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義論(存在篇)

圖片來源:Matthias Ripp

 

生命是在於意義,我們都自以為很瞭解「意義」,所以努力活在當下。可是,說實話,我並不這麼覺得。華人太喜愛面子,以至於我們拉不下臉,我們努力證明「活在當下」的價值,說實話的,活在當下的價值,「僅」止於活在當下——你並沒有真正活在「當下」。


當然,我們喜愛遊山玩水,在任何能夠展現自己的,絕不容錯過,一整排的展覽在我面前向我訴說「它們」的故事——歡迎打卡自拍,我看著一群「可愛」的男女生拿著佈景牌,做出與主角,或是與佈景呼應的動作,我看著他們的行為,不禁在想,這樣的意義到底是什麼?能夠代表什麼?我有參與感?


也許我是局外人吧!我不會參與這種「無聊」的行為,畢竟,眼前的這片展覽區——佈置地實在很假,用了大多的塑膠,玻璃纖維,還有木板等等材料搭建,想要營造在國外的感覺,我真的感覺不出來,甚至舞台燈光的效果。讓我很沒有感。


唯一讓我有體驗感的大概就是宛如鏡子的迷宮吧?雖然過程很短,但話說回來,這樣的「當下」,努力生活的當下——放大面來看,我們都只是活在「這樣」的區塊中,「證明」自己。


我坐在電車的車廂中,一旁的女生不時在看手機螢幕反射出來的自己「影像」,我瞥了一眼,手機相簿裡至少有她重複自拍照的同個畫面在一個時間之內,各種不同的角度。


我只想,這個女生不是瘋狂自戀,就是病態式的自戀。自戀沒有錯,錯的是「只是」想要上相,「就是幫我拍得美美」的那種說法,其他的那種「失敗」照不准出現在手機裡,甚至是「公開」。這種的瘋狂,或是一部分的自拍式的上相,只是努力證明我「自己」有存在的「價值」,關於生活的本領,關於三享生活中的裡面的我們,都只是在努力把自己活在某個「框架」裡頭,來其存在有其「存在」的真正意義,並不是「活」的本意。


當然,沒有人會這麼想,畢竟,能夠關心「生活」的,通常也只有少數人,你去看看「哲學」區,有哪一個人無時無刻都在思考「生命的意義」?(除了我),有哪一個人天天在想著「生活」的本意,不是為了「活」而活,而是真正在存活?我們太幸福,很少有機會去挑戰「聖母峰」,因為你不會「有一天」這麼想,或者,我們去在亞馬遜雨林與大自然住個三到五年,去北極冰川,「享受」極致的美。我們不是「冒險家」,只是「白日夢冒險王」。


不如起而行,是個「屁話」,看著旅行社或是航空公司的大看板廣告,可曾有讓你心動?「錢」呢?沒有錢,不可能出國,連國內旅行都很難成行,有想要「環遊世界」的夢想,說實話地,都是「屁話」,不可能成真。台灣的房價「貴」得嚇人,便宜的絕對不是什麼「好料」,貧富差距讓我們努力「晉升」中產階級的同時,也在「打腫臉充胖子」。我不怪人本身,反正在低壓社會中,在有高度誘導中,既然不能平起平坐,也要「看起來」平起平坐。現在,努力來看,當雙 B 成為常態,當 iPhone 成為國民手機,甚至是高檔手機變成了「平價」機種時,你會有一種錯覺:我們都是「高富帥」。


那些努力在自拍的「女生」們(沒錯,女生佔大多數),就是看起來想要美美的那一群的八年級生的女孩們。而之後想要證明其自己存在的「女人」們,也是在「三享」的存在目的之中,證明「一切」值得活。很值得活嗎?在那些由「外在」去證明自己存在的跡象,沒有人會否認,你的手機相簿裡面,有同一天,有多少張是你的自拍照?早上一張,下午一張,晚上又一張,還是努力在電車上自拍到不可自拔呢?努力喬角度,擺出美美的姿勢,誰都可以是「網紅」,那些是自己存在的真正目的,就是希望能夠多一點「like」,以及多一點「你好美」之類的祝福話。我很有自信,不需要別人的「讚」,我是說,如果你真的喜歡,請認真努力思考你活在「現在」的生活意義,而不是「用讚」來回覆我。


當然,我並不是否決「讚」的功用,而是變得「現在本末倒置」的真正原因,反而讓人摸不清。為了讚而讚,還是只是看了之後才去「讚」,我真的不知道,我沒有辦法了解人的行為——至少是一部分行為的原因是我不敢果斷地認為我很充分了解「人」這個物種,反觀,拿著經驗當作盾牌的那些人,都耳提面命告訴我,那是唯一的特效藥,你必須相信。(抱歉,我不吃這一套)


因此,用讚還是非讚,我情願真正「回覆」,這也是我在臉書很少「讚」的原因。另外,現代人常常犯的錯的唯一原因就是除了用經驗當作盾牌之外,就是自以為用一套慣性模式去思考各種「類推」的模式,把某一種認為的加註在某種,會造成「錯推」,當然一切都有可能,既然可以「類似」,所以就可以很雷同。


我的主管就是此一類似的人,經驗可以當飯吃,好像「你是我生的,我一定了解你」這種說法,是行不通的。上帝說的話,也沒有辦法佐證,誰在場?法官嗎?法官不會誤判嗎?如果上帝是唯一的主判官,難道不會判了不該判的責任在某一人身上?你拿著各類的證據,證人的說詞,就算以上的說法與證據都沒有偽證存在,相信哪一個才是頭痛的主要關鍵,因為你不在場,就算你是足球場上的裁判,你「真的」在場,難道你不會「顧慮」多少之問題存在嗎?


人都有缺點,連上帝也不例外,佛陀也是,沒有「任何」東西是「完美」,沒有瑕疵的。既然如此,我們都更應該思考「獨立思考」的真正重要性,不過,在一個講求「證據」要存在的情況下,就像我說的,「證明」自己存在,一部分是做到了!因為拿著手機「瘋狂」自拍,努力直播給外人看,為的是什麼?賺取經驗值?贏得「獎賞」?那麼我們跟馬戲團裡的動物有什麼兩樣?



我們努力有在往上爬的同時,動物之間只是相對薄弱的環節,人只是證明動物並非只是我們有不同,但爾後只是被莞爾一笑的雷同。



我說的是事實,這不是侮辱人,或是踐踏人權的價值。那些「自由」的動物——撇開馬戲團裡的動物,是為了生存,為了食物,為了繁衍存在,我們這群人連交友都難,傳宗接代更不可能,每一個人都要求「做自己」,努力自主,求一個「控制生存」權,有無想過,人的真正存在價值,只是為了與動物有截然不同的一種「存在意義」性的根本?


你當然沒有想過,只想著與自己——讓自己更有「填充」式意義的存在,先不管是真意義還是「偽意義」,我們在存在其真正的意義價值,是讓三享更加浮上檯面,好讓自己真正有「被」的價值。


當然,社會是多數人的連結特性,我不可否認,畢竟我確實需要每一個人「都來點擊」我的頁面,可是我們只是看完之後就跑了,從來沒有人去思考,只是把這個人當成他自己獨立的言論。我沒有要求,你看完我的文章要寫一篇「讀書心得」,可是在意義的點上,我們也只是在存在性存在於自己的認為對的價值,社會要其存在,當然需要每一個人去連結,扮演串連的角色,可是,人人有「不干預」或是干預的選擇之下,我們只是「被」有一定之間互相牽動著,是否要「參與」。


你當然知道怎麼努力讓自己生活有被的需求,意義之中,相互連結,也在意義之中,只是寫自己的生活雜記,而非眾人的雜記,讓人的連結有其意義的共同需求。弱勢的族群一直有很多,我看了很多人的弱勢與動物之間的「弱勢」,我們在弱勢中,有個類似的價值:生存在努力其「被」的需求中,我們努力有在往上爬的同時,動物之間只是相對薄弱的環節,人只是證明動物並非只是我們有不同,但爾後只是被莞爾一笑的雷同。


說來是很好笑,自己被看見,被需要,被連結之中,努力其沒有你不行的其存在。社會的連結是牽動,我們會不干彼此,卻又干彼此某一種連結認同。如果真的可以思考,那麼存在的我們,是應該跳脫「證明」的我們,但我們「做不到」,因為「愛自己」無罪。


意義是這樣,外在之間只是把自己扮演著「上相」的自己,不同以往的自己,真正其存在也是用這樣去存在,否則你為何留戀「那時」?否則你為何掛戀當時?否則我們的記憶也是隨「回憶」而活,是事件教我們,不是「時刻」教我們。


所以,你存在了嗎?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