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生存(續四)

圖片來源:Rui Duarte

天色下著灰矇矇的雨,明達葉與那位女生看著剛剛的罐子,粉末散落一地,幾乎被雨淋濕,明達葉看了一眼,「奇怪了!其他人怎麼都沒有消息?」,那個女生回答,「也許他們也在忙自己的事吧!那個是個怪東西,你們幹嘛這麼認真去收集?」



「收集?我才沒那個心情呢!」明達葉站著站著,不耐久候,蹲了下來,幾乎呈現 M 字腿。

「你自己想想,那個可以改變什麼?我知道胡蒙將軍一直很想要『保管』,但我能看出他的心,他其實想自己提煉那『配方』!」明達葉特地在「配方」比上雙引號。

「配方?」那個女生接著也蹲了下來,從背後的口袋拿出了一個像是化學式的紙。「你看!這樣算是能夠秘密?我們不是都知道了嗎?」

「知道?你又能知道什麼?那是很神奇的,拿不出裡面的關鍵式,這堆不像樣的東西,我還情願燒了它!」明達葉把那張紙拿了過來,然後隨手揉一揉,往一旁丟。

「我真是受夠看他的臉色!」明達葉起身,然後往街道上走去,那個女生也起身,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


大白天的,整個街道看起來像是世界末日一般,明達葉走在街道,也不知道能往哪裡去,她有很強烈的自我主義,又不想受限在他的命令,她走著走著,來到了一家小酒館的面前,然後走了進去,一進去不是坐在吧台,而是走在後面的廚房,本來在做菜的大廚、二廚等等,看見一個高挑的女性走了進去,眼神都停在那,直到主廚一聲命令下,「快點做事!」才又開始各忙各的。

那個女生也同樣跟著明達葉,而明達葉坐在廚房後面的一個小卓子上,一個男人在桌子前喝酒吃牛排。

「你要吃嗎?」那個男人問。
「我不餓。」
「有什麼新消息嗎?」
「沒有。」
「這牛排這麼多汁,你怎麼不來一口?吃飽了!才有力氣上路。」
「我才不想聽你這麼多廢話。」明達葉不屑地回答。
「那...那個如何?」那個男人問。
「你說呢?」
「我猜大概沒下文,或者是一點點。」
「你知道就好。」

明達葉起身,然後回頭往廚房外走去,「記住你該做的!」那個男人在她離開時說。

明達葉把手放在右大腿上,然後快速一抽,把那張桌子拉了過來,「吃太多!當心中風!」然後抽出鞭子,往酒館的門口走出去。

明達葉走出小酒館,然後緊縮著身體往左邊走去。

那個男人吃一半的牛排就這樣凌空不見,「臭女人!」他心想。


「你幹嘛要去找他?」那個女生問。
「你以為我想?只是突然想到他而已。」明達葉回答。
「你們還有聯絡,真是想不到!」
「我只是偶爾會去那裡會一會,我才懶得理他呢!」

「我要先去解解饞。」明達葉說完,往前方的一個轉角餐廳,拉開了門,走了進去。


明達葉走了進去,這裡實在很樸實,沒有多少裝潢,明達葉選了一個靠近廁所的位置,坐了下來,「來份煎餅吧!」明達葉轉身向服務生說。那個女生也跟著坐了下來,就在她的對面。

「你真的餓了?」
「當然!」

明達葉按耐不住性子,想到什麼,這時候她起身往廁所走了進去,由於男女廁共用一間,所以後方有個男人想要進去,卻被擋在門外。

明達葉看了一下洗手台,然後想到了一個可能的算式,她拿出了筆,咬在嘴上,接著拿起一旁的衛生紙,寫在上頭,然後一眼看了一下那算式,「嗯。」她心想。接著,她把那張紙沖走,自己的筆放回胸前的口袋,走了出來。

「怎麼樣?想到什麼?」那個女生問。

「走了再告訴你!」明達葉馬上往大門走去,桌上的煎餅準備要上桌,卻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

明達葉匆匆忙忙趕到那個暫時的住所,打開了門,然後關起門來,「我覺得他好像告訴我應該要這樣子做......」

「你覺得你的繼父能告訴你什麼?」

「沒有,他還是那個樣子,死不承認他到底是關心,還是想激怒我?」

「你們家庭還真奇怪!」
「我母親改嫁之後,她也不知道為何會愛上他?」
「我還真一骨子想要殺了他!」
「是啊!」
「總之,我一進去看到那個樣子,似乎想到什麼。」

「就是這個......」明達葉畫出了一個算式,然後把那化學式拆解,畫出不同的樣式。那個女生看著她畫在一張紙上,然後想想那張被扔掉的紙,「嗯......」

一個化學式呈現在她的桌上,不,應該是兩個人的桌上。

過了一陣安靜之後,那個女生問:「然後呢?」

「自己解。」明達葉說。


艾蓮娜一個人坐在深夜裡的公園長椅上,看著周遭,安靜地不像話。街道上依舊有人來往,但根本沒有瞧過她一眼,艾蓮娜緊縮著身體,不知不覺地感到寒冷,她把雙腿靠攏,雙手臂不斷交叉抱著不放。

一名街友經過,看到了她,上前問候。「你怎麼這麼年輕就無家可歸?」

「這裡不是我的家。」
「你的家鄉在哪?」
「肖蔏鎮。」
「那個已經荒廢了!」

「你聽過?」艾蓮娜一聽到有人知道這城鎮,感到不可思議。

「我是那裡的製鞋工人。」
「那個鎮在一九九一年左右開始沒落,人口外移太嚴重,連我都失業。」

「我的太太也在那裡認識,我有三個小孩,五個祖孫,一次意外,我成了鰥夫。」他不想說太多細節,只想草草略過,「你怎麼會無家可歸?」他反問。

「我不知道。」艾蓮娜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你餓嗎?」那個男人從後口袋拿出了一個已經壓扁的麵包給她,「給你吧!」

艾蓮娜看了一下,「謝謝!我不餓。」一手拒絕。

「你不餓就算了!這算是新鮮的呢!是我從那家麵包店撿來的!」他一手指著對街的一家烘焙坊,艾蓮娜也跟著看了一眼,不過她看不清楚,樹蔭遮蔽了部分視線,加上招牌亮了一半,一半已經熄滅。

他吃了起來,「好吃!」他邊咀嚼邊說。

「你今天就睡這?」他問。
「嗯。」艾蓮娜點點頭。
「去那邊吧!那邊溫暖些!」他指著一旁的草地。
「不用了!我在這裡就好!」
「好吧!不勉強你!」他說完就離開,「如果你反悔了!記得來找我!」他走時,不忘補充這句。

艾蓮娜看了他離開,還是緊縮著身體取暖。


過了約一小時左右,艾蓮娜受不了了,起身往草地方向走去,她跨越圍欄,走了進去,那個人在樹蔭下用厚紙板蓋著且睡著了,艾蓮娜看了一眼,然後拿起一旁的厚紙板,然後躺在樹幹下睡。

可能是在森林裡的某種呼喚讓她有了熟悉度,她睡得格外安穩,厚紙板雖然不怎麼舒適,至少能夠遮蔽些寒冷,現在算是夏季與秋季交替,時間的變化讓她感覺不到其實她又改變了時間一次。

隔天,那個男人搖一搖她,「嘿!」

艾蓮娜被搖晃給不情願地睜開眼睛,「嗯?」

「我就知道你會來這裡!」那個男人說,「你餓了嗎?」那個男人又從後口袋拿出了一個被壓扁的三明治在她面前,「算了!我知道你不餓!」他還沒等到她先回答,自己就先咬一口了起來。

「還有嗎?」
「沒了!」他說。

「你去那裡找找看!應該還有!」他又指了同樣位置的烘培坊。她起身,往那裡走去,跨越圍欄之後,接著就是穿越馬路,來到了烘培坊的店前,她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然後拿了一個三明治立刻走了出去,而正要走出去前,被店員立刻追趕,「喂!你沒付錢!」

那個店員看了她一眼,發現她不是本地人,全身的服裝根本不對勁,加上味道難受,「好啦!給你啦!」她說。

「去去去!下次別再來了!」

她看了店員一眼,然後立刻走出門,店員滿腦子疑惑,接著說:「連一句謝謝都沒有!」這時候老闆才從後面的廚房走了出來問,「什麼事?」

她回答,「一個街友罷了!」

「這附近到處都有不要臉的街友來這裡拿麵包吃!他們以為我們是什麼?慈善機構嗎?」老闆說,「我已經給他們一袋麵包了!還不夠嗎?」那個老闆其實蒙勃的臉孔,只是他不叫蒙勃,叫傑里。

艾蓮娜拿了三明治,邊走邊吃,還直接穿越馬路,逼著那些駕駛按喇叭回嗆她,又走回公園裡找那個人,只是那個人已經不在「現場」,他四處找東西來變賣。

她坐在那個睡覺的樹幹下,東西吃完,塑膠袋就隨手一丟,她也不知道能去哪,她靜靜地待在原地。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