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8的文章

生存

看著野火在眼前燃燒,蒙勃有說不出的滋味,他起身想看看艾蓮娜,艾蓮娜在裡面睡得香甜,「你到底是誰......」蒙勃心想。艾蓮娜睡不著覺,她側身躺著,一轉身就感覺後面有人,她趕緊起身,看見一個男子在她腳邊側坐著,「你是誰?」艾蓮娜一開口就問。

一撇意義(意義溝通)

像某種困住的野獸,總是想掙脫繩索,投奔自由,只不過這樣的惡魔,總來自自己本身。我常常看著自己,多麽想了解自己的所作所為,是為了什麼?不過,多半總是最後才知道,就像買了一杯手搖飲,不是單純因為渴了,而是純粹想要去喝,而這種「喝」——為了喝才去喝,就是某一種油然而生的偽意義。這樣說,是否告訴我自己,也跟你們一樣很「假」?

一撇意義(高度意義)

潑灑出來的意義,就像滿地的黃金,總是有人要想辦法找到任何可以看起來像黃金的任何東西,例如金箔。對於任何亮晶晶黃澄澄的任何代表,我們都想辦法讓它們看起來如此尊貴,價值不凡;黃金的馬桶,黃金的洗手台,黃金的任何傢俱,證明了要用黃金建造一個黃金家,是有可能的。

一撇意義(意義出口)

在〈意義論〉之後的,是對意義的詮釋,如果還不夠清楚,從〈偽意義〉也解釋了不少,如果還不夠明瞭,一定是我對於此些討論還不夠全面,且延伸,而從〈意義塔〉開始,再到〈誘之因〉也能看到我對於現在的意義解釋,有多麽精闢。接下來談的依舊是意義的延伸,只不過,誘導出來我們對於生活的憧憬時,才發現誘導出來的意義,多半是一種一撇意義,這就是我要討論的主題。

開始(續五)

循著木頭步道走,一旁的遊客向蒙勃問好,艾蓮娜卻只是笑笑,甚至沒有表情,她看著周遭,彷彿曾經見過,但是只是「似曾相識」,蒙勃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路程呈現 T 字形,一旁是木札山,一旁是札嚴山,蒙勃轉頭,「你想要走哪裡?」

開始(續四)

「好了!」威里絲拿著上色的手稿給蒙勃看,艾蓮娜靜靜看著窗外,卻是一點頭緒也沒有——離開這個世界。

不倒翁狀態

談人性——當然應該談談人的本性,他的本質,而不單單只是性而已。當社會充滿女性消費主義,當所有人被「物化」成一種商品時,當我們還在抗爭這個時,能夠退後好幾步,來看看我們這個奇特的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