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宗罪

圖片來源:Xava du

七宗罪就出現在我們生活眼裡:嫉妒、暴食、傲慢、貪婪、色慾、怠惰以及最後的憤怒。尤其是嫉妒,我曾說過人的嫉妒在不知不覺中因為比較而逼著讓自己想要去進步而成長,常說最大的敵人是自己,但我們眼前的可不是只有自己,還有別人。我們是社會性動物,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往往促成進步的元素之一,這過程實在很奧妙,如果我們不逼著——因為觀看別人而成長,只看著自己要成長——那麼此元素從何而來?人對自己的生活感到滿足,知足常樂如果是妥當,想必工業的進步不會促成四點零的成績單。



軟體都是要改版,裡面的程式碼總是要重新改寫,不然就是從頭再開發一次,從無到有。進步一直是我們進步的原動力,這樣的進化之下,我們每一次——回到我曾經說到的主題——人類真的需要進化的源頭去談起——我們確實需要思考的是進步的真正原動意義。

超級壞蛋總是要思考怎麼才能打敗眼前這個超級英雄,所以總是想破點子,提升智慧,想到一個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方式打倒超人、蝙蝠俠、鋼鐵人、美國隊長之類的超級英雄。而超級英雄可不是只會坐以待斃,他們也要鍛鍊,磨練技巧,提高智慧,想到一個攻其不備的方式讓超級壞蛋永不復甦,永不覺醒,永不再犯的方式。正邪之間的交戰總是教會我們正義遲早會義不容辭加入這場戰役,只是打來打去,無辜的永遠是我們,所謂的老百姓。

有超能力很酷,那些被表揚的市井小民們,永遠不會輪到我們有一天站在舞臺上接受讚揚。或許,我們不是應該有超能力是很酷的一件事,反倒是進步的真正象徵是讓我們想想七宗罪的存在真的是道德提升的必要之惡嗎?

我們的道德沒有這麼強,而所謂的克制力,自制力往往是通往成功的關鍵。棉花糖實驗說得很對,那些能夠抵抗棉花糖誘惑的人往往是自己的心智能力提升的關鍵,畢竟,棉花糖「沒有」親口告訴你不能吃它,然而,抵抗了十五分鐘之後,未來還有很多十五分鐘等著去對抗,那叫做時機。我相信,人的耐力是有的,就是所謂的意志力。意志力得以提升的關鍵,不是你看了很多叫你提高意志力的相關書籍,你就真的有種「吸引力法則」,相信必定你會如此相信著。

看來,你是真的相信了!不是嗎?嫉妒成了原罪,我們拿著自己與自己不自覺的比較的那些元素,自問自己為什麼做不到這些?是因為自己跟他人比較,或者自己也跟自己比較,你不如人?人活得知足的原因是因為我滿足這個當下,即使活了一年之後沒有進步也叫做自我滿足,可是長年下來,若是一個人活在一個自我滿足的歲月,想必進步充耳不聞,沒聲沒意。因此。進步的關鍵,必然是成長,進步的成長意義,必定是看清自己是有更大的使命,更重要的責任感,以及更飽滿的自我認知,了解此舉是學到怎麼樣的智慧?是聰明?還是真的自娛娛人?

現代人想必沒那麼生氣,或者憤怒的因子只是沒有隨著自己的情緒爆發點而被點著,每一個人的基本認知就是你可以罵我,就是不准罵我家人,你可以說我畜生廢物,但不能說我一點用也沒有。當然,我的認知基本上也可能是錯誤的,因為每一個人對於自我認知爆發點不一,有人聽到廢物人渣,豬狗不如等等就直接暴怒,衝動地想要揮拳,女性的稱號離不開婊子、賤女人,蕩婦之類的臭三八稱號。但基本上,這些都是污辱人的基本價值,不值得作為人的基本表稱,但我們在把人貼上標籤之前,是否也把人分成兩邊站呢?

就像正邪之間的奇怪分界,看著驚奇隊長裡面的不想被統治的那些民族,我們也不自覺把人貼上對抗的民族正義。如果現代的中東民族不喜歡以色列的「統治」,那為什麼被貼上「恐怖份子」這樣沈重的代價之前,我們就直盯著這樣的名詞不肯放手?以巴衝突向來無解,葉門的內戰,政府軍與反政府軍的交惡,種族之間的對抗,極右派與保護主義的興起對抗著自由主義的不順眼,我還希望優格來統治我們呢!

人工智慧只會大盛行,因為他們掌握了我們身邊大大小小的資料,任何一個數據都可以成為有利的關鍵,未來超大數據的資料庫只會越堆越多,甚至超過一整個加州的面積都來擺放伺服器。我沒有誇大其詞,未來一切都有可能,想一想,當成千上萬億個影片上傳到 YouTube 等等影片分享頻道,貼文、照片等等的資訊內容一再被壓縮,資料只會增長,而不會縮小。我也相信人類如此聰明,因為我們總是有辦法解決眼前的難題,只不過要等到何時?時機到了,難道氣候的危機也不會死光光嗎?你真的以為地球的生態危機可以等到那時候?我們努力復育瀕危動物,甚至想把恐龍複製起來,這一切不無可能,只不過,誰又來控制這場生態危機?侏羅紀世界(公園)的博士們嗎?


貪婪是萬惡之首,而懶惰成了懶人想要的進步的原因,這兩個貪心與怠惰把我們變成了多可以多,少可以即是方便的確切主因。


我們的確很愛吃,剩食革命讓我們重新崛起對於食物的重視,這些浪費掉的食物被有心的人士包裝成一場革命,從北美洲到歐盟,到亞洲,沒有人不重視剩食帶來的危機有多嚴重,許多食物還沒進到超市就被浪費,餐廳所賣的那些剩下的食物廚餘等等,想盡辦法成為有用的肥料,甚至可以達到完全利用,一滴不剩。而我們的排泄物也在革命之中加入了淨化水的產業中,現在就是要做到完全物盡其用,但留下的——甚至回到我們的源頭,難道我們可以完全放心?去買更多的含糖飲料,去吃速食,吃更多的蔬菜水果,完全成為沒有罪惡感的全素者?你真的這麼天真?

我曾經說過,全世界的人即使改為素食,這世界也不會被拯救起來,因為生態系統會大亂。那些肉食,那些被人類眷養的牲畜,那些被養殖的所有魚類蝦類等等,而當所有的生態系統,包括食物鏈,整個外來的系統,都已經對整個環境造成了更大的衝擊,也絕非「吃素」就解決了一乾二淨。

即使我們改種植大量的蔬菜,不撒農藥,完全有機採收,也不保證我們不會得到癌症,壽命大增。很多事情是環環相扣的,你解決了一個,一個又會升起,這不是九頭蛇的故事,但卻也是我們在這場渾水中無法分得一清二楚的命運。

講到了這個,不免也提提經濟的命脈,全世界的經濟是緊緊相連在一起,中國一個噴嚏,西方世界也跟著不免打冷顫。美國經濟強權的出頭,守住了命脈,也擋不住內政造成的衝擊。我去美國兩次,不需要像記者一樣,問問那些民眾生活過得如何,只要看看民眾的垃圾桶,街道外的人民平日生活就可以一窺究竟。白人住得是什麼樣的房子,窮人是住得是什麼樣房子,男主人是誰,經濟命脈在誰手裡,吃得什麽樣的食物,難道不是了解一個家庭的基本要素嗎?再者,窮人如果當時要翻身,依照美國人的「現實程度」,你大概很難有人脈與「能力」能夠達到你想要的成功。

現在,更是嚴重。當右翼政黨不承認我是保守派,或者我是種族主義的時候,或者我也可以說瘋子也不會說自己是瘋子,而是正常人。或者,種族派之間的角力戰,也或多或少也是嫉妒加上傲慢所引起的效應。在上一章節中,我說全球化不存在,因為保守派的自我固執也多少推拉自由派的自我固執,誰也不讓誰。貪婪肯定在裡面參一腳,我們的七宗罪,八大原罪,道德至高的可能,也反映著我們想要進步的渴望有多麽得不真實。

為什麼想要進步?空泛的進步說得有理,但我們的進步腳步意義從來沒有停止,貪吃肯定是最大的原罪,而非色慾。貪吃讓我們成為胖子,貪吃讓我們就算無法控制自己的食慾,每天或多或少的食物加上美食節目,我們把食物視為犒賞自己的重賞,餓了要吃,不餓也要吃,吃飽的意義就算沒有意義,也努力讓它有意義。因此,在食物色情中,我們的形色在色慾之間的形色也變成宛如比彩虹還要亮眼與耀眼的彩色化,如果這也是顏色。

白色常常就不被承認是顏色之一,這是白人主義的認知。白色是純潔,是一種天使的象徵,是一種乾淨的表現,可是太白,成了一種死白,一種空洞的表現,太白成了一種反玷污的存在,我們都以為白色至高無上,但我們錯了,認知就很錯得把道德至高無上的準則作為精神表率的絕對道義,我們這樣的偽君子,只是某種在傲慢之下,嫉妒之上的平衡良好表現,還可以成為某種獎章的風範。

風雲人物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一個人。總編輯下的認知只是看待人之間的精神價值,沒看到人之外連結的意義價值,因為那遠得很,因此,道德表現要是至高無上,那麼作為純潔的絕對精神,透明之後的宇宙,我們是否看得到星星相連,惺惺相惜?

貪婪是萬惡之首,而懶惰成了懶人想要的進步的原因,這兩個貪心與怠惰把我們變成了多可以多,少可以即是方便的確切主因,也是我們在進步之外,最想要的真正成就原因?有讓你變成很有超能力的「怪物」?或者我們不是怪物,是像怪物的人?

所以,究竟什麼是「人」?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