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Der Robert

雷努力起身,他看著周遭,至少是想看清楚這眼前的變化,視力暫時恢復,可是呢?還是困在這死胡同,雷已經累到不想走,雖然他是在「走」,卻好像原地踏步。



三隻小狐狸只是玩在一起,根本不理會雷,三隻動物碰碰跳跳,讓雷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艾特與伊瓦走在一起,卻彼此不答話,氣氛變得很不尋常......伊瓦受不了了!率先發難:「你確定能夠找到他?」

「他?」
「我是說雷。」
「喔!他喔!我不知道,可以在這裡停一下嗎?我累得不想走了!」艾特想要休息。
「為何不?我覺得我們在浪費時間。」
「反正他這種人出現了也沒好結果。」伊瓦繼續說。
「我看你還蠻擔心他的嘛......」
「關心是軍官的事,不是我個人的事......」
「你倒是撇得很清楚......」
「你在說什麼?」
「我只是實事求是。說得明明白白。」
「這叫什麼明明白白?你根本就是不喜歡他比你強。」
「對!我是不喜歡他的能力比我強!要是他真那麼強大,現在早就出現在我眼前了!」
「他到底在哪?」

「別管他了!他媽的!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回到那裡?」伊瓦能看見火堆,但總是有距離......


雷還是躺了下來,他感覺後面有動靜,他仰著頭,角度呈現一百八十度顛倒看了一下,一隻「神奇」的動物出現在他眼前!

「小狐狸?」

他轉了個身體,然後抬頭,最後起身看了一下前方,「小狐狸?」

這隻小狐狸不同以往的那三隻的樣子,而是一種會發亮的型態出現在他面前,「一定是我眼花了!」雷揉揉眼睛,不敢相信這種動物會發光。

雷看了牠,牠動也不動,他走到了牠的後方,想要撫摸牠,而正當他把手伸出來時,那三隻小狐狸的其中一隻出現在他眼前,讓他嚇了一跳,並且往後跳了幾下。

「你要嚇死我?」

那隻小狐狸不懂,動了一下頭,然後想問問他發生了什麼?但牠們都不會說話,其他的兩隻也跑來看看他。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離開這裡?」
雷很苦惱,於是他像瘋子一樣拼命往前跑,三隻小狐狸看他不對勁也跟了上去,他跑得很快,沒有目的性的持續跑,直到他累了,跑不動,最後因為累到想要停下來,但卻來不及而摔倒在地。

他摸著頭,「痛......」

過了一段時間,雷痛得閉著眼睛,直到他再度張開,就看見艾特、伊瓦出現在他左右兩側。

「嗯?」雷變得很奇特,很陌生。
「你們?.......」
「什麼你們?」艾特不解。
「你在幹嘛?到處跑來跑去?」伊瓦笑他。
「跑來跑去?你到底在說什麼?」雷不懂。
「你跟你那什麼三隻玩意在樹林裡追逐。你不覺得你像個小孩子嗎?」
「嗯?」雷越來越不解,他轉頭一看,三隻小狐狸好好的站在他身邊。
「你怎麼了?」艾特摸著他的額頭。
「你不要碰我!」
「你一定不是真的艾特,你是假的!你一定是假的!對不對!」雷起身,撿起地上的樹枝威脅艾特。

「這個人已經沒救了!」伊瓦笑笑。

三隻小狐狸仍靠著雷,「你們三個走開!」

雷好像得了患得患失症,事實上他沒有病,只是因為受到這三隻小狐狸以及那顆石頭的影響之下,變得很怪裡怪氣。

「我們幫你!」艾特試圖安撫雷。
「你們走開!」
「看樣子要來硬的.....」

艾特衝了過去,撞倒了雷,伊瓦上前幫忙,架住雷的手腕,艾特然後轉身不讓雷有抽身的機會,雷試圖掙脫,往伊瓦的臉龐打去,「你要來玩,是嗎?我奉陪!」伊瓦摸摸臉頰。

艾特又衝了過去,然後撿起地上的樹枝,往雷撒去,最後直接往雷打了過去,最後將他絆倒,雷撞到地上昏厥。

「你下手還真夠狠!」伊瓦說。
「剛好而已。」
「現在怎麼辦?」
「暫時這樣,我再來想想辦法。」

三隻小狐狸一點也不生氣,只是好奇地在遠方看著這兩個人,還有躺在地上的雷。


過了一陣子,這兩個人也睡著了,經過一整晚的追逐,加上沒進食,體力幾乎消化在這上頭,兩個人各自形成交叉的姿勢,睡到黎明。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要放了牠!」艾蓮娜扶著喬,邊走變念。
「你放心,牠其實非出我願。」
「什麼意思?」
「牠背後一定是有什麼目的。」
「目的?不就是殺了你?」
「如果這不是最主要的呢?我是說牠是被操控的呢?」
「你到底在說什麼?」
「你沒有注意到牠頭上的東西嗎?」
「什麼東西?太危急了!誰會注意到?」
「牠頭上有一顆石頭。」
「石頭?別開玩笑了!」
「我帶你去看!」喬要艾蓮娜回頭。
「不要!我才不要。」
「走!別擔心!你有我在。」

喬又走回那間辦公室,一進門就看見彎角猛獸努力喊叫,「你看!」喬小心翼翼指著彎角猛獸的頭上的位置。

「那是......石頭?」艾蓮娜看著那不像石頭的東西,不敢相信。
「所以說,牠真的是被操控?」
「我覺得是。」
「你要幹嘛?」艾蓮娜看著喬想要把牠頭上的石頭給取下來,但很難使力。
「我要拿下來。」
「別鬧了!」

彎角猛獸的身上彎刀離她很近,可能一個轉身就被刺中,但喬不管怎麼試,就是拿不下來。

「放棄吧!」艾蓮娜要她停下來。

「算了!」喬離開彎角猛獸的身軀,但一不小心,好像「誤觸」了某「開關」,撞到了彎角猛獸的前肢,牠身上的彎刀就直接往喬射去,泰神在一旁見狀不妙,立刻吹出了「冰霧」凍結彎刀,而喬剛好被彎刀的下緣給劃傷,又被前肢給絆倒,倒了下來。

喬的右肩膀流出血,艾蓮娜也被喬跟著摔倒,所幸她逃過一劫,她轉頭看著喬,肩膀在流血,泰神立刻發揮了應有的角色,治療這傷口,肩膀暫時癒合,但身體的創傷還未完全康復。

艾蓮娜扶著喬在外休息,泰神也跟著走出來。

「你看吧?」艾蓮娜笑著喬。

喬看了她一眼,然後把手伸出來,「你拿下來了?」

喬張開手掌:「沒有。」

「我還以為你真的可以......」

後面的一位警衛走了出來,「你們要往哪裡去,我跟你們走!」

「你確定......你可以?」艾蓮娜質疑的語氣。

艾蓮娜想到他害怕的表情,不認為他可以做得到。

「嗯.....說什麼也要試一試!」那名警衛用堅定的語氣說。
「你很怕,對吧?」泰神走到他的身邊。
「你會說話?貓會說話?」那名警衛轉頭盯著泰神。
「別大驚小怪,他們都見識過了!」泰神瞄了一眼前方的兩個人。
「這裏!」艾蓮娜指著前方的方向。
「喔!等一下!」泰神回覆。

喬看著後方的兩個,然後往前走到了艾蓮娜身邊,「你要小心牠......」

「牠?」艾蓮娜看了一眼泰神。
「那隻貓?你別太擔心,牠不會傷害我的。」
「牠不會傷害你,可是牠可能會害了你。」喬告誡艾蓮娜。
「喔。」艾蓮娜點點頭。

艾蓮娜回頭等著那兩個跟上來,喬也在一旁看著他們。


天未央,三隻小狐狸被鳥叫聲給吵醒,三個互相看著彼此,然後跳起身,玩來玩去。伊瓦被吵著很煩,直接閉著眼睛拿著一旁的巨斧,往牠們丟了過去,「喂!那個白癡把牠們管好!」

艾特睜開一隻眼睛,看著前方,然後回頭,睜開兩隻眼睛,雷在前方還沒清醒。艾特起身,走近雷,他睡著了,他查看他一下,然後看了一下週遭。雷這時候感覺有東西在他前方,立刻起身,壓住艾特說:「我哪裡都不去!」艾特被嚇到了!直接抓著他的頭髮來到後空摔,把雷摔倒在地。很大的一聲把伊瓦也給嚇醒了!睜開眼睛然後轉身說,「拜託!別擾人清夢!」伊瓦又繼續閉上眼睛。

艾特轉身把雷壓制在地,「我在這!我是真的艾特!我不是假的!」艾特要雷把手碰觸艾特的臉頰說。雷一直無法順從,到處東看西看說:「讓我走!拜託!讓我走!」艾特搖搖頭:「我不會讓你走!我有我的責任!」

伊瓦聽到吵鬧的聲音,揉著眼睛站起身,然後走到了兩個人面前,「你是中邪了喔?叫你不要養這三隻小狐狸,活該!」

「只能把他帶到那邊了!」
「你確定?我們怎麼走回去都不知道,」伊瓦很質疑的口吻。
「試試看吧!往回走沒有錯!」

雷突然發狂咬起艾特的手臂,「痛!」艾特的右手立刻流血,雷趁這時趕緊開溜,伊瓦見狀不妙,撿起地上的巨斧丟向雷,雷跑到一半被嚇到又跑了回來,伊瓦這時候把雷壓制在地,然後給他一拳:「這下!你可安靜了!」

雷又昏了過去,艾特看著傷口,「媽的!」

「先止血吧!」伊瓦拿著葉子給艾特,艾特把它蓋住傷口。
「你要看著他!到時候又發作了!」艾特轉頭告訴他。
「你不用說,我也知道!該我報復的時候了!」伊瓦壓著拳頭的關節,作勢要出手。
「先往這裡吧!」

三隻小狐狸看著他們兩個,以及伊瓦肩上背著雷,跟了上去。


艾特、伊瓦又走回頭路,三隻小狐狸看著他們,沒想什麼。經過了樹林、部分溪流,到了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地方:那個首領部落,不過不是原來他們被綁的那個,而是傑克、安被綁住的那個,但實際距離還有將近兩英里那麼遠。

但艾特已經感受到一種不安的氣氛,因為他有看到部落人民在前方徘徊,伊瓦在身後看著他。

「你要過去嗎?」伊瓦小聲告訴艾特。

「當然。」艾特小心翼翼走了過去,並且張開雙手,「好!你要的!」部落戰士聽到聲音轉頭查看,並且很小心,「什麼?」

伊瓦在後方很小心,看著他們,三隻小狐狸這時候從伊瓦的身後跳了出來,部落戰士們看到熟悉的東西認為應該可以信任他們,把他們帶到部落的主要地方,艾特看著伊瓦,「成功了?」

「我不知道。」

部落戰士看著三隻小狐狸跟在他們身邊,感到很興奮!相信這是神帶來的好運!艾特卻懷疑,這麼容易得到信任,或者是說,他們這麼容易找到?那為什麼逃離他們這麼久?

艾特原來離那麼原來的部落還有兩三英里的距離,這個算是近了,而艾特也不認識他們的臉龐,也不知道首領的面貌是否是原來的那一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