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派時間


當我們面對生死存亡的刹那之間,沒有多餘的時間去多想下ㄧ步該如何生存,以及未來的命運究竟怎麼樣發展,就像電影中的反派角色,他們一心想主宰這個世界、這個地球,卻沒有想到世界毀滅後,它究竟長的是什麼樣?以及他們要如何去控制接下來的世界。人心的預測也是如此,如果太過於自信,過於相信這世界可以聽他的命令而發展新的未來,那麼人真的是過於天真了!
電影中的絕命武器,或者擁有強大力量的東西,正邪之兩派都想要佔為己有,尤其是對那些有極大勢力的人們,他們都想要分一杯羹,正所謂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但這裡所指的好東西可不是真正的好東西,像是天神宙斯的閃電、電影波斯王子的時之刃等,占有它們等同於擁有控制世界的力量,也等同於可以控制無知的人們,讓他的帝國主義夢可以儘早美夢成真。
但時間的力量往往邪不勝正,因為正義的使者總會在最後的關鍵時刻尬上一角,最後反敗為勝!很多人常常在問,為什麼警察等情報員幹部總是最後才出現,男女主角總是要跟大魔頭決一死戰?難道關鍵是在於男女主角的演技和還有什麼法寶,可以成為致命武器嗎?我的答案是,主角們的演技不是問題,反而是時間的緊迫和過多的壓力加註他們身上才是問題,有一項類似的電影後調查中,發現如果打鬥過程持續三十分鐘還不停止,觀眾的焦點會集中在主角身上,而不是反派,但如果時間一旦持續超過小時,觀眾則會認為反派的角色實力很強,主角的戲份反而有點弱不驚風,但尤其焦點是在主角不是反派,所以觀眾的情緒則會哈欠連連,有些疲態無奈。
不管如何有什麼樣的結果,正義永遠打敗了邪惡!現實社會中,我們都是有個兩派人馬交兵的時刻,正義ㄧ方認為你必須要省下錢,為未來的另一半或是家庭打拼,邪惡ㄧ方認為應該交由情緒控制,跟著感覺行動,你不會有半些後悔,左腦與右腦兩方又在你爭我奪,雖然這兩方有個胼胝體去做連接,並不代表,它就是個和事佬,可以為這兩方達成完美的溝通橋梁,畢竟它只是負責傳遞路徑訊息給它們聽而已。
裂腦人就是沒有辦法作為溝通的人,右腦有了感覺,左腦不會詮釋,所以他真的不知道他自己為何會這樣想?但我們將他放在另外一邊,我們先從基本的兩方說起,右腦傳遞情緒、空間、藝術、文化、語言,左腦負責詮釋、講解、理性、分析、解答,左腦控制右半部,右腦控制左半部,兩方交叉,必須協調運作,ㄧ方傳遞時間,另ㄧ方去解釋時間的運用,就像你知道時間,但如果把時間去做運用,你自然就能感受時間是與你同步進行的,如果沒辦法,你大腦自然會流露出ㄧ個訊息—我很無聊,一切空空如也。
人無時無刻都在這兩方傳送時間的進行方式,上午你要開會,中午找間沒去過的餐廳用餐,下午拜訪客戶,你早就有自己的運用時間,因此,事件的發生行程是與時間兩方在同時進行,這點我要說明清楚。由於時間是這樣通過你的身體的,你早就已經知道時間對你來說,它是個什麼玩意,而前一章提到過,時間長期通過身體,我們清楚感受,最後還有些什麼?除了時間殘留的記憶,一切早就沒有了!
錢財,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相片,化為流水,世界,直到眼睛闔上,化為黑暗。我很容易想起一個告別式的廣告,用你想要的方式告別!人生匆匆,時間的盡頭已經走到了終點,剩下的就是時間和我的時間,仔細想想,我們擁有全世界後,人心還想要些什麼?反派的慾望成真後,最終也不過是短暫的幾時分鐘而已,狂派與博派的之爭,永遠沒完沒了,雖然狂派佔領了地球人們一小段時間,最後輸給了它!
慾望無窮,要人們去禁止,可說是難上加難,只能透過時間的片段去告訴他們,記憶碎片深入腦海,留下傷痕,你才能更珍惜痛的形成,一部廣告詞這樣寫著:有些花絢爛綻放,就讓它站高點,有些花安靜優雅,就讓它低點些,高高低低,才能成就如此的風景。
我們高高低低,才能看清楚自己生活的本質是在哪裡。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