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Jim Van Cura


人生要有意義才能成功,這是多次書本教我的事,不管走到哪裡的書局,還是生活上的所面對的各種大小事,都教我一件事:人生要有意義才能成功。樂觀的人,不會被打倒,即使摔倒了,失敗了,負債了,走到了窮途末路了,也要怎麼學會站起來,努力嘗試,找到方法,全力以赴。樂觀的人相信正能量,悲觀的人則相信現實的殘酷,是不爭的情面,畢竟,摔倒了!沒有粉身碎骨,只要能夠爬行來,就會繼續向前,悲觀的人則會退縮,樂觀的人害怕停止向前。然而,具有熱血的人,了解事實情面的人是最會了解樂觀與悲觀是同時存在,且意義存在的那一面。


人生的確需要有意義才能成功,一直是如此,如果因為悲觀了,如果走上了不歸路,沒有誰能夠幫你。就像突如其來的憂鬱症患者,每一個人都會陷入低潮期,但這些患者不一樣,憂鬱的情緒陷入谷底,但真正能夠幫你的人還是只有你自己,無論那個人多麽努力替你抱不平,努力安慰你,擁抱你,甚至只是說聲:「你的苦,我懂!」陷入憂鬱的氛圍中,讓每一個人的確不好受,情緒是會傳染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這點,研究也證實了這點,因此,你的憂鬱情緒固然憂愁,但請在當下,你也幫助你自己,好好站起來。


我受過傷,摔過好幾回,學習單車多次摔倒,學習滑板多次仆街,造成了全身擦傷挫傷,但還是勇敢去學,甚至帶著傷口用滑板滑回家。我知道,滑板是一個「有趣」的運動,也是一個好用的通勤工具,我努力學滑板的今天,是因為走路花大量的時間,我想要省時,並且我看過滑板運動是很酷的活動,我一直很喜歡,我知道會摔倒,但我沒有在害怕,也不想戴護具,因為我知道若是摔倒,就摔倒吧!至少我知道怎麼摔,怎麼樣的過程讓我了解上路時的情況。台灣的路面當然普遍不適合滑板,人行道更是如此,因為你用過滑板的人會知道,上路時——不管是在馬路還是在人行道,都要注意路況以及「三寶」,然而,路況的情況更為嚴重,路面無法平順,可能哪裡就有凹洞或是隆起,還是有障礙物之類的話,你就摔出去了!機車更是可怕,滑板的速度(我使用電動滑板)比機車慢,就可能會摔,單車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下坡與路況,機車則是到處要注意。


但話說回來,一個對於喜愛滑板的人,或是對於生命有體悟的人,更是能夠知道自己要怎麼有意義,而非只是創造那該有的意義。在〈偽意義〉各類章節中,我多次提到,為了有那有的意義,去創造出來的意義,去擁抱它,是一種偽裝。 然而,後續我也多次強調,為了那該有的意義當成真實的意義,以假弄真的方式,去當成真實的並非沒有不好,因為我們老早就這樣做,一撇意義多次教我們,樂觀的人在社會的籠罩之下,知道意義會有什麼章節,而後續多次存在,我們都會了解得出來。既然,樂觀的人,或者是說這一代的人都相信樂觀是唯一的章法,就會去擁抱真正的相信——正向是唯一有的好選擇。


正向沒有錯,人生要有意義,正向似乎是唯一的方式。大多數的人都寧願相信自己是唯一有的選擇,而相信的道路。大多數的人,也是我們這一輩的人也真正相信如果悲觀是唯一的章法,只是對現實抱不平。我看了臉書上的表情符號,也就是對於一篇時事而有的「評論」心情。悲傷的表情通常表示不公,表示應該這樣的無奈,甚至走向偏右派的思想。憤怒的表情只是可以改變,為何不去實現,為何要在「這裡」抗議,而不是努力實現,改善命運,這是偏左派的思想,選擇「讚」的人,則是相信樂觀的人應該存在,悲觀的人也有他們的權利,然而,對於真正的「讚」的人,只是表達自己的同情思想,與一種你我之間有種相連卻不相近的看法。(當然,以上的想法只是我的分析,並無法對號入座)


但人生有意義是普遍的事實,不是嗎?我們是什麼真正該相信的人,一般而言很難說,大多數的人憑外表判定,什麼是好,什麼是壞,這是統一的說法。在〈你與我〉也有提到這點,因為既定的預設立場很難第一時間改變我們的想法,所以才會驚訝,才會相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人若是真正看過「四海」,就很難去相信外在的世界還有多大(即使這個人上過外太空)。


外星人是我們想像出來,也或者根據各種謎團,各種新聞報導,各類事件所剖析出來的一面,我們不能說不相信,或是不存在。畢竟我們都有買單(我也相信),但問題是,外星人的真面目,沒有多少人真正相信「外星人」就在眼前出現,然後拿我們當實驗品,生出外星寶寶到底是什麼模樣?


人會相信超自然事件,或是真正「很容易」相信的事情,是因為證據大辣辣地放在你的眼前,你不會解釋,科學也不能解釋,大腳怪是否存在,沒有人真正普遍去相信他們是否真正在地球的另一端。各類的時空旅人,無法解釋的謎團,科學找不到一套定律,還是什麼之類的悖論去解釋這確實有這個。


白癡者通常比較樂觀,我們通常就是那個白癡。你搜尋「愚蠢的人類」,一定會找到我們,你搜尋白痴,大多則是現任的總統川普,川普是白癡嗎?我不知道,但的確很多人看他不順眼,川普寶寶就是著名的「地標」,連我都覺得比自由女神還吸睛。


但他是總統是不爭的事實,他的確有很多粉絲,講的話的確很實在,很直接,商人出身的他,實境節目多次「表演」的他,有可能把白宮變成了一個大舞台,而是自己的舞台。但的確,實境節目非政治本身,尤其是國外嘉賓互動以及整個世界結合一體時,他都很有自己的「空間」,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人?是真正有什麼說什麼,還是表裏不一呢?



宇宙的世界比我們一直以來想像地還要大上許多,九百多億的光年的距離,實在不是你可能「想像」,因為我們比細菌還自嘆不如呀!




我不知道,可能連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已經不是秘密。既然是秘密,既然無法給外人知道,那麼相對隱私變得格外重要,誰又知道自己的小空間是自己獨有,還是隔窗有眼?就像我身在這個小空間裡打自己的文章,面對著只有唯一自己的電腦螢幕,人工智慧一直都在談,連我們對於人工智慧的提升與防範,都莫名讓人感到害怕,雖然說機器人的外表,與那恐怖谷之間存在讓我們莫名的奇妙與不解,可是大腦能夠感受到卻是有一陣奇特的恐懼現象——恐怖谷的精彩分析,這也反映我們對於外在的世界以及未來還有更深不可測的可能性,並且同時存在,也一再說明,我們是樂觀的。


我們一直很樂觀,因為若是沒有樂觀,我們今天就不會站在這,我們的確就不會分享我們生活,我們的人生重要大事。因此,人生會有意義,是因為我們去寫每一次的人生意義,但人生說來,也非只是寫那樣簡單。人生的每一次意義說來也話長,我們由各種大小拼裝出一個意義根本,然後就像拼圖一般地就這樣寫出今天的心境與人生的真正寫照,但多少也是因為我們的心理狀態,在一個普遍要成功,要有意義的世界水準中,悲觀向來也被會淘汰,也是很「自然」的事了!但奇怪的是我們那種干擾心理,樂觀的象徵人生普遍要有成功的心理建設,悲觀像是成為某種現實的階下囚,生命線告訴我們,不要放棄希望!因為你一旦放棄了!就沒有人救你了!醫生不曾放棄救治每一個脆弱的生命,但病人要選擇「安樂死」,除非真的是死路,除非經過多方的再三確定,否則醫生不可能去放棄,甚至見死不救。然而,干擾心態的某一種存在現象也多少反映我們一方兩種各種事物的奇怪效用,就像意義的真正現象是存在要樂觀與反射的心理建設,就像多次摔倒的我,我的樂觀一直很健全,只是很奇怪地看著我那破碎的傷口與物品,還是有種說不出的「痛」。


滑板特技很帥!但也是因為多次練習與摔倒而來,甚至骨折也在所不惜!如果你去搜尋滑板練習或是失敗的影片,可以看得,一個成功的技巧一定是需要多次苦練而來,為了什麼?掌聲?大概就是健全與不怕的心理,已經莫名的成功意義。我寫文章也是如此,以前,為了宣傳而宣傳,根本沒有心思在文章的念頭上,我只是反映出我想要寫什麼,就只是寫下一種百般的文字心理,那根本就是為了寫而寫,連我都覺得過去的我「很失敗」,根本就是生活日記的寫照,今天在不斷地探索人生的意義之後,我也終於了解,現今的世界要有多少的意義,就要用多少的意義去捕捉該有的每一個心理狀態。宇宙的世界比我們一直以來想像地還要大上許多,九百多億的光年的距離,實在不是你可能「想像」,因為我們比細菌還自嘆不如呀!


你很渺小,所以,不要再用「百大」等等相關字眼去宣傳你的「偉大」。但這樣,我們做不來,《時代雜誌》多次宣揚人類的理念,探究各國的歷史,以及人類該如何「偉大的進步」,科技在轉變,人工智慧突飛猛進,我們根本擋不了,隱私以及暗黑網路的導入下,洋蔥又一層又一層的剖開之下,人生的赤裸已經不夠看了!


基因療法,現在在道德之間遊走,各種道德爭議無疑是人生現在的「章法」,只是自己要做還是不要做。我們有道德,是因為我們有某種良知,但良知不是生長在大腦裡,會心態之中,而是層層的每一次的認識之下,但能否有真正一個找到「道德」之間的確實狀態,其實一切都很難說,是的!真的很難「說」。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