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存(續二)

圖片來源:Steve Slater
「快點!」艾維茲看著海娜、洛爾說。
「呼!」海娜一直喘著氣,洛爾看著後面那些族人。「他們到底想要幹嘛?」
「這時候,你先別問!」海娜轉頭看著他說。
「這裡!」艾維茲指著一間破舊的小屋。


海娜看了一下,就跟著艾維茲躲進木屋的縫隙中,這間小屋不算大,但也不算小,整個來看,已經沒了屋頂,也沒有門窗或木門可以遮蔽什麼,木板破裂,地板也跟著殘碎不堪,可能一失足就會踩空。艾維茲鑽進一間木屋中間裡的空隙中,海娜則是躲在她的旁邊,洛爾則是想辦法別讓身體露出來,因為空間實在不夠擠三個人。

「噓!」海娜要洛爾閉嘴,因為他看起來想要說話的模樣。

艾維茲則是空看著地上的木板花紋,因為已經殘破不堪,所以艾維茲看著它時,很怕不知道接下來能否達成目的?艾維茲總認為自己就像這些木板,看起來很健全,但其實隨時可能要崩塌,且還看不出來。

「艾維茲!」海娜轉頭問她。
「嗯?」艾維茲還在想。
「艾維茲,你還好嗎?」
「我很好,怎麼了?」艾維茲轉頭看著海娜。
「我看你在發呆。」
「有嗎?」艾維茲眼睛瞪得很大。
「你好像認識他們?」洛爾問。
「你說誰?」
「你跟他們說話的人。」
「你說的是誰?我怎麼沒有印象。」洛爾問。
「你剛剛不是與他們碰到面?」
「嗯......」艾維茲想了一下,「喔!你說他們,關係不熟。」
「你們之前有往來?」海娜問。
「口音聽起來有點像我逃過來追捕的那些人。」
「看你身上的衣服,會不會誤認了啊?」海娜看了一下艾維茲的衣服。
「或許吧!」

三個族人看著前方,三人分開進來,要找到那群人,一人走上了木屋上的台階,另外兩人則是分別兩邊進行尋找,走在台階的族人,手拿著長槍,仔細找尋。一人從木屋的後方,小心翼翼看著前方,另一人則是快要接近他們。

「你的腳!」海娜小聲地說。

洛爾看了一下自己的雙腿還裸露在外,趕緊收回。

那個人好險沒有看見那雙腿,他看著這間木屋,台階上的那個人看著門外的那個族人,擺出噓的手勢。台階上的人看著破舊的木屋,木板遮住了什麼,用手翻開來看,結果空無一物。後方的族人看著前方,前方有個縫隙,他往前踹了一腳,整個木板碎裂,聲音彷彿變得很大聲,連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都要學習忍著。

門外的那個族人跑過去一看,沒有看見什麼。

台階上的那個人看著疑似有縫隙的隔間,用手一扳,木板掉落,這時候聲音大聲到艾維茲要移動身體才行,海娜則是轉頭看著洛爾。

「這時候!」艾維茲要洛爾跑出去,海娜也跟著回神,「喂!」艾維茲跟著跑去,台階上的族人一看見那三個人立刻從台階跳到了門口追了上去,門外的那個人也看見了,追去,門外的那個人看見那兩個族人,也追去。

後頭的那隻巨獸,只是走了過去,雖然小腿被射中,但還是不痛不癢,巨獸的步伐很大,因此,很輕易可以追上他們幾個。

「等一下!」洛爾跑著氣喘吁吁,艾維茲輕易就跑過了他,「你...難道不能向他們說明我們真正的來歷嗎?」

「......」艾維茲不答話。
「他們應該不是這樣的人。」海娜也不想再跑了!

艾維茲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那群族人。

「謝謝!」
「不是!」艾維茲看見前方剛好有個長槍正對準她。

又有四個族人在前面,其中一人正好拿著長槍往前指著。

其他三個族人也指向她,逼著她後退,台階的那個族人停下腳步,走了過去,艾維茲轉身看著那個是主事者。

「我們不會再逃了。」
「fjng,tdrtnioe6m?」

從後方趕上的人繼續說,「fgmglh45mu,ui。」另一人則說,「fmjkhs4l645nkiern?」

而其他的那些四個人,其中一人也說,「fm3w4byjebtr。」,而其他人說,「yui3w45fgmtnsdbfghn。」

「ghjgfngk>」那個像是主事者的人要他們跟他們這些族人回去。

艾維茲往前走,海娜也跟著上去,洛爾則是表現出不喜歡的臉色,「你不要這樣。」海娜要洛爾配合一點,只是因為他不想跑,但不代表他不想被這些人「逮捕」。

巨獸在前方看著那群族人,牠沒有移動腳步,應該說牠只是稍微移動一下步伐,但是並不大,艾維茲鑽過那巨獸的下方,連同海娜在身後,洛爾也是,沒有什麼多大的感覺。

巨獸又移動了步伐,這時候,一隻不知道哪來的怪物,像是多眼猛獸與彎角猛獸合體的怪物咬向了那隻巨獸的尾巴,巨獸痛得大叫,然後用力一甩動身體,艾維茲鑽進時,差點被巨獸的身體給打中,她彎下腰,海娜更是彎著身體,族人趕緊衝了出去,看到底發生什麼事,這時候,巨獸甩到尾巴,那頭怪物被甩到了那些人的面前,不過牠卻依然咬著不放手,巨獸更生氣了!再用力一甩,將那隻怪物撞擊到樹幹,那頭怪物撞擊到樹幹之後倒了下來,一動也不動。

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想趁這時逃離他們,可是族人們還在看著他們的舉動,其中一人甚至用長槍擋住他們。

艾維茲被長槍擋住,不敢輕舉妄動。海娜、洛爾則是看著前方,尤其是那頭怪物。
那頭怪物搖一搖身體,看著前方,其他族人則是小心提防,並且還要看著那三個人,「現在怎麼辦?」洛爾問。

「我不知道。」海娜說。
「走一步算一步了。」

洛爾趁這時候推開了那名擋住去路的族人,往前一跑,另一個族人用長槍往前一射,剛好射中了洛爾的腳步的前方。那頭怪物想找「獵物」,也剛好看著前方有牠想要的......

海娜怕得不敢動,艾維茲拉著海娜,往樹林的後方跑去,一個族人看見情況不對,也追了上去,那頭怪物看見艾維茲、海娜的跑步身影,也追了上去。

洛爾轉頭想看怎麼回事,就看見族人紛紛往那頭怪物追過去,「喂!不要丟下我啊!」洛爾大喊,雖然他也是很害怕。



艾維茲拉著海娜往前跑,海娜被拉著很不舒服,要她放手。

「!」海娜轉頭看了一下,看見那個經過的破舊木屋,「艾維茲!」

「我們要跑去哪?」
「跑回那個原來的地方!
「?」海娜不明白。

那頭怪物的速度異常地快,追到一名那個追著海娜與艾維茲的人,向他撲倒。

那名族人用力刺牠的下顎,把牠往旁邊推,不過顯然沒有什麼用,那名族人拼命掙扎,死命地想要掙脫牠的摩爪,這時候,後面的族人用力射出長槍往那頭怪物的後腿部射去,那頭怪物痛得用力一甩,然後轉頭望向是哪個人。

這頭怪物長得雖然是這兩種怪物的合體,但是很纖細,像是獵豹的身軀,只不過依然有多個眼睛,身上有多個牛角,暗綠色以及暗藍色的顏色,看起來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奇特生物。

那頭怪物衝了上去,咬向了那個族人,後面那個族人趕緊拔起長槍往那頭怪物刺了過去,後面的其他族人也趕緊幫忙,三隻長槍紛紛往這裡刺去,那頭怪物痛得倒了下來,那個主事者握緊長槍給牠最後一擊,就在牠要咬住了那個族人時,刺中了最關鍵的位置:心臟。
那頭怪物倒在地上,那名族人也死在那頭怪物的嘴上。



艾維茲與海娜停下了腳步,看了一下後頭,接著在查看前方。

「你說的是哪裡?」
「我不知道。」艾維茲不知道怎麼回答出正確的位置來,因為她在發呆時,在「冥想」時,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但是「感應」不出來。

「喂!」一個聲音發出來。
海哪轉頭一看,洛爾一臉髒兮兮的。

「你怎麼啦?」
「剛剛不小心摔倒的。」

剛剛洛爾跑過來的時候,因為看見了那些族人在獵捕時的行為時太專心,那種血腥的畫面歷歷在目,搞得洛爾沒有辦法跑向該去會合的地點,而不小心摔倒在地,洛爾摸著腰,又摸著樹幹,樹幹上有青苔,有泥土,弄得全身一身髒。


「痛死我了!」洛爾雖然腳程不快,但還是想辦法撐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