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投射點

圖片來源:cactusbeetroot

翻了十幾本的《時代雜誌》之後,我第一時間的感想是,這應該改名為「政治雜誌」,而非時代的證明雜誌,甚至,幾乎每一篇文章,都有政治的影子在,從頭到尾來看政治的秀場,或者是我們的政治意圖,其實再明顯不過。


提到了《時代雜誌》的內文,講到了長壽秘訣,地中海型飲食最老話重提的一次,多吃魚,多吃蔬菜水果,還有十字花科蔬菜,莓果類,清爽的飲食,是最能延長壽命的驗證之子,根據最新的——但同時也是最老掉牙的且不變的長壽國家,第一名依然是日本奪冠,維持長壽的秘訣,或是方式是什麼?大概跟飲食脫離不了關係。日本是個久遠的國家,有自己獨特的文化思考,特別強調「夢想」兩個字的真正個人價值,我看了日劇這麼久,終於瞭解到從國小到現在的成年人,特別在乎人之間的進退,也就是我們的知守的距離,處處為他人著想,從我開動了,到我回來了!我要吃飽了,我要去睡了,通通都要他人知道。

日本的文化習俗,我在過去也特地寫過一篇,今天不是來講日本文化,而是政治的泛指延伸,或者我們著手去思考政治上的「政治正確」,好像顯然都很正確。

人與人本來就不是想得表面上的那樣,日本人的相見習俗,私底下卻可能兩面人,今天,我說我開動了,我回來了,很高興認識你,請多多指教,可能在某一段時間之內,卻有可能幾句話就開始閒言閒語,恨得要命,看了很多雙層公寓的影集,發現,我們以禮相待,是否只是表面上的表面上?

我是慢熟的人,見面就可能在你心中留下壞的第一印象,畢竟我們不熟,我們無法熱絡起來,所有的場面話就是說給你聽的,你可以說高興就好,有這樣的意義就好,先別管這是偽意義,還是真意義,所有的熟悉與陌生,在人際之間的氛圍上,容易把事情烙印在心頭上,也或者我們的陌生是怎麼回事?只是想熱絡?或者受到當時環境影響,炒熱,而是被澆熄了不少。

當個主持人很難,因為要炒熱氣氛,為何要炒熱氣氛?因為沒有人想在冷冰冰的活動下說著場面話,又沒有人鼓掌,很難堪,又顯得冷落,一旦氣氛冷了下來,情緒就會凍結,人類就相對於理性,沒有真的熱情的活絡氣氛,畢竟,這樣沒有「音樂」的派對,人為何要聚在一起?

熱情是相對很重要的元素,沒有人熱情滿分,持續不滅,也同樣的,政治上的熱衷有其它合乎政治上的正確道理。當我們熱衷於自己的政治理念,當兩黨相抗,當多黨要組閣,當我們痛恨政治上的不正確,政治人物的謊言滿天飛,醜聞纏身等等,也不免放下心想一想我們的政治正確,是否只是一昧的光譜?

政治正確的解讀是不以果斷性的批判角度去著墨,不過實體上卻是用自己相對於正確的角度去著墨,擇偶也是如此。當老齡化社會已經逐漸來到,當超高高齡化社會已經成為常態,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要照顧八十歲的老人,當孤獨死是日本社會的「正常」化現象時,我們這些不「想」漫入婚姻的自私民眾,人口也會慢慢變成了不正義。

我錯了嗎?大概算是吧!我自私嗎?也有吧!有哪一個人不自私?或者我們怎麼可能不對自己好一點?當愛自己成為習以為常的自然現象時,哪有什麼理由說政治不正確?確實,心理學家也強調要愛你自己「多一點」,勝於愛別人多一點。但是邁入婚姻,或者進入教養的世界中,愛自己與愛孩子之間成為了教養的保衛戰。想一想,教養這件事上,看書已經不夠,實戰經驗也不夠充分,最重要的是孩子與自己父母之間的角色扮演與尊重,並且同時,我們後退想一想,自己的角色同時,是怎麼取決自己對於自己深刻了解的決一現象?

少子化勢在必行,未來進入無子化的可能性並不大,《時代雜誌》認為二零三零年人口會成長到八十六億人,財富方面,百分之一的富人擁有全球百分之五十左右的財富,貧窮人口會降低至百分之六,然而容我講一句,那又如何呢?人口的財富不均,現在看到的平衡現象姑且也只是一昧追求的社會正常化現象,當我們追求進步的同時,還有很多問題有待開發。

應該這樣說吧!常常在談基礎建設,指的是什麼?交通?建築?環境保護?能源?治安?社會福利?經濟產值?現在,建造一座四通八達的超級城市,必然想到的就是交通的基礎薄弱無法跟上有效的建設產值,出門沒有公車,沒有鐵路,沒有電車,沒有大眾運輸建設,去哪裡都不方便,加上建築物不夠大量的人口遷入,我們勢必要住在沒有保障措施的房子當中,擔心天災還不夠,人為蓋的公寓或是大廈的結構產生不夠充足,城市勢必破舊化,還有能源問題,資源的獲取,治安上的安心等等,這些都是城市的重要的產值之一,也無形去催生房價的居住正義問題。

房價影響物價,物價又跟石油掛鉤,石油與政治有關,而政治又回到我們的意識形態中,所以一切說來說去,這不是政治搞的鬼嗎?在人口結構中,受到了我們(不由)自主的影響,人難道就真的只是光憑第一印象與認知去擇偶嗎?第一印象與認知能夠受到政治的思考影響,在偏見的作用下,的確成為最先思考的要務,我也常說,每一個人都要改變,相互理解與關心,會勝過你大腦盤旋的念頭。


政治正確的解讀是不以果斷性的批判角度去著墨,不過實體上卻是用自己相對於正確的角度去著墨,擇偶也是如此。


我聯誼了這麼久,都覺得每一個女生都差不多一個樣,至少興趣不變,沒有讓我新鮮的成分,我為何要喜歡上她呢?我為何要選擇你呢?女生反過來去問,工程師沒有什麼了不起,每個男生的興趣也都一樣,我們都想要找一個心目中的理想對象,至少有八成像,但不好意思,在「人肉市場」,兩個人相碰,我們只是在找尋「很想」像樣的一個對象。這樣的心理現象,常常抱怨太挑惕,不如去思考兩人之間的背後,多人之間的背後比較實際。人不能只光憑第一印象受到認知的思考吸引去果斷什麼。政治人物說久了,就是政治理念在碰撞,藍家軍的九二共識,綠家軍的台灣共識,我只是要地球共識。

看著美墨之間的海邊邊境,總讓我十分不解,跨越了另一邊就是美國,那住在海上中線的是美墨人嗎?總統不喜歡移民,日本人不喜歡外來移民,雖然他們有放寬的跡象,歡迎外籍移工來,然而,美國這邊的全力阻擋,帶來了移民就是搶我們工作,敗壞治安的主因,甚至是移民就是恐怖份子的偏見思考,極右派的崛起的原因不用多說。極端上的極端,是什麼讓我們用愛還是勝不過剩下的恨意?

從鄰避現象可以看得出我們自私的一面,但也可以看出我們想要獨斷的一面,政治思考得極為正確的一件事。垃圾還是要倒,剩食依然還有,塑膠袋,塑膠吸管仍在生產,作業中,我強調每一個人都要改變。放下的可不是只有你的偏見與第一思考的表面現象而已。

政治說了這麼久,處處都有政治的影子存在。不可否認,全世界早已經泛政治化,科學家之間的攻擊不無可能,偽科學的存在,假證據,假新聞,以及偽之間的處處難辨,已經為整個變局帶來了更多變數,甚至我也可以說,物化成為了我們去強調人性與人權的諷刺意義,人不該如此,但我們也的確是,我不是你的色情片,但我有可能是你的玩物。

這裡的玩物不是指情色上的染指,而是產品上的思考。人之間有很多可能,面對那麼多的選擇,那麼多男(女)人的優缺點,我們在意的是與我們的呼應,或者真正想成為戀人?也就是說,你心目中之間的認為就有可能被你壟斷的第一確定法,你真的還認為這是你想要的六十分對象?

社會要變好,世界要變好,唯一的模式就是思考這表面上的平衡,我們站在表面上看著冰山下,自己卻不說我是矛盾的(因為不站在上頭就看不到下方)。


唉!矛盾啊!這大概就是我每次思考的原因,情緒點上的用途卻只是淪落為我們情緒上的投射,真正該思考的是一個人的大綱與反射——你還能退幾步呢?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