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陰間日記

圖片來源:Grace Selogy

看到自己的「輪迴」——也就是電影中所說的轉世——也就像是我重新活在這個世界上。陰間中的使者讓死者接受審判,接受懲罰,接受永不可轉世的畜生,就像在人間的惡人們,壞事做多了,好像什麼都不怕了,但到了陰間,十八層地獄,永遠也不可能爬到地面,享受榮耀。



不管是歐洲還是中東,還是亞洲的佛教,都有「三層」的概念:天堂、人間以及地獄。天堂不是為好人而準備,人間只是前哨站,地獄則是永遠自食惡果的深淵。當你墜入地獄,絕對不會是美女如雲,美食盛宴以及各種好運在等著你享用,任何一層的地獄只會越來越痛苦,因為你只會越死越多次,反正最後都會死,那種懲罰者當然只會利用你的身軀與靈魂,讓你「生不如死」。

所以,回到人間的那些真正惡人們,不是要你在他們太陽穴射一槍,而是讓你快點結速他們的生命,這大概也是那些惡人會受歡迎的原因。我們都知道,生不如死很痛苦,因為痛感連接我們的大腦,當子彈射入我們的體內,只要不是主動脈或靜脈,血流致死只是遲早的事,因為子彈卡到血管中,因為子彈的碎片在體內因你有震動更加疼痛,碎片更難取出,因為血液在乘載這些碎片走到身體任何角落,會造成更多後遺症,這也是電視電影教我們的情節故事,問題是,惡人們為什麼這麼惡毒?他們不相信因果報應嗎?

就算相信又如何?黑幫的爭奪地盤是不爭的事實,為了毒品,為了女人,為了「好貨」,犧牲是值得的,沒有犧牲就沒有勝利,不是嗎?我們沒辦法吞下眼前的一口氣,因為面子都失去了,這叫弟兄怎麼混下去?為了「正義」,為了給上天的犧牲弟兄們值得,所以要火拼,所以要向黑勢力抗爭。警察可以扮演黑臉與白臉,黑臉收錢,白臉則是依法行事,貪汙成了某種對抗良心的解藥,如果可以讓政治扮演著最佳的使命者,我相信貪污案不會繪聲繪影,好像各地的地方說著冒昧良心的話,如果這些人死了,是否會得到閻羅王的「重賞」?

我們看不到陰間的淒慘,因為我們不是惡鬼,只是凡人,為了凡人的事而煩人,任何之間的我們的事,隨著人間的情緒起伏而把自己弄得憂心忡忡,我們只想多做好事,多幫助窮人?那麼只是為了好事,而讓它有好事,似乎不是正確的事,社會的良心意見,我們聽到了!但就像雪片般的明信片,只是越積越多,每一個看不完,每一個都希望怎麼樣做「對的事」,社會的包容採納要這麼多,我們就想要如此概括接受嗎?

保守派國家,如天主教國家或是伊斯蘭教國家,不接受「自由墮胎」,原因在於生命本身,同樣的,在接受(接納)同性戀為合法之前,甚至在大街上,男男(女女)擁吻都認為有礙觀瞻,要文化接受更多的自由派主意之前,我們同時在想想自由的性別遵守之前是否做得到?例如性別「平等」本身這件事上?

管他何時才「真正」落實性別平等,現在對於性別本身——也就是在觀念上,男女往往是第一種的二分的基本印象,也同樣的。當我們採納某種性別觀念之前,我們的罪行可說是相當偏重,七宗罪已經不打緊,重點是,在自由派本身卻還想要蓋上更高一層樓,接納任何不在此行為的範圍之內。看著罪狀的閻羅王,是否用生死簿判別這死者是真正有罪孽,還是我們實在大逆不道?

魔鬼是怎麼懲罰亡者的?是同樣經歷再一次的死亡場景,還是永遠坐在那裡,等著「觀眾」們參觀?我們永遠不可能覺醒。盲點始終是盲點,好事彌補不了壞事,將功贖罪只是做了一半,剩下的,隨著「利息」升高,你只會扛著更大,更重的石頭登上更遠,更難走的路程,苦苦哀求,可不可以不要再做了?

為什麼我們要重複經歷痛苦的場景?既然只剩下有感覺的靈魂,我們也不可能投胎,這些亡魂只剩下作為懲罰的用途,因為痛苦只會越來越痛,因為輪迴轉世,作為畜生只是成為別人的口中腹,死永遠沒有意義,只剩下爛掉的空殼與粉碎的魂魄,我們不是喜歡——相反來說,是他們很喜歡。



我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麽嗎?不管是聰明人還是愚笨的人肯定會這樣說:「我當然知道!」死後才知道,你其實並不知道。


我們都喜歡當個惡人,原因是終於可以擺脫道德,想做什麽就做什麼,這也是反派會漸漸受歡迎的原因,因為好人在這社會相當不值得,法律只是給個徒刑,給個死刑並不能解除心頭之恨,如果你放不下,那麼你也只會活在循環中,走不出來。

我們都有難解的結,因為法律雖然代替我們執法,但社會卻無法給受害者家屬一個公道,尤其是尚未真正釐清真相的懸案,有些家屬甚至不相信這就是「真相」的拼圖的所有部分,他們寧願什麼都不知道,也不願接受這「不爭」的事實,這也是正義無法做到的事,也是唯一的弱點,但我們走一趟「深淵」,你大概會發現,所謂的真相——套一句福爾摩斯的名言——就算不可能的真相,也是唯一該相信的真相。

然而,誰買單?福爾摩斯親自走一趟地獄,他就能明白?或者是說,當這些使者在地獄門前問你話時,你該是坦白以對,還是因為害怕,地獄的惡火就讓你在地獄輪迴無限跑?我們逃離不了懲罰,就算神再怎麼苦口婆心勸你做好事,我們的好事仍不夠,因為累積起來的功德,可能抵不了一張通往地獄的入場券,甚至要通往天堂,這容易消失殆盡,一溜煙什麽都沒有。

所以,我們應該放棄嗎?事實上,天堂也非那麼嚴格,地獄也不是如火焰般,炙熱難耐,所有的痛苦在地獄的環境中,如岩漿,如沙漠,如沼澤,如森林,如大海,如冰雪,層層關卡之下,我們人的軀殼似乎可以突破靈魂的窗口,找到什麼,但最惡人來說,說謊是大忌,但我們偏偏會說謊,偏偏因為環境、壓力而被迫口出謊言,詐欺不是重罪,但卻是第一審判的要務。

人在人間享受榮華富貴,要什麼有什麼,卻忘了真正的使命是什麼,物質似乎更容易擁有,但無形的卻是需要什麼來填補最好的藥劑,於是乎,我們用快樂的本身麻醉自己,天天泡在快樂泉中,天天不想起來,我們的要求與物質與心靈上的富裕,變成了某種反芻的渴求,在我們的自己中,永不煩厭,永不倦怠。

我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麽嗎?不管是聰明人還是愚笨的人肯定會這樣說:「我當然知道!」死後才知道,你其實並不知道,你為了當前而活在當前,短視近利似乎是人的先天優勢,因為根本不知道未來會如何,即使是十五分鐘過後也是一樣,當我們望著「未來」,誰知道下一秒,車子竟然從你側邊衝來?

保險根本沒有用,你只是用來買你的「後世」,你想要你軀殼不要成了任人亂咬的腐屍,靈魂留下的意義,在閻羅王面前,一一展現,你的罪狀——就連打死一隻昆蟲,都可能被「對方」告上法庭。

好事減掉壞事會等於你的罪行將決定你是要上天堂,還是留在地獄受苦?等於零,依然還要等待「轉世」,甚至成為畜生也不一定,如果我們想要成為「人」,去想想我們的人間——在這樣的花花世界,我們到底為了什麼而必須身為人的基本尊嚴與價值?

成為人不是重點之一,你可以未來是個老太婆,也可能是個小屁孩,甚至是惡人,我們的人性是否在罪狀面前通通坦然以對,或者懲罰根本不夠?輪迴轉世需要多大的輪圈才能重新思考過?佛教總是在叮嚀我,當人世間的苦,成為必須時,我們也去想想人世間的樂是否只是一瓢調理好的仙水,我們看到即樂,我們也恨不得要極樂。

我非佛系,我只是去想這人間的高高低低,是否只是某種集權的富貴之分?當階級意義成為我們一種詮釋社會不公平的現象之一,我們也就忘了思考階級之中的意義的真正層面,也就是說,當我們在物質層面看到物質表層時,我們卻怎麼樣也抽不出來最有意義的卷冊,可以看清楚我們這輩子到底在幹了什麼「好事」?人很奇怪,非要死後才能回頭,因為就像先前所說的,我們看不到未來,我們只能想辦法「透視」未來的雛形,所以我們才有「期待」可言,只要期待不如你期待,我們是否就真的打包走人,還是我們的情緒開始抱怨,開始擾動這整個網,讓起伏更加龐大?

要用「平常心」,似乎需要更大的勇氣,因為一點點都有可能是擾動我們心靈的漣漪,去想想你的情緒——要怎麼樣才用「對」,怎麼樣是用錯的觀點去看待你的罪孽?深入你的大腦,似乎從盲點看起,我們就是這樣很難用人的特點去深入看待「人」本身的真正詮釋——因為神由人竄起,我們由人打造。

地獄陰間走一回,你應該可以寫個遊記,告訴你,你這輪迴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挖空你全部,讓靈魂成為無暇的一面——鏡子照著你的闇黑之心與光亮之心的相對面之間,你才能覺醒成為「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