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9的文章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

死亡的事

死亡,似乎沒有什麼含義,死了就死了,能有什麼含義而言?對活人來說才有,我們有追思的權利,有傷痛的權利,有緬懷的權利,有不能重蹈覆徹的權利,有想念的權利,當然,也有記取在心的權利。講到死亡,不免就想到死亡本身帶來的生死意義。不過,生死談久了,似乎也是圍繞在「生死」之間的關頭。你可以說,那些見到死神的人,才知道活著是什麼含義(我是其一),可是呢?對那些「活在當下」當成廢話的人來說,似乎也只是在見證這句話的意義。

隨筆(十三)

我們期望怎麼樣的世界?一種聲音就這樣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們需要快樂嗎?這樣算是快樂嗎?又一直對我訴說,走到了下一站,又浮現這樣的聲音:你贏了!然後呢?(贏是過去式)我們之間反反覆覆,一種老調重彈的聲音沒斷過:一切是重複的。

撲克王國

我們都住在撲克王國裡,那些臉上載著王冠的皇后國王們總是擺著一臉正經八百的撲克臉孔,還真是名副其實的「撲克臉」,統治著我們,說服著我們,要我們走他們所領導的路,在整個路途上,總是有著莊園的大道,迎向著我們,開啟著一條不凡的道路,這座宛如迷宮的花園裡,到處都有他們的士兵看守,哪管是王牌,還是十點兵,任何一個應該是王國裡的騎士或是顧問,在每一個職位中盡忠職守,不敢多想,就怕深深觸動每一層級上的心。

實際(續五)

晏在黑暗中啜泣,眼淚不停流,眼看希望幾乎像外面的氣溫與天氣那樣霧白渺茫,沒有光芒,即使有,也被暴雪給遮住。但她同時知道,總不能這樣一直下去等待,怪物們還在「外面」找她,而其中一隻怪物咬著虹的小腿往後拉,不過晏並沒有注意到,一隻怪物則是好奇地挖著洞,像狗一樣,然後看到什麼,就撞擊什麼,頭上的角像是一把利器,幾乎可以用來剷除眼前的路障。

實際(續四)

「要怎麼前進?」喬問。
「什麼要怎麼前進?」泰神看著各種附近的鳥獸花草,無心聽喬在說什麼。
「我在跟你說話。」喬帶著沒睡飽的眼睛走在泰神面前問牠。
「我怎麼知道要怎麼前進?」泰神完全不知道回答。
「還是你已經知道?」泰神反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