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政治,星象

圖片來源:vavva_92

很喜歡看天上的星空,不管是白天還是夜晚,深深入我著迷。宇宙很大,我們都知道,但唯有真正去了解宇宙的真正「文學」,才知道宇宙究竟有多大。它一直很大,大到不可限量,根本不能想像,宇宙正在快速擴張中,遙遠的星系離我們太陽系,此銀河系還有好幾萬光年的距離,這根本不是我們有著千年鷹號就可以到達的。


古人看著星空,繪製出許多星相,仙女星,獵戶星,天狼星,天兔星等等,依據星象繪製出十二星座方位圖,我們依據天辰在區分成太陽與各星體之間的距離,來判定我們各命主宰的星象圖,屬於個人專屬的解讀。西方占星很迷這一套,我們去了解十二星座,甚至外加十三星座的命盤之後,又能告訴我們未來的命運各佔多少比率與用途?

我們都是凡夫俗子,總統也是人,我們有了權威之後,意義階級更是把我們區分得一乾二凈,我並不是反對階級論,但是階級論在這個世界的比重確實強悍了點,「作為三軍統帥,我要捍衛國軍的實力!」現任總統說了這句話,還是再次強調「三軍統帥」這四個字。我不以為然,不是因為不尊重她作為總統這件事,而是過於「強調」自己是總統這件事,因為我是總統,所以你必須尊重我是總統——我的權力比你大。

這不叫親民,我必須坦白說這件事。現在的總統都把權力握得死死的,因為我是國家領導人,所以天下人民都要聽我的,哪管你放下身段參加網紅的節目,我也不在乎。有人說是作秀嗎?像吧!至少在軍中這件事看起來就是做給他們想要看的樣子,甚至我也可以說,說你聽想聽的話,大概愛情就會成全了每一對新加入的戀人吧?

每一個人都有預設立場,一個聯誼的女生跟我說這本來就有,為何要放下呢?好吧!你不放下,執意要找到你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你的理想對象,你就慢慢找驢找馬吧!我看過一個女生 LINE 裡的對話群組,哪一個男生要跟她聊,其實她心裡有譜,沒興趣的乾脆已讀不回,不讀不回,放生,直到她與他看上眼之後,終於邁入終成眷屬的行列。

女生自己也很清楚,要找到一個心目中的依靠對象,當然是必須價值觀相近的,有共同話題的,聊得來的,女生堅持這個立場,因為她要嫁過去夫家,必須順從婆婆的意思,必須依靠有能力的丈夫來守護這個愛情的基本立場。沒有人想嫁給一個還要我照顧他後半輩子的身障人士,除非被他感動,否則一般女生的第一眼而言,誰會先想到呢?

第一眼佔據了多少比例?當然不怪乎就是預設立場。自己的堅持,自己認為自己就是合乎正確之後,我們就容易走入自己的星象命盤中,成為我們整體生活的最好寫照。

該怪女生嗎?其實該怪的是我們每一個踩在政治正確的立場也不肯放棄的人們,人一旦有了自己的立場之後,遙遠的星星就會變遙不可及,難以連結,我們守護自己的星座,鞏固自己的世界,在一個廣大的宇宙中,我們只看到專屬與自己鄰近的星象,而在一個相鄰彼此的世界中,這樣的宇宙上,卻無法看見真正廣大的「宇宙」,還真是悲哀。

每次看著星空,那閃耀的星星,或許正是北斗星在指引著方位,相鄰的星星,成為一個橫躺的 s 型,如果真能看見我們各個相近的彼此星象,或許我們連結的不算太遲。只可惜,這樣的立場並不真的存在。愛情踩著政治,踏上著星座的各自堅持的立場,同個星座卻不為同個人所想,一個極端的兩極世界,一來一往並沒有辦法各屬彼此體會,我總覺得整個宇宙中的政治角力,我們多少都已經泛預設化,而改不了。

為何要(沒)有預設立場?社會能夠接受的其實已經太多,導致每一個都能廣泛接受,一個需要有多元文化的世界色彩中,一般人都大概吃不消,因為社會需要去蕪存菁,來達到某種精簡的目的。就像多數的我們總認為,男人需要的就是女人想要的某種依靠與權力的靠攏,也就是男性此角色的絕對存在,或是女性的專屬訂位。但在傳統方向中,社會只准許單偶制存在,而非多偶制的實際存在。也或者在一個多元文化中,我們能夠包容的已經超出了我們的範圍,我們所知的都已經成為現在的具體所在,社會要的中間的角色定位,我們都可以容許擁有與存在,這也是為什麼在角色扮演上,我們始終接受這樣的制度。

單偶制既然可以存在,或者政治學方面加上了自己專屬的定位角色,就容易緊縮在自己認為的角色範圍中而不肯脫開。女性該有的女性角色定位,沒有人逃得過這樣的女性「迷思」,只因為我是女人,我有女性的外顯性器官與內在特質,這是什麼定義?或者在定義性別的專欄中,我們就只是了解「女性」該有的定義角色就在女性的固有而無法去看待我們對於性別的牢籠定義,因此,此外的第三性才活得這麼痛苦,需要認同。

我看著酷兒,他們真的很酷,只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是因為性別本身,而是我本身就內向與害羞。每一個人本來就有權利追求自己的幸福,哪管你是性別職業是什麼?但是對於性別本身而言的定論,我們只有男女之間的鴻溝有待解決之外,政治上的合乎正確,以及跳不開的性別哲學,並不是在〈性別空間〉就說得清清楚楚。


愛情踩著政治,踏上著星座的各自堅持的立場,同個星座卻不為同個人所想,一個極端的兩極世界,一來一往並沒有辦法各屬彼此體會。


然而,那又如何?當總統把權力握得死死地不肯放手之後,都以為自己是親民的作風時,我也不懂所謂的親民表率是從上網紅節目開始願意展現嗎?或者我們看看政治裡面的角力戰,當我們有著不同的黨派鮮明作風時,就不時去扣上了帽子,自己對著自己的「位子」對號入座,都以為自己是某種市長或者行政首長的民派風格,到底怎麼樣才算是親民?不放架子算嗎?隨扈以保護總統為原則,似乎也強硬了些(我有一次被強勢阻擋)。

這就是政治吧!這就是愛情吧!這就是我們要想聽想聽的話,要說出「討好」的某種舉動,我不是要強碰的愛情就會開花結果,但是我們在堅守這一塊上,表現出各自想要驅離的心態,或者用星盤去推演出我們各自連結出來的星象,反而成了不想看到的四不像。

這是社會的兩難,一方面不願就各自己的立場退下之後,一方面又把自己的立場力守到最極端的境界。我們當然明白可以做自己,可是做自己的當初同時,也往往力舉我們到最有可能的前線,為自己作戰,美麗的星球,之外的那種遠距,還真是不願放過我們對於自己的連接線,太美,太想佔為己有。

遙遠的是整體的星系,這樣的銀河系,卻碰不到彼此,我站在星空下,瞭望著遙遠的宇宙,與整個世界全面,社會要求如此連接彼此,我們卻做不到彼此,為什麼?因為我們各自堅持太多太多。

你說,應該要保有自己的預設立場,自己的偏見。而這樣的偏見在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內,就更容易變得狹隘。你當然沒有必要跟每一個人搭起友誼的橋樑,可是你也同樣把每一個人拒於千里之外,因為你太保有自己的一貫堅持。好吧!你們說得對,我們是沒有必要跟每一個人做起朋友,可是在政治市場中,自己的偏見也或多或少加入了對於人性的絕對思考下,而綁住自己對人性的一貫立場。所以當你抱怨你找不到男朋友的同時,也別忘了你是怎麼看待性別這件事的同時當下也限縮你的視野。

因此,少子化的同時,我也憤憤不平對於性別的交叉影響下竟然還在性別圈子里兜轉?層層的某種性別之中,男女一直是我們的情感「創傷」,也是最為鮮明的那一塊,也因此,找不到男女朋友的你們,當你們真正看破的真正的視野之後,我們就應該為自己活得開心而去慶祝不少,以為是單身快樂,一個人可以很幸福。

有人問我為何想找另一半?因為我想要了解愛情的真正滋味,以及去了解一個人,擁抱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並且也有能力建立起家庭的真正觀念,都在我心中發酵。不過,婚姻與愛情的兩回事,在愛情的情緒分水嶺中,我們只是在情感你推我拉的猜想去了解人的距離有多短,還是有多遠。

看著星空,不免悲嘆著自己,難免孤單。當然,這只是感覺在作祟,這同時也是自己在愛情的兩人方塊中,想辦法去成全兩人世界的一道分水嶺,相信有人看上我的「才華」,真正是想了解我的這一方面也難免受阻,誰又真正了解人之間的牆面裡外呢?


那麼偽善,那麼真實,那麼都自以為是,自以為的兩面手法,我們又看不到錯誤在眼前——心理學家說得對,要人在大眾面前承認自己有錯,對不起沒有用,謊言面前的謊言還在說謊....最惡毒。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