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8的文章

冰滲透了出來,艾蓮娜靠在喬的肩膀看著眼前,彷彿時間凍結此刻,泰神沒說什麼,只是癡癡地望著前方,泰神看著前面太不尋常,因為牠看見了冰,問艾蓮娜、喬:「你不覺得前面有東西嗎?」

「什麼?」艾蓮娜聽不清楚,這時泰神往前走了過去,想看個仔細。冰滲透了地面,往前邁進,但是未流經這裡,也就是說,冰是有規律性的?艾蓮娜起身走近泰神身邊一瞧,「這…...」艾蓮娜退後幾步,「這不會是真的!」艾蓮娜瘋狂地往後跑,一路上重複這句這不是真的,泰神見到太不對勁,也跟著追了上去,喬想要上前阻止,但已經來不及,艾蓮娜跑到一半因為沒有看清楚路面,差點摔倒,直到已經很喘不過氣才停下來,泰神跑了過去問:「你看到什麼?什麼...這不…...會是真......的?」泰神也邊跑邊喘氣問。

「那個女孩說得對!這一切將會全軍覆沒!」
「你到底在說什麼?哪個女孩?」
「她告訴我,這不管怎麼努力,這一切將無法阻止!」艾蓮娜瞪大眼睛看著泰神,然後又看著別方。

「你到底在說什麼?會滅亡?」泰神不懂。
「不懂就別來追問下去!」
「我該怎麼辦?對!我的力量!」艾蓮娜自問自答了起來。
「不見了!?」艾蓮娜繼續說。

喬也從後方追了上來,一看到艾蓮娜在與泰神對話,「你怎麼了?」喬大聲地說。

「我沒事!」艾蓮娜大聲回答。
「說吧!」喬走近艾蓮娜身邊。
「我覺得我只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你可以,不是每一個人都這麼可以。」
「你怎麼知道?你又不是我?」
「我不是你,可是我能了解你的心境,我知道你有一份心,只是顯得更加不確定。」
「我認為你有一種感應,就是很了不起的禮物。」
「你說得沒錯,我能感受到。」

「這就沒錯了!體悟來自你身上,只是你顯得很不知所措,還無法認識你該有的知天命。」喬碰著她的肩膀說。

「你該有的經驗,現在才經歷一下子,不可能讓你明白所有。」
「要我接受這個,實在太吃定我了!」艾蓮娜對比喬在這裡的經驗,真是越來越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是誰要你這麼做,但你放棄了,就等於放棄了一切,甚至是你的家人。」
「我不是為了他們,我想找回我妹妹!我想我父母......」
「你不認為這有相關嗎?」
「有嗎?我接受,就可以找回來嗎?」
「這…...我無法給你答案,但接受了!就有這個希望。」
「我當初是想,但力量漸行漸遠,真不知道到底怎麼樣才能知道?」
「拜託!你能解救他們,他們就會報答你!這麼簡單?你以為在這裡是白吃白住的?」泰神回答。

「走吧!」喬牽起艾蓮娜的手。
「我也要!」泰神也伸出前…

未(續五)

洛爾在想什麼,不得而知,但走在他後頭的海娜看著他若有所思,應該他的頭有意無意地看著地上,不時還會暫停,海娜就知道這個人不對勁,於是她快步走向前,走在洛爾的身旁。

隨筆(七)

有錢的生活會是怎麼樣?我有體驗過,一天花費一千元,在短短幾年之內幾乎沒有任何存款,我還積欠了一大筆債務,於是我省吃儉用,一個月的花費變成了兩千元,甚至一千元還有找,因此,我能體會有錢的生活以及沒有錢過生活的模樣。

Who?

眼前的黎明何其亮,我們看得到,觀望得很清楚,但卻怎麼樣也摸不到。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希望的雛形。我們很希望能夠到那種「境界」——我們的確很「接近」了!但總是差臨門一腳。

Everything(part 10)

看著「機器人」幫我打理好了一切,我深深認為,這世界實在沒有「人工智慧」不行,我是說最簡單的處理過程,一切知道你要的是什麼,什麼樣的功能你需要「升級」,你只需要問一下他們,他們就會找出你最適合的東西推薦給你,像是你最近看了這個品牌的介紹?那你是否要要試用一個星期?你說好,等到你完成試用的前一天,就會問你需要進階的服務?需要點選這裡付費,或者你可以參考其他類似的服務。所有的「訂閱」制都屬於這種人工在機器前挑選的「人工智慧」。

未(續四)

「我知道怎麼回事了!」洛爾突然站了起來!
「你在說什麼?」海娜不解。
「就是那個可以開啟『通道』,把艾維茲找回來!」
「更聽不懂了!」
「那個族人可以幫我們!」洛爾興奮地握住海娜的雙手。
「你確信?」海娜轉頭看著那名族人似乎在做什麼。

未(續三)

羅伯特克科學研究所的總經理看著手上的文件,仔細思索上面的方程式,以及各類的說明文件,外面的助理秘書索帕塔正在看著密密麻麻的文件的注意事項,以及各類的研究反應,他叫著索帕塔把那些文件拿給他,他要仔細過目,看看現在的旗下科學家們所要研究的科學項目是什麼。不過,在此之前,索帕塔瞄了一眼,有關十一樓的那個機器詳細方案,讓她好奇地看了一下。不過,她過目的時間不到三秒鐘,就把文件遞交給總經理。

「總經理,這是你要的。」
「謝謝!你可以出去了!」總經理看了一下她的眼神。


維爾耶夫經過了那一次「驚心動魄」的經驗,對這次的工作還是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他不直覺想了一下,連他的助理,還是送交文件的工讀生,看他這樣的不專心,心裡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喂!」經理經過他的實驗室,看見他對著天空發呆。

他沒聽到,「喂!」經理用力敲了一下他的大門。

「什麼?」維爾耶夫轉頭過來看了一下經理。
「你怎麼了?最近看你心不在焉。」
「有嗎?我很好,你不必擔心。」

經理隨意拿了一張椅子,然後坐了下來,靠近維爾耶夫問,「你說,有什麼困難,我可以幫忙?」

「嗯……」維爾耶夫想了一下,「的確是有,但你不可以告訴任何人,甚至是你的家人。」

「這麼嚴重?」經理皺了眉頭。
「是這樣的,我的文件被人劫走了!」
「哪一份?」
「一份關於解碼式的相關說明。」
「你不是還有備份?」
「是有,在這。」維爾耶夫拿出備份文件秀給經理看。
「但......」維爾耶夫又暫停了語氣。
「但是什麼?」
「這份是舊的,也就是修改前,那份是修改後。」
「你不能改為原來一樣的嗎?」

「我很想......」維爾耶夫想了一下,「但我已經全忘記要從哪裡著手?」
「什麼意思?」經理站起們把門關上,然後又坐回那張椅子上。
「因為被人劫走的文件有我重要的特殊代碼,現在我已經無法找回來。」

經理搖頭。

「我不懂。」

「那份文件的代碼與這個代碼不同,你看,這個地方應該是 Qx1,但已經被修改為 Lx1。」維爾耶夫指著舊文件,「但重點是我不確定是 Lx1,還是Qx1,或者是 Rx1?反正,我已經不記得當初的執行計畫。」維爾耶夫說到激動處,猛抓著頭。

「你不要這樣。」經理握住他的肩膀。
「救救我。」

「對不起,我不能幫你,因為我無法讀懂你的代號。這裡的方便之處就是每一個人有獨特的代號,連我自己的,有時候也看不懂在寫什麼。」
「我唯一能夠給你的就是從既有的檔案中找到線索,拼湊出來而已。」

「像這樣?」維爾耶夫隨手拿了一份不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