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存(續三)

圖片來源:Alfonso Cr

「接下來要怎麼做?」那個女生問明達葉。
「等啊!」明達葉玩著手上的鋼筆,覺得很無聊。
「等?長官,你在跟我開玩笑嗎?我們努力這麼久,結果就是等?」
「我們?」明達葉冒出質疑的表情。


「不,不是。」那個女生趕緊緩和語氣。
「不是,那群科學家們是否是有其他人參與,我實在很好奇。」
「你看,」明達葉指著桌子上的化學式,不過她卻是臉頰躺著指著,「密密麻麻寫著這些,一定有什麼參與,而我們還不知道。」

「這個什麼 R2 與 Q2 的混合式,我們又不是這一類的專家,根本看不懂,況且,那個人給我們的東西,根本就沒有什麼用!」明達葉氣憤地站起來宣洩。
「我......」明達葉拿起手上的紙,把它撕成兩半。
「喂!」那個女生要阻止她。
「你就這樣撕毀?」

「有什麼不對嗎?你質疑我?」明達葉撕到一半時,看著那個女生。

整個關鍵紙被撕成碎屑,但還好沒有太過粉碎,那個女生撿起地上的一張紙屑,「長官,這可是要交代給他的啊!」

「他?胡蒙?我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裡。」

「那個男人,看起來頗為威嚴,但有一次我還救了他一命,沒有答謝就算了!還想要提報我?」明達葉對於胡蒙將軍,根本就認為是偽君子一個。

「我怎麼沒有聽你提起這件事?」
「算了!我懶得告訴你這些小將。」
「陪我等吧!」明達葉告訴那個女生。


救護車趕往醫院救治,薩克與浿坦兩個人在急診室等候。

傑瑞絲幸好只是皮肉挫傷,需要觀察一下肩膀傷勢如何,因此,她一個人在急診室的病房躺著。薩克東看西看,問了其中一位醫生,傑瑞絲傷勢如何,以及人在哪裡等相關問題。他馬上找病床號碼:5367,他看著依序編號,但可惜,不是依照大小來排,這個號碼只是眾多病床上的一個編號而已。

「8456、8420、3538、5841、2573…...」薩克默念著。

「在那!」薩克看著兩個病床之間的那個編號,「5367。」薩克一打開門簾,卻看見一位婦女在痛哭,「嗯?」浿坦覺得很抱歉,連忙道歉,接著在對面,浿坦看見了傑瑞絲的名字,一拉開門簾,傑瑞絲在病床上休息。

薩克也被浿坦拉了過來,薩克一看到傑瑞絲躺在那裡,感到很欣慰。

「是你!我還以為......」薩克想到剛剛的畫面。

傑瑞絲被薩克的話驚醒,模模糊糊地張開眼睛看著眼前,「薩...」傑瑞絲要喊出名字時,右肩在疼痛,「......」傑瑞絲摸著肩膀,想要坐起來。

浿坦扶著她的腰部,慢慢地將她靠著床後,能夠坐起。

「你現在感覺如何?」浿坦問。
「除了右肩,其他還可以。」傑瑞絲說出這句時,還是感到疼痛。
「剛剛我還以為,從此再也見不到你了!」薩克說。

「傻孩子!你還是一樣沒有什麼變。」傑瑞絲想到薩克對待她的種種。

「醫生告訴我,你的右手臂可能會受到影響,例如可能無法舉起太重的東西,或是可能有些後遺症,例如顫抖。」

「這些......我不在意,」傑瑞絲想一想,「反正我這科學家職涯已經結束了吧!」傑瑞絲想到這一生的貢獻,不由自主地悲嘆了起來。

「但你應該很想繼續了解那作用吧?」
「我是很想,說真的,這些後遺症並不會阻擋我的目標,你有問醫生,我何時能夠離開這裡嗎?」

「最快七十二小時之內。」薩克說。
「這麼久?我可不能等到這麼久。」傑瑞絲說。
「以我這醫生來看,你的傷勢的確會影響你的活動。」薩克用獸醫的觀點來看。

「連你都這樣說!你明明知道我不能這樣子等下去!」傑瑞絲用左手臂捶薩克的肩膀。

「小姐,我只是專業建議而已。」薩克也跟著開起小玩笑。

薩克一走出門簾,隨便找一個醫生問傑瑞絲何時可以出院。

「現在不行。」那位醫生告訴他。
「子彈已經傷及神經,這需要留院觀察才行。」他繼續說。
「謝謝。」薩克點個頭,又跑去傑瑞絲的病床旁。
「至少今晚不行。」薩克告訴傑瑞絲。
「......」傑瑞絲沒多說什麼。


那個男子一醒來發現自己躺在警察局的偵訊室,臉上包著紗布。

「今天,怎麼只有你一個?」警察問。
「你在說什麼?」
「一般來說,施工工人不會只有一個,其他人呢?」
「施工工人?你到底在說什麼?」

「他們說你是這裡的工人,我在半信半疑之下就相信他們所說的,但想一想不對,你與他們認識嗎?」警察質疑問。

「不認識。」
「這把槍是你的嗎?」警察拿著那把槍擺在桌上。
「不是我的。」
「可是上面有你的指紋。」
「我撿來的。」

「你再不跟我實話,你就要吃牢飯了!」警察大聲說話。
「我要請律師。」

「歡迎!」警察說完之後走了出來,留下他一人。

那名男子看著那把槍,想著明達葉何時會來救他。


明達葉與那名女生,兩個人在那層樓的街道上等,在此之前她們兩個人坐在街道一旁上的戶外咖啡廳的桌椅,沒有任何餐點,因為那張桌椅距離那家咖啡廳有一段距離,況且,旁邊又是暗巷,她們兩個隨意走走,就在看到一張無人坐的桌椅坐了下來。

現在,她們離開桌椅,兩個人兩手空空,在街道上發呆。

「就是你!」遠處傳來的聲音。

明達葉轉頭看著前方,剛才那名向她們搭訕的男子氣沖沖地向她們走來。

「拜託!」明達葉很無奈表示。
「長官,我們不溜走嗎?」
「能去哪裡?」明達葉看著那個女生。
「你害我失面子!老子要好好教訓你們才行!」那名男子說完直接揮舞著拳頭朝著明達葉而來。

「先生!別那麼激動!好嗎?」明達葉輕鬆地偏頭,並且握住那名男子的手腕。

「欺負女生,就是不對!」那個女生說。

那個女生直接用膝蓋往他下體踹過去。

那個男子痛得倒在地上,路過的路人們看著那個人「活該」,偷偷竊笑。

明達葉蹲下身體,「先生,雖然我不喜歡你,但也別做個讓我討厭的人嘛!」她摸摸臉頰,之後就起身往暗巷走去。

那名男子痛得不答話,看著她們身影遠離。


警察從偵訊室走了進來,「你不認罪沒關係,但我們還是會把你列為嫌疑犯。」話說完就把他帶離偵訊室往警察局門外走去,「我就說嗎!」那名男子因為證據太薄弱,而沒有辦法逮補。

警察對著另一名警察說,「你就這樣放他走?」

「他不認罪,且這件案子恐怕不只是檯面上簡單,我只能列為追蹤案件之一。」
那名男子從警察局門前的樓梯走了出來,看了看,要找到明達葉先行報告才行。


浿坦與薩克兩個人在醫院外等待,今晚,他們還不想回去實驗室或者那個借住的場所。浿坦點了點一根菸,抽了起來。

「薩克,你知道嗎?」浿坦對著薩克說。
「嗯?」薩克本來看著人車經過,聽到浿坦聲音之後,轉頭過來。
「其實,我也還蠻喜歡你的!」

「那一吻,大概是我過去未曾表達的,但看到你今天的成就,其實,我認為,我並不適合你,因為我的個性太倔強,太莽撞,所以還是做朋友就好。」

「!」薩克聽到這番話,不知道她為何會在這個時候說。
「我知道。」
「原來你早就知道?」

「不是,我的熱情已經不能投入這方面上,因為這會影響我的判斷,所以,這大概也是我單身這麼久的原因吧!」

「但你與傑瑞絲是怎麼回事?」
「那個.....大概是不懂事吧!我不知道。」薩克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你們感情還是很要好!」浿坦吐了一口菸。
「是依戀吧?」
「是這樣嗎?」浿坦點了點菸灰。
「給我一根吧!」
「沒想到你也有抽菸。」浿坦拿了一根菸給他。

「少,連她也不知道。」薩克接下浿坦給的菸。
「呵呵。」浿坦笑了一下。
「你今晚要在這裡嗎?」
「是啊!」薩克吸了一口菸。


今晚,兩個人看著月光,在醫院外等著未來的希望。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