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續四)

圖片來源:Vincent Brassinne

海娜看著眼前的周遭,彷彿靜悄悄地一點氣息也沒有,一個年輕女孩走在荒涼的凍原上,只有雪、冰霜、冰霧在環繞四周。「這麼走沒錯吧?」海娜問牠。


「沒錯。」
「史地是怎麼樣的地方?」
「沒什麼樣的地方。」
「不懂。」海娜搖頭。
「就很普通,你不覺得這裡是。」
「所以這裡是?」
「不是,還有一大段距離,反正說了你也不信。」
「我不信什麽?」
「就是叫做『史地』的地方。」
「你怎麼知道我不信?」
「我看你,」那個聲音暫停了一下,「我在你心裡就直接感覺到。」
「感覺到?」海娜暫停腳步,「你在這裡?」海娜指著自己的心臟。
「不是。」
「為什麼你要去那裡?」
「我從那邊來。」
「所以那邊有很多?」
「應該吧?」那個聲音停頓一下,「上次到那邊,沒有見到幾隻。」

「嗯。」海娜停下腳步,她看著眼前的「世界」,雪地與冰霜構成的整片大地,加上寒冷的氣氛構成的氛圍,讓她不得不想個仔細,問題是整座島嶼幾乎都籠罩在冰霧之中,哪裏還有眼前這副景象——一個農莊在眼前?

海娜看到了柵欄、放牧的牛群,在雪地中吃著牧草,就在她走過了些微的樹叢之外。「還有這個地方?」

「還有這個地方,」那個聲音告訴她,「你不要被騙了,那是假象。」不過海娜不予理會,因為真實的可以直接觸手可及。海娜走了過去,柵欄裡面只有幾隻牛,其餘的在屋舍裏頭,一個牧人正在整理牧草給牛群吃,「嗨!有什麼我可以為你效勞的?」一個戴著帽子的男性說,臉上還有白鬍子,「請問....」海娜不知道要怎麼問「正確的問題」,「有東西吃嗎?」

「你是遊客吧?」他問。
「是的。」海娜點點頭。
「我們這裡不開放參觀,請回吧!」

「不是,不是這樣的。」海娜連忙解釋,「我只是迷路,想吃點東西而已。」

「你等我一下。」那個男性把牧草整理一下,接著走到另一棟房屋,他原本的住家,一棟木造房子,他推開門,走進了屋內,海娜跟上前去,看見她也要進到屋子裡頭來,「你先坐這邊吧!」一張餐桌要眼前,「咖啡?還是茶?」

「水就可以。」

「我弄個三明治給你裹腹吧!」伯伯就走到了廚房流理臺,打開了冰箱,拿了幾片吐司,火腿,起司,抹上了花生醬等等,等了大約五分鐘左右,伯伯端著三明治與水放在海娜的桌前。

「吃吧!」
「謝謝!」海娜拿起三明治咬了起來,他的太太聽到聲音,從二樓走了下來,「你回來了啊?」

「嗯,」伯伯看著她,「這是外地的遊客,我做給她三明治吃。」
「長得很漂亮啊!」伯母看著她
「這裡很遠,你從什麼地方來啊?」
「那裡!」海娜指著外面的路徑。
「那裡?那裡是海邊呀!」
「不是,那應該是那邊!」海娜放下三明治,「指著十點鐘的位置。」
「這裡挺遠的,一般人是不會來這邊的。」
「可能我是例外吧?」海娜笑笑。

「你今晚留在這裡過夜吧!我看時間也挺晚的。」伯母看著牆上的時鐘,接近下午四點鐘。

「不用了!」
「外面蠻危險的。」伯母說,「至少住一晚吧!」

「好吧!謝謝!」
外面有卡車開過來,一停下車,有個年輕人走進屋內,手裡端著啤酒,看著自己的父母,「嗨!我跟你說一個好消息!」

「好消息?你錄取了啊!」
「沒錯!」
「這位是?」年輕人看見海娜瞪著眼睛問。
「我是海娜,剛從外地來,迷路的。」
「你迷路了?我可以送你到你想離開的地方。」年輕人大笑說。
「我是肖。」
「我是珊,這位是本。」
「很高興可以認識你們!」海娜說。
「你吃飽了吧?」
「可以了!謝謝!」

「你今晚睡這裡好了!」本指著沙發上的位置,柴火正在燒,寒冷的冬天帶來點溫暖,珊往前走到了廚房,「我來弄點牛排好了!」

「太好了!」肖說,「又有牛排吃了!」

海娜走到了沙發上,看著眼前的電視發呆,新聞主播播報著天氣預報,講著今明兩天的氣候有多麽嚴寒,請各位嚴加注意,珊洗了手,走到了沙發一旁的扶手椅坐了下來,「很冷吧!」她說。

「嗯。」海娜感覺珊的手很有溫暖,她摸著她膝蓋,看著她。

「你來這邊很久了吧?」
「沒錯。」
「我怎麼沒有看過你?」
「我搭飛船來的。」
「現在還有這個東西嗎?」
「你們沒有嗎?」
「那早就絕跡了!我們都是搭飛機。」
「飛機?那是什麼東西?」

珊拿出自己的 iPhone,然後上網搜尋飛機這個關鍵字,把螢幕放在海娜面前,「這就是啦!」

海娜看著這個會發光的薄型物體特別感興趣,「這是什麼東西?」

「手機,你沒有這個嗎?」
「沒看過。」

海娜瞄著電視一眼,然後又看著螢幕的民航機,「等一下,這裡不是一九二二年?」

「這裡是二零一六年。」

海娜有點昏厥,試著想站起身體,重心不穩又坐了下來,「這是未來?」

「你等一下!」海娜說完走出了屋外,鎮靜心理,「我就告訴你不要相信吧!」一個聲音在大腦說出,「你等一下!」

本看見不對勁,走出屋內,看到她,「你還好嗎?」

「還好。」
「要不要告訴我們發生什麼事?」

這時他的女兒也回來了!一個高中生從屋外走了進來,看見了海娜,頭也不回,走進屋子裡。

「笗!你回來了啊!」
「嗯。」一個歌德式風格的女生,格外引人注目,她直接上樓。

沒多久,她下樓來,走進餐廳一旁的冰箱,打開來,拿了一罐不明的飲料,看起來好像是能量飲料。

然後她有走上樓。

「唉!」珊嘆了口氣,接著走出屋外,看了看海娜,「剛才......」珊停頓一下,「真不好意思!」

「沒關係!你剛剛說什麼?」海娜其實根本沒注意到笗。
「先進屋子裡吧!」

海娜走進屋子,坐了下來,珊與本坐在她兩側,這時候肖拿了個啤酒,走到了她的對面,也坐在椅子上。

「剛剛發生什麼事?」本問。
「這裡是二零一六沒錯吧!」海娜問。
「嗯。」本點點頭。
「這裡是?」
「英國阿因維克。」
「英國?」海娜聽到了抬起頭來,「你說這裡是英國?」
「怎麼了?」
「我早知道就不要相信....」
「相信什麼?」珊問。
「沒事。」海娜連忙解釋。
「你說沒事,就一定有事。」肖開玩笑地說。
「說吧!沒有什麼我不會相信,你一定是時空旅人,對吧?」肖繼續說。
「說得你好像相信似的!」海娜眼睛瞪得很大看著他。

「我是科幻迷!」肖如此說,「我們家住在這麼偏遠,外面就是牧場,我很期待能夠遇到奇幻的事件!」

「你真的是小說看太多了!」海娜笑笑。
「你有交通工具嗎?你是怎麼來的?」肖想看看她的配備。
「走路來的。」
「走路?」肖一臉懷疑,「少來了!」
「真的!」

「他說的可是讓你相信?」本本來也不信什麽外星人之類的,他是右翼政黨的,對於這種怪力亂神的寧可否定,不過聽到自己的兒子眼睛發亮,也不得不信服。

「其實我不知道怎麼來到這邊的,」海娜解釋,「你知道一個叫做『史地』的地方嗎?」她告訴他們。

「史地?」本露出一臉疑惑。

「我們沒有這個地方,」珊如此說道,「我們住在這裡很久了!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地方。」

「謝謝!」
「你要去那邊啊?」肖說。
「嗯。」海娜點頭。
「你不要來!」海娜講出這句時,肖馬上插話,「我跟你去!」
「我就知道你想來!」
「讓我去好嗎?反正大學開學還有一段時間。」

外面積著雪,帶著冰霜,寒冷的氣氛也讓溫暖跟著加分,她看著窗戶有著冰霜附著,「你還是不要來了!」另外一個聲音告訴他。

「我還是很想去!」
「你不要插話!」海娜解釋,「剛剛不是我!」
「什麼?」本與珊不懂。
「你來只會找麻煩!」那個聲音告訴他。
「我沒有心照顧你!」那個聲音又說。
「你還是幫我們吧!」本告訴他。
「可惜!」
「可惜什麽?」笗從二樓走下來,「可惜什麼?」她繼續說。
「你好啊!陌...生...人。」笗講這最後三個字變得很慢。
「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珊告訴她。
「你...管...我!」笗回她,再一次又用很慢的口吻說。
「祝你走得愉快啊!」說完直接上樓。
「你不要理她。」珊告訴海娜。
「我不介意。」
「我也是。」另一個聲音也說。


海娜從屋子走了出來,看了一下風景,外面天很黑,又冷,她在裡面雖然溫暖,可是少了什麼。本起身幫忙自己的老婆,肖也走上來回自己的房間。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