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義・異議

圖片來源:Tomas Roggero

 

在我看來,一切都很假,最近「拜讀」中國的「經濟密史」,更能讓我了解中國的說詞有著前後不一的想法。自從中國「開放」經濟成長以來,中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追上美國的腳步,立志要「打敗」美國這個強敵。中美貿易戰自從「開打」以來,就從來沒有斷過,就算「休兵」,還是讓我們這群有從中國或是美國做生意的夥伴以來,都受到牽連。美國的做法就是收高額關稅來貼補美國的「損失」,我之前有提過,為何不乾脆收百分百的關稅?反正既然要「打」,就應該打個痛快,不是嗎?不過,看來,美國沒有這個打算,況且,說實在話,收高額的關稅真的能夠解決農民或是工業的進出口的困境?


我知道現在的總統是商人性格出身,但那又如何?錢是進到你的口袋,還是他們農民的口袋?或是其他高階政府官員的口袋?或是不是真正補貼真正該有的人的口袋?這答案,大概只有心裏有數的人才能知道。我不是經濟學家,但我知道,於他國做生意,不是所有的零件都可以從你家的窗口才能買到,就像一家量販的便利店偏偏不進口你需要的東西,你就要到另一家進口此商品的商店才能購買,甚至還要從網路取得,我的前電腦的螢幕就是這樣取得的,還是自己維修,不過這是題外話,我想說的是,高額的關稅,其實對誰都沒有「好處」,我說的是真的。


不過,看來,那些領導人大概不懂我的「命令」,他們很有想法,願意跟各國「協商」,願意「和諧」,但那只是檯面話。中國領導人自有自己的想法,想要平反那些「造反」的人,無論他們說出什麼「道理」。所有的異議人士都被異議掉,因為他們認為的很有「意義」——是他們所認為的意義。那些政府高官收了多少「賄賂」,心中各自有數。貪腐的問題很嚴重,攤開眼前這張「世界地圖」,不只是「中國」,非洲也有,台灣也有,馬來西亞也有,南美洲各國也有,有錢好辦事是箴言,卻也是事實,不可否認的,只是沒有人「勇敢」承認我拿了多少錢寫「業配文」。


只要各自有人有意義,那麼就各自去做自己應該有意義的事,也不可否認地,每一個人都認為自己做的事很有意義感。不管眼前這個是偽意義,還是真意義,都有自己各自給的道理出來,一套出來的「合理化」就此誕生,不可諱言地,我們確實很需要這種意義本身出來的誕生意義的真正「名詞」,就像那種好不容易能夠說服大眾買單的說法,確實很能夠收買人心,說人心是用「錢」買來的,真是一點也不為過。


我說的是事實,身為現代人,我們已經沒辦法自給自足,我們需要牙刷,牙膏,毛巾,外加一個家,一張能夠躺臥的床,我們還需要能夠飲用的水,甚至還需要「民生用電」,請問哪一個你能夠「製造」一個出來?既然不能,就想辦法用錢買出來,才符合現代人所需,還不包括鑰匙、錢包,當然還有你的手機。然而,用錢買出來,是買出你的意義,你的生活符合現代的一套說詞出來,也就是你想「進步」的心理。


多數人不會想到這個,說實在話,「三享」生活是我們所需,在一個需要「有」,才能「受」,其才能得「樂」的人而言,我們所擁有的不會想到真正所擁有的一切,因為事情環環相扣,所以在事情的表面上,人也永遠只看到表面上所牽動的那一切,就像一隻牙刷要刷得乾淨,從刷頭的製造到設計,到品牌,到你的使用習慣,到你的慣性動作,是步步相連在那一條震動的線上,宛如任何變動都會影響,甚至還有價格。然而,牙刷的刷頭從哪裡來,刷毛又從哪裡得來,跟誰購買,也關乎任何一個原料的變動。在表面上,我們只看到牙刷的牽連,但在私底下,卻不見我們的刷頭與刷毛的供應所需。


現在的世界是各地進口原料,然後在某國家生產供應,然後進出口給其他國家,賺取內外差。這還關乎匯率,毛額,還有人事成本等等成本建置,跟國家做起生意,當然是講求信用,不過,我相信在各國都有「負債」的情況下,只是誰願意付出的多或是少的問題罷了!國債很難變很短,美國、中國、台灣等等各國只是願意多少債留子孫的問題罷了!真正的問題尚未解決——環境危機之外——我們卻在想辦法賺取經濟成長所需要的代價。


經濟成長所需要付出的代價之一就是想辦法讓共產國家轉型成社會主義主流的國家,至少是部分的社會轉型。社會主義奉行的是馬克思主義,卻一再被挪用成無產階級式主義,當然階級至少是某種風靡式的存在,否則生產線上,沒有主管也不行。但是一再放大社會式的主意,或是某種平等式的主義,只會換來某種對等式的主意階級,根本失去意義效用。就像言論自由所存在的某種目的似的,我們都知道可以「合法存在」,但也不是天花亂墜的胡亂存在,說一切是瘋狂地理性存在那邊漫無目的,否則律法何來其真正的約束力?第二,民主社會也是如此,美國是很自由,但有社會的存在,也沒有辦法讓你漫無章法地存在想幹嘛就幹嘛,於是分為兩種內外式的主義階級。一種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另一種就是完全非(合)法。


所以,一開頭我就提到一切都很假。是真的很假,每一個人都有檯面上的合法事情可以講,但誰又知道骯髒勾當的事情在窩裏反?誰又了解誰是雙面殺手,可以多面討好還不吃虧?就像各自有各自的臥底,掌控線報,一網打盡。打開你的瀏覽器,你會發現,能夠知道的就是你那背後給大科技公司的個資與喜好,同樣地,科技公司掌握的是你的點擊喜好,你的搜尋設定,你「可能」有的選項,重點是還有你的付款資料與最有吸引你想法的「商品」——沒錯,你變成了商品。



我不管一國多少制,反正你別來干涉我的「內政」就好,可是呢?能真正不干涉嗎?看來只有發言人與各自的負責人才能得知。




人當然不是商品,但我們確實就是。人肉市場中,應該說人口販賣的市場中,我們挑選皮膚,臉頰,美醜,年紀,服裝,文化,還有會說的語言,而在聯誼市場中,我們挑外貌,談吐,學歷,收入與家世背景等選項,也說真的,早已經被物化了很久,說不需要物化是我們,說要「被某種」物化的也是我們,從頭到腳,有哪一點不是被「挑剔」的「項目」。


這還是「表面」上的,真正的私下的範圍更是無法在檯面上一一說分明,因為這是無法寫出的文字,肯定會被封殺,我不知道「內幕」,但我知道,絕對無法用文字寫出真正的醜陋真相。就像一個人風光亮麗的背後肯定有不為人知的一幕,至少是「一幕」,那些平復的言論通通不存在,因為不是被刪除,就是被抹殺掉。中國背後的強健的原因就是人只看到那一幕,但經過多次瀏覽中國「內幕」的我,也曉得真正才不是「那樣」,畢竟,我也常常不明白為何我的貼文在微博就違反規定?


在中國,VPN 是必備,因為異議被封殺掉,唯有翻牆才知道外面的美好,中國共產黨怕我們被洗腦,我們卻一窺好奇的花朵也不行。說是「人民」才是大好,這個也只有他們口中定義的「人民」指的主要是什麼?台灣也是如此,雖然很自由,但是這裡的自由卻是天天口水戰,天天說出「作秀」而有的場面話。


我對政治感到厭煩,說真的,政治的老局面就是為了國家穩定和諧,必須做該做的事,為了社會安定,就必須做該做的手段,中國向日本提出抗議,日本不承認南京大屠殺這件事,日本與南韓撕破臉(為了貿易)。日本是極為「保密」的國家,雖然也是高度自由,可是看了太多日劇的我,也明白日本也絕對不是那樣的「表面」。


日本是兩面人,日本人很喜歡追求「夢想」,而所謂的夢想就是要有「夢想」的某種藍圖,不管那是真還是假。吃飯前要說開動了!回家後要說我到家了!出門前要說我出門了!一切要有「禮節」,是很尊敬的先進,可是過度的禮節反而會失去該有禮節的看法,所以日本人很排外。


這裡的排外是指某種壓力在身體之中的兩面看法,既然注重隱私,那麼就有內外之間的某一層結構,就是內部應該如何,外部應該如何。對內可以無拘束,對外可以拘謹,真是讓我意想不到,「好厲害」大概是我聽過最多的「形容詞」,接著就是「好可愛」,接下來就是「辛苦了」。先不管這是真或是假,某種讚美,以及某種浮誇,或是某種奉承,讓我對這個民族的好奇心只會有增無減。或許我們該注重一板一眼,可是從日本的階級結構以及民族的自尊心看來,我們都有某種壓力「應該」存在那,並且對「它」說「您辛苦了!」。


所以日本發生「殺人」案件才會叫人震驚,為什麼?就像外國人說的,「壓力」太大了!每一個人能夠承受的壓力,各自有的指數不同,但在高度擁擠的日本城市,如大阪、東京、京都等等,更會叫我們去思考,生在這個熱鬧的城市中是真正讓人得到某種「高度自由」,還是我們只是某種想要的「高度自由」?


中國是個經濟起飛的自由民主國家,只是這裡的自由民主,是他們所定義的自由民主,共產黨的領導人是主,人民才是民。但在以「人民」為首的國家中,也發生了兩種事實不相干的事情,就像在中國城市與那些偏遠鄉下的農村,是真正兩種「自治區」。我不管一國多少制,反正你別來干涉我的「內政」就好,可是呢?能真正不干涉嗎?看來只有發言人與各自的負責人才能得知。


我不管政治,我也沒有政治傾向,我只要和平,屬於真正世界的發展和平,才不是一個國家的發展和諧,反正這樣的意義,也只會被說成異議,到底有完沒完啊?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