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動物的人類

圖片來源:Tambako The Jaguar

寫小說並非我的初衷,我也不知道當初想寫什麼,大腦想得都是關於動物與人類之間的相處。就這樣,我寫了關於動物與人類之間的模式,我喜歡用動物去比喻人類的特殊模式與作用,相信現在的這些科學家應該也是如此,我常常看著這些科學家拿著各種科學實驗時,尤其是講到動物有的行為時,人類是否會有時,往往都會意想不到,例如鳥類。鳥是個很聰明的動物,他們有方向感(其實我不愛用「牠」),有方法可以拿到想吃的食物,所以會用工具並不是人類的專利,他們會溝通,會有情感,會了解物種之間的特殊方式,這是靈鳥,靈巧的鳥,而不是笨鳥。同樣,雞也是很兇猛的,誰說雞等於膽怯的?(英文通常是這樣比喻的)



最近在我的 Instagram 中,使用動物來「解說」人類的「特性」,而這部分,我還會持續下去,因為從動物一直觀看著人類,我們只是自以為是的物種,上帝這樣覺得,動物這樣覺得,我們也這樣覺得。每一個人——問問現在在網路上的網友,用一種反諷的手法比喻著人類將自取滅亡的實證,真是證明著人類永遠不知悔改,永遠都是最險惡的「動物」,我們的心機可以醞釀好幾年,比起大象,不只是記憶更深,還更為強烈。

比爾蓋茲說蚊子是最危險的動物,因為他們造成很多物種致命,其中包含瘧疾、登革熱等等,都是帶有病毒進入我們體內,造成多少人喪命,非洲人民尤其強烈。然而,當我們防止蚊子入侵體內的同時,人類帶有的惡卻是一直持續不斷,拿塑膠來說好了,我們也都相信,大海漂浮的塑膠微粒可能比人類本身還多,我們製造大量的垃圾,焚燒大量地廢棄物,有毒的各種物質,加上汽機車的廢氣污染,讓整個天空滿是灰色的一片,我們的大腦只有「眼前」,沒有天空,只有降雨時,只有天有異象時,人才會多看幾眼,人不會去看今天的夜空,月色是多麽不同,位置又在何處,我們人類的心總是繫在自己看得到的地方,對於自己的未來很有信心,而這樣的信心又沒什麼把握。

你去問問走在街上的大眾,他們對於政府官員的感受如何,我敢保證,絕對不是很滿意,否則,為何現在的素人明星當上政治人物總是特別「多」?當我們厭倦政治,然而,當政治素人在政治圈打轉時,仍無法真正為民服務,因為我們的心願無法真正統一實現。

而說到動物,尤其是森林裡的動物們,沒有人不去想到動物王國的領頭羊——獅子。獅子很威風,一臉髮冠,沒有動物們不崇拜他,大多數的童話作家想到的領導者也多半是威權聲望高的獅子,而並非是一隻老鼠或大象。當我們把體積或是個性當成某種權力時,我們都以為自己可以作為某種動物式的集體表率,去想想,人類比喻成自己很高的某一級時,人類是否只是自貶自己的能力達到接近上帝,而並非上帝等級?

珠寶我不愛,而愛情裡的人類卻愛得死去活來,人類獨有的愛情,好像以為獨偶制是專情合一,反而去想想男女之間的追求與配偶是否只是在雌性動物面前跳舞給對方看就好?鳥類會這麼做,蜘蛛會這麼做,羊群爭鋒相對,貓熊卻性致缺缺,動物們裡的性愛是擺在陽光下,人類的愛情,正確來說,是有性愛為前提的某種愛情,是因為外表還加上情感複雜的割捨與留戀所造成的任何感受。所以,情歌總是百唱不厭,事實上,當我們傳唱情歌多少里,我們的內心就寄託對愛情的心中想法,有哪幾次,情歌說出你的感受?就是因為音符裡的旋律加上音感,讓人類的音樂與動物們認為的音樂大不相同。

人類沒有了不起的成就,我是說,擺開什麼登上地球,探險火星,地心探勘,還有科學的疾病突破研究之外,人類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成就。現在的百大人物,諾貝爾奬、金像獎、葛萊美奬、普立茲奬等等,大概只會頒獎給「人類」,而不是動物。而這些人類還不包括生活在亞馬遜雨林、巴布亞紐幾內亞、南太平洋小島等等的原住民部落們,這不是顯得不公平嗎?我們生活這麼多人,他們的權利往往由國際生存組織所宣揚,我們的智人——用現代生活的方式只是某種進步式的象徵爭取像是有個像樣的生活,現在的這類評選方式是否都已經失去「客觀性」?我是認真的說,根本沒有客觀性,主觀地看待多少有受到這社會的輿論與道德上的影響?大法官的內心難道顯得公正?用憲法的條文解釋這是不公之後,那不怎麼去推翻修正條文之後的那幾項呢?

因為那是歷史,那是全國人民一致的聲音,當動物聚集起來,獅子也要畏懼三分,我們是害怕群眾的力量,也同樣的,當眾人的聲音變成兩大派,我們也非要站在其一,社會上的聲音在默默之間成了動物之間的任何一派的導火線,我們可以因為某一種聲音不合就可以選邊站,例如體積,大象與老鼠不能比,長頸鹿與犀牛是兩種動物,海鸚與信天翁是不同鳥類,鬼蛛與食鳥蛛截然不同。動物之間可以分派,我們人類可以分成男女、種族,國籍、語言等等任何意想不到的分類。而說到要我們團結時,卻好像將某種矛頭指向我們是另一種的禍首來源,我們也都知道人類是自己最大的禍首,指向自己的錯誤,有意無意地就會指向某一方。


想想男女之間的追求與配偶是否只是在雌性動物面前跳舞給對方看就好?鳥類會這麼做,蜘蛛會這麼做,羊群爭鋒相對,貓熊卻性致缺缺,動物們裡的性愛是擺在陽光下,人類的愛情,正確來說,是有性愛為前提的某種愛情。


科學家會吵「真相」,人類會爭辯「事實」,我們一直要看「真新聞」,人類對於這世界的假象意有所指指出人類受夠了真相包覆在假象裡頭,而這個真相還不一定為真。眼睛在你面前欺騙你,我們的來來去去宛如一場精彩的魔術秀,我們真的不知道人類的所做所為——即使不包含動物們要怎麼拯救自己的人類們?剩下十二年也不夠,地球的生命大概在乎的也沒幾個,真愛心,假環保,任何的綠色能源要百分百投入運轉,地球也不會綠意盎然,相信我,魚快沒得吃,深海魚幾乎不復見,養殖魚追不上我們要的新鮮美味。肉類的需求即使大減,我們所種植的蔬菜也不夠餵飽全世界的人類,我不是悲觀,而是事實。這樣的事實是在於我每天在生活觀察到的任何角落,垃圾桶幾乎都是滿的,裡面不是塑膠杯、塑膠吸管,各種能吃與不能吃的東西放在一起,焚燒廠燒了再多也有灰燼,我們的工廠每天運轉,不可能投入「環保領域」之後,祈求「自然生物分解」之後,人類就會愛地球多一點,一年的垃圾只剩下一個零錢罐。

走到世界各地,都有人在爭取自己的生存權,動物們也是。只是動物們不會舉牌,我們高聲抗議之後,要的只是安居樂業,自己的工作受到保障,哪一個人何來不是如此?你保育了動物的生活區,就有人抗議自己的飯碗不保,你規定哪些地區不能捕魚,何時禁止捕魚,就有人要退出該組織,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文化要保留,原住民也是,他們卻沒有獎項可領,世界上的不公平還多得呢!要每一個人公平?動物之間會打群架,人類會太屠殺,引發戰爭,死了多少人還是沒人在乎,將領的亡魂啊!誰來替他們伸冤?

由動物看人類始終很好笑,人類卻還在狀況外。我們都以為自己可以從仿生取得動物的特質,研究了多少動物的大腦與整個身體,連人類也栽下去,卻還是因為利益與道德而慢慢來。愛滋可以治癒,任何的致死率高的任何疾病都有解藥可投,但你就以為人類的「疾病」治好了嗎?心病始終沒有解答,在心理學的世界中,我們也都知道人類的通俗毛病是什麼,但當我們接受了,想要改變了,而整個世界卻沒有改變時,我們會堅持,會改變,持續變化讓世界看到我們想要的為止,但也因為倦怠,讓自己也累得像隻狗,導致於我們會悲觀,把某種世界的悲觀(樂觀)推向某種我們自認為的某種極端上,像低壓式的高度情境,別忘了!是誰教我們要振作?是書本,是世界,是正向。

人類的一套模式,並不適用任何人,或屬於任何一個套用這社會上的任何一個認為這是社會就是對的人身上,否則,你何時看過這地下道可以擠得下宛如大象般的老鼠?或是這大象太大了,大到我們身處在這個「房間」仍視而不見真正的問題?即使在知道「問題」的前提下,對錯之間的某種界線,也好像不怎麼明確,否則我們改變之間為何無法讓「事情」有所圓滿?接受這不滿之後,是否就是期待我們的滿月?(這還是水中的倒影?)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