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偶習題(續)

圖片來源:Brian Evans(Flickr)


我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人?好人,壞人,心機重的人,善良的人,熱心的人,有意思的人,對我感興趣的人,還是純粹想詐我財的人?我遇到很多人,對眼的有,不對眼的也有,對我侃侃而談的也有,對我愛理不理的也有,每一個人在世面上本來就沒有必要跟任何一個人「做朋友」,甚至連「朋友」也談不上。說真的,「朋友」這個定義已經被改寫,任何好像只要對你有友好的態度,就好像是「好友」,少來了!我們都想找稱心的人,人是自私的,人要無私,或者有偏袒的自私,那就是「情愛」,男女的範疇。


「愛情」就是情愛的那種男女本身,以我這種沒異性緣,甚至沒人緣的人來說,還真是沒資格談論。但看了太多「好友理論」,也終然相信這種好友理論說真的也只是「虛假」一場,如果真有好友,那麼真正的好友是「不會忘記你」?還是真正記得你?或者在你的好友名單中,「男女」「朋友」兩種關係的定義應該清楚分開又表明?我不知道,畢竟,「男女朋友」定義的就是比朋友更親密的情侶關係,不過現代人愛自己「通常」比愛他人深,當我們要取某種對等,或者兩方關係時,必定要下放我們之間的關係平等。


「男女」就是這樣,或者是說,「性別」這樣的定義,性別本身就是男女最清楚不過的分別,二分法既然「一開始」就存在於社會中,後續要用「非二分」法去界定性別的類型時,才發現我們逃不開,於是男女還是在我們的認知思維上。


為什麼男女逃不開?對那些研究兩性關係的專家來說,不得不提到「女權主義」這樣的東西,當女性可以做得跟男性一樣的工作與任務時,男女之間頓時可以倒過來分配職務,我們不介意奶爸這樣的男主內的工作,過去的藍領階層工作,是男性出外養家,女性在家照顧孩子,但現在可以顛倒過來,女性出外工作,男性則是在家帶孩子,為什麼?當女權主義「真正」要求性別統一時,而非要求女性出頭天時,我們對於女權主義的認知與思維分成了兩部分——女性權力與性別統一。但真正讓性別改變的並非女性上的權利思維,而是我們對於性別本身的想法也在改變,當同性戀唯一別於異性戀本身時,我們才了解同性「戀」確實存在。而往後的變性人以及第三性時,才真正認識到性別早已跳脫傳統思維。


對於宗教本身而言,性別只定義在男女本身上,婚姻本身由一夫一妻所創立,誰也不能更動,非婚生子或是婚前性行為更是嚴格禁止。保守派的那些人士所認為的基本家庭方案就是存在於好幾個世紀之前的「結果」,但去想想人類演化,或是物種演化造成的思維之後,才發現人類並非唯一的守固者——我是說性別之戀的唯一同性戀傾向,動物之間就有,就像企鵝,蜻蜓等等動物。


等一下!你是說,這些動物也會保有同性性行為?保守派人士又要反擊了!人類的道德或是人類的同性性行為與動物之間本然「無關」,因為人類不能用動物行為去思考,但人類之間的道德,最多用一種人性思維去思考好像也沒多了不起,也就是說,人類本身的性別模式建立在人類「演化」,甚至用上帝思維去思索,男女的結合也終究成為男女之間的行為分眾,就像性產業本身,娼妓以及妓院之模式屬於女性所佔有,男性則無,對男性來說,性屬於「生理需求」,而這裡說的需求是射精的必要性,我們都知道,男性幾乎有七次都會想到與「性」有關的事情,即使作風保守的村莊,也難免有遐想(別說你沒有)。在各大的「色情」之中,我們對於性本身早已經化作各類可能實現的「性思維」本身。


不管是亞洲,還是歐美各州,性產業的男女思維所獨佔的本身早已經盤據各性別的真正思想中。而當性別在「進步」時,我們所要求的集體權利就要越來統一以及全人類所獨有,甚至全物種所思考佔有。今天的思維本身已經佔據了各類物種,包括植物這一類的生物,還有各類的微生物所思考,過去整天忙於研究以及發明,當然還有戰爭,我們所攻向的「進步」跨越了二次大戰以來所有的進步思考,因為「大家」都想「和平」。



我遇到很多人,男女之間的差異真的比我認為得還多,女性求做朋友起,但真正的「好友」甚至是零。



努力控制各國思維,就像聯合國的「成立」,都是為了「和平」而設立,但是說老實話,為性別平等努力而做,只是把白天染得更白,更晴朗,更沒有無助於底下的黑暗。我們知道,人口販賣,以及奴隸制度(不管有無廢止)都持續存在,唯一的理由?就是為了建設而「戰」,忘了真正的意義而持續平衡。


今天,當我去倡導意義時,就是希望維持真正的理性和平以及意義上的了解與對等,不過用性別思維去想,才發現我錯得很離譜。因為就性別本身來說,男女之間的差異是「一定」存在的,可是當女性可以用男性思維去思考時,男女之間並沒有多大的不同,今天,我們都有各類性別的賀爾蒙,這是事實,我們不可能少了雄性激素或是雌性激素,因為就不能存活,我們需要這兩者,只是多寡而定。對於性別本身,尤其是女性,把性別拉為對於兩性之間的分眾,是把過去的傳統一直放在傳統的前面,不錯,一夫一妻才能生出孩子,我沒有疑問。但一夫一妻或是男女結合成為婚姻的主導時,我們也把「男女的角色」直接套用在婚姻的存在上,也就是說,婚姻的存在性非向以往那樣真正的單純合一。我們嫁(娶)給一個人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是真正「愛」上了?還是孩子的可能性?成「家」的必要是存在於我們家庭的結合,還是一開始的兩個人自私都佔上風?


女性也自私,男性也自私,〈私愛〉寫得很明顯,我們就是兩方各自相信的愛情存在於各自要相信愛是對等或是某種均等的。所以結婚的理由越來越「牽強」,何況離婚這件事?既然要結婚本身,是相信婚姻有某種「重大意義」,那麼對等之間也不可能會去產生「真正」的對等,因為男女之間「本來」就存有歧異(這是你們認為的),因此,男生應該如何,女生應該如何,是啊!我們就是男女之間的絕對思維。


我遇到很多人,男女之間的差異真的比我認為得還多,女性求做朋友起,但真正的「好友」甚至是零。男性甚至成為魯蛇一片,為什麼這麼難交到異性伴侶?大概就是我們想要尋求對等上的「一定」模式,女(男)神會是你伴侶的未來樣子,醒醒吧!不可能。


在前幾章提到,當女性的學歷越來越高時,我們幾乎會門當戶對,而當男性的學歷受到整體社會影響變得不如人時,我們就看不起人,因為社會變革讓性別思維整個大改革,以及女性的整體進步思考觀也跟著洗心革面。


我還真不知道未來會遇到什麼人,或者性別思維的突破並不在我個人本身,而是在我所認識的人本身,我跟幾個女生談過,要她們下放性別思維幾乎不太可能,每一個人都想要在鏡頭前美美的,或是自拍成性的經典典範。女性的愛自己或是男性的愛耍帥,我們某種的自私一點一滴展露無遺,說真的,沒有自拍好像「跟不上」時代。


不知道這是性別的進步,還是性別的另一種進步?男女各自挑選自己最適合的衣裳,但要對位自己,尤其是那些天后天王們,不自覺地標準也會拉高。今天,看到蔡依林或是林依晨這樣的女性對於另一半的思考是否真正會下放,不得而知,但肯定都驚呼連連——這還是「女性的思維」,因為男女之間的標準各有差異,尤其是女性更是「高」來看待,你很難期待一位天后會嫁給一位平民,而這位平民還只有高中畢業,家裏做起「小生意」,因此男女的思考,說女生沒有有錢人幻想,我不相信,男生沒有女神幻想,我也不相信。


因此,真正的問題是各自的我們,因為我們就在擇偶與婚姻的左右思維中,都只會在愛自己或是做自己的困局中,求這能保留,你可以保留?那麼你乾脆娶你自己好了!因為人的變化與思維都在不自覺中,因為我們的意識沒這麼「強」。


這的確是困局(有人說不是),但人際相處,或是我們之間,這種「性別」差異就一直「保留」著,因為我們還在尋覓與期待某種存在中......越來越「晚婚」,大概是稀鬆平常了!這樣的現象,說真的,人口危機只會更加微子化(不至於無子化),因為改變大有人在,但很慢就是了!


大概跟大自然復原一樣慢吧?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