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生存(續二)

圖片來源:r. nial bradshaw

傑瑞絲彷彿做了一個夢,那種曾經告訴她有結果的夢,輾轉之間的恩怨,但某一個時刻瞬間煙滅,她起身看著周遭,護士忙著其他病床,忙著與病人打交道,甚至攀談了起來,護理長正在值班台整理病歷,還是與醫生的會診紀錄等等。她看了她們一眼,她知道她不想一直在這裡多留一晚,她想離開。



浿坦趕到了診所,趕緊衝到了後方的實驗室,心急如焚想要找到那個寵物,「在哪?在哪?」她邊開邊念,「這個不是,這個也不是......」浿坦拉開了至少十幾個櫃子,沒有看到牠的身影。最後,她又拉開一個櫃子,「有了!」

她看到的那隻狗還是跟過去一樣,感覺活生生的,她一手將牠抱起,然後離開實驗室,往診所外走。然而,正要走到診所外時,浿坦沒意識到自己的手臂早已經開始凍結了起來。她依然跑往醫院走,結果,快到醫院門外時,浿坦整個身體已經凍結了起來,是一名清潔工出外抽菸時,看見一個身影動也不動,趕緊跑到裡面的櫃檯呼救。

而傑瑞絲已經準備好要「出走」,她察言觀色,看著人們,最後她拔掉身上的點滴,衝向急診室的一間逃生門,趕緊關上門。但其實,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她,病人與其家屬來來往往,沒有人有多少時間去注意誰跑去哪?有時候,連護士跟著忙裡偷閒,出外抽個煙或是某個角落聊天,誰會管這麼多?

傑瑞絲看著門口的指示牌,其實裡面也有不少閒雜人士,不是抽菸,就是休息。她往下方樓梯走去,然後慢慢走到了停車場,她走到了停車場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然後看看附近,哪裡才有出口?她看見了有些車要離開,於是她跟上這些車的路線,往停車場出口走去。

她走了出去,陽光刺眼地讓她眼睛有些睜不開,她不知道能去哪?原來的診所?那大概是好點子。

她看了一下路標,然後往診所走去。


浿坦被抬進了病床上,醫生一出來看見了一個「巨大冰塊」,就直接搖頭拒絕,說你去找其他人吧!而浿坦全身的冰霧順著病床「又開始」蔓延了起來,只是目前「乏人問津」。冰霧沿著牆壁,深入其他病床房間,一個女子看到電燈按鈕出現了不明東西,好奇地觸碰了一下,結果沒多久她慢慢地凍結,「媽?」躺在病床上的女子看了前方,並且不安不已。

冰霧進入了病床房間裡,先是凍結了地板,接著是一旁的床頭櫃,接著往病床延伸,本來就休養的女子在看見自己的母親無回應時,就直接嚇得從病床下來,往一旁方向走,並且要走往病床房間呼救。

「護士!有人嗎?」她大聲地叫。

冰霧碰到了病床,凍結了病床,她拿著點滴不斷地揮舞,但是根本沒有用。冰霧反而順著點滴然後從點滴進入,來到她體內,正在她要走出病床房間時。

被凍結的姿勢在房間門外,一名護士早已經聽到她的呼救,趕往那裡卻看見了大量的冰霧,轉往開始呼救醫生。其中一名護士發現是由浿坦身體所引起,又打電話找消防隊來呼救。每一個人都想辦法要融化這冰霧,但是就像「未來」的方法都沒有用,何況是前人的方式?

當每一個人都七嘴八舌討論怎麼融化時,冰霧早已經慢慢延伸到其他的方向,像值班台、病床等等。護士們眼看無效時,紛紛要逃離急診室或是病床,所有人員往醫院門外撤離,傑瑞絲在醫院的對街,看著護士們心急如焚,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於是她上前詢問。

護士告訴她,有個女士被冰塊凍結,他們試過很多方式通通無效,請你趕快離開,以免被波及。

傑瑞絲說,她說不定可以找到方式,因為她「見過」這種情況,她問了一下細節,往醫院裡走去。

當冰霧已經凍結了急診室,至少一部分的急診室,整個急診室看起來就跟冰庫沒有兩樣,天花板的燈光閃呀閃,甚至沒有電。傑瑞絲走著走著,就看見那名女士躺在走廊一旁的病床上。她看了一下冰塊裡的她,又看見她抱著那隻一隻狗。

她看了一下週遭,然後看了一眼她,然後跑往值班台,因為她知道藥在那裡。她東翻西找,想要找到蕊二酸,「這個不是,那個也不是,」她拿起了一瓶罐子,「蕊鹼。」下方寫著劇毒,請勿服用等字眼警告。

「二烯酸,二烯酸......」她重複唸這個字眼,找了好久,終於找到了這個不起眼的東西。

找到這兩個之後,開始找瓶子,她拿了兩個碗,分別倒了出來一點溶劑,然後又找到第三個碗,而這個碗還是有龜裂的。接著她先倒了一點蕊鹼,接著又倒入了一點二烯酸,她知道比例,可是還需要蒸餾才行,這裡沒有那種機器。她直接沒想太多,把調好的溶劑,趕往時走廊上的那張病床。

然而,調好的溶劑也因為底部龜裂,其實到那裡時所剩無幾。傑瑞絲沒想太多,就直接倒往她身上。

不過,當然沒有什麼反應。


冰霧往其他方向延伸,轉往來到了大廳,掛號處、藥房等等。而傑瑞絲還在等待「奇蹟」,不過就如同上述所寫的,一樣安安靜靜,她當然不知道那名女士是誰,不過仔細看了冰塊裡的女子,似乎很熟悉?!「浿坦?」她喊著。

她當然沒有什麼回應,傑瑞絲不死心,持續大聲喊著,愛犬米娃彷彿也有生命似的想要回應,但整個感受宛如低迷的氣息不斷在這空間迴盪。浿坦當然能夠感知道外面的動靜,只是她被凍結時,像是心靈看見了,身體卻被禁錮了!她想要用動作反應,但卻無奈無法有任何表示,而那隻抱在胸前的狗,彷彿能夠聽到主人的呼喚。那隻實驗成功的狗,但看不出這次有任何奇蹟出現。

傑瑞絲癱軟地倒臥在病床旁,她已經什麼都不在乎了!因為冰霧也正從她的身體開始侵蝕,那個龜裂在地上的液體,冰霧也逐漸地覆蓋了起來,成為更厚實的一部分。


薩克緩慢地張開眼睛,他在另一間醫院,身體還是很虛弱,他摸著胸腹部,還是很不舒服,剛剛經歷了藥物中毒,現在的身體才剛剛要建立起免疫力,抵抗更多外部的威脅。他看了看四周,他在四人一房的病床房間,而他的位置面對門,他勉強起身,往門外的窗戶看去。突然後面一個聲音出現:「年輕人!你醒了啦?」

他回頭一看,一名老婦人轉頭看著他,她剛剛動完手術,這是她第二次手術,臉部毀容,有百分之二十五以上灼傷。

「嗯。」薩克回答。
「剛剛一不注意就因為藥物中毒送來這裡。」他繼續說。
「你看我的臉,還漂亮嗎?」
「呵呵。」薩克笑笑,「一個老婦人依舊愛漂亮。」他心頭這樣想著。

「上個月跟我先生吵架,他就拿鹽酸還是什麼酸性物質潑灑我的臉,我現在嘴巴還會不自覺流口水,連牙齒都覺得怪怪的。」她摸著自己的牙齒。

「你的牙齒蠻漂亮的嘛!」薩克說。

「有嗎?我倒覺得我的眼睛比較漂亮。」她指著她的眼睛,深邃又有神,只不過搭配整個五官像是異常不自在。

「你看!」她拿著她一顆牙齒給他看,「!」他嚇到。
「這是完整的,你看!還可以這樣裝回去!」她又把它裝了回去。
「哈哈!」
「我受教了!」
「你是教授吧!」她一開口就問。
「喔!我不是。」
「聽護士的人說,你在一間大學做實驗?」
「你還蠻八卦的嘛!」

「不是,他們都先問病患送來的原因,我剛剛在外有聽到一個人在大學做實驗被灼傷?是你吧?」

「是我!」
「你可以當我女婿了!」
「呵呵。」薩克笑笑。

突然,一個敲門聲打破了對話,「諾斯太太!」

「喔!馬茲莉,請進!」
「你今天還好吧!」馬茲莉一開門就問。
「還好!我今天要詢問你前夫的紀錄,可以嗎?」
「問吧!」

馬茲莉看了薩克一眼,隨即就把布簾拉了起來,隔絕隱私。
薩克本來在注意她們的,這麼一拉,他把重心轉往外面。


他慢慢走出病床房間外,點滴在一旁幾乎用拖行的,走了一半時,就因為不舒服,又在走廊上的椅子坐下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