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續)

圖片來源:Monster

艾蓮娜不知道該說什麼,就看著眼前的種種,茫然發呆。她蹲坐著在雪地上,任憑天上的雪不斷地飄灑在她的頭髮上。那巨獸望著她,然後轉身離去,艾蓮娜沒有感覺到,但是他也感受到一陣搖動,抬起頭來才發現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她的眼前。



「告訴我....該怎麼做?」她想。
「如果我真的是那個人......為何都沒有答案?」她繼續這樣想。

她起身之後,看了這幅尚未完成的圖像,是否就有答案?或者可以找到什麼蛛絲馬跡?她把眼前的雪撥開,冰霧也在附近凍結,在她尚未影響之前,仔細端看這幅景象,「應該有.....」突然間,就在艾蓮娜思考時,一陣彎刀直接從上而下往艾蓮娜的前方揮去,然後她轉身一看,彎角怪物怎麼出現在這裡?艾蓮娜立刻閃開,怪物衝了過去,差點咬住她,艾蓮娜立刻往河面的那一邊跑去,跑著跑著,本來一隻怪物的,增加到三十幾隻怪物,艾蓮娜聽到聲響,往後一看,驚慌失措,加速往前跑,前方算是個小斜坡,還有部分的枯枝,雜草,艾蓮娜立刻閃躲,看見了一顆歪斜的樹幹,趕緊躲起來,但還沒躲起時,一隻怪物就飛奔過去,差點咬中艾蓮娜,這時艾蓮娜的右手放在雪地與冰霧的交叉之間,就是有一陣反撲的力量,從樹幹的中空位置往怪物的腹部直接貫穿。

艾蓮娜呆住了!就看見怪物活生生被刺中的樣子,隨後沒有時間多想,後方的怪物往她衝去,在好加在的地方是,冰霧沿著樹枝凍結起來,免於艾蓮娜受到傷害,怪物身上的彎刀,還有利爪無法即時刺穿,但艾蓮娜看見冰霧上的痕跡也承受不了這麼大的攻擊,開始碎裂,又不斷密合,艾蓮娜用兩手擋住快要破掉的「玻璃」一樣,一手遮著一邊,直到最後一刻起,整個冰霧裂成了更大的一片,以及更強大的冰霧凍結,艾蓮娜看見附近的冰霧把這眼前的怪物像是連連看遊戲一樣,成了東拼西湊的一種特殊景象,而她的右手釋放出更大的力量,凍結這眼前,順道也把自己也冰封了起來。

艾蓮娜成了活生生的木乃伊。


傑瑞絲在河水裡不斷游泳,因為實在很寒冷,傑瑞絲受不了這種感受,不到幾分鐘就立刻從結冰的河水爬了上去,這時候後方的老虎拖著她的小腿,把她用力往下拉,傑瑞絲死命地掙扎,小腿流著鮮血,等到她終於爬上河岸時,又被拖了下去,傑瑞絲努力爬上岸,不斷猛踹猛踢,大片的傷口不斷在流血,傑瑞絲沒想這麼多,拉著濕透的獸皮衣,往後方跑去,老虎這時候也努力上岸,聞著她的氣味追上她。

傑瑞絲努力地跑,只想活命,老虎這時候東看西看,看見一個女人在她面前約九百公尺的距離,努力追上她。傑瑞絲看見原本那個人家的房子還有不小距離,努力跑過去。等到她跑進屋子裡,卻發現一個人也沒有,屋外也是,傑瑞絲不解到底怎麼回事,後方的老虎一湧而上撲了上去,咬住獸皮衣,把她撞到另一邊,傑瑞絲當場昏迷。

老虎沒有攻擊傑瑞絲,反倒是咬住獸皮衣之後,轉頭離去。也許牠只想給她下馬威?或者只是鬧著玩?到了傍晚,野火在她的面前燃燒著,她感受不小的溫暖,睜開眼睛,以為自己就要死在老虎手上,卻發現自己沒事,只是受到不小的皮肉傷。

木材燃燒著,卡茲卡茲的聲音,讓傑瑞絲也起身想看一看,但眼前看到的不是那家人,而是一群年輕人。

傑瑞絲揉揉眼睛,「痛!」傑瑞絲摸著受傷的小腿,小腿上有明顯的包紮痕跡,紗布等等措施,「你醒啦!」一個大約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看著她說。

「怎麼回事?那家人呢?那棟房子呢?你們是誰?」傑瑞絲不斷詢問。
「我是尼克,他們是我的好朋友,瑞茲,溫恩,伏克,秋卡。」尼克指著一旁跳舞的年輕人。

「我見到你時,你受了傷,我們幫你包紮好之後,讓你先休息。」
「那家人?你說什麼房子?」尼克問。
「我有見到一棟房子....這是一家人居住的地方....」傑瑞絲解釋。

「我們沒有看見,我們在這個地方露營,一來的時候,什麼都沒有你所說的房子。」尼克解釋,並且一旁的一位身強體壯的年輕人走了過去,「他是我的好麻吉!福迪。」福迪丟下抱在他手上的樹枝,然後擦著手上的灰塵向傑瑞絲握手,傑瑞絲有點害羞,因為福迪根本就是她的菜,強健的體格,俊俏的外表。

其他的年輕人走了過去,他們看見那個女人醒了,一個聲音說道:「你醒了!」一個黑人男子說,「我是溫恩。」,「別被他影響了!他其實想泡你。」另一個聲音說,「我是瑞茲。」短髮,兩邊還明顯推高,載著耳飾。

「嗨!我是伏克。」載著眼鏡,一點方形臉孔的亞裔男子,「我是秋卡。」一個紅頭髮的女子。這些人短暫自我介紹之後,秋卡問傑瑞絲,「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被老虎攻擊....想找原來的那位家人。」
「老虎?哈哈哈!」溫恩大笑,「這裡怎麼可能有老虎!」
「這邊不是老虎的棲息地,應該不會有老虎才對。」尼克說。
「你們是....」傑瑞絲問。
「我們是大學同窗。」福迪說。
「今天趁著好天氣來這裡露營,前方有一大片湖泊,早上還去游泳一番!」福迪說。
「我們一來就沒有看見你,你是怎麼出現的?」伏克問。
「我不知道。」
「你餓不餓?」尼克問傑瑞絲。
「這裡還有點麵。」眼前的鍋子不斷冒出泡泡,尼克指著。

尼克小心翼翼把鍋子拿下來,放在傑瑞絲的眼前。傑瑞絲看著鍋子裡的魚,還有麵,尼克把叉子遞給她,「吃吧!」

傑瑞絲小心吃著麵,眼前的這夥人不斷地聊天,好不快樂。傑瑞絲思考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

尼克看他若有所思,時不時把叉子放在嘴邊。「怎麼啦?很燙啊?」

「嗯?」傑瑞絲注意到有人看他,便回頭,「什麼?很燙?沒錯!是很燙!」
「說吧!你想告訴我什麼?」尼克說。
「你知道附近有河流嗎?」
「有啊!就在前方五百公尺左右!怎麼了嗎?」
「你可以帶我去看看嗎?」
「現在?明天可以嗎?」尼克說,「現在天色已暗.......」

傑瑞絲看了附近的森林的確很黑暗,「好吧!」

「你到那河流要做什麼?」福迪問。
「沒什麼,想確認一些事情。」
「什麼事情?」福迪說,他想了一下說,「沒關係,你不說也沒關係,反正也與我無關。」

「謝謝!」傑瑞絲停頓一下便說。
「今晚你就跟她們一起睡吧!」溫恩說,並且指著後方的帳篷。

瑞茲走到了福迪身邊,示意要他走過去,「你不覺得這女孩很奇怪嗎?」瑞茲拉著福迪到一邊的角落說話。

「你記得你一見到她的模樣嗎?」
「怎麼了嗎?衣服還是那樣子。」
「我們合力包紮傷口......她看起來不像是本地人,至少感覺不像。」瑞茲說。
「確實不像!你知道的嘛!這裡有很多遊客來。」
「但那件獸皮衣服,我從來沒見過。」
「可能是外地買來的吧!」福迪說,「你就別多疑了吧!」福迪告訴瑞茲。


「我蠻喜歡你這件大衣的。」秋卡摸起獸皮衣說。
「謝謝!」傑瑞絲說。
「我要先去睡了!今天累死我了!」秋卡起身往帳篷走去。

傑瑞絲看著她,然後又轉頭看著這兩個人。

「你從什麼地方來?」伏克問。
「我不知道。」傑瑞絲不想地回答。
「嗯.....你的名字是?這麼久都忘記問你的名字。」
「傑瑞絲,科學家。」
「研究什麼?」
「文物,歷史。」
「我們是幾個是生物學系的同學。」溫恩說。
「你說過了!」傑瑞絲說。
「哈哈哈!沒錯。」溫恩笑得很僵,在這個很安靜的氣氛中,局面很奇怪的氛圍中,誰都不知道怎麼開口聊天說心事。

瑞茲拉著福迪走了回來,「你別理他們!他們是男女朋友!」溫恩開玩笑地說。

「誰跟你男女朋友!」瑞茲聽到踹他一腳,差點踢中他。
「呦!生氣囉!」
「哼!」瑞茲嘟起嘴。
「你累了吧?」福迪告訴傑瑞絲,「要睡你先去睡吧!」
「謝謝!」傑瑞絲說完就起身走向那帳篷,然後爬進去。

一進去就看到秋卡半邊露出胸罩睡著的模樣,傑瑞絲只好往右手邊躺去。

野火還在燃燒,福迪轉頭看了一下傑瑞絲,瑞茲則是看著福迪。溫恩顯出狐疑表情,伏克則是拿著樹枝在燒,尼克則是吃著剩下的麵。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