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高進步(續)

圖片來源:EX22218 - ON/OFF(Flickr)

看不見背後的東西,因為我們只想要往前,而往前,意思也就是「進步」的意思。上一章講到進步,進一步去延伸這個話題,也就是進化的意思。然而,進化講多了,也是進步的本身意思,因此,進步本身思想,若是能夠津津樂道,為我們所思考真正的存在意涵,那麼現在我也不會講到這麼多了。


我們的確有在進步嗎?當然有,時代變遷,也的確改變了社會影子的脈動。今天,社會的影子逐漸縮短,但仍不夠。我們走遍大街小巷,人的距離還是存在。都會之間人的脈動,不會像過往一樣,「充滿」信任,或許我們「信任」別人——僅只於我們第一印象上的互動,真正該了解的卻是信任之間充滿著變數,就宛如我們要怎麼展開雙臂迎接別人。


每一個人都有秘密,是我從小到大不變的「格言」,因為家人之間都有「隱私」,何況是陌生人之間?家人之間就算「公開」,也不代表可以闖進對方的「家中」,一窺究竟。還有情侶之間,就算我們願意雙方全裸在之間展示——那又如何呢?就表示「靈魂伴侶」?或者我們去思索,隱私這件事的本身,僅不會只有代表「個人」本身的意思。


一個人就算說了解自己,也僅不會了解自己全部,我們身上都有只看到自己所了解自己所共識的那一面來提升自己應該要如何進步,所以,如果一個人真的夠了解自己,那為何「學習」這件事本身,不會看著其他人而跟著求進步?我不相信,一個人的無知是不需要他人點醒,我們都知道自己的不足,問題是,不是自己知道就好,或者提升就好,了解無知與所有知是可怕的一件事,因為一旦掌握了某種該有權力,我們可能就會失控,做壞事的感覺不是比做好事的感覺很爽嗎?(先排出道德因素)


所以說,問題出在什麼地方?認真追究我們之間的原因,不外乎就是信任吧?如果自己不夠信任自己,那肯定會有閃失(先排除他人因素),可是我們之間會有人之間的信任比較,而說不比較也是騙人的,因此,問題則是來自他人與自己不自覺得較量而得到某種認知上的「錯覺」,也或者,在失調之間,我們就只是想找個「安慰文」來提醒自己,沒有這麼糟糕,而是還怕會更糟糕。因此,在信任之間而有的那種意義哲理,我們更容易擺在那邊,來告訴自己,真的要怎麼取得該有意義中線點——也就是我們自認為最規模上的信任平衡,衡量自己怎麼做的無知,是真無知,還是錯覺上的認為(也就是偽意義上的節點)?


有些人可能聽不懂我在說什麼,而我的意思往往也是說,在提升該有的進步時候,反觀我們是為了足以進步,而不自覺在進步之間,要求提醒進步的影子。不懂?看著你自己的影子,如果你的影子可以兩倍長,我們就是在那兩倍長,去想像不只是畫上兩倍長,而是真正達不到那兩倍長,而把自己的影子看成是認為的兩倍長。怎麼樣的提高進步,從經濟層面說起,薪資結構來自事情的本質上。現實卻非如此,而所謂的職稱,在我耳裡,也是聽起來很刺耳。因為職稱就只是「職稱」,沒有意義可言。工程師,總統,首相,副理,協理,或者店長,就只是做的事有所不同而被灌輸上的一種職位稱號。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是服務職,還是管理職,所其本務就在是在自己的職稱——端職內容之間就強調我們要做多少事情。一個責任真的越大的人,其事情看起來怎麼會比底下的職員還要少,然後可以拍拍屁股隨時走人,尤其是「政治」方面,而在民營企業中,在高階經理人與中階經理人之間的職務,怎麼也像是職務變成有點往外推?(每一個人分配有所不同,我無法一概而論,但高階經理人確實事情很少)如果我是錯的,那麼請秘書的目的是?如果我是錯的,那麼老闆自己的行程自己安排就好了,幹嘛需要有人提醒你呢?如果你那麼聰明,幹嘛不自己提升自己的效率?反倒是把事情一律「外包」給他人幫你喬定?如果你真的是自營企業,白手起家,那麼你為何無法親自出席任何大小會議,也或者——我不相信任何大公司的執行長真的如此親民。


你是真的忙嗎?還是這樣的盲?還是這樣的茫?你的忙碌難道真的五十二週,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有休息過?你的忙真的是不會去兼顧家庭生活(不管你有無結婚),只是把公司當家睡?只是真的宛如急診室的醫生,一刻也不得閒?因此,我也從不相信,一個人會如此忙碌到忘了你,忽視你,真正不在乎你。任何人之間的相處,在意義階級之間的尊重級別,變成了我們各種權力之間的劃分,就宛如基礎版,進階版,高階版,終極版,還有極端版(這不是產品差異)。


因此,進步,就宛如某種分水嶺,就宛如不得已之間去物化,拉高我們之間的差別,然後去提升我們之間而有的不同差別化,總認為進步不過就是我們之間層層的坐視之下,而有的一個「職稱」上的認可。因此,我向來不愛職稱這樣的稱呼。


喔!說好聽的,就是有職位大小,說難聽的就是你的職稱拿的薪資比我多,但做的事卻往往不這麼樣,或許勞工階級與白領階級不能比,但在某種差異化以及權貴化之下,說是不比,也是蠻奇怪的?畢竟,美國的國土大小與中國的領土大小——本直不同,還不是拿來競爭?日本與中國有的歷史情仇,也迫使我們去學習日本人的精神,而非中國人的精神。而然而,在日本與中國的競爭下,加上中國崛起,中國自己有本事去學起其他國家的創新精神,任何我們得知的創造本事,往往在中國發跡,而非其他國家。真正的問題還沒完,全球一百多個國家中,也都在彼此抄襲與複製,這裡拷貝一些,那裡模仿一些,沒有原創與非原創的本質,我們就了解其中一點之後,才發覺,是我們提升進步很大,而是在模仿,以及在鼓勵人類進步,足以進化的功力高人一等?


我不是在幫中國說話,或是站在哪一邊。台灣的創新精神也同樣不輸其他國家。但問題不是創新與創造的水準如何,這不是我考慮的範圍,我的意思是說,在進步的提升水準中,我們往往只是考慮在進步拉高之間的那條界線水平,而畫出各種極大化的水準分界,就像我們之間而有不同的能力與差異化。但往往一點卻是要考慮到就是雖然社會——以多數人來看,我們確實有各種差異水準,但集中來看,卻顯得一模一樣的水準。也就是在信任與非信任之間的那條模糊的分界中,我們很容易只看到自己的優勢與自己的弱勢之間的那條偏見化現象而有的自我提升水準。



進步,就宛如某種分水嶺,就宛如不得已之間去物化,拉高我們之間的差別,然後去提升我們之間而有的不同差別化。



說來,這是諷刺嗎?拉高進步,也同時把我們的偏見對準某種認為你我之間的不同。我們確實有,那又如何?要把人類提升到進步的分水嶺,不是用及格的邊緣就可以考量,也或者在進步之間我們就只是去拉成同樣的進步「空間」,好讓進步有各自的絕對差異化——來拉出你我的不同,而有絕對集中化。就像層次,集中不是不好,或者分散也不是不好,但反而拉遠一看,我們才能看出有所差異——我們也在這之中去拉成同樣的水準刻度——因為就全世界來看,變成了標準化了。


已開發國家中,過度的富有與貧窮一直是大問題。美國,歐洲解決不了。開發中國家也都有,然而,不管是這以上這兩者,國家之間的差異性問題,先排出非洲與印度、中亞國家與南亞國家之間,我們的貧富差距這樣老掉牙的問題卻是歷歷上演著你我之間有個根本不一樣的色調——就宛如好的自己去吸收接納,壞的就推給其他國家解決,也或者在自身國家之間的差距——隨著美國本身的資本主義的共識被自國人接納外,我想不出排出這樣的本領也真的可以被他國所接受,成為一套範本。


也難怪,提升進步這件事,變成了某種政治主導。也難怪,在人類追求高效率進步時,我們也只想到西方強權的華麗世界,而非其他國家的真正本事(雖然不能比)。


你還在抗議國家事務入侵你國家嗎?內政,大概都會被罵臭頭,而外交事務往往被迫用來解決內政上的問題,中東大概感觸最深,其他國家,宛如外交不自覺干預內政之間上的事務,而受到當地的人文習俗與地理位置之下,我們就會有著不同於以往的獨特性與絕對上的優勢,去區隔我們特有之間的差異優勢,好讓自己保持獨到性,相信自己是差異是內政上的一撇。


這聽起來很複雜,因為這要表達出我想要的意思的確不太容易。我試圖簡化卻找不出各種可以解釋的原因。因為在國家之間,政治一定參與其中,政治一定包括外交,也包括內政,而內政又與當地的人文有關,與獨特一處有關——但放在國家看,卻只是某種的凸顯,因此,想要解釋出我們提升進步水準之間的級別時,就會有著你我各種不同的層次階級與國家之間的差異水準,而共有的一條絕對水平與分眾之間的水平——而被看起來的一致性,就忘了我們是怎麼看人的。


偏見那麼重要,不是沒有原因,因為拉高與拉成某種進步時,我們就被迫相等。事實上,不是相等,而是不一樣之間的一樣,是有一樣的認知肩上的水平一樣,就忘了下修。


也或者我們不接受罷了!畢竟,不是人人要放下,要人人知道並且了解進步的一樣,是怎麼樣的一樣進行式?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