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Eduardo Fonseca Arraes(Flickr)

 

我為何要寫意義論?回到意義的本初,了解真正意義的最終,終究也是意義的一途。什麼是意義?大概也只是為人所寫,自己所思,那就是意義的本質。一切終究是場廢話,因為講多了,依然沒有人去聽,去想,去思考真正所有,現代的我們,究竟是文明上的野蠻,還是野蠻所建立起好的文明?


每一個人終有意義,對那些「大明星」而言,意義就是每天按照三餐排好的「行程」,按表操課,準時報到。我們算是學生吧?這樣的形容一點也不為過,那些行走固定行程,安排跟選民寒暄,說要跟人民站在一起,這些選舉的「下鄉」行程,要努力傾聽人民的聲音,尤其是那些弱勢民眾的聲音,我想,大概還沒有聽到我的聲音(以前還懇請政治人物可以多看我一眼)。


這些「下鄉」人物,選舉上了,謙卑,謙卑再謙卑,現在卻是「辣」派,有時候,當現在的台灣政治普遍成為藍天綠地的「戰場」時,我也受夠對於「政治」,還有官僚上的那些言語。


舉最近的例子,就拿香港反送中的遊行來說好了!現在的那些討厭中國的民眾,只要沾染中國的影子就會一陣亂打,只要有中資介入,幾乎就成了眾矢之的,好像全世界都討厭中國,沒有人願意跟「中國」做朋友。但是,請記住,政治上的泛化只會把政治變成了任何都可以跟「政治」扯上邊,香港的星巴克與美心月餅也被砸,我常常不解,就算他們有,那又如何?星巴克是飲料店,就算有中資介入,所以就該死?他們的飲料與服務態度有哪裏得罪到香港的所有民眾嗎?月餅上哪有沾滿食品不潔這樣的說法?或者用暴政與暴民的說法,如果真的「和平」示威,我相信不會有人「制止」,也或者我們非要「抗爭」,拿出「動作」相關方面的行為,就會遭到香港警察的暴力對峙?


我也沒有喜歡中國或是香港之類,我只是要把事情分得乾乾淨淨,清清楚楚。在中國開的台灣飲料店,店名寫上「中國台灣」,那是不得已的事,中國堅持要「中國台灣」,我就中國台灣,但是在台灣,就是台灣,你有你的堅持,我當然也有我的堅持,你尊重我的堅持,我也尊重你的堅持,但是如果你非要把你的堅持套用在我的堅持上,那麼每天就會像香港的場面一樣,誰都不好看。


兩方都有錯,我誰都不挺。政治力老是介入這樣的議題,把政治套用在每個關乎民生的議題,有完沒完?只要有日資介入,套用世界的歷史,那麼大家都不要做生意了!何必貿易?過去的世界大戰,看誰都不爽,那麼如果真的非要這樣,過去的英法,美英,德國與法國,等等之類,不就沒完沒了?你可以恨這個國家侵略你的國家一輩子,但我保證你一輩子也走不出來。要恨,你可以恨一輩子,你可以不買韓國、日本,只買本國牌,然後呢?你真的這麼「堅持」你不會變?


我有提到,我有個同事說他從來不矛盾,是因為他沒有找到自己的矛盾。人這麼有自信,往往是高估,心理學實驗告訴我多次,這是事實。不過,天天套用政治的結果,就是一切是個胡扯,是個廢話,是個現在需要多方思考的時候。


當你看久了政治,把一切納入政治版圖,你真的會認為,一切真的就是政治深入的範圍,政治獻金的用途到底是什麼?我(也)不(想)知道,到處跑跑行程,那些選舉需要的經費究竟是落在誰的口袋?我也不得而知,我只知道,總統(候選人)很有錢,薪水至少比我們這些民眾高出不少,拿出自己的錢投入很合理吧?你既然要為人民服務,就「應該」投入自己的皮包錢,不夠?想辦法募捐,但是募捐的「花招」是真的給人事經費,還是印印宣傳海報,給那些「小贈品」?


我每次看著經費都千萬起跳,總想不透,怎麼那麼多呢?我只知道台灣有很多山區小朋友需要錢吃飯,上學,還有很多單親家庭需要錢提升物資,我只知道,貧窮一直是不爭的事實,我只知道,很多獨居老人需要人情的溫暖,還有社區人員的關懷,還有罕見疾病的照顧,各種偏遠地區的民眾等等,這還沒有完,台灣的垃圾以及台灣民眾的使用習慣,讓我們把方便變成了一種「應該」的特殊需求。


把錢投入這裏,照理說應該可以「消除」貧窮,但沒有,為什麼?放大世界來看,那些億萬富豪努力投入慈善事業,他們的目的是要消除,甚至根除貧窮這兩個字,我絕對不相信可以永遠消失在這地球上。因為,把人平起平坐,遲早有人要落後,那就是貧窮的開端,宛如壞人全部殺死了都以為壞人不會出現一樣的天真。


犯罪率要下降,當然歸咎於該國文化的水平,民眾的素養,民眾的素養則是關乎該國的歷史,以及自我的道德貞潔,以及最自己的嚴謹。哪一國的犯罪紀錄低,看看該國對於觀光業的開放以及有人性系統上的支持與了解就可得知,自由與自由的那一種以為真心自由,都會放進「同一個藍子」裡,化作相同等號。


什麼是自由,什麼是非自由,是不是我行我素算是自由?還是文化的行為檢點算是道德上的自我看護?道德是一個很嚴謹的議題,每一個人都有道德上的失守,就像亂丟垃圾,以及不遵守交通規則一樣的普遍,但是真正的行為失守卻不是以上的這幾種,而是常見的說謊,失信以及背叛。只是對誰(何種事情)說謊,還有失言信任,加上違背承諾,道德上的這幾種很容易變成對於我們的一種巧言令色,令人難堪。


就算垃圾擺在眼前不會有人撿一樣地普遍,這不是你的錯,也非你冷漠。但維持街道的整齊,的確有害群之馬在不道德與道德之間失算,就像我們都以為做壞事的不是我們,是某一種真正行為正義感,但在都以為自我得好,與那種自我道德提升之前的那一種道德行為,很容易變成推向想要更好的那一種行為假象,皆真正的不存在。



愚蠢的是人類,也非人類才有可能把自己弄得非愚蠢與愚蠢之間的牆面那麼一體與扯話之間的一言接點的剛好。



不存在嗎?或許政治說穿了人的面具下的假面假言,拿了我們的「錢」就應該要替我們辦事,但他們沒有,或者行為效率不彰,幕僚之後的該辦理也非辦理,似乎也決定我們的命運,也決定政治的前途。當我們身旁老是覆蓋著財團與龐大的政治勢力,還有各種圍繞「利益」的糾葛,每一個人都想拿到「好處」,至少是自己沾有「好處」的那一點甜頭也好。只要政治與一切之間的那一點真正有交叉的那一面,我們就決定真正的好處,是屬於意義的那一面,好讓自己真正有理說得通。


一切確實是個廢話,因為有理也說不通,因為也只有自己能通,在胡扯與瞎說的那一端,容易變成誇大與各種玩笑的糾纏。「是這個世界太瘋狂了吧?」確實是事實,世界走向「暴政」的那一天容易變成獨裁,或者軍事介入的政治前途。如果要和平,誰介入都沒有用,因為沒有人能真正放下不是「槍」的「槍」,那就是語言,以及各種勢力的失算與各種無盡的迴圈。


我為什麼要寫意義論,因為意義論說完了那一種意義,也只是變成政治在瞎扯與胡搞之間的那一種沒有人聽的勢力範圍。現在重要的是什麼?氣候危機,還是生態浩劫?塑膠爆量,還是自然滅絕?文明殞落?


只有擇一,哪一種是「優先事項」?人口危機,人道問題,糧食與公共衛生議題,還有少子化與老年社會人口等等,每一項關乎人之間的那一種怎麼介入以及怎麼真正思考政治與真正的問題之前的那一面牆的思考與反思的存在想法。我們要自拍得勝,還是都以為廢話與胡扯之間的那一面被撕裂的還不夠徹底與崩壞?


人要成長,都要面對現在真正重要的眼前東西是什麼,但——只不過,在意義的那一道點上,都把政治與非政治的一道範圍可以畫得非常清楚,且非常有道理。意義的自己認為的那一種存在面上,也把政治變得任何非政治與自己對得起的有意義的思考點上,宛如任何可以做得準,以及實在真正有該意義的必要實在性。


你當然可以把意義作為對的認為實際上的正確,就像要改變的人的想法總要真正看到自己的笨拙以前才知道自己與笨,還有聰穎之間的牆面實在扯得很離譜,也很「值得」(因為你還是照做)。


愚蠢的是人類,也非人類才有可能把自己弄得非愚蠢與愚蠢之間的牆面那麼一體與扯話之間的一言接點的剛好。你說,這非是你要的意義,就是你把政治變成了政治勢力為一體平面的絕對中心,這是蠢,還是真正清楚且理性可以明白「自己」在幹嘛?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