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面(續二)



圖片來源:Jennifer Boyer

安要想辦法控制場面,但實在並不容易,黑色氣息之中的凍結加上整個冰霧之間的融合與分裂就有各種可能性,傑克看著她的妻子,雖然無法動彈,但還是默默支持她。附近的冰霧越來越多,幾乎快要撕裂了整個為之融合的那個奇怪生物,安加以反制,希望能夠從中控制越來越「猖狂」的冰霧,因為一旦制伏了這個怪物之後,就有可能被冰霧給凍結,因此,安——以及內心的小狐狸唸著咒語,不斷去控制這個為之結合的怪物,是希望用她本身的力量,而非用冰霧的力量去擊倒。



「g,irtn8o,pye45m8rnrfnmkfu…..」安再唸了一次咒語,黑色之中去控制這頭神秘怪物的內心,並且加以擊破。後來,就看著那不斷攻心的黑色刺進怪物的中心點,終於將這頭融合的怪物徹底碎裂,黑色的力量也得於收回,安倒在地面上,附近的樹幹也覆蓋著厚厚的黑色「泥沼」,但冰霧沒有為之退散。

黑色的氣息中仍有著部分的殘液,也就是安收回來的殘骸,冰霧覆蓋了過去,安動也不動,小狐狸仍在她的心裡面,與你心中的理想面,至少已經退去了一大半。沒多久,安醒來,手中仍有黑色的殘影,她摸著頭,小狐狸說,「你還好吧?」

「你還在?」
「我還在。」
「我以為可以擺脫你....」
「我覺得應該沒有這麼容易.....」小狐狸想了一下回答。
「怎麼樣才能擺脫你?」
「你問這是什麼問題?」小狐狸不屑地說。
「就你知道嘛....把你從體內分開....」
「你這麼想?」
「我這麼想....」

安轉身看見自己的丈夫被凍結的身影,剛剛被冰霧與自己的黑色氣息給夾殺,本來是要攻擊那個「人」的,但也可能為之反將一軍,因為就在這裡,安就是被那黑色的氣息中給攻擊,又加上冰霧的出手幫忙,差點兩敗俱傷。

「要怎麼才能救我的丈夫?」
「除非它融化....」
「融化?剛剛沒有嗎?」
「有...是有,可是你承受不了。」
「那個不是嗎?」
「對了一半....」小狐狸解釋,「我只能控制我所能控制的,但控制這種以外,我並沒有把握,因為這種不像是你所養的寵物一樣,說聽你的就聽你的。」

「這個譬喻應該不太對,我是說,我只能完成該『可能』的侷限範圍之內。」

安搖搖頭,表示聽不懂,一個女生莫名的搖搖頭應該在街上顯得很奇怪,但這裡不是大街,仍是樹林。

「我的意思是說,做好你最有準備的事....」
「那...這個,我沒有萬全準備。」
「你還是等一下再來救你的老公吧!」小狐狸告訴她。

安看著四周,問小狐狸接下來怎麼走,牠說左邊,也就是傑克被凍結的九點鐘方向。整個樹林已經明顯成了「寒冬」針葉林的模樣,冰塊加上冰霧的夾雜的確讓綠意盎然的森林變成了讓人害怕的樹林。安不敢隨意亂碰,就只敢慢慢往前移動,唯一的一個人,不見任何有人在她身邊。

往前走,前面就是冰雪覆蓋的大片土地,小狐狸沒有注意到這情況已經變得跟往常不同,現在她位於尖光石與異光石的附近地帶中,這兩種產生的魔力也很龐大,要對抗這種難以看清真相的東西,就需要靠自己的「實力」才能脫穎而出。

雪花沒有灑在剛剛的土地上,經過了一大片冰霧,情況就顯得不同,安看著「美景」,也還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裡好美!」安說。

「但我總覺得這不是好事......」
「你不覺得嗎?」
「美是美啦!但.....」小狐狸意有所指卻答不出來。
「可是什麼?」
「我不會解釋。」
「我覺得你想太多了!」
「想太多?這是本能反應。」小狐狸直覺解釋。

「我才不像你們人類一樣,一旦迷上,就不可自拔,我們反而戰戰兢兢。」

雪花降落下來,反而人間不曾見過的雪景就出現在安的眼前,冰霧仍持續覆蓋著,但至少沒有影響到她,安踩著自己的雪花,往前走。


晏慢慢往前走,洞穴之中仍有水滴,部分的冰霧已經開始滲透,但還好也不多,繼續往前走,附近的石塊以及沙礫到處都有,晏好像有聽見什麼?開始念起咒語,「dmfyu45ni8r56ni7r6m7m…..」冰霧從上方往下垂降,到地面上,聯成一線。晏碰了一下那條冰霧,「叮」的聲響,彷彿就像蝙蝠一樣,可以反彈聲音一樣,了解地形。

她知道前方就不是直線的路,她慢慢往前走,聲音果然分成了兩個方位,但也不是 Y 字型路口,反而有點像卜字型,晏選擇往前走,這一次,晏再唸了一次咒語,利用一旁的石塊來了解地形,這次是呈現水平狀,聲音響亮而清澈,果然前方還有「下坡」,一道水流聲就這樣出現在她的前方,很細微,慢慢往前走,順著下坡而前進,水流朝左邊,晏就跟著朝左邊走,沿著前方的洞穴走,變成了矮小的樣子,迫使晏要蹲下身子以爬行的方式才能往前走,晏的衣服都濕透了!一往前走,又分成了更廣大的洞穴的樣子,因為晏再一次用咒語探測地形時,聲音竟然很廣大!

這裡沒有燈光,晏是完全在黑暗之中求生存,附近的那種蜘蛛又跑了出來....晏更是豎起耳朵聆聽仔細。「應該在....那邊!」晏心想,因為蜘蛛的爬動的聲音好像全都指向某一個洞口,晏邊摸黑邊往上爬,因為石塊所堆積的聲音就是往上的樣子,但每走一步,就必須小心翼翼才行,以免踩空。

一隻蜘蛛爬上她的背部,但她不以為意,隨後的兩隻,三隻,甚至十來隻也跟上爬了上去,晏「被淹沒」在蜘蛛的夾雜之中,晏當然覺得癢,但也必須忍受下來,最後她真的見到了另一邊的「出口」,只不過縫隙小到只有手指才能伸進去。

當她能夠瞧見另一處的光明時,感覺這裡不再黑暗,可是光所照進來的亮度實在有限,她轉頭,當蜘蛛還在她頭上爬動時,她只想著怎麼找到這個最接近的入口,她爬回原來的大個大區域,「水流朝向那邊...洞口在那邊....」她心想。開始念起一段咒語:「yur67w3nk239bjq39jnuydiawkbomoyj…...」冰霧在她手中,宛如水珠一般浮在半空中,她把它舉起在高空,接著那冰霧四處漸散,就像乒乓球一樣,晏聽著反彈聲音,確認了在下方的某一處還有路可以走,於是她往那個方向爬下去。

幾隻蜘蛛還在冒出頭來,一隻在她的頭頂上,她不以為意,她慢慢順著那洞口走,出口也同樣很狹小(但至少比那個原來的還要大一些),她又再一次念起咒語,「tyumfrn9t45ni75m6….」冰霧結成水珠,朝那個洞口射出去,結果整個爆破開來,但仍不大,晏還是得要彎腰才能爬出去。

但一出去,成了風雪一片,部分的雪花成洞口入侵,蜘蛛紛紛逃命,她準備要站起身時,就感覺這場景真的不太對,因為她來到「另一個世界」,也就是那座島上的「延伸世界」。

好在,只有一時的,因為風雪之中的雪花看起來還算真實,延伸世界中的那座島嶼雖然已經是冰霧一片,但延伸世界中的景緻卻在世界中製造出看起來很真實的一面,就像物質裡的假象,就讓你身處在此世界中....她現在位於這兩個交界。

她看著雪景,還有部分的閃爍,景象成了兩種空間的交換之中,雪花像是拆解成分子又被結成一起。這樣的密度很大,走在前頭,彷彿就是個困獸之地,永遠也出不來。


安往前走,踩著雪,在薄薄的冰雪天地中,「我總覺得這應該是正確的地方!」安說,「我們應該可以把我老公救回來吧?」,「你真的這麼想?」小狐狸說。

「有你,我就心安了啊!」
「呵呵。」
附近的冰霧在樹幹覆蓋著,還可以聽見覆蓋上去的聲音,「我們可以找到方法嗎?」安問。

「是可以啦!」
「什麼可以?我是問你說這句是什麼意思?」
「情況沒有你想得那麼簡單。」
「他是我的丈夫耶!」安大聲說。
「所以呢?」
「你就更應該幫我啊!」
「幫你?你怎麼不幫我脫離這該死的身體?」
「你以為我想要?」安不情願地回答。
「我覺得先離開你的身體才是上上之策。」
「你想怎麼離開?」
「我不知道。」
安一臉垂了下來,「有說等於沒說。」

附近的沙沙聲,讓安提高警覺,應該是說讓小狐狸有了戒心。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