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9的文章

遊戲(續三)

「我們要去哪?」艾蓮娜問。
「我家。」小艾蓮娜說,一臉沈浸的樣子。
「你家?」雅斯銘一臉疑問。
「怎麼樣?不行嗎?」
「你的家,天啊!比我的家還要亂......」杰回想起,「我去過一次,我就受不了想要逃離!」

遊戲(續二)

艾蓮娜坐在樓梯口,幾乎午夜時分,小貓兩三隻,她抬頭看著對面的公寓,各種「方格」透露著不同的燈光,彷彿可以看見每一個人各種不同的生活樣貌,她轉頭,然後望著自己的所屬公寓,好像也是這樣,於是她起身,走下階梯,然後往右方走去。

我們這個世代

這個世界不好也不壞,我們這個世代,從今年的國中會考的作文題目,我也不免拿來發揮一番,只不過,這篇不是寫給那些評審看的,也不是有一群特定的族群所看的,我們這個世代,是一個由一群徬徨、無知、過度加上渲染出的大世代所構成。網紅加上 YouTuber 的盛行造就了一群由網路主導的聯網世代,人人都可以直播主,所以唯一想「紅」的方式——當然不是穿上紅色——你就會紅——說得更直接明白一點,就是要非常誇張、戲劇化,以鏗鏘有力的文化來吸引一群觀眾上門收看。

赤裸的感覺(二)

今天(五月十九日)算是哈利王子與梅根準王妃步入禮堂的大日子,伊莉莎白二世女王也到場祝福他們這對佳偶成了人人稱羨的夫妻。不過,我沒興趣,在〈嫁個有錢人〉談的是威廉王子與凱特王妃的婚禮,現在換他的弟弟,依然不干我的事,我本身不喜歡有皇室、有階級、有國界的人,因為只是讓我們越陷越深到一種無限迴圈當中。我看著新聞節目所報導的政治大人物,各種明星,我常常不懂,當他們卸下衣裝之後,其實身體跟我們一樣,赤裸著皮膚,我們卻有差別待遇,為什麼呢?

我的意義

經過了這麼多年,彷彿人生從來沒有變過,我講的是他們的人生,我們的人生,全世界的人生。若是要仔細盤算過,你才會發現我們每天都是過一樣的生活,大概只有一年當中才會深深打動你的心,就像我對於某種應該有的意義,變成我的深刻期待,一撇意義告訴我的是,那種其實自己也想要佔有過,體會過,而理性回頭過來的思考,你才發現,你上了感性的當——一撇出來的體驗結果。

遊戲(續)

夜晚時分,一個男人從大門公寓開門走了進來,看到眼前的景象嚇到瞠目結舌,一旁的女伴更是不知所云,最後她逃跑了,那位男士手上拿著喝了一半的威士忌,也瞬間掉落到地面,碎成一地。

遊戲

艾維茲的眼睛慢慢轉變為她原來的藍色,手上的那種「感覺」以斷然消失,附近的怪物兇猛地看著他們,海娜、洛爾、伊瓦、艾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