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面

圖片來源:Florian F. (Flowtography)

眼淚乾了,有何用,家人是回不來了,當你一無所有時,現在才想起擁有什麼似乎已經太遲,晏抱著身體,因為寒冷中的風不時吹進她的胸膛,讓她感到疲憊與寒意。「以前在我們時代,是沒有這樣寒冷的氣氛的....一次的冷風只是讓我想到寒冷的氛圍....現在卻是困難許多....」晏告訴自己。大概因為大過寒冷,還是什麼之類,晏在這樣的環境也累得閉上眼睛。她眼皮沈重,大概也是因為經過太多風霜,沒有時間好好休息。


周圍的環境只有風聲,偶而可以聽見鳥叫聲,一種名為精鳥的神奇物種,只有在這種氣候才會出現,全身乳白色,連鳥嘴也是,頭上的後頭有一長串尾翼,跟尾巴連結,也會分開,遠處看來就是一種特別的物種,就像青鳥一樣,具有神奇的效果。在這種季節上能看到也算是幸運,但——誰有時間欣賞呢?

鳥叫聲很小聲,大概也是因為風聲的緣故,晏沒有注意到精鳥的影子,白色的物種在冰雪中很難被看個仔細,但她現在只想找回原來的路,她知道那個古老的村落可以帶給她一些使命與靈感。

她距離那個標記還遠得很,至少她很了解她現在的粗略位置,整個地形已經完全不像當初的那樣,而她還在那裡等候。夜色寧靜,她微微睜眼,眼角只看見黑色氣息中的幽冥,她聽得見風聲在悄悄震動著,「應該有什麼....」她這樣想。

她想得沒錯,一條蟒蛇出現在她的眼前大約三百公尺處,她能看見那藍色眼睛在盯著她,似乎要把她當成獵物,那條大蛇慢慢地向她靠近,抬起頭來,看著她,嘴巴張得很大,露出獠牙,晏卻異常冷靜,因為當你疲態時,可能會嚇得無法逃離現場。

不過,蛇並沒有咬向她,牠只是收起嘴巴,趴了下來往前進。晏看見那長長的身體,在她眼前,不當一回事。

那條蛇是怎麼回事?石頭中產生的「惡魔」就是牠產生的催眠曲?蛇有蠱惑人心的潛力,比那小狐狸可能還更高一籌,只是蛇並沒有想要入侵的打算,或許牠已經厭倦,也或許牠還有更潛在的目標?


隔天一早,當晏在安穩中度過,而什麼事也沒發生時,整個景象也變化了一遍,看起來宛如冬天的場景,現在看起來是綠意盎然,至少她這麼覺得。其實,冬天還在,她只是位於綠洲處的某一地帶,就像冬天裡的沙漠一樣,她待在綠洲的地方。

還記得在西部時代的場景嗎?這或許是另一個翻版。一個牛仔發現了她,就像尋寶世紀的那樣,當冒險家看見了一位美麗的女子之後,都會眼睛為之一亮。

「小姐!」他說。
「你是?」晏說,「我在?」
「小姐,你一定是迷路了!讓我帶你回去你想見的地方吧!」

「.....」一見到牛仔的「禮貌」,晏不知道怎麼反應,馬上起身逃跑,跑了沒多久,看見了綠洲之間的隔閡,那種世外桃源的景象出現在她的眼前。

樹叢之間在她附近,樹木之間的陽光灑落,加上附近的湖泊,前方還有幾處木造房屋,她停下腳步往前看,但她沒有繼續往前進,反倒是後方的那位牛仔在她後面,「小姐,您為何跑得這麼急促呢?」

晏沒有聽到他的說話,當她要準備回頭時,那名牛仔在馬背上跳下來並且要帶領她去想要的所在。

顯然,搭訕沒有成功。晏根本就不想理會他。她就直接穿過他身邊,把他當作空氣不存在似的。那名牛仔也顯然受到了污辱,「你也太不給我面子了吧?」他把一隻手放在腰際上的槍托中,作勢要拿出槍來,晏不想理會他,但他擋住晏的去路。

「先生,我不認識你,也不想管你在做什麽,你殺了人都與我無關。」晏用很嚴肅的口吻說。
「喔?殺了你也可以?」
「我打賭你那把槍沒有子彈。」

那名牛仔掏出槍來,二話不說瞄準了她,晏沒有在害怕,直接抓住了槍柄往他的膝蓋打過去,然後握著槍不放往後一推,那名牛仔直接摔倒。

「你都是這樣搭訕女人的嗎?那你還真需要重新學學。」晏冷眼看了他一眼,之後就走過他身邊。

晏有接觸過西方文化,多少有點眉目,她的英文也是這樣學來。對於西方的世俗主義,她坦白說還真不喜歡。


艾蓮娜仍在同個位置,事實上,她沒有離開過。她所看見的那個標記只有浮出一個角落,其他的位置不是按照原來的路線就會清楚呈現。右手的圖騰還在不明閃爍,橘色的讓人格外注目,但她還算可以「控制」,至少她明白她的意志力還沒有完全消失。

她小心走過河流的結冰處,跨越了部分的冰霧以及冰霜,還有白雪部分,來到了另一處。附近的冰霧仍沒有減緩的跡象,整片土地看起來就像一座大冰塊似的。

她慢慢往前走,怪物看樣子都沒有出現在這一帶。艾蓮娜只有看到冰霜的痕跡,以及剛剛介紹過的精鳥。她沒有抬頭看那些鳥兒,白雪之間很難看清楚有何動物存在?鹿也消失好一段時間,也沒有見到整批狼群,老虎也不見半個影子。

看來,最難過的大概不是沒有生物的威脅,而是要怎麼在這樣的環境生存?她往前走,不時回頭看,還看得到河流,艾蓮娜的想法沒錯,應該可以看見整個圖騰樣貌,右手似乎有感應到什麽,突然右手往一旁樹幹觸碰,然後射出冰霧,冰霧的方向朝著她的左手而來,讓她趕緊收回左手,冰霧貫穿樹幹之後,有一股力量往前拉,就像冰霧拉著艾蓮娜一樣,直接往剛剛的河流,並且把她強押至冰水中。

想一想,一個人被莫名拉下水之後,多少都會反抗,艾蓮娜也不例外。她想要呼救,努力伸出水面來,但右手被一直往下拉之後,艾蓮娜也反抗不了,就沈溺在水底。

她還記得第一次沈溺在水中,是她與她妹妹在水裡,艾蓮娜明顯可以感受到某種力量在呼喚她,那種聲音強烈,印象深刻,但這次卻是被無形的力量所控制,顯然有所不同。她慢慢地在河流之下,奇特的是,河流哪裡有這麼深的水面?

「你是招喚之人,你是命運之女,你是改變之人....」一個聲音告訴她。

她微微地睜眼,看見宛如長老般的人影出現在她面前,突然用力推她,一股力量往後延伸。就像水裡的洋流,各種無形在敲推她的身體,她要做的是怎麼學習與控制,眼睛突然睜大,往上一看,上頭有陽光灑落,她放鬆順著「自然」往上漂浮。

一個女孩在海上浮沉,而不是在河流上。她到處東看西看,看見了沙灘與椰子樹,還有樹叢,她努力往前游,直到她觸碰沙灘為止。

在她觸碰的那一刻,轉變成冷冽的場景,她在海面上看見的豔陽高照,怎麼她一觸碰成了寒冷冬天?這還是慢慢轉變而來,宛如魔法般不可思議,其實並非她的觸碰,就在她醒來那一刻起,海洋下的礁堡與岩石慢慢移轉到土地上,冰霧慢慢結凍,直到她碰觸的那一刻起,都以為是她造成的果。

樹叢成了冰霧,椰子樹結了霜,沙灘宛如冰塊一樣,幸運的是艾蓮娜在上頭沒有被凍結,「哈囉!」艾蓮娜小聲地說,不過無人應答。

她回來了嗎?其實早就回來了,她還不知道而已,但是現在這裡是位於何處,心裡根本沒有底,當一個人迷失久了之後,大腦根本不了解自己所屬的真正位置。她慢慢往前,看著冰霧凍結「一半」的場景。

部分枝葉確實已經凍結,右手成了藍色,她還不知道這點。她慢慢穿過樹叢,看見的是一整片的雜草以及到處高聳的樹木。


「你別走!」牛仔起身告訴她。

晏回頭看了一眼,之後就離去。眼前的木造房子以及那種風格,她知道宛如真相中的假象,只是讓人容易身陷其中。她只看到其中一棟房子,沒有招牌,她直接走了進去,其他的大男人看見了一個女人,且是從他處來的女人都停下手邊的工作看了她一眼。

「要什麼?」一位調酒師問她。
「很冷吧?」
「冷?你是有問題嗎?哈哈哈!」他大笑。
「等一下你就感受到了。」晏說完就離開。


出來一看,果然還是很「熱」,但她看見遠方的綠洲顯然已經不太對勁,明顯出現了「白點」。晏轉身,往前走。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