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一頭巨獸

圖片來源:waldopepper

仔細想想我們這世界被我們「搞」得什麽樣?或者說被我們「拼」成什麼樣?我邊騎車,邊想這個問題。交通一樣亂,行人一樣不守規矩,政黨總是吵翻天,整個社會的局面,總是顯得「不太好看」,所以才需要「整形」吧!不是嗎?人工美女已經視為一種正常,我也不知道最正常的初始會是什麼模樣?每一個人都愛美女,五官立體且細緻,人人稱羨的美女,因此,這社會要的,你認為到底會是什麼呢?


LGBTQ 文化並非每一個人可以接受,在自由度很高的美國社會,要接受同性戀、變性人享有與異性戀一樣的基本權,還是有人會離開座位。三億多的美國人,包括美國總統,各種行政官員在內,都有自己的生活主張,白人當道的美國,少數族群的定義就變成拉丁裔,亞裔,非裔,還有不在這族群裡的範圍內,是否我們期望有一天走進商店中,不要被其他族裔給冷眼對待?甚至是同族裔?

白人,大概就是第一批來到美國的那些人,他們是美國的開墾始祖,因此,流著一點點同族裔的血,是否就很難接受後來來到的族裔?我不知道,畢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不是嗎?而仔細想想我們這個民族社會,當每一個人都認為自己視某種利益為優先時,我們要怎麼樣才肯退一步想想其他人的權利?

或許插隊是難免的,或許我們帶有一絲自私的基因,基因為了自己的生存,沒有想過其他的基因相容血統,或者我們在尋求某些配對時,總有那麼一點要符合自己的基因血統,所以門當戶對的觀念不可能停止過,甚至還視為正常,是傳統的一部分,要一個人不配你的人成為你未來的丈夫或妻子,不是很希望有家人朋友的祝福嗎?

沒有人就願意這樣「私奔」,只有兩人世界,你要我相信這一點,說真的,做不到,因為,兩個人的力量實在很微薄,每一對情侶,每一對夫妻,都不是在第三方親友的見證下,成為你們最好的「目擊者」?神父祝福你,牧師祝禱你,法院賦予你,夫妻就是在某種力量之下,才能成為社會最好的聯繫者,而這部分就是社會處理關係上,最好的溝通者。

因此,男女的一開始結合,就是要我們在處理人際關係上,能夠巧妙地溝通,如果上帝一開始造人是兩個男人或兩個女人,大概異性戀則會被視為怪咖,然而,同性戀也不是上帝的錯,而是上帝根本不了解人類在想什麼?上帝只是提防人類「造反」,人類卻說,現在我們早就「取代」你了!

說這句話,大概是狂妄吧!然而,這是不爭的事實,人類「已經」可以創造某些生命,甚至想辦法來「複製」生命,人類對於科技的熱衷,從來沒有停下腳步的趨勢,反而多麽有希望真正有一天能夠看見克隆人在現實生活上演。人工智慧被喊了多少年——至少一百年了吧?我們只擔心人工智慧會反噬我們,但該擔心的,不應該是這個,而是人工智慧處理大數據本身的系統運算法則。

說真的,大數據正在發燒,每秒幾兆赫茲的處理速度,比我們的直覺還要快,就算我們是愛因斯坦,我們還是比不上可能預測出的可能法則,只是該選擇相信哪一則與否,我們在與機器人交手的日子,我們不可能全部交由「自動處理機制」,但人類在處理備用計畫時,就怕真的因為惰性,而一手把鑰匙給了他們,即使你可以「信任」。

而談談人類自己的思想矛盾,我們也可能因為種族情結以外而殺了其他人,甚至我們會因為要一個妥協,而不斷跟自己奮戰,你有多少次因為戒除某些癮而宣告失敗?戒菸?很難,戒除酒精?很難?戒除毒品?更難?都有戒斷症狀,我們還是因為前面幾次成功了!在後面就失敗了!

而肥胖?戒不掉的食物癮,很難,我們不願意「少吃多動」,大概就是因為運動太累了!就算每天消耗更多卡路里,還是彌補不上後來居上的食物痕跡,少吃一根薯條不會怎麼樣,同樣的,多走一公尺的路也不會怎麼樣——但我們就是會怎麼樣,惰性打敗了我們,多希望「懶人法」可以套用在任何方式身上,不是嗎?最好連上個廁所都不用起身,不是很好嗎?上帝希望看到的結果,往往也自嘆搖頭,說:「我怎麼會造出這種人出來啊?」

但不會給懲罰,因為後果會彌補,所以肥胖從來沒有停止過,甚至用和平條約來帶過,因為白紙黑字的條文沒有用,撕破臉,燒了它,你的證據在哪呢?因此,當初簽下的條約,往往可能說變就變,我可以說,因為時代環境在變了!所以這些限制只是當時所擬定出來的規範而已,不「適用」於今天,不可能拿著二十年前的身高限制去想想現今的遊樂園入園規定,都什麼時代了?可以「變通」嗎?一定有人會這樣告訴你。

我們不斷干涉大腦的運作模式,一直就是希望大腦在當初的「亂糟糟」,能夠變成「正常」流動,這也是美國人在心理疾病的問題上,尋求一種「解答」的原因。

然而,社會被搞出了一個「市場」,因為環境而生的市場,我們就可能因為這社會而改變出一個規範限定,現今的任何產業都有可能成為吃香的行業,打電玩都可以成為專業,交友市場的變動等等,沒有什麼成為一種不可能專門的職業類別,社會的需求是眾人製造出來的,也因此,社會出現的「商機」,往往就像出現的罕見花朵,一定有人會發現,並且向需要看它的人收取一點車馬費。

拼出什麼樣的圖案,我一點也不知道,美麗的萬花筒,還是眾生樣?如果可以仔細看看人與人之間的連結關係,相信我們會更進一步想想溝通真正的意念是出在哪裡?我不善於溝通,但我善於傾聽,你大概只是要一個認同可以,不是嗎?所以才需要專線排解你的憂愁,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壓力徘徊的時候,我們內心情緒的出口,實在需要一個什麼,不要在我的心門停留,能夠好聚好散,了解這到底有什麼意義?

心裡嚐起來是苦的,每一次的吞嚥,就像說不出的苦衷,無法用文字傳達,情緒的符號不足以見證我不開心的念頭,這種情緒在酸甜苦辣的翻滾,要怎麼樣才能完全釋出?因此,可以說,當我們在自私的出口有一道需要連結的管道中,我們就期望些什麼,這大概也是我們不斷告訴自己能夠堅強樂觀的主要理由,如果沒有那麼一種明白的感受,告訴自己可以獲得什麼,我們大概也不會想渴望什麼,人的多巴胺不可能就這樣消失無蹤,總是有一點「分泌物」,來告訴自己能為了什麼?

藥物治療一直是心理疾病的治療關心物,因為藥物能夠阻斷,又開啟什麼類型的通道運作,我們不斷干涉大腦的運作模式,一直就是希望大腦在當初的「亂糟糟」,能夠變成「正常」流動,這也是美國人在心理疾病的問題上,尋求一種「解答」的原因。我之所以會提到美國人的緣故,是因為美國人大概是世界上背負很多心理壓力的原因吧!美國人不願意公開談論隱私,因為他們或者我們不希望把任何家裡的事告訴官員我要到什麼去,辦什麼(不關你的)事。這種衝突,每次我看海關人員在交涉入境人員,總了解到,我們為什麽要把真正的目的以及真正不是目的的目的一五一十告訴你聽?你難道不會洩漏?

我不是站在民眾這邊,當然也不是站在政府官員這邊,只是我們在防衛自己的同時,想一想這樣的碰撞,能夠說明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去捍衛自己的隱私口風?不過,多數人大概不會像我這麼誠實,每一個人好像都有不能說出口的秘密,硬是不要告訴海關,也要告訴網路上的陌生人。奇怪的悖論,人類自身的矛盾,在安全與隱私的中間房門,想必還有更多門口等著拼出來,就像官員在理解旅客的同時,我們也要理解官員本身的職責問題。

他們也是人,但旅客入境,沒想過這點,來往的班機這麼多,就是為了一線安全,就只好在隱私的需求上,放在比較低一點的戒備位置。而怎麼看,就好像有那麼一點「不正確」。我總希望,在我們在與對面鄰居作伴時,至少不用太戒慎恐懼。

想辦法了解是好事,說真的,一方面來說,人是好奇的,因為我們就是為了瞭解才尋求解釋,而另一方面,我們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想要挖掘出,你到底有什麼另其目的而來?畢竟,你來到別人家作客,難道不需要遵守入園規定嗎?

人大概沒有認真思考過吧!自己的意見容易先入為主,在我們一種偏見的引導之下,就容易犯了衝突的領域之中,甚至在吵架時還很好用,為此還出一本專門的書。女性三不五時離不開愛情的花園,男人三不五時逃不過家庭的訴苦,性別為此征戰,我們在開放與閉鎖的開關下,要怎麼讓這洞口開得剛剛好?

社會的兩派,不是分為開放與保守,男性與女性,主張全面與限制,隨時拿著兩方都有理的桿子,就是這社會的拼圖中,拼出很有禮的完整拼圖。不過,就像我所說的,我們搞得社會怎麼樣,整個世界就變得什麽樣,肥胖關乎飲食與運動,而飲食關乎我們的飲食文化,而飲食文化關乎我們對於食物的觀點,而對於食物的觀點,就在於我們怎麼看待每日的正常飲食活動,每日的飲食活動又關乎我們的工作習慣,與生活態度,生活態度又關乎環境,環境又關乎經濟活動,經濟活動關乎民生消費,工作收入等等,工作收入又關乎政府組織,貿易等等,貿易又關乎稅率,稅率又關乎我們的日常所需,有一個環節,是我們口中所說的真正的原因?任何一個都是,而任何一個就是我們該從哪方面下手的主要推手。


拼成什麼樣?大概就是那種我提到的巨獸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