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sweet!

圖片來源:sayo ts (Flickr)
 

還是沒什麼想法,畢竟,說實在的,每一個人都「一樣」,哪有什麼不一樣可以寫?畢竟,在直播平台中,每一個「網紅」都只會唱歌跳舞,在鏡頭面前賣萌,裝兔子,裝貓,裝狗,裝豬,裝任何「可愛」的動物,總之,沒有什麼特色。看來看去,任何一位女生,任何一位男生,都在鏡頭面前努力擺出最吸引人的樣子,在我看來,是「一樣」。今天,不管哪一個女生唱得多好聽,終究也都是「那個樣子」。


我不是酸民,只是努力說出我看到的樣子,因為在那樣的世界中,不免俗地就想到《黑鏡》裡的女生們,努力譁眾取寵,就只是為了「討好」評審們的眼光,放眼世界,無論是哪一種「達人秀」,還是真實世界中的達人秀,我們都只想努力贏得某種名聲。


過去,有項研究是說,人們在乎名聲的重要性會比死亡本身來得更為看重,也就是說,你死後留給世人是何種評價,往往會比你「自然」或無故死亡來得「多麽重要」。於是乎,我們努力營造這樣的聲望,把這樣的聲望衝到最高值,也就是說,經營一個「品牌形象」,會比品牌本身來得重要,形象所帶來的「包袱」,往往會讓人們聯想這個「東西」的價值,廣義地來看,個人或是企業本身,你的聲望價值會比你的生活來得多麽重要。


但說來也有一種諷刺吧?相信你應該知道,我們在努力把生活衝高某種「意義」之後,那種個人散發出來的意義價值就變成了我們努力想要團結出來的「價值形象」。每一個人似乎都一樣,無不例外。看著電視牆上的總統談話,不免想起我們與他們之間的距離形成得有多麽遙遠,又如此靠近。總統所講的國家大事,我不關心,我只關心總統的大小事,也就是私下的一面,畢竟,如我所言,他們也是人,吃喝拉撒睡也都要,他們不需要親自下廚,就有「國宴」,出門到處有隨扈,不能像「平常人」遊山玩水,「一個人」出遊,而所謂的自由,在這些總統眼中,無不被放大鏡檢視,說是國家的領導人,不如說是國家的「代言人」。


我對政治沒興趣,不過這種泛政治化的世界中,任何一個生活相關的新聞都會被冠上政治的影子,情何以堪?很奇怪的台灣人民,總是聯想到都是某政黨的問題,管他是誰的問題,現在的問題都以為錢可以解決,但別忘了!人是很「善變」的,是不容易預測的,當新聞媒體用過去的政治人物所說的話當作「證據」時,我們只看到政治人物本身的醜陋,但也別忘了,我們也是醜的。


再美的女人也要上大號,請你先想像這畫面,再來想想我說的話有沒有理。想好了?你會覺得我們的生活本身是一種很美的風景嗎?想想每一個「需要」化妝的女人,再來想想每一個「不需要」化妝的女人,或者我們看看每一個年紀的女人,是偽善,還是矜持?是假仙,還是古怪?是難搞,還是做作?我不知道,現在每一個人在內外之間,已經讓我分不清,人很難懂,我從過去到現在,努力去了解「人」的特質,都是「失敗」作收,畢竟,一個女人或一個男人,甚至一個老人,還是一位兒童,都沒有中心的某種樣子,人在任何世界受到的環境與文化影響,塑造了自己的那個樣子,從任何一個行業到任何一個冠名的職位,好像都代表某種的樣子,但也說真的,我並不在乎「職稱」,因為你的能力不是用「職稱」替代的。



需要包裝起來的糖衣比我們這種內外分不清的還來得更有直接的魅力?外表的動物是存在社會表面,畢竟,要衣裝之後,我們還是只能注重衣裝,而非內裝。



但這樣的標籤總是如影隨形跟著我們,人對於男女的定義已經如實反映給自己的大腦印象中,男生應該有個形象,女生應該有個形象,好像確實是在社會真實反映出每一個認知的民眾們,是事實吧?所以在過去幾篇的「追偶」文章中,我也充分反映出這樣的現象是一個奇特的「矛盾」與衝突。社會對於性別本身已經真正在每一個國家直接反應,容易帶出對錯的標準出來。像我這種零戀愛經驗的人來說,人真正的不是追求異性,而是更難了解性別之間的奇怪問號(因為我不會聊天)。


看了各式各樣的「異性」,才發覺我的想法竟然如此接近地正確,所謂的反映性別也只是對於性別本身產生的「正確」化,而有的意義現象。在我過去幾篇的文章中,意義也總是反映出性別真正的問題所在是在於這樣的男女,是一個社會合理的進步現象。所以跳脫性別之外的那一部分就很難真實呈現(也就是非二分法的思想)。


以懷孕來說,這一定是女性,但對現在的晚婚現象,不孕的事情也有發生在男性身上,而此外,女性對於照顧嬰幼兒這一塊也抱持著絕對合理現象,過去的男主外,女主內還是存在,而盼著雙薪家庭能夠帶來真正的性別平等合理現象,我們卻找不到真正能夠親撫嬰幼兒小生命的人身上(因為信任很困難)。


我相信,問題不是可以用錢來解決的,因為晚婚與少子只會越來越嚴重,而現在的性別問題,或是生活上的意義問題,都是在自己的生活之間打轉,求得真正的一絲進步,而換來真正的平等與合理之前,我們也在自己的可靠領域去求得有的生活現象,就像生活要有意義,就是意義之間所求出的真正進步的代價泉源,把所有的生活變得像是生活唯一有的空間時,我們就是生活對於自己的生活滿足。


打開你手機裡的 app 吧!有哪一個不是吸引你的目光?除了社交之外,有哪一個不是在「耗費」你的時間?說真的,花了大筆時間在瀏覽別人的「動態」之後,或是你最吸引的目光之後,焦點放回你本身身上,也往往讓你在無形之間去「比較」與驚艷。


一切都好虛假,什麼是真正的虛情假意,在這個渣男比老實男好的社會中,好像就真的比較吃得香,是不是對於真實的反而沒有吸引,需要包裝起來的糖衣比我們這種內外分不清的還來得更有直接的魅力?外表的動物是存在社會表面,畢竟,要衣裝之後,我們還是只能注重衣裝,而非內裝。


這是不爭的事實,大手筆的裝潢確實比沒有裝潢的店面來得有吸引許多,在一個「很」需要被包裝起來的華麗殿堂中,這樣的大平台裝滿的都是我們對於整個世界的一貫現象,一種很需要每一個掌聲的現象,於是乎,人人的那種雙面,自然誕生。


再一次打開你的社交,包括交友 app 系列,好像都一個樣,見面三分樣,等到人熟了之後,七分就現身了!是好還是不好,不得而知,但知道的是人用第一印象去決定我們的第一合理情緣,就容易變成了可能的預設立場。社會如果這種三分往往成了一種既定模式,那麼我們就是存在於兩種截然不同的平等現象。


食物包裝也是如此,或者大腦對於色相的掌握性會比內裡吃起來更吸引人,當外表去決定我們,當包裝決定一切,當所有的既定成了注定,當世界走向一種看起來只有外在來欺騙或贏過內在的社會,我們就是某種決定化意義的經手人。


看著我手裡包裝起來的圓形糖果,想起了那切在盤子的鮮奶油蛋糕的垂涎欲滴。任何一個人,帶有性別味道的我們,也把性別的字眼無不地帶進我們最深層的腦袋瓜中,任何一個對於性別或是男女有不對眼的人,都覺得性別本身的含義會比這世代求得進步來得更有證據些,就像幸福逃不開一夫一妻的束縛,那到底不務正業的那些我們部分人們,是怎麼對於進步來得更具有人權意味?


或許這是性別的代價吧?男生要如何,女生要如何,似乎沒有路可以彎行,很多人在追求公平正義的這一塊,我們輸了,因為同性要獲得「認同」,全面的認同,顯然有大段的路要走,任何一個對於性別存有認同的社會公民們,都逃不開性別本身的訴求——基本的結合,但卻也讓現在的外表之裡,之外的那一層奇怪面紗的我們,只看見一樣的性別,以及我們那一樣的外表「尊重」。


說來也奇怪,那些真正的直播主女生們,是怎麼反映對於既定性別的絕對現象呢?當然是靠外表囉!而戲裡戲外,盡是各個最沒特色的根本之樣,無情地反應給那些想要討拍的男女們。而男生?除了一張嘴,還是只有一張嘴。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