正確嗎?」他問自己。地上的路口由於雨水變得更難辨識清楚,薩克往上看,的確能夠看到寺廟就在「那裡」,但這段路程走了將近快十分鐘還沒有到達他想要去的地方。


他又走了回來,來到了一個兩百公尺的路標,他看了一眼確實指著「那裡」,那到底是哪裡?左邊不左邊,那裡前方根本沒路,還是那邊?他賭一賭,選擇了一條更難看清楚的路線,因為這條路線隱身在雜草與樹木之間的道路,他走了進去,才發現原來他之前走的路是正確,是安全的,這條路雖然也可以通往,就像一個 O 字型的道路,只不過是拉長型的樣子。


他回到了「中斷」的路,到處看看,看了約一分鐘果然有找到前進的道路,再往前走,終於有了石頭路,在最後的一百公尺處,路終於變得清楚,旁邊有指標寫著「明和寺在前方。」


明和寺大大的招牌寫在寺廟上。他來到了日本,而這裡「空無一人」。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