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美德

圖片來源:Edmund Rhudy

談談完了七宗罪,來談談它的相反:七美德,貞潔、節制、恩慈、勤勉、忍耐、博愛以及謙遜。然而,談了這七種,似乎沒有什麼用,我不是跟保守派一樣,否認這七種的存在,事實上,我們都有,我們有純潔的一面,能夠潔身自愛,也有慈悲心,關懷弱勢,我們同樣也有克制力,能夠抵抗誘惑,我們當然也有博愛精神,能夠團結一心,更重要的是謙卑,謙卑再謙卑,好像某位政治人物說過這句話時,我也不知道在謙卑的真實意義到底是什麼?不免想到辛普森家庭的中文配音版本,說得可真是我的真心話啊!


我們既然都有這樣的精神,那說出這樣的「檢討聲浪」好像顯得沒意義似的,畢竟,我們不缺正能量,市面上滿天飛的激勵書籍,你看了多少次?那些教你說話的知名人物,教你人際溝通的各種高手,你又學到了多少回?如果藝人不是藝人,有何意義?那她(他)還是她(他)嗎?如果你只是無名小卒,要怎麼跟那些大人物比拼?他們有人脈,有廣大的財庫,背後靠爸靠媽,靠親戚的關係撐起排場,我們這種小人物,怎麼跟他們比較呢?話說回來,你可以不要比,跟自己比,就問問你自己,你生活的自己的意義要怎麼在七美德之間拼出最完美的終曲?

你可能沒有什麼答案,我們既然是社交型動物,就不可能獨自一人生活,你的家人與你的朋友,同事之間的感情也多少有聯絡的關係存在,至少他們還有去在乎你的本身。因此,人之間的連結,存在著陌生與熟悉的奇妙氛圍,你不免地會跟自己的莫名周遭比,畢竟,你出門也會遇到鄰居,賣你東西的店員,工讀生,你搭乘交通工具而幫你載到目的地的司機,你一定有連結,開車出門的你也有停車位要找,要繳停車費,多多少少的連結關係,你也不可能是獨自關係。

就這樣去想想我們之間的連結能量,也不缺怎麼樣的正美德,我們既然有自私,也有美德,我們既然可以暴食,也可以克制食量,我們有慾望,當然也會找地點與時間宣洩,我們有傲慢,當然也會收斂,我們有博愛,也會全部收回,個人獨享,我們當然也會憤怒,但是也會管理好自己的情商,所謂的高情商當然不是不會生氣,而是怎麼生氣得很好看,憤怒一直是種驅動因子,而唯有以自我為中心,貪婪才會起波瀾,我們既然有貪念,不免會像華爾街之狼一樣,全部擁有,這不是錯,而是自我中心的瞭解問題。既然要有進步,既然要了解自己,學會怎麼樣的意義,比你學會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好得多。

講白了就是討好,你可以這樣說,這是我的本性,怎麼能夠叫做「討好」呢?待人要像日本人一樣,有最高的待客之道,也同時問問你自己,這是你的家,還是你經營的「餐廳」呢?會者再去問問,待人熱情,宛如好久不見的朋友,不免要噓寒問暖一般,這樣的待客的款待,不是不正確,而是言之正確的太過不知所措(我也遇到此類的人)。

正能量一直都有,正向激勵,不斷鼓動你的情緒,要有正向的思考方向,正確嗎?太正確,太正確到已經太過錯誤而偏執了真正的前進道路,就像每次講的進步話題一樣,我們當然會進步,民主當然會進步,但有意義嗎?還是不屑這樣的進步呢?人工智慧開展了我們的人性學習,把你聽過的,看過的,還有成千上萬的書籍通通輸入一個機器人的腦袋瓜裡,相信我,這簡直就是百科全書塞進一個人的大腦核心當中要來取代我們,雖然電腦科學家極力保證這件事不會如實發生,但一切都有可能,也宛如二零三零年代以後的時空旅人,人工智慧取代了總統,統治我們(還是給優格統治吧!)。

民主早已經失控,總統的權力中心圍繞著世界的權力而打轉,當美國固守自己的老大哥地位,維護著世界和平的一定地位,中國也是更要看自己的地位,不讓美國努力爬升。誰說了算,有道理——也幾乎是每一個人想要統治這世界的唯一想法。沒錯!我們需要聽他們的話,因為至少有蘿蔔可以拿,才不會餓死,但也不能長期住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們為什麼要移民?我們為什麼要長途跋涉跟援助國交涉?中美洲的移民是白痴嗎?當然不是,拿著河流當中心的兩半點作為兩個國家之間的兩個領域,是作為「相對」的最佳詮釋嗎?


我們身在意義中不知道其意義的真正意義,包覆著偽意義帶來的真實糖衣,也去知道有甜,才有利用價值,因為我們都是人啊!


這個平行社會把人壓得是一樣的平行點,所謂的低壓社會在倡導著高度情境的同時,正能量的出現更是區分你我之間的關係的不同,你可能會這樣想,越是打壓越是要爭取,畢竟這才是民主自由,阿拉伯之春就是這樣來的,因為難得可貴,更是值得爭取與佔有,就越是難放手,所謂的以暴制暴,也是這樣的緣由。仇恨帶來的仇恨也是因為用愛的相對力量去壓制平更強大的力量造成反轉,換個意思是說,愛裡面的更加體認力量有可能是因為自由之後而變得更加認可,更加相對激進。

保守派還是否認氣候變遷的存在,我也是。我也不相信氣候變遷真的是人為佔大多數——因為相對地我們沒有體認到人為的因素有多大的變數可以反轉氣候的反撲?很多人總覺得亂丟「一點」垃圾沒什麼,尤其是塑膠類製品,海洋回流之下的沖刷,把對岸的彼國送到我們海岸上頭,這垃圾是哪裡來的?要算誰的呢?

我們多多少少以自我為中心,只是自我為多少才是問題,同樣的進步,同樣的人之間的情緒管理問題,相處之間的問題,我們也心中存在著矛盾與難以形容的文字問題出來解釋我們的尊重與平行對等的平衡問題。

或許進步有用,真正的意義而非進步兩個字可以形容,或是意義可以去形容。空泛的進步之後,我們只有聚集起來的進步才能讓我們踩穩,往上一階。

正能量很棒!它確實很有幫助,不過相信夢想,相信人唯一有信念並不能成為讓你改變世界的唯一武器,有了唯一武器,也並不能讓每一個人對你臣服稱首,有人選擇對你敬從,有人則另起對抗。極端走向更極端,在我們的對稱點上,也通常只有自己的思考點上怎麼剛好的對等,就宛如那些想看的人想看什麼,永遠不會去相反或是相對的絕對一面(因為有太多面)。

也許我應該拿拿某些研究作為證據之一,我也看了很多研究,就像社交媒體上的有利說法:確實影響選舉本身,更會相信選舉帶來的政治效應。我們之間的偏向也或許就宛如人身難以動搖的思想,唯有歷經什麼才會改變,也唯有擁有,才知道失去,我們身在意義中不知道其意義的真正意義,包覆著偽意義帶來的真實糖衣,也去知道有甜,才有利用價值,因為我們都是人啊!

〈七宗罪〉的最後的一句話,我們究竟什麼是人?對於真正的人的含義,在連結的問題點,也看不開人之間的糾纏,這就是人,或許怪物效應也展開,也或許人只是打扮美美的出門的人,卸妝後的怪物?

當我們在鏡頭前擺出姿勢來,當我們每一個人只是用鏡頭面前作為某種的模特兒表率時,我們是人的唯一鏡子效應,是告訴我們怎麼樣做給外人看,或許不是怕偷窺的攝影鏡頭,而是沒有做好姿勢,怕出洋相,女孩子的醜態是不許洩漏的,但這樣的非典型自然,或者我們的自信也充其量是用攝影機的一點一滴所拼出的大照片。

人是否有趣,當我們真正看見七美德,只是某種的七宗罪的相對使然時,我們在與自己抗衡的同時,說自己會決然進步是因為真正想要生活有意義得很正確,也或許是政治正確的衝擊使然?


說好話我會,但說自然,最真實的話,我更會(我不介意虛假,但也別讓我有陰謀論的聯想吧?)。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