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立場

圖片來源:Allan Watt(Flickr)

 

我對政治沒有什麼立場,如果你問我。我支持九二共識嗎?當然,反正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也就是用白話文說,你認為的一個中國,我認為的一個中國,但不是你認為的「一個中國」,因為我把中國與台灣分得清清楚楚。中國就是中國,台灣就是台灣,你想要把我納入你的「一個中國」,那麼是否我也可以說,「一個地區,各自解讀」呢?反正認為來說,中國與台灣是各不相干的一個各自自治區。我有我的立場,你有你的立場,你尊重我的前提,我尊重你的前提,這麼簡單。


那你還問我有政治立場嗎?我也不支持台灣共識,因為我只要和平就好,反正你不要來「煩」我就好,那就好好做生意,有這麼難嗎?回到更基準的話題,那什麼是「國家」?國家是不是有自己的法律,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時區,自己的貨幣,自己的憲法,自己的護照,自己的國旗,自己的國歌,自己的一套語言,自己的一套法規,以及自己與他國之間的往來,就稱為國家?


國家是不是自己的領導人,就是可以代表國家「說話」?誰替你發聲的?國家畢竟不是一個「人」,它算是一個綜合體,世界大大小小的國家,分佈在各自的區域,有自己的疆土,用自己的山丘與河川作為楚河漢界。因此,國家的定義像是某種政治上的各自表述的某種立場,然後去代表各自所擁有的人民的那一句話。


誰說的?那畢竟沒有代表我的那句話。我看著各自的總統還是各自的政治人物,代表著「人民」,誰說的?我有指派他們作為我的發言人嗎?也沒有,那為何說著「那樣矛盾」的語言?同事告訴我,他從來不矛盾,我轉而告訴他,是因為你沒有找到自己的矛盾。如果人真的不矛盾,你真的堅持而終,不會改變你的立場,死性不改?(反正你真的死了當然也不會改)


這種是把話說得太自滿,政治所認為一套政治認證標準,是在於自己的政治立場沒有「半點錯誤」,或是自以為了解那種不相干的錯誤。把事情拋遠一點,我們當然看不到,就以為沒有半點關係,但我過去強調,一切皆是有連結關係,在政治的某種立場上,就越是堅持某種,就越是排擠某種,所謂的政治自己的立場關係圖,在自己說得多好聽的前提下,所謂的「人民」多半是講給自己聽的吧?


「這裡」當然是台灣,不是中國,畢竟那只是地名。但真正代表我們的是自己的一套政治立場下的某種自由。你要叫我「福爾摩沙」也可以,中華民國也行,國共內戰之後,國民黨來到了這裡,就把這裡視為我們的領地,中國這時候還是很想把我們佔為己有,過去的戰爭讓我們相信,中國的思想一直很想「收領領土」,就像澎湖與台灣的那種關係。但是,內戰的理念不合,怎麼可能讓這裡成為「那裡」?


九二之後的那種共識只是接受「各自表述」,就像一直很想到手的戀人,就只能乖乖接受我們的說法,這就是中國的意識形態。台灣的政府領導人說請接受「台灣共識」,更進一步要中國直接把台灣視為一個「個體」,不過話說回來,各地的政府本來就是一個個體,就想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美國強調「民主」與「自由」的開放進步,中國只是有限制的民主與自由,因為理念不合,所以打過「代理人戰爭」。不是每一個人都接受「老美」思想,在聯合國與世衛組織以及各大型組織成立之後,就幾乎有著「Peacekeeper」的稱號。因此,可想而知,世界的大小「個體」之後,我們要「和平」共處,唯一的前提依然是「和平」,因為戰爭的嚴重性,兩次「大戰」已經傷痕累累,我們如果還要繼續這麼做,就是對「世界」不敬,更何況,迫在眉梢的事情不是這個,是氣候帶來的危機。


由於人們的「自力更生」帶來了更嚴重的問題,物種滅絕,塑膠危機,糧食問題,醫療問題,環境問題,能源問題,還有人類的自己最嚴重的問題要解決:人權問題。什麼是人權——的問題?回到基礎,何謂人權?我們可以給看不順眼的「人」相同的權利嗎?我們可以把一個怪物當成「正常」人對待嗎?我不相信有,在社會合理上,多少帶有偏見與輿論,很容易把人帶入無法自拔的地帶。霸凌以及語言暴力是很嚴重的欺凌問題,而這種在社會與學校帶來的問題,只會越是引發更加討論的急迫人權問題。



在政治的某種立場上,就越是堅持某種,就越是排擠某種,所謂的政治自己的立場關係圖,在自己說得多好聽的前提下,所謂的「人民」多半是講給自己聽的吧?



民主地帶就有,何況是保守派國家?民主真正的問題不是在於「民主」這兩個字,而是在於保障與生活的自主控制權。政府可以限制你某一些,但不會限制全部,畢竟這不是「坐牢」,你只是有基本公民的享有權利,所謂的「言論」「宗教」「集會」「新聞」各種自由領域中,我們把視之為某種生來公平上的權利。說穿了,是某種政府給的最大的自由地帶,但人的惜福程度很難真正認為自由是視之為某種好有感的自由的公平權利,因為我們只是看到自己的應有(不)公平。


我討厭政治,因為政治明顯是自己管的地帶,美國人明顯也是,多半人數的美國人也不喜歡「政治」,民主黨與共和黨,相信誰對誰有利,友好,好像也是自己認為某些對的權利,而分屬掌握。總統握有「聯邦權」,因為聯邦體制讓各州有聽命於他的需求(如果他是個人的話)。但美國土地遼闊,總統也不可能去管一隻老鼠生多少幼鼠,對紐約市帶來多少危害的諸如此類的問題。


台灣的總統也是,她(他)也不太可能去關心遊民有多少飽餐的問題,有多少孩子受虐的問題,有多少弱勢家庭沒吃飽的問題,還有幼兒的教育問題。畢竟,國政大於市政,你只要跟他國多講講自己的主權,自己的立場,絕不會被中國打壓,絕對要捍衛自己的主權,但我只想各自飛。


願意為台灣而戰的年輕人大概很少,民調與街訪不公正,因為沒有「真正」發生過,也沒有人想在未來發生「過」,因此,所謂的政治的自己的版圖立場也多半是為自己的想法而設,認為自己有其政治的立場而去解讀,現代的年輕人當然堅持一個「中國」,但是是先稱我們的國家叫做台灣這樣的主權前提下的表述。但中國就只是把我們叫做「中國台灣」視為一個政治主體,死都不要跟「中國」綁在一起,因為我(們)當然是台灣的本體,而非中國自己認為的「完整個體」,畢竟,我們有自己的「文化」以及代表國家的東西。但國家本身的不僅僅只是表示國家的本身,我說過「國家」的定義除了以上的那些,那未來我們只要創造自己的「國中國」,就表示「我」也是一個「國家」?


我沒有國家的觀念,只有個體與地球上的基本觀念,因此,我也不認同「真正的國家」保有那些,就是國家的「主體完整性」,除非沒有「人」承認我們。當然,這是做不到的,因為國家的一種完整「章法」在憲章的認為寫得很清楚,就是國家該有什麼就有什麼,但國家視為個體,我們當然就是微個體,我們有這種難以察覺的偏見與錯誤把我們視為某種獨立上的自由與自主。


因此,保有某種的自私,一點也不為過。這裡是台灣,不是中國,我們有自己的文化,與自己的教育與自己的獨立個體性,中國本身也有,請不要把中國與台灣真正的文化接近得「類似」就相提並論。英國與美國也是,這根本就是兩個「國家」,紐西蘭與澳洲分別也是,加拿大與美國也是,這根本就是兩個世界,兩種文化,就算「很類似」,但不等於一樣。


再說一次,回到前頭,我沒有政治立場,因為我有的只是政治上的解釋與各自認爲的表述作為前提,中國與華人,還有各自的認為,都以為接近等於一樣,不過政治真正的厲害就是把文化視為某種所以然,看看香港就知道。


在暴政與暴民之後,誰先有理,大概也只有火上加油的人都說自己很有道理,那你何時真正「非暴力」了?也許極端還只會更上極端,才能更加無情地有人看到,但這種「鬥狠」的道理,只是把民主「自由」畫上了很一樣的口號。


暴民有罪,暴政有罪,我們都有罪,我們都是天父下的罪人,贖身與獻上靈魂,也難真正淨身過。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