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生命中的愛情

圖片來源:llee_wu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生命既然已經有了裂變,我們無法無力去改變這樣的裂變,於是社會的本質更加混亂,更加走向另一個偏向。如果事情不能拆解地很徹底,那麼我們訴說現在的社會秩序,只是叫那些傳統往哪個地方擺?再者,如果我們不去反思現在的社會本質,那麼你現在看到的社會現況,你就認為社會的原本沒有相關關係。你可以說我偏題,可是我要強調的是:社會是習習相連的本體,我可以清楚看到,只是你還不知道,你當下問我,我無法第一時間說給你聽,但是在〈Everything’s connected〉中,我們就已經看見,不是沒有關聯,現在的社會大多著重在著重的本質點上,也就是偽意義的虛點上。

難怪,少子化如此嚴重,我「參觀」了交友中心得到的結論,只是讓我更後退思考,他們與我們之間的關係,他們卻做不到。女性對於另一半的要求,或是男性對於另一半的要求,本來就不同,可是用個體觀點去思考,不管是佳偶還是怨偶,沒有無法在一起的愛情,只是我們對於愛情的形狀實在太過籠統,這也是我們無法找到反駁的證據去證明當今怨偶是會長久的最好證據,而反之,當我們去相信外星人存在,還是被外星人綁架時,我們還是有人去(不)相信,這也是我們持續相信那是最好的理性說法,不是嗎?

去看看現在的婚姻「市場」,我們就像到傳統市場,去挑選我們想要的食材,我們總有個標準,不會挑選,他們會開班授課,可是愛情並不是統一的完美集散地,我怎麼知道我要的食材在這個「市場」就一定買得到?再者,就算我放下身段,要怎麼讓愛情可以做出完美的料理,當然都需要食材與我的技術兩相「配合」。

說「配合」,意思是說主觀與旁觀的思想旁分,因此,在這樣的愛情分歧點上,當然只是更加每況愈下。全球單身市場幾百萬人跑不掉,但問題是,隨著這樣的市場更加擴大(加上我),我只能說,少子化也是「遲早的事」。我當然擔心人口減少帶來的問題,而反之,現在的人口的問題,已不再是擇偶這樣的問題去面對,現在的人思想越來越主觀化,加上知識爆炸嚴重,我們很容易在相信一股有形力量之中,就把自己往更深的極端去邁進。現在的交友市場,如果無法放下自己的主要思想(就算我可以),那麼這樣的市場只是在撿拾更加沒有人要的食材,說好聽一點就是單身可以很快樂。

剩女一詞一出,女生都在抗議,說這樣的名詞對他們不公。不過,思想太過集中在狹義的表現,我們免不了要對號入座。我單身很久了!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對於愛情早已經有了新的體悟。如果今天的愛情要需要吸引,那麼我可能持續放電,也會把自己的電力耗費殆盡也無用,再者,愛情的某種感覺是需要更個體之間的互相共同特質去吸引某一種觸碰點,今天我對這個女生有再多的感覺,但是我們要思考的不是「相愛」的問題點,而是相處的認知點。今天,戀愛與婚姻是兩回事,可是作為相處的中樞,我們不是應該思考相處之間的分隔的問題點去對應相愛上的曖昧感覺吸引,那麼我們當然容易在相愛的認知上產生了「蒼蠅亂飛」的情況。

相愛與相處只是隔了一條線,而這條線剛好又是呈現完全平行,所以我們才無法第一時間去看出愛情的微妙關係上的認知出發點。生命如果在裂變上,能夠產生我們對此對應的意義,那麼現在的愛情或許不會這麼難懂。我父母說,過去的愛情婚姻如此單純,只要感覺對了,就結婚,就開始學會怎麼去相處了!現今的愛情的觀點,我必須要學著去了解女生的潛意識,甚至還要學著怎麼跟異性玩打情罵俏,而這點,我還必須「按時操表上課」,拜託!可以在簡單一點的去相處人際關係之間的基本問題點嗎?

「少子化」是必然趨勢,很多宅男也難怪意興闌珊,日本如此,南韓如此,全世界皆是如此。為性而性這也難怪,當我們把性愛與愛情的兩個層面分開,當女生在抱怨找不到喜愛的人時,他們就把那些人當工具人使用。現在的兩個性別問題點是在於我們把性別看得太過嚴重。男生應該扮演「男生」的角色,女生應該扮演「女生」的角色。先等等,脫離性別若是無法在我的文章〈性別空間〉了解過,我可以單身一輩子,但世界最好不要效法我。

因此,男追女,女追男,既然是需要靠吸引扮演該有的角色,那麼這樣的角色只是在朋友之間遊蕩,根本談不上吸引,再者,加上曖昧的角色,只是讓受盡委屈唱進了主角的心聲,因此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我們必須要當個反駁而反駁的男人,我們必須要跟女生這樣的角色玩起捉迷藏的遊戲,當愛情變成了男女上的遊戲場,整個世界就成了粉色的莊園,都以為愛情勝過麵包。

不怪乎,婚姻市場持續萎縮,離婚市場——沒有結婚,哪來的離婚?你可以說我走向如此極端,可是站在直接的立場上,如果我們在人際問題出發點上,還在玩著男女的性別角色遊戲,那麼這篇更是可以命名遲早的事。我問那些同事,雖然都在抱怨沒有女朋友,可是這不是積極主動的問題與否,而是在後續的出發點上,我們反而思考相處與相愛的兩難,以及好感度不想去玩你追我跑的心理遊戲。

需要把愛情想得很複雜嗎?沒辦法,因為我想得簡單,從人際的出發點去思考,不是就應該著墨兩個人的朋友利基點上?如果加上點曖昧情愫,的確有愛情的影子,不過,如果連相處都談不上,相愛只是兩個人黏在一起而已,根本沒有多大的新鮮感。再者,兩人世界所營造出來的粉色花園,只是建構在相愛上的完美影子,換句話說,我們只是在學會要很相愛,才能學習怎麼相處一輩子,甚至繼續可以這樣說,我們就算反之學會了相處,那怎麼在性別角色上扮演那麼吃重的角色呢?

可見,你並沒有把性別分開。唉!世界不缺我一個單身者,反正若是這樣持續下去,男女的觀念永遠繞著男女之間的權力分界之間跑呀跑,如果我們只會用男女的界線去思考,男生應該要如何,女生應該如何,那麼我們扮演的只是該有的男女定位。今天換作我是女生,我會想這個男生的死纏爛打是糾纏,是麻煩應該封鎖,還是我可以了解他的原因?(我有過被「倒追」的經驗)



愛情的某種感覺是需要更個體之間的互相共同特質去吸引某一種觸碰點,今天我對這個女生有再多的感覺,但是我們要思考的不是「相愛」的問題點,而是相處的認知點。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獨到方式,對於心目中的另一半可能已經有譜,可是沒有「理想」的對象,只有實際的對象,沒有改變與否的問題,只有溝通理解上的問題,不是我們不願意去做,而是做到了為誰,在當下又是什麼而須改變?環境在變,時間在變,我唯一不變的相處觀點就是:人際關係的著墨點不是應該在我們對於人之間的溝通意念上嗎?加強了主觀意識之後,你怎麼就變得愛自己比愛別人更多了些?難怪,女生愛自己比愛別人多,自戀的人數不為別人,為自己的張張自拍中,證明個個體意識只會一天比一天強。在自由意志的觀念上,我們更是只會相信自己可以操控自己的意識形態,不會去認可那些反駁的人,所以整個世界的性別觀念上,這麼容易散場。

包容不是不夠,只是認知出發點容易被秩序打散,我們去看看那些不認同我們的人吧!再者,心理建設以為已經天衣無縫,其實就認為主觀上的觀點更認為自己無法更他人自相左右,而把政治正確擺在第一,所以社會的正常觀材才不這容易動搖。

這是我們的缺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