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體(續二)

圖片來源:chuddlesworth


天色已沈睡,晏獨自躺在雪地上,完全靜悄悄,安靜得不像話。樹上的雪承受不住重量,滑落了下來,蓋在晏的身上,但她絲毫不覺得冷,反而覺得溫暖。清晨,夜色漸漸由昏暗轉變天明的一刻,晏睜開眼睛,她的眼前看著水平的樹幹,然後又閉上雙眼,不到一秒鐘又睜開眼睛:「這樣還要多久......」她問自己,接著她突然起身,拍去身上的雪,站了起來,眼前盡是冰霧,還有雪花的覆蓋痕跡。她往前走了一步,以為前方會有「希望」降臨。


什麼都沒有,仍是死寂一片。晏來到這世界已經超過四十八小時以上,仍舊被困在這裡,找不到出路,找不到方向,更是找不到一個可以指引她最有可能的方位。晏跪坐了下來,就兩腿一攤完全放棄找希望的那種力量,「好累......」她這麼想,現在的她連話都不想說.....沒多久,又開始降雪,這之間只有「短短」的十分鐘而已,但是對她而言像是一小時那麼久,雪花飄落在她的頭頂上,本來黑色的頭髮,也慢慢變成了白髮蒼蒼,她爬到原來坐下來的樹下,拍拍頭上的雪,這雪很細緻,感覺不像是剛來的厚重的雪,掉落到地上的雪夾帶著冰霧的透析感,她看著地上,由於天色還未漸漸明朗,感覺就像看著鑽石般的閃耀。當然,她知道那不是寶藏,因為這裡沒有寶藏可言,而且她也不知道何謂「寶藏」,眼前一片像是玻璃反射出來的光景,讓她的眼神像是沾滿淚水般的晶瑩剔透。


天色已經漸漸「開明」,晏幾乎可以看到那片「光景」逐漸轉變為白色的雪花大地。晏攤開雙手,她看著自己的右手,上頭明顯有著宛如艾蓮娜上的印記,但不是艾蓮娜上的花紋,她的比較簡單,艾蓮娜比較複雜。沒多久,她累得閉上眼睛。


閉不到一分鐘,她就微微睜開,然後又閉上。眼前的景象當然沒有轉變,這仍然是白雪靄靄的一片,冰霧依舊覆蓋在上頭,晏的右手明顯呈現藍色,但她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或是要她做什麼?她努力起身,畢竟,她可不想「死」這裏。


往前走,不到一兩百公尺她就無力地坐了下來,眼前是枯樹與死草一片,還有著雪花,左右看看,幾乎沒有改變,她又站了起來,往前走,一個微微的轉彎,讓她感覺有路走就走,沒路走就坐下等死,有一處小上坡在她的左方,她有看見前方是一個微微的彎路,她的左邊則是一個隆起的山坡,她選擇小山坡,她努力往上爬,終於爬了上去,她往前走,眼前仍是一片樹林,有一隻准鳥飛了下來,停靠在樹枝上,看著晏一眼,晏沒有注意到,但她感覺有東西飛下來,只是不想理會。


感覺雪花要變大了,晏邊走邊這樣感覺。那隻准鳥飛走了,往晏的後方飛去。她往前走大約一百公尺,雪花的程度漸漸成為暴雪的樣子,她停下腳步,然後東看西看,找了一棵「至少」樹枝稍多的枯樹坐下來。她念了一段咒語,把手伸直往天空一放,那片樹枝結成了冰霧,樹幹也稍微被附著上,她往後一躺,至少感覺冰雪不會這麼無情地打在她臉上。



薩克一來到店裡,就明顯想要離開,因為這裡根本很詭異,一踏進裡面,其二想要踏進第二步時,他就暫停腳步,往後走,但店主人只是笑笑,沒多說什麼。薩克後退幾步,然後看著街道外,根本像是死城一樣,這裡明顯就不是「觀光客」會來的地方。


往後走沒幾步,一個感覺像是多眼猛獸的「幻影」衝了過來,薩克明顯就可以感應那是真的存在的幻境,讓他頓時心跳急遽上升,嚇出冷汗。店主人看見了,問他還好嗎?薩克只是笑笑,對著店主人直說抱歉。薩克還是要選擇這間很詭異的店......


店主人立刻拿出茶具與托盤放在薩克的前方,並且告訴他要他好好享受,薩克聽不懂,只是看著茶杯與茶具在他面前,茶杯是空的,不過水壺在發熱,在另外一個方向。接著,店主人幫他倒了一杯茶,要他喝下。他只是淡淡地淺嚐幾口,就放下茶杯。托盤上有小點心,店主人好像暗示著要他吃的樣子,薩克拿起一個比手掌要小的東西,米黃色的食物然後放在嘴邊,一口咬下,「真好吃!」他的臉色本來從嚴肅的氣氛變成放鬆的表情。


店主人看著他的表情,笑笑之後就離開。整個店鋪沒有什麼燈光,一部分的灰暗與一部分的「光亮」。薩克看見他從他的八點鐘方向消失在目光中,他回頭看了店主人從門口後離開,他也跟著起身,好奇地看看那是什麼地方,但是還沒走過去,店主人就察覺到,並且要他止步,不准進入。


薩克只好走到了店門口,外面仍是一片寂靜,他往下走一段小階梯,然後往後走,後方仍是草原一片,「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他心想這個問題,然而,看著店門口的文字,他看不出這裏是屬於什麼。


他往後走了一小段,覺得不對,又往前走,店門口的房子是傳統的建築,這個街道都是,門口前都有一小段階梯。房子外有燈籠,薩克看著除了顏色不同之外的房子,還有磚瓦形式不同之外,幾乎就很相像。他往前走,看著房子的出口好像越來越近,讓他頗為「高興」一下,但沒多久,好像就走不出「這裡」,因為他走了大約半小時之後,怎麼感覺景色似曾相識?幾乎不曾幻變過?


來到了同樣的一間店面前,店主人依舊熱情向他打招呼,但他這次沒選擇進去,反而是在門口觀看他的舉動,「他到底想要幹嘛?」薩克這樣想,店主人在店內整理店裡的貨物,打掃店內的角落與邊緣,還有做很多開店與維護店的基本行為。薩克彎著頭,查看沒有看到的視線,然後又轉回來,店主人依舊不理會他,薩克望來望去,也只看到這間店的大門有開放,其他的幾乎緊閉門窗,薩克放棄繼續觀看的權利,選擇往前行,至少是有懷疑性的慢慢往前走,走不到五十公尺,感覺有異常的聲音從薩克的後方傳來,多眼猛獸快速的移動,衝向薩克,這一次他沒有閃過,但多眼猛獸的軀體與他的身體感覺像是交叉一般得神奇,薩克感覺到多眼猛獸衝入他的體內,他頓時胸口一陣撞擊,蹲下身體不能自主移動。


他的眼角有督到多眼猛獸往前走之後消失在空氣中,但他感覺不能呼吸,更是難受,想要試圖站起。他最後感覺心跳凍結,倒臥了下來,像是抽搐一般不能自己。



艾蓮娜看著幾乎純白的病床,連幫助她的點滴與支架幾乎都是一體式的白色。第一個開門的不是醫生,而是那名警探。一進來,就直接拿出證件給她看,「我是察斯,有幾件事想請你協助一下。」


艾蓮娜看見他的表情像是很不悅,就表現出也不想配合的模樣,「你說什麼,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在場的目擊證人都告訴我了,你說你不知道?你在跟我裝蒜嗎?」


「我真的不知道。」艾蓮娜表示出不想配合,但還沒等到察斯問完話,就立刻拿出手機,秀出目擊證人在公園所拍攝的影片,「牠為何想追你?」


「你應該問牠吧?如果牠可以聽你的話。」

「你再這樣跟我答非所問,我可以依法抓你。」


「抓我?太好了!警察,我手在這,麻煩先逮補我!謝謝!」艾蓮娜舉出左手要他銬上手銬。


「我下次再來,你好好休養吧!」察斯說完之後就離開病床,往門口走去,經過門口的玻璃窗時,還不忘對有百葉窗裡的艾蓮娜指著她示意。


艾蓮娜只是輕描淡寫望著他一眼,之後把頭轉向另一邊。



過了大約十來分鐘,護士走了進來,一進門就直接拿起病歷看了一眼,「艾蓮娜・無名氏,你覺得怎麼樣?」


「艾蓮娜?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艾蓮娜露出疑惑。

「這裏都把無名氏直接稱為艾蓮娜。」

「你真的叫艾蓮娜?我還真是巧合矇對了!」護士直接回答她的疑惑。

「誰把我送來這?」


「喔?一個男子,他沒有留下任何資訊,你想找他?不好意思,我沒辦法幫你。」護士說,繼續看看她手臂的情況。


「你不用擔心費用,那個人幫你買單了,下午檢查一下沒問題,你就可以出院了!」護士檢查另外一隻手,右手這時候因為插著點滴,而露出橘紅色的閃爍。


「這是?」護士看了她一下右手,「你怎麼會?」

「這是我的標記,不關你的事。」


「的確。」護士看了看,想說這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就起身往病床的門口走出去。艾蓮娜看著自己的右手,感覺確實不太一樣,百葉窗依舊能夠看到走廊上的人們來來回回走動,艾蓮娜不多想什麼,只想快點離開這裡。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