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拯救(續三)

圖片來源:Matthias Ripp

     薩克還在看,但他不知道是什麼,不過想必應該似曾相識過,畢竟,這樣的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他環顧四周,貨架上的藥品、食品掉落滿地,有些貨架甚至已經傾倒,地上滿是冰霧的氣息,薩克慢慢走著,他感覺到附近有燈光在閃爍,兩隻發光的眼睛盯著他看,他轉頭一看,那隻怪物就蜂擁而上,直接把他給撞倒,然後往外逃離。薩克嚇了一跳,他以為就要沒命了!但是怪物卻沒有攻擊他,反而讓他很慶幸,他轉身然後站了起來,看見那怪物從藥局往外,然後往上層跑去。

     薩克起身走走,看了周遭附近的角落,冰霧仍席捲整個樓層,走著走著,怪物就像看到了不想攻擊的人物一樣,反而一直往外跑去,怪物們本來在各個店面之間找尋什麼東西吃,連衣服也在啃,鞋子被撕破一個洞,任何電器用品不是被撞毀,就是裡面的零件被啃食的不成樣,薩克一臉疑惑的樣子,「牠們怎麼了?」他想。

      他走出購物中心外頭,怪物早就一哄而散,不見蹤影。他只有看到幾隻還在後頭跑著,他不想去理會牠們,畢竟那也不關他的事,不過到底怎麼了?他心裏想著這件事,一名警衛跑了過來,「你知道嗎?那群怪物跑走了!說不定會跑到街上吃了我們!」那名警衛驚恐地告訴他,「我覺得牠們應該不會攻擊人們,因為牠們沒有攻擊我。」薩克回答他的疑惑。

      「你怎麼知道?」
      「我剛剛從裡面出來,牠們根本不看我一眼。」
      「是嗎?」警衛實在很懷疑。
      「牠們往哪裡跑去了?」
      「前方!那個位置。」警衛指著前方,前方是一座公園,公園前方才有城鎮與街道景觀,薩克跟著跑了過去。

      薩克往前,前方的一座公園讓薩克目不轉睛,因為實在太過華麗。薩克走了進去,沒多久就看見一座人工湖泊,上頭還有一座涼亭,一座橋連接,通往對面。薩克望了幾眼,沒有看見那群怪物的蹤跡,只有看到零星的足跡,薩克東看西看,然後往前移動,過了那座橋樑,站在橋樑上頭,接著走到了涼亭,在涼亭上往前看,往附近看,「我真的想知道牠們嗎?」他問自己這個問題,顯然,雖然不關他的事,但他還是很希望可以了解什麼。

      過了人工湖泊,走到了對面,沒有看到怪物群,反而看到了各種樹蔭,一個人都沒有,薩克往後看,往旁邊看,真的不見任何一個人。除了他本身之外,薩克不免產生奇怪的心理反應,「怎麼沒有半個人?這是座公園?」

      這不是座公園,而是一個介於城市與城市之間的邊境地帶,山丘與林地剛好作為城市的交界地帶,當然,前方仍有湖泊支流,這個人工湖泊算是半個人工湖泊,地下的水源連接通往前方的支流地帶。只是湖泊面積太大,沒有人第一時間知道。

      薩克往前走,仍只看到部分的山路與石頭鋪成的路徑,不免第一時間真的以為這是座公園,還是國家公園?薩克已經不想管怪物群,反倒是傳說獸在這時候出現在他的後方?薩克走著走著,一直往前東瞧西瞧,但他只能往前走,支流就在前方,他走到了前面看了一下流水,是往下的,往後一看,沒有看到什麼,傳說獸躲了起來。

      薩克往前走,大約三十分鐘到四十分鐘左右,看到城鎮的起點,一個雜貨店的老闆娘坐在店門外吹吹風,店門是開放的,薩克看了她一眼,「請問.....有看到什麼不尋常的現象嗎?」薩克不知道怎麼開口,但還是直接說出這句。

     她不說話,薩克只能往前走,接著就是空蕩蕩的店面,甚至只有支架的房子,薩克望過去,所謂的城鎮只有兩三間店面,以薩克的眼光來說,眼前幾乎只看到十間店面或是房子。薩克想著這是什麼世界?怎麼如此冷清不已?

     怪物群沒有消失,也沒有跑到這所謂的城鎮,牠們各自分散,跑在樹叢之中。


     薩克往前走,看到了已經鏽蝕的房子支架,裡頭還有雜草,狗在裡面撒尿,再過去只不過是一間普通的藥房,同樣的,店門是開放的,甚至有些藥品就大方擺在店門外,薩克往裡頭看去,黑壓壓一片,真讓人懷疑這真的有住人嗎?沒多久,店裡的男主人,老闆拐著拐杖走了出來,對著薩克笑呀笑,薩克覺得很不舒服,因為那種笑容給人很陰沉的感受,薩克只是禮貌性質回禮,之後往前走去,他不是來這裡觀光的,是想找些什麼。

     大約十來分鐘,薩克感覺到有什麼,因為他聽到雜草的聲音,往旁邊一看,怪物群在吃著草?薩克覺得不可思議,他跨越雜草,想往近一看,怪物被驚醒,之後往後方跑去。薩克不免失望,薩克坐了下來,「我到底來幹嘛?」他想。

     他顯得有些矛盾,一方面是不想去管這樣的怪物群,一方面但又好奇,畢竟冰霧在他的調和之下確實「可能」生成,但真的是他調和出來的嗎?還是只是個意外?一方面他又想怎麼回去「原來的世界」,畢竟這可不是他出生的世界。


      艾蓮娜又「死」了一次,只是這不是她第一次被冰封,但卻可能是她被喚醒的時候,艾蓮娜的右手還在發亮,藍色在冰塊裡面很炫目,不時晶瑩剔透,艾蓮娜卻在內心裡想著如果真的能夠透過手中的力量來改變,或許真的可以改變什麼,一點點也好。

      冰塊散落四周,雪地也飄散各地,本來像樣的完整性又被摧毀了一次,地上的圖騰快要有了解答,艾蓮娜的右手圖騰沿著肩膀跑到了右肩膀後方,艾蓮娜可以感覺有力量在喚醒她,圖騰上的印記突然釋出大量的支線,沿著冰霧,震碎了它,艾蓮娜醒了,右肩半部整個被震碎,但左半部還是被凍結,「我可以的!」她這樣想。

      「fum56mrbbserjytfui,e45n7i/…...」艾蓮娜不知道哪來的術語唸出這麼一長串,右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後試著活動右半邊,接著再用右手放在左邊,又唸了一次咒語,整個身體冰塊被震碎,她往下翻滾,然後試著站起來,眼前的怪物群連同冰塊一樣,完全震碎,掉落到艾蓮娜前方,右手臂的圖騰印記點到為止,又回復到原來的模樣。

      「我到底怎麼了?」艾蓮娜想著自己,同時看著眼前,一個巨大的印記浮現在前方,只不過是在冰霧下方的湖泊內裡,上頭仍有雪覆蓋著,但至少看得清楚大致上的模樣。她走上前仔細一瞧,很清晰透明的樣子,似乎能夠訴說什麼過去歷史的淵源。艾蓮娜後退了幾步,後方一隻彎角猛獸咬住她的右肩膀,她感覺一陣疼痛,往後一看,第二隻怪物,第三隻怪物撲向了她,把她壓倒在地。

      艾蓮娜沒死,事實上,她已經死過一次,這個力量給她復甦的機會,讓她活了過來,她用右手往後一扳,整群怪物被打散,「別來煩我!」她大聲地說,同時右肩膀仍帶著血,從上頭往胸口與背後流著。

     右手指著眼前這些怪物群,大聲地說,「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有什麼目的性?我不是你的食物,是你的敵人,請你們立刻退散!」艾蓮娜的眼神變成極為兇惡,帶著侵略性。怪物們當然沒死,那些被打趴的怪物群隨即扭動身軀,眼神帶著兇光瞪著艾蓮娜。

     怪物當然不會回答她的問題,一隻二話不說往艾蓮娜攻擊,她看見了隨即把手掌往地下唸出咒語,冰霧就從地上往上竄出,當場刺中牠,並且裂成兩半,其他怪物嚇到了!就往四周逃竄。「你們別想逃!」艾蓮娜看到了怪物逃跑的樣子,就像發瘋的樣子只想報復,只想攻擊,無法控制情緒。

      艾蓮娜把右手掌放在一棵樹幹上,已經凍結的冰霜就從樹幹的一旁伸出冰霧,然後連串另一頭的樹幹,就這樣聯結起來最後刺中了一隻正在逃跑的彎角猛獸,牠痛得大叫,倒在地上。之後,那長串的冰霧分開,變成一分為二的冰霧,這樣聯結樹幹,往其他怪物刺過去,等到幾乎能看見的怪物被刺中時,艾蓮娜仍不罷休,「你們在哪?通通給我出來!」她大聲咆哮!

     艾蓮娜眼看就要失控,當所有的冰霧連結成像一張大網時,艾蓮娜往前跑,直到了跑到無力,最後摔倒才罷休。她被地上的冰霧給絆倒,就躺在凍結的雪地與冰霧之間的草原上,寒風刺骨。

     深夜時分,一條蛇從艾蓮娜身邊經過,眼睛呈現為蔚藍色,帶著光盯著艾蓮娜。之後從她身上爬了過去,艾蓮娜感覺有東西壓在她身上,但她不想醒來,眼神渙散,她翻過身,以為是棉被,之後又翻過身,臉朝下的方式動也不動。


     薩克坐在石階上,在一個店家門外的石階上。天氣很好,還帶著悶熱,他起身看看,一個人突然出現在他的後方,輕點一下他的肩膀,「你好啊?」但她說得不是英文,是當地的話,薩克聽不懂,指引著要他進來她的店舖。「我嗎?謝謝!」薩克終於遇到有「人情味」的店家,但是一進到店家,空蕩蕩的一片,一個客人也沒有,除了他本身以外。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