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友(續)

圖片來源:Rainier Martin Ampongan(Flickr)

 

看著眼旁的情侶,不自覺地會自卑,也會眼紅。不過,經過反覆輾轉的思考之後,也會覺得,現在的人從朋友到男女朋友——的真正意義好像也不太懂,不然現在定義朋友的意義的重要性是為何呢?


我不會交朋友,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跟人聊天,同性也好,異性也罷,對於在我眼前的一位陌生的同性,我的大腦總是「干我屁事」,我是說,我不知道要怎麼開頭,怎麼在乎我對這眼前的人興趣,我被過去的傷痕影響太深,每一個人在當時都看我看不順眼,總是百般刁難我,於是我跟自己對話很多次。今天的朋友,照理說,應該是能夠相互關心與包容,雙方各自了解彼此的價值觀與喜好,還有這個人的習慣與個性。然而,我們無法記住每一個人的喜好與習慣,甚至深入了解的時間都不夠。知心的朋友沒幾個,你能夠遇到「好友」,那真的很可笑(看看你 LINE 的名單)......


我算是邊緣人,事實上,邊緣人還真不少。你當然很容易交朋友,只是要好的幾乎一隻手指就能夠算出來。看看對於朋友的定義,再到男女朋友的定義,現代人要交到朋友——所謂真正的朋友,可能幾乎少之又少。


兩性專家,對於男女追求上的見解,不外乎「追求」這個字詞上,然而,男女之間的愛自己,或者對於朋友上的應該清楚定義,卻不是天天用把你當成唯一的吐苦水的對象。所謂的「慢慢來」,那指的是多慢?應該是一年後嗎?我每次遇到投其所好的女生,總是滿腦子疑問,這個女生到底在「忙」什麼呢?有女性會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忙嗎?不用吃飯洗澡睡覺嗎?我如果真正了解這個女生,或者這個女生的「口袋名單」,會有我,或是自己可能有「對象」,或者不知道怎麼樣的標準,我也相信「慢慢來」去了解不算太遲。我的個性趨於女性化,我知道會有男生在追求我,會在我的「口袋名單」上,我也會想辦法了解這個人,至少這個人在某種了解中,不算過分,我也會去回覆他,有限度地去吊他胃口都不算遲。


你的「名單」中,或者「朋友」的定義,看起來只是友情之間的弔詭,我們是做自己,認真做自己,每天過自己的生活,努力提升自己的光環,提高幸福感。現代人大概都是如此,不過我看著聯誼或是「朋友」名單中真正想要去瞭解「人之間」的情感交流,卻不是那麼容易,畢竟我們還是有距離。


然後,轉身看著男女朋友吵架,在馬路上爭執,就讓我去思考,男女朋友都有摩擦,都有不合,於是回到「原點」,所以「朋友」的定義又是什麼?網路上教你維持情感熱度,以及吵架之間的和好,有真正做到嗎?所以又退回到我自己——我是為了交女(朋)友而去交女(朋)友嗎?


因此,當朋友的定義已經不再是我成為你的「朋友」,可以相互抱怨,可以約出來吃飯看電影,相互擁抱寒暄慰問時,都已經不太一樣,再者,每一個人都有秘密,不管是有無男女朋友都一樣,所以,人好像一時無法真正「透明」起來?


「做自己」當然很容易,任何一個人都在明顯做自己,那幹嘛要改變自己去迎合別人?我是問,改變了自己難道就真正有「可能」可以如此順利交到「朋友」嗎?你今天有了朋友,總有一天也會揭穿真面目,我相信日久見人心。於是我們的見面三分情,變成了見面七分情。


有人說那不是迎合,但那確實是「迎合」,你可以說是討好,因為要遇到同好,你沒有尊重,你沒有表現好奇,你沒有排斥,你沒有反對,你甚至會被說成「反社會」,但事實上,要理解人與人之間,當然要用對方的想法去思考,男女都一樣,可惜我都做不到,因為我要去猜想一個人的意圖實在很難,就算我知道你要推銷(商品或是「你本人」),難道你希望我直接「打槍」你?


那麼簡直就是「格格不入」,那幹嘛要交朋友?不就是「用開放心胸」接受不合胃口的任何東西?於是我接受了,也了解了,但我也希望對方可以用「鏡像神經元」去了解同樣的看法,但根本上來說,不太可能。


因為你不知道對方的現在真正的想法,基於尊重的原理,我們也是要說「對不起,你不是我的菜」來回敬,那麼到底是誰沒有開放心胸呢?女生做自己,不管基於什麼原理或是標準,至少可以「開放」式標準,去了解眼前這個人,不過做出「朋友」,人總有狹隘名單,去看看現代的眼前女生,也不會有女生願意跟任何一位女生「交朋友」。


你當然找不到半夜還會跟你促膝長談到天亮的一位女性朋友(我是指以女性觀點),畢竟,女生可是很忙碌的呢!應付一大堆友人,還有父母與兄弟姊妹,還有同事,事情做不完,下班還要跑趴,進修,健身等等,把自己搞到很累,行事曆幾乎是滿的,或是乾脆不接電話,不回覆訊息,直接放空睡覺,我遇到的女生的型態幾乎都是如此。


然後去思考朋友,也讓我覺得好笑,朋友太容易定義了!至少可以見面幾分樣,不過要進展下一步,就謝謝「不聯絡」,因為這個人實在聊不下去,根本就有出入,朋友的真正了解是在於這個人根本就不是我「現在」了解的這個樣子,多少人在要求做自己與對方可以多了解我一點時,也是在於自己總是放不下「自己」的這個人格。


你既然要交朋友,就一定會卸下「你」這個樣子,不過基於愛自己比愛別人多「一點」,而這一點,也往讓「交異性朋友」越來越困難。我的「名單」有二十六的候選人,甚至更多,如果要你從中選擇一個作為你的男朋友,相信你「一定」要從「了解」中去探索且觀察這個人是否可以作為你的男朋友「可能」名單中。你當然希望這個人「了解」你,所以對方一直問你,你也問對方,相互了解「共識」之中,不管這是否可以促成「良緣」,至少願意去了解,而這了解也不是「真正」可以投入感情下去,因為交往前後很難真正完全一致。



「做自己」有一個弔詭,那就是你不可能百分百做自己,那些說我了解我自己的任何一個人,我絕對不相信他們會親口說出這句話。



但雙方可曾「這樣做過」?每一個人都忙著做自己,我總覺著「交朋友」這件事上,也往往在圍繞彼此「朋友」的名單上,例如去關心,去慰問,去在朋友之間去明白對方與我之間的所作所為。不過,就交朋友,或是可以「長久」下來,我們也都覺得自己難免寂寞.....因為你還是「想」,除非你認定你不婚,一個人一輩子。


所以朋友是什麼?把酒言歡,認真談吐,談笑風生,有一副好本領,教你思考,教你生活的意義,以及相互幫助,認真去了解你與我之間的「相同」與「相異」,都能相互包容。而生活的意義是在於你今天可以活得很充實,很快樂,以及很有感,不管哪一天,只要是近日,都可以成行,因為朋友是不等人的!沒有真正「好友」是等你一輩子的光年,你都不會覺得羞恥的!不過,看樣子,我都覺得以上這幾點很難做到,因為每一個人都被生活給填滿,大量的行程,形成我們對於生活的「填空題」,生活的大部分都塞滿意義之後,我們於是都忘記「做出朋友」的意義到底是為何?


一旁的夫妻吵架,看得我不斷多思考。男女朋友從交往到走入婚姻,還是會吵架,然後你再看看現代人對於「另一半」有多堅持,你就會覺得,到底是繼續等下去,還是現在就結婚?或者「慢慢來」交往,再去結婚或是同居再說?


「朋友」的空間太模糊,說不要物化的人是女性,但誰都被物化,女生把男生物化,男生把女生給物化,「名單」是很好的例子,條件或者非條件,你都有人選,要你放棄一個,你寧願選擇對你「壞」的渣男,也不願意選擇老實男。


好吧!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說穿了是犯賤。社會上要性別平等,多半維持「男追求女」的一個「不良循環」中,也要相反去思考女生追求男生,多半也維持著「暗示」手法,難道就不能開天窗說真話嗎?(我不喜歡去「猜」你在想什麼)


朋友只是一個晃子,要真正的人去交出一個真正「了解」你(我)的好朋友,沒有相互了解,尊重以及包容是不行的。不過回到「做自己」的原則上,又有多少人願意「放棄」這項主權呢?


「做自己」有一個弔詭,那就是你不可能百分百做自己,那些說我了解我自己的任何一個人,我絕對不相信他們會親口說出這句話。愚蠢的人類教我的是越是(想)了解自己,就越是陷入自己太深而無法自拔,所以才要跳出來去思考人之間的任何觀點,這包含朋友與敵人,或是自己與別人之間的定義觀點,甚至可以說是「意義」本身。


如果去思考「朋友」,是以上這些沒有「錯」,或者社會合理基本上的認同意義,那麼我們就只是交朋友的外緣上畫出一個「朋友」的外圈,說我有朋友。也或者朋友在理解,或者相互「慢慢來」的基於原理上,也應該充分了解這個人的是與不是。


不過男女之間依然有鴻溝,女生只是認為你是我的「好朋友」,不成為我的男朋友,男女之間的定義圍繞著異性之間打轉,朋友與異性朋友看起來只是「性別」的不同,要平等?女生的對等很難用男性去看,因為「雙方」之間的懸殊往往有差異,自己想要真正有維持與自己與朋友之間的本分上,還是在「性別」之間圍繞——「我是女生」。


所以,回到前初,即使我有交到女友,還是會分手,因為偽意義之間的意義仍是偽意義的代名詞,即使我改變了「一切」,而說真的,雙方真正要「共同」去思考「你我」。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