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的難題

圖片來源:BRICK 101 

寫作一直都是我的興趣,未來也是。我不會因為他人而修改什麼——雖然不是不願意妥協,但我看到了這個世界的創作者越來越難以生存時而被迫放棄自己的熱愛興趣,我覺得有點可惜。YouTuber 很好當,你只要有一支手機,願意開直播,就可以開始創作,但是要當「專業」的 YouTuber 卻不是很容易,你還要齊備麥克風,高畫質的攝影機,願意公開,會剪輯,會搭配動人的配樂,最重要的是會宣傳。

我不會宣傳,過去曾經努力過,為此還砍掉重練,我反而還心存感激,因為我「指」想寫作,不想有的沒的。不過光靠我一個人其實很難生存下去。作家需要靠版稅收入,書賣得多,多刷很多次,很多本才有賺頭,問題是誰要買你的書?若蔡康永不是蔡康永怎麼辦?若吳若權不是吳若權又會是什麼?很多的創作者放在「中文文學」架子上,我連翻閱都不願翻閱,「自我激勵」的書籍能堆得比台北 101 還要高,未來還有更多這樣的書籍等著出版,這樣的未來,管他你是有正能量還是負能量,社會依舊呈現一片未卜的命運。

我常說,社會需要平衡,社會需要有新一股新的意義,而這意義不是希望,卻是平台。現在,我們建立起了平台,卻是各種形狀都有,我們要如何站得穩?走得直?想想這高低不平的「水平」,就像海平面,也不是「平面」,一波推著一波往前進。海浪中,我們吹著海風,風在海中吹起一陣又一陣的浪潮,順著洋流往前到另一波的土地上。我們就這樣漂流,我們就這樣流浪,趨勢往往是個這樣的牽制,不管你願不願意,我們都要被迫前進。

文化之中,帶領著社會潮流,現在的機器學習,利用演算法,將人體中的各種小數據,可以拼湊成各種可能的大數據。我們利用演算法分析這些不起眼的數字,都有可能成為預測未來災難來臨時的機率有多少?各國的新創公司加上網路公司都做得到,Google、Facebook、蘋果、微軟、亞馬遜等等,也讓我們的數據成為了揭發自身沒注意到的事實:隱私。

我們都知道隱私,個資就是最大的金錢獲利來源,當你輸入了網路密碼,插上了網路線,登入(不單單只是你的帳號),你就公開。因此,當網路成為無政府主義的溫床時,我們的確不知道背後到底是一隻狗還是一個人?可是當網路有了鄉民作為正義的見解之後,我們也好像要成為獵巫行動的表率?或者是說,當我在網路上寫作時,我也沒有想過真的想要去出版書籍,成為一名作家。

每一個人都會寫,只是多或少的問題,你可能只有幾段話就草草結束,我可能需要幾張紙才夠我寫,只是我願不願意與否。人生的意義就在於在無形之中去生出什麼來,文化是因為文明變相改變了名詞而來,畢竟美國(中國)文化,就是那些元素而造成,想必你去美式餐廳(華人餐廳),應該都有譜,那就是代表該國文化的特別表徵。我們都以為現在的文明結果是因為我們可以提升自己的國民水準,不過就像過往的流行元素,只是一個 old fashion。

       八零年代,九零年代的流行樂當然不能與現代的音樂做明顯對比。那時候是表示「潮」,現在則是力圖求簡,有效果出現的剛好美。如果你去看看當時的設計元素,網站上的設計,不是充滿著各種文字風加上像素風格的各種圖樣嗎?現在只要一張大設計圖,加上生動的文字就能表示美感。尤其是產品介紹,更是把特色力圖做到極致。

       那就表示,文化在隨著潮流之後,就會改變整體的設計元素,那就表示文化是在各國與整體之後的表現是一種簡美風格。當蘋果力推這樣的主導,我們也紛紛搶進,我們若不是盲目,就是想要分食一杯羹,當科技廠商抨擊蘋果的政策時,我們還是推出沒有 3.5mm 耳機孔的 Android 手機,當蘋果推出 AirPods ,我們也看見其他廠商也推出這樣的真無線耳機,無線充電力推真的無線化,平價化,當我們發展新科技的進展時,未來的生活變成宛如智慧家庭的現身。

       當然,距離真正的智慧還有一大步要走,隱私就是個關鍵,當我們的「家庭資料」紛紛上傳到網路雲端時,就算有加密,也難逃不會有心人士的竊取,說自家員工不會看到你的資料,不知道你信不信?我是相信,因為我知道我上傳的資料有哪些,雖然不是都記得一清二楚,但至少每一筆不是奇怪的數據。

       色情業者最知道這點,全球最大的色情網站,Pornhub,就收集比網路公司更多資料,分析並且分享最害羞的秘密, 相關研究與新聞,你可以自行找找。色情本身,或是成人產業本身,就可以說出最隱晦的秘密,每一個人在關起燈來的那一刻,好像獸性現身,BDSM,還有角色扮演,就會出現。我們都想把內心的慾望放諸在成人(男)女星的身上,投射在上頭,一個男人花費十分鐘看色情網站,男女享受大腦帶來的性歡愉,投注在上頭的思想精華,沒有比這更快樂時刻了!連《紐約時報》在二零一九年的特輯中還希望你能多做愛一點,前提是要對待你的伴侶更加溫柔,更加有情調。

       尊重彼此之間的不適,調適彼此之間的不愉快,其實不光是伴侶之間的床頭事,更是家常便事,而光是人際相處這件事上,我雖然沒有很多「好友」,但最起碼我了解,朋友不是需要多,而是需要有了解深入的交心。所以,別去想,是否過於自私與否的問題,如果真的沒有交集,甚至沒有溝通了解,見面吃飯,這不算是「朋友」,網路上的照片也是「騙」,真的見到面,如果宛如花瓶一樣的沒有內涵,這不「值得交往」下去——我當然是指朋友的交往——交集往來。


我們想要充斥著一套文化水準時,也記得想想,品質之間的一種水平面是否也把我們導入兩段式的界線評等?讓我們成為自視清高的民眾?


       所以,如果你想要做我的朋友,請「定期」與我會面,因為我會不定期整理好友名單,哪怕只有短暫聯絡或是聊天,即使很熱絡。你有心,我就有意,否則,我不是自私,而是最真摯的交友。

      當然,現代人對於「朋友」的定義只會越來模糊,YouTuber 要持續創作,且還要有人看才會有收入,但這樣的收入還不足以飽餐一頓,雖然創作門檻越來越低,上頭的內容只會有更多哈拉聊天,沒有深思上的發想。直播上的教主不能稱為教主,那些虛擬上的禮物雖然能換到實體的鈔票,但也需要有後天的幫助才行。有一天,你會發現,我們的意義全都花那些只會唱歌學貓叫的女孩身上,或許很有趣,可是生活變得一事無成。

       我不是否認 YouTuber 的創作努力,而是去看看那些創作者對於生活的發想的確有些幫助,但前提是也要有意義上的內容才行,例如商品的知識活用,生活碰到的困難如何應對,以及對於知識型的 YouTuber 的創作題材,更多的教學式主題等等,但五花八門的雜燴,要怎麼選擇有意義上的內容,變成了我們的難關,你去看看 YouTube 首頁,如果是第一次造訪,會根據你的地區提供你有趣的影片,例如新聞議題,綜藝節目,YouTuber 的搞笑題材等等,我們今天或許想要放鬆,不想要看嚴肅的內容,但也不能亂槍打鳥,挑選一些無營養的節目,我看過那種不知道在說什麼的影片,配上了搞笑的音樂,我還真是黑人問號啊!

       門檻低就表示任何人都可以輕易成為創作者,或許是好開始,也表示著品質的水準低落,要進一步提高水準品質,除了提高評比之後,也會失去公評的公正性,因為在公民社會的一種標準之下,我們的確有素質高的國民文化水平,但也不能表示低下的是二等國民。我們想要充斥著一套文化水準時,也記得想想,品質之間的一種水平面是否也把我們導入兩段式的界線評等?讓我們成為自視清高的民眾?

      我們要怎麼提高意義水平?當然不能只看現在的品質界線落在何時,自己要如何提升,去想想你的標準落在什麼地位,什麼標準,其實都有一套公平可言,但是要提高每一階段的平等式水平,說來說去,還真是令人頭疼,因為一旦有了決斷,就表示有層級,沒有決斷,就表示任何人都可以,就會拉低兩端之差。

      我是部落客,也是一名作家,稱不上有多專業,只至少回頭過來看我十多年寫的,其實略顯可笑,短短幾行文字,不稱職的標點符號,沒有圖片陪襯等等,我也努力改善這點,第一本書銷量不佳(以你們的標準),第二書乏人問津,我都不在意。因為我會自我提升,自我看見意義的水平用途是怎麼讓平行式社會在某個時間點讓這樣的影響下拉長成一種有前景式的未來,因為一如往常,我不是為你們而寫,是為七十五億人口而寫。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