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意義塔的高點

圖片來源:Tormod Ulsberg

唉!一年(又)過了!(又)要再一次回顧這一年的來來往往嗎?顯得有意義嗎?當打破的沈默者登入《時代雜誌》封面又如何?不是說不重要,也不是不應該刊登,「應該」沒有人再一次誤解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說,還有更多的沈默者,包括我,包括你,包括你身邊的每一個人,我們這些聲音投票起來也沒有寫在那些人來得實在。



好了!再一次地看著我們這社會所創造出的意義結構,或許為這世界投下了不少的震撼彈,畢竟性醜聞一旦爆發,任誰也無法接受,當你在工作崗位時,被言語長期吃豆腐,沒有人應該保持沈默,繼續在崗位上做自己的事,而你應該做自己該做的事——為自己發聲,說出你內心真正該有的語言,無關對錯,只是不應該再一次保持緘默,當作默許,行為不應該放縱,同樣地,也不應該被允許,被認可,說著 yes,而不是 no。當然,正向詞一種習慣性一旦被當成「正當數」,我們似乎就沒有理由懷疑可能性,自我激勵太久了!難道你的大腦也出包了嗎?

正向書籍一再渲染,我們的社會還是一面——倒向那種社會,看我的文章的人都明白,我很討厭正向的任何內容,因為真的真的真的(我非要說三次才行)沒有用!叫一個不善於溝通的人變成溝通高手——的意義是什麼——從來沒有交代仔細,卡內基的任何課程教你學著怎麼與人自然正向精神,但我看來,只是另一個行銷手法,還要先給錢才行。

成功了嗎?勝利了嗎?人生非要走向顛峰嗎?不是這些以上不重要,也不是應該去凸顯什麽重要性,社會不是應該要這些,而是理由都很牽強,我們都想要更美好的生活,問題則是這社會的限制性已經無法讓你真正保持真正的突破性,瘋子永遠被當成「瘋子」的理由是什麼?只是因為這社會的壓抑性讓他存在?如果這社會是瘋狂的,我們只是趨於一種正常性的自然狀態,認為自己並沒有凸顯這一部分。男男女女之間的複雜程度,可不是你我可以想像,每一個人都要此向的結果,只是在社會上凸顯出意義塔上的薔薇,讓它顯得嬌豔。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一年,(又)是這一年讓我們重見某段歷史,戰爭一觸即發,內戰還在吵得沒完,新聞的大大小小事件,你自己看新聞也可以得知,應該不需要我舊事重提吧?搜尋能力那麼強大,你難道不知道今年到現在少了什麼嗎?你有看到我們真正該重視的議題嗎?除了人權之外,還有什麼該去重視?塑膠袋的問題如何嚴重,北極熊不像我們隨手就有食物可以吃,至少冰箱還有食物可以儲藏,北極熊看著一望無際的冰川、冰原以及整片海洋,要找到海豹吃,還真難,一隻瘦得那樣的北極熊,有見過嗎?滿肚子都是瓶蓋的海鳥有見過嗎?塑膠碎片「現在」還在呈現《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只是永遠都有,沒有機會靠岸,垃圾再丟,我們的石油依然在燃燒,現在的生態危機,從大象的減少可以看出來。

目前,只剩下四十萬頭左右,從幾百萬頭,到現在,萬頭?很多嗎?犀牛的幾十隻,都已經要讓人先鋸下犀牛角保命,大象的牙齒的珍貴性,到底有什麼值得保存?你怎麼不保存你的牙齒呢?

各種野獸的凸顯特徵成了收藏特性,燕子的口水,我們也要,牛的乳汁,我們天天在喝,人類把動物的供給成了保養聖品,我們人類把它們當成寶藏一樣,當成商品一樣,天天生產,天天大量叫囂,我們要的是這些本身?還是這些本身的格外之物?就像鑽石、寶石、水晶以及珍珠,我找不到一個很信服的理由,讓我相信,我買了這些是有「意義性」的。

還沒完,拍賣的各種畫作、雕像、字畫以及各類書法、寶物,在考古學家眼中,這是文明遺留下的見證,然後部份成了一個「價」,好的被展示,壞的則是被私人收藏,放在自己的家中,藝術已經不是藝術,而是商業價值為重的成品,一種凸顯性。盜賊偷的也是珍貴的名畫,還要出於真跡,而不是聶品,我們要的是至高無上的價值,但其實我們現在看見的多數是仿製品。(部分博物館也承認)。

然而,重點不是這些,是某串意義串連之下的珍珠,表示其意義獨特性,代表著誘因吸引我們上門,如果你新年有計劃,我勸你,不要像《紐約時報》建議的那樣,相信我,我直覺每一次告訴我,那早就「成功」了!

每一年都有新計劃,煩不煩啊?你有一次真正實現成功?或是正確來說,是你的計劃在今年成功,還是我們都需要每天記錄一秒?以上不是都不重要,而是我每一次都跟在在做,或者正確來說,這實在沒意義性的存在啊!如果們「夠」活在當下,我的畫面會停留那一秒,且不斷地重複播放,好的記憶其實可以讓你停在那裡,但問題是,我們還在想辦法捕捉那一秒之間的落差,我們停在此刻的原因,是想辦法要活在這「當下」,但是你活在這當下的理由,是因為你需要,你認為,你就讓此刻停在你當下,事物變得很快,一秒的時間,我們早已經被車撞上。

因此,沒有辦法活在當下,我也不是詛咒你被車撞,而是該思考的是我們的心思活在此生此刻,此有的現在,我們能夠體驗什麽,記憶的每一段被你分成好幾刻,有時間管理的你,你在記錄時間,還是被記錄時間?因此,不是什麼都需要紀錄生活,我想過這個很嚴肅的課題,我弟就是什麼都不記錄的人,但是我大概也知道他的生活情況如何,睡得怎麼樣,運動習慣如何,飲食如何,整體的不是在於紀錄本身,是我們紀錄的回顧與思考之間怎麼達成共識,認為這有「正確意義性」,而不是被綁住。


在階級的社會中的權力擴張之下,我們也不明白真正的權力,是權力本身?還是貧貴本身的凸顯?


不管,我怎麼寫文章,我依然坐在這張桌子前,敲打著我的鍵盤,順著我大腦浮現的想法,不管對錯,就寫下去,一字一句打字。我看著各種高效率的工作方式,我也很期待,我的工作能有所提升,但我知道,我錯了!我學著,我改造著,但我知道——一段時間之後,我明明清楚,我要的不是增加多少時間,做更多事,用更快的方法,多種加總也有用的話,我應該也知道我「到底」在做什麽。但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做什麽,要讓不分心工作法在我身上套用,沒有用,但我確實可以如期完成。要今年減重?我只知道這個就好,細節,我不會去管,因為沒有用,計畫不及變化,誰知道戰爭的開打是氣候先來,還是人為先來?

誘因給我們的力量很強大,只要有誘因,我們確實可以建構出意義的跡象來,只要有意義存在,我們確實可以知道我們在做什麽,但同時我們也不知道我們的矛盾點到底是什麼,只知道要去這麼做,改成這麼做,某種意義的出現已經告訴我們這樣必須象徵有意義性,就像意義塔的出現,我們確實聳立在那裡,也的確很美。

但樹立在那,不是欣賞用途,世界的象徵性,證明意義是存在的,我們認為的確有一種誘因存在,就像世界上的某種獎盃一樣的獨特性,先不管是如何評選,但我們確實有某種慾望想要爭奪,想要佔有,想要某種榮耀,想要證明什麽,意義是為了自己生活,而具有獨到性,所以我們的慧眼才會獨特到某種類型,社會容許某一種正向眼光,只要是具有光明面,黑暗之中的顯著,你也會想在怎麼存在,所以我們才學著怎麼與「黑暗」共存一個密室。

每個國家都有街友,我不在乎皇室,英國女王跟我無關,畢竟又不是她有什麼「超能力」能夠治理國家,打扮得體面,但也是人,生活跟一般人沒兩樣,難道不需要廁所?所有的任何人,我們從土著到都市人過得最卑微的訴求:吃喝拉撒睡,只是在階級的社會中的權力擴張之下,我們也不明白真正的權力,是權力本身?還是貧貴本身的凸顯?

你可能會想,不應該瀆職皇室,或者不應該批判皇族,我想說的是現在的高貴本身與低下本身的界線已經區分太多,太制式複雜性,如果真正懂得階級,那麼不是去管階級,而是能力的不同,與每一層的分界之差的意義特性,不過,對於現在的任何皇族,日本的天皇、歐洲的王室,國王與皇后的治理故事,我們現在在管國家的其實是民主制式下的民眾權力本身的限制的區分位階。但逃不開的憲法本身,以及國家權益本身的一體制式化,在連接上,我們是一體式。

然而,街友的「活該」對比我們的「應該」,好像顯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自我滿足感。我們吃得一般餐館、甚至路邊攤解決,應該小確幸,然而,有高利所得,我們的高度情境制想,容易帶入我們應該有大確幸,甚至是應該有利的平日所得,就像把你的薪餉翻了一倍,物價維持同價,甚至更低,你就一種自我滿足的成就感。只要薪餉與整體物價呈現有像樣的對比,人民當然不會苦哈哈,可是我們卻在苦哈哈的高度理念誘導,不斷滿足能夠得到高量式的順利差異,就像水,一經壓縮,另一邊就會高升。

口紅效應像滿足自己的所有慾,在星巴克效應的催化下,我們確實可以滿足了某種存在實在感。 而在整體世界的交叉之下,我們確實有克隆尼效應在改變社會結構,只不過在誘因的導入下,我們成了某種意義的崇拜者,意義塔下的一律平等線,認為人權應該趨於水準之中,但是在意義塔之外的那道線,卻成了我們絆腳石,認為意義是某種高度崇拜,不應該倒。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