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政治

圖片來源:Lee Phelps Photography(Flickr)

 

人難懂,就像太陽上的「迷霧」,讓人摸不清,你努力想要「撥雲見日」,越是把自己弄得一鼻子灰。我就是這樣的人,努力——就算是為了努力再努力,也見不得有多好的「效果」——因為我終將知道,就算能夠成功,遲早也會邁向更糟的結果,何必呢?對於人這個物種,似乎早已經看開,你想要了解人在想什麼,從行為可以一窺一二,但奇怪的是,人的行為是連自己也很難去置信發生了什麼?


受到了文化衝擊,人的確產生了不小的吸引力與改變。台灣的女生,普遍來看,的確沒有什麼「不同」。在〈(不)一樣〉章節中,我們確實有不一樣的特色,但是反觀來之,放大來看,只是屬於同一個起跑點。你越是想要跟人與眾不同,但很抱歉,的確沒有,看人的個性,和我自己的個性,用別人的話來說是憤世嫉俗,我確實是如此,社會的太多的不公不義,我又能如何?說性別平等,但社會實質上卻不是如此,我們可以接受 LGBTQ ,但還是忍不住多看幾眼男扮女裝的人,或是女扮男裝的人,我們可以接受現在的「政治局面」,可是說實話,你不能改變「政治局面」。現在的「泛政治」到了全面的地步,我看不慣人的所作所為,所以我確實是憤世嫉俗。


但我又能如何?現在的我,做了太多的「事情」,例如從寫作思考起,或是從人的行為觀察面向開始,亦或是投入公益思考起,我們確實有著不公平的思考點。人都期望能夠得到一個「平衡」的損益點,好讓自己的心情不至於跌落谷底,所以我們有著社會連結,人從人際關係的了解是在於我們之間的不同連結面向,但看來看去,也始終看到自己的「多重人格」,就像鏡子一樣。


如果社會要取得公平,如果我們之間要有同感的溫層,我們都知道要「相親相愛」,但放大點來看,人會造成自己的妒忌,或是有某種三享生活上的滿足,也只不過是對於生活上的品質的自取進步,而呼籲的意義。我也相信,人的生活是會有意義,只不過這樣的意義,但某種層面下,只是某層呼之欲出的意義檯面階層,就像浮在河面上的河馬與鱷魚,我們看到就是提升有著不同的進步表層,所做的同等意義念頭。


我為什麼一直強調我是錯的的一部分原因就是我真的錯,那麼社會的相對就會是對的,這種對會變成正確的對,來保障我們對於社會的「和諧」與滿足,而這樣的和諧——用中共的話來說,是一陣氣氛融洽的辦公場合,但你我也都知道,這根本就是你說你的,我說我的的不攻自破的場合,還真有點僵硬。


有人問過我的政治傾向,我哪裡都不支持,也哪裡都支持。換個意思是說,所謂的政治局面是現代的政治風向球所帶動的一國多制的局面,而這裡的「一國」是指「地球」。我曾經多次強調,我不喜歡「國界」,也不喜歡「國家」這個名詞,因為我是地球人,而非什麼華人、中國人、台灣人或是亞裔族群。我根本不在乎現代的國家把族群細分得太過籠統,那麼真要分出你我,美國的族裔可能要分得更多更多.....而話說回來,亞裔族群那麼接近,你看電影的亞洲臉孔,特別是不「明顯」的亞洲人,你真的在乎他(她)是來自亞洲的哪個國家嗎?管他是華人還是馬來西亞人或是新加坡人,那又如何?這麼愛分你我,所以在「保守派」上頭,我們又退縮自己自成一派。


保守派很少會會發動革命(但是被激怒時,他們通常更為激烈),自由派反而比較多,原因在於個人主義。而所謂的個人主義,當然講求個體,在個體之中的「微個體」,我們卻把它作為你我同類的一環,而放大來看,國家也屬於「個體」,社會裡的族群也屬於「個體」,因此,我們也可以說,「微個體」,當然就是指個人本身,個人可以拆解文化與個性,個性又可以拆解為內與外,內還有區分,核心與核內,一層一層宛如洋蔥般拆解,人的個性如此地想要外顯又內隱,不意外;真的!當我們有著三享生活般的意義,創造出有「三創」的生活局面(創造、創意與創新),就可以了解生活的多元面向自有它自己的意義,因此,三享當然未必是不好,只是當三享與三創的某種交會成為我們對於生活的豐富局面時,你也才發現,我們只是某種相似的切割。


看人在花園裡打卡拍照,總覺得很好笑,或是一群大媽,女性等等在看板人物合影,也讓我想不透。所謂的意義存在是否就是我證明於此,有著這樣的類似?每一個人在展覽面前不亦樂乎,好像生活該是如此,是否就會得心應手,會快樂?真的快樂嗎?我並不知道,當你訪問這些女生,她們一定會露出一抹微笑說這裏充滿少女氣息,粉紅夢幻色彩,讓人忍不住說「好可愛!」,在我們生活裡的這樣場景,放在那邊,也只不過是「生了灰塵的塑膠板」而已,事實上,人是活在「當下」,享受活在這裡的「自由」感受,你來到了此生此地,是證明「到此一遊」的最佳目的,所謂的個體式存在,就是我們屬於某種前進化的政治風采。



我的政治傾向,我哪裡都不支持,也哪裡都支持。換個意思是說,所謂的政治局面是現代的政治風向球所帶動的一國多制的局面,而這裡的「一國」是指「地球」。



有人問,這怎麼可能與「政治」有關,多數講到政治,都是聯想到選舉,政黨還有國會、議院等等相關議題。但別忘了,所謂的「政治正確」,也只不過是指自己認為不「沾鍋」的表現而有的中間色彩,但所謂的政治不正確,也只不過色彩中的風向球,被吹得看起來很真實的一面,換個意思是說——用最近的研究來說,是很真性情,不過對我而言,政治的正確是指某種對於自己政治色彩上的一抹,幾乎都會染色。


因此,根本沒有「政治正確」這樣的「明白說詞」。但在政治局面中,用以前的話來說,就是愛情裡的政治光譜被挪用成自成一格的風向詞,都以為自體存在那邊,看著政治人物的口水,說是為了國家的光景好,但說真的,作為「總統候選人」,真的能夠「照顧」到那些陰影下的人物嗎?你所做的事情,撇開公文與看災,你又有多少真正「有感」,且對於「人民」有信任,有責任心的存在此真正目的?


因此,一國幾制不重要,世界的此生和平是需要每一個人去參與,這你我也都知道,但實情上不可能。因為世界太大,不可能每一個人都照顧得到,而說實話,今天,你不站出來,就表示你不在乎,你放棄,這就是世界告訴我們的道理,因此,每一個人都要走上街頭,說明「我也是人」,我也有生存的權利。


動物只想「生存」,也就是活下去。而人權說明的不只是活下去,還有基本的豐衣足食。不過,越是想往高點,就越是看見更大的鬥爭。商業競爭,國家競爭,軍備競賽,運動賽事,各種表演與能力的個體比賽,為的是什麼?替國爭光。


常常在想「台灣之光」的意義是什麼?你得了第一名,所表現出來的是什麼?不被中國打壓?越是更多的競賽,我能看見一點就是「不公正」。所謂的公正的評分標準是什麼?諾貝爾獎的背後不會有資金挹注?人不會帶一點「主觀」?任何比賽都有爭議,而所謂要接受敗者為寇,很難。「你贏了!那又如何呢?」


世界依舊沒有「光彩」——我當然指的是「世界和平」。用前幾章節的內容來看,特別是〈意義.異議〉中,對於中國內的政治宣傳,更能其說明一切,只不過在保障其你言論自由的同時,也保障著你別說對黨不利的語言。而在人前人後的那一端,更能說明,我們的那種言論——用最初的「人難懂」的開頭——我們只是某種真正的偽君子——這我有提過,在證明你那種你存在其真正的意義存在之前,你也只不過坐其你擁有的位子,保障你該有的意義,享有其真正的本身。


三享生活已經讓你了解你該有生活的意義,只是豐富你其生命的本身,讓你快樂且滿足,在人際與社會的溝通上,一律強調做自己,其實更應該想想人之間的「流動」與互通,只不過,這不是「跨平台」的,必須要有一個單一平台——且是大跨越整個裝置流動才能辦到,就像 Mac 與 Windows ,加上 Linux 的溝通才行,而不是 Apple 全包括。


標準就在這裡,不過這還是科技的術語去強調共識。然而,一旦有了政治,一旦有了人們的偏激,有了人們的自以為是與水火不容的障礙,我們似乎就難以做到「一律式的公平」言論。我相信,言論自由有其公平的代價,而不是無限上綱的亂無章法,但憲法只是保障其第一線,就像用言論自由來保障存在的人們,都以為存在其自由的上限上,可以有個頂點,到忘了自己到底在幹嘛?


我們到底在幹嘛?存在你生活有其保障的意義,好讓你真正快樂,格外進步,你就會有「意義」的彰顯?不是沒錯,而是都以為劃錯為對——其相對。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