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義論(番外篇)

圖片來源:Carlos Felipe Pardo(Flickr)

 

所以,生命沒有意義嗎?當有人提出這樣的疑問,也或者當生命的意義講久了之後,也會有人提出這樣的疑問。生命沒有意義嗎?生命本身沒有意義,生命的意義是需要在生命的定義去了解意義,才能之後得知意義是為了哪一段而產生意義?也或者某一段來說,可能是有意義,但非真意義,只是不存在的當下意義,我們的無意義,也或者是偽意義的虛幻存在。


生命看起來還是一片荒蕪,就像沙漠裡——火星那種沙漠的一樣情景,沒有存在些許意義。在我數據看了久之後,才發現,數據也只是說它自己的話,現代人很愛看數據,來證明——喔!的確有上升,對比某些年以來,例如貧窮與財富,以當年的幣值與現在的幣值相比,喔!是有上升,是今非昔比的寫照,拿著一九九零年代的黃金時期,也或者是網際網路的發達比較起來,人類是有進步上升的空間。


現在的全球定位系統是由軍事演變而來,現在則運用在你的手機定位上,而我們把它給關閉,為的是不用讓 Google 等大公司追蹤我們的數據,讓我們產生對我們有利的「廣告」,除非是地圖,否則定位一律關閉。現代人普遍也認為藍牙應該關閉,如果你不需要使用,然而,藍牙在你的手機耗電量比你整天上臉書,開著背光還來得低上許多,除非有安全疑慮,否則人還真的不了解真正的問題點在哪裡。


被車撞的美國人比被野牛撞的美國人還要多,在家發生意外的機率比出門被車撞的機率還要多,最常發生的地點在客廳,不是廚房,也非浴室,最危險的物質不是槍枝,而是酒精,而是藥物,而是我們習以為常的東西。請你真正了解重點,學統計學的人要了解因果,首先要沒有因果的想法。


當你看了很多統計數據之後,然後再去了解其中的意義,你通常會發現,那一定是會為了某些結果去找出真正的重點或是原因。生命通常的意義,不是在於意義本身,而是生命,你問我細菌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很肯定說我不知道,因為我不是細菌,但去定義細菌本身的重點意義是在於我們只是在生命的本身去畫出生命的一定模糊的成長空間,你只是越畫越大而已。


所以,生命的代表之一是細菌能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當超級細菌出來時,我們才開始憂心,抗生素濫用的問題有多嚴重,然而,在美國,類鴉片成癮的治療疼痛藥物系列才真正嚴重,真正的數據你自己去搜尋一下就可以知道,也然而,不是數據的正確與否問題,是真正的問題,我們還沒有解開來——我們為了根除疼痛可以放棄到什麼程度?


如果醫生告訴你這不會上癮,那他們肯定說錯了!那真的會上癮,沒有不會「上癮」的東西,運動也會上癮,性愛也會上癮,手機也會上癮,電玩活動也會上癮等等,如果你結果渾身不自在,那表示你真的上癮了!然而,上癮一詞聽起來就有「貶義」的嫌疑,那麼習慣如何?吃藥會習慣嗎?如果你有慢性病,那你真的吃藥吃習慣了!哪管是心血管疾病,慢性疼痛疾病,還是精神疾病,你都會習慣(上癮),這樣有讓你感覺好一些嗎?


好像也沒有「差到哪裡去」,你坦白說。所以問題是習慣本身還是上癮本身?一週固定一次,還是多次?喝水也會上癮,這是必須習慣問題,當你看著培養你健康好習慣的 app 時,你有覺得這是上癮的問題嗎?好像也不是,人一天少說要喝一千八百毫升的水,扣除你最愛的咖啡或是茶飲之外,差不多就是這個數字,但人真正要培養出真正的喝水習慣也免不了騙自己——對,我是有喝一杯水的含量。


因此,問題來自意義在本身以外所牽絆的問題思索。我們為了提升進步,或許用數據比較是很了不起的事,比起過去是進步了點,那何謂進步?難道空泛的進步算是進步?人類的智能也會敗給愚蠢身上——智能,那何謂智能?能夠把你一天的數據將由數據資料庫分析之後得出你的一天最佳「建議」就是你的智能?人工智慧就是這樣來的。哪管你的隱私也多「重要」或不重要,好吧!我們不想要收到最佳的購買清單,牙膏沒了,提醒你購買?算了!現在不是時候,牛奶沒了,也順便帶一瓶,兩罐還打折喔!當亞馬遜或者 Google 利用自己的數據給你建議時,你大多也沒了隱私,也然而,不管你多注重隱私,除非一切匿名,打從一開始,否則情願過一個沒水沒電的自給自足的隱士,才是真正的「安全」。


生命本身是要產生意義的嗎?也非不是。生命本身要有意義,生命本身會是什麼?植物也算是生命吧?畢竟生命的基本重點之一是繁殖,人類反而有那麼多「規則」,我們去看待植物本身有任何限定可言嗎?孢子與種子有分需要在哪裡降落與結合嗎?如果植物一開始會痛,那我們是不是就絕滅了啦?或者植物不會痛,或者植物是非生命的定義的任一一種,是不是就不用定義生命非包含生命的該有項目吧?這是狹義的定義本身吧?


或者在狹義的定義本身而言,只是畫出一個某個空間存在去定義該有的直接項目,其他一律拒絕或是排除在外,也或者可能只是某一個圓圈之中的一個穿透項目,只是我們看到的某一種存在意義?


因此,生命本身存在的意義,就像藥物成癮的一樣的源頭一樣,對的!是我們了解到藥物成癮的宣稱好像所看到的那些宣示權利,展現出來的某種意義光環,其他的可能一概排除,或宣稱不存在?



如果手機成癮不算成癮,遲早的某些疾病也會找上你,例如焦慮與易怒,也或者被霸凌。任何意義應宣告出來的某種意義存在,是因為我們認為其必要的發展,而有的意義的存在性。



這就是狹義的。或者我們的眼界看到的是廣義的?宇宙很大,但早已超出我們的視界之外,卻還是宣稱是狹義的一樣很小,你的眼睛只有那一百二十度之間的擺盪,人的視界真如宣稱我們看到的無限擴大,還是哲學家所看到的那樣構想?一切只是某種意義的真正放大?


不免懷疑論者,至少當我們看了太多的奇奇怪怪的數據之後,產生了各種非因果可能宣稱的意義效用,都有某些連結。哪管是否牽強,意義之中的某種意義的確是可能發生作用,就像癮君子所引發的肺癌一樣,空氣污染還會引發更嚴重的問題,幾乎肺癌之外,精神疾病產生的部分連結在某種意義之中確實有存在上的目的性,我們無法否認,在空氣污染以及吸菸,加上肺癌之間的可能妙用,都會產生很難的宣稱效用是一同連接而成的。


因此,是否可以在意義的一定作用之中,認為意義是存在而有意義的根本必要性,就理應當存在?也或者意義非意義當有的意義必要性,去定義意義反而覺得麻煩,沒必要性?回頭想想生命該有的意義本身,我們也是否老是定義生命該有截短某種意義,是因為生命在人類的定義中,是一定的意義存在根本性?


因此,意義本身在於意義存在的其真正的必要根本性嗎?藥物會成癮,是不是因為慢性傷害所導致?難道這些人都不知道嗎?如果我們的「我們」真正知道在做什麼的絕對必要性,我們就會用抵禦來宣告放棄的重要性,去換取疼痛的降低,畢竟真正痛起來,少活一兩年,沒有人不願意。


文明人會產生文明病,難道不是因為我們的某些文明宣告有某種文明的職業傷害而引起的嗎?如果手機成癮不算成癮,遲早的某些疾病也會找上你,例如焦慮與易怒,也或者被霸凌。任何意義應宣告出來的某種意義存在,是因為我們認為其必要的發展,而有的意義的存在性,畢竟,有一好,多好,相對的,而有多壞,與一壞產生的對抗相對性,而某種意義的其認為我們的存在確鑿。


因此,生命該有的意義,或者人類該有認為的生命其必要的意義的根本,是因為人類「認為」其意義當中的某些必要,而被畫上等號。現代人的那些其真正的「文明疾病」,例如容易分心,資訊龐大,人工智慧之機器學習,隱私曝光,網路霸凌,還有各種大大小小,奇奇怪怪的錯誤與正確之相對的絕對連結性,都把我們的意義綁在一個意義其有當絕對的生命的合理的空間的理性正當。


其他的例如熬夜,生活作息不正常,過多的肉類與飲食等等,人類之生活的絕對變化,也是因為時間與意義之間去換來的存在可能性,而被合理上的絕對「存在」在那邊——要一個學者真正的有意義去認為真正的存在必要根本?生命本身去定義,才顯得沒必要,因為真的會累死人。


我無法定義生命,任何一個學者也不行,你不能用細胞或是粒線體去定義,分裂也不算是生命的初端,石頭也有生命可言嗎?宇宙也算是嗎?哪一個宇宙呢?多重宇宙或是平行宇宙?那要多大才算數?地球也可以定義得清清楚楚嗎?意義本身去需要定義出一個生命的結構性,好了解生命該有的意義,是必要的完整?是存在在那的可能需要?一顆石頭會知道嗎?水流算是嗎?一個水分子會知道嗎?


意義該有其必要存在,是人類強加上意義的特殊必要,而被放在那裡,然後給後人去思考。現在的哲學者反覆思索「生命的意義」,或是生死與快樂,還有食物的意義根本,或許只是把意義放大出一個可能必要存在,是把人類認為有認為知道吃或是快樂是很重要,但反過來想,生命的意義若是真的這樣想,那麼每一口也會吃到累死人,還要去思索,意義有當下的絕對意義,是因為我很快樂,享受其意義的根本,那麼動物大概也不會知道,更何況他們有些還要遷徙,過冬,冬眠等等的「日常活動」。人類的繁殖反而顯得有趣,因為有太多規則,如果性愛是必須,那麼繁衍肯定很操煩,因為兩性在專家眼中有太多可以寫。


放過我們吧!畢竟,追求這件事上,若是排除生命意義本身,那的確會把人推到一個極致身上,想想現在的悲劇電影或是莎翁的浪漫戲劇,真是愛到最後也「累死」。


相反的那些喜劇,有眷屬成佳偶,畢竟也不是快樂的完美結局,否則,抱怨到何時也未了啊!(有完沒完?)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