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變(續三)

圖片來源:Clive Varley

艾蓮娜看著巫醫,心中充滿著不確定感,她不了解那樣的力量是怎麼產生出來的?單憑一個「推力」能夠產生?或許是巧合吧!有幾次,她想使力卻產生不了這種力量,還是巫醫給她一種「安定」的神力?她一頭霧水,但是,她心中掛念的除了自己的妹妹,當然還有神使。


艾蓮娜看著長老、巫醫在看著她,她卻是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長老握住她的雙手,告訴她好好休息吧!巫醫則是摸著自己的心臟,然後嘆了一口氣,跟著長老走出屋外。艾蓮娜看著「空蕩蕩」的房舍,便起身走在一旁的角落,然後拿了一張像是地毯的東西,想躺著休息。

巫醫在屋外看著長老,並且對他說:「gi,i4nui,9e45ni8?」
長老回答:「hgjg,drtnuk。」
巫醫繼續問:「o,oernjky98e45m?」

長老則是要他放心,別想太多。

長老這時候向巫醫告別,走回自己的屋舍,巫醫則是反方向走回自己的屋舍。

巫醫走回自己的屋舍,一進門就往艾蓮娜坐下的原來的方向看去,他沒有看到人,轉頭一看,看見艾蓮娜一個人捲曲著身體,側身而睡,頭面向屋外。

巫醫看了一下她之後,便把屋舍的火堆熄滅,然後走向她對面的地方倒地而睡。

長老走進自己的屋舍,一進門就想起了那個咒語的副作用,應該對巫醫沒有什麼危害,他這麼想,便是熄了火,一個人撲起樹皮製成的地毯而睡。


兩個族人拖著神使往前行,他們要走到當初村落的位置,夜色已黑,因此,只好在此點起火堆在樹下休息。

一個族人問起另一個族人,你認為長老見到他會做什麼?另一個人也許把他下咒吧!一個族人又問,長老真的會這樣做嗎?另一個人說他不知道,畢竟這個神使犯了「重罪」,一定要嚴加懲罰。神使累得幾乎閉起眼睛,他聽不清楚這眼前兩個族人在談什麼,只知道要找回艾蓮娜,才行。


月色皎潔,神媒與那三個人睡得很香甜,但神媒還在想著要怎麼重建自己的村落,畢竟村落毀了,象徵的意義也消失了,因此更要有責任負起團結的使命才行。長老的眼睛微微張開,看見神媒一個人看著月亮,這樣的皎潔實在難得一見,雖然中間過程中有下點雨,但不影響欣賞的興致。長老沒有任何動作,只是看著他而已,神媒並不知道。

一大早,大約清晨吧!神媒醒了!張開眼睛之後,想找找長老與兩個族人的身影,但是一起身,一轉頭沒有看見任何人的身影,他覺得很納悶,這時候他們三個人會去哪裡呢?突然,一個聲音從樹幹之間出現,「ghmjg!」一個族人大聲喊。

神媒回頭一看,不是剛才那個族人嗎?接著後面的族人、長老也跟著往他這裡走來。

一個族人說他們去採些果子,獵捕一些小生物果腹。

長老說這算是一點報答之恩。

另一個族人拿著像是兔子的屍體說這是新鮮的喔!

神媒看到那屍體,跟他說請他放下來,這有點不敬神的旨意。那個人立刻放下那屍體,直說著抱歉。

一個族人放下果子,之後跑去撿些木柴,來生火。長老則是坐了下來,在在神媒的旁邊,看著這眼前的兩個人幫忙煮食眼前的食物。

長老告訴神媒,這裡的路還蠻遠的,你可要有心理準備。

神媒說沒關係,他已經行萬里路很多次了!請他放心。

眼前的火已經生好了!燃燒的白煙在樹林中,往天空飄去。唯一的肉排只要那隻像兔子的生物,一個族人拿起木頭削成尖銳的木棍串起牠,在這之前,還請這兩位「專家」幫忙「禱告」,像是告知神,今天我們要享用這食物,是因為有神的協助,因為一個物種的犧牲換來我們的飽足,請神了解這習俗,深知創造我們以換取最高使命,保護這一切的進程。

那身體架了上去,一隻生物的身體就這樣被考到有點焦黑的地步,一個族人看了差不多,就用木棍之類的尖銳端,刮起一片肉來食用,然後順道也刮起一片給長老吃。另一個族人說要幫忙刮肉片給神媒用,神媒說他要自己來。

神媒接過那像木頭刀之類的東西,然後刮起一片肉放進口中,直說好吃!他說他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肉質!大概是因為多年沒有吃到肉吧!他笑笑。

三個人也笑開懷,肉汁的香味也引來其他生物的圍觀,包括一隻多眼猛獸的前來。

多眼猛獸在他們附近聞聞,聞到了肉排的味道,抬頭一看,就看見四個人在眼前,這正是獵物在眼前的最佳時機,牠小心翼翼查看,準備埋伏。

多眼猛獸的身上射出一道光線朝著其中一位族人而來,那光線射中了族人與族人之間的樹幹,在神媒與長老的後方,神媒感覺什麼東西接近,往後一看,就看見一頭怪物的眼神盯著他們瞧,這時,神媒趕緊叫三個人趕快起身,後頭有怪物朝這裡而來。

一個族人抓起那烤好的肉排,看了一眼接著想,大概是這個吧?多眼猛獸這時衝了過來,對準其中一個族人衝了過去。那個拿肉排的族人向多眼猛獸丟了肉排給牠,而被壓住的族人則是用力揮打牠一拳,多眼猛獸轉頭咬著肉排,接著甩了頭,就把肉排連同木棍一起咬斷送進肚子裡。

神媒看見了牠的「吃相」,想問牠有這麼餓嗎?長老拿起一旁的長槍要對付牠,神媒則是念起咒語,「h,hye45nmi,te45mi76rm。」冰霧從地上朝著多眼猛獸的腹部而來,長老這時候衝了過去,用長槍刺進多眼猛獸的下顎。

牠倒了下來,當場斃命。

神媒收起咒語,走到了多眼猛獸的身邊,看了一下,心想這附近真是牠們的領域啊!長老放下了長槍,轉頭看著族人,族人們想著這樣的早晨就毀在一頭怪物的身上,真不值得。

火堆還燃燒著,四個人則是專注著當下,在此地已經不能再久留,需要提早上路才行,神媒這樣想。


四個人開始上路,要走回原來的村落,同一時間,抓走神使的兩位族人也在早晨時分吃完些漿果之後上路。

長老摸著自己的胸口,還是在隱隱作痛,畢竟自己的法力不夠深厚,只能短暫化解。神媒看他臉色不對,是否需要他的協助?他笑笑說不必,不過其他族人的眼神像是希望能夠幫這位長老。

神媒還是執意要幫他,而那一隻多眼猛獸「死」後,後面仍有其他怪物在觀望著他們,他們還不知情。神媒把長老面對面看著他,然後念出一段咒語,「hji,drni.iposerbni/pru,miu,ui.oidrmui。」用食指與中指並行,加上大拇指在額頭中央「定」出一個「形」。接著又繼續念第二段咒語:「yuoupenmo9;78e4i78r,uiloee4n8ot。」以反方向再畫一次,就在快完成之際,突然一個「閃爍」,把這兩個人彈飛,神媒跌坐在地上,長老也是。

一隻多眼猛獸正好在神媒的後方,嘶吼的聲音,低沈的聲音讓神媒感覺不對,兩個族人看到神媒後方的怪物,不敢輕舉妄動。長老從地上試著站起來,往前要走到神媒與族人會合處,就在走過去之餘,後頭一隻多眼猛獸從一旁噗了出來,把長老打倒在地。

長老見到大風大浪,他努力擋住牠的頭往這裡咬去,接著一個揮拳,把多眼猛獸打了過去,之後從一旁側身滾了出來,長老要上前追趕,但是其他的多眼猛獸也紛紛出來瞪著他們......

神媒默默念著咒語,很輕聲細語地念出一段文字之後,眼睛看著地上的石頭,接著以一種快速的力量跳了起來,抓緊地上的石頭,朝著後頭的多眼猛獸扔去,石頭變成細小的冰霧,然後散開來,射穿多眼猛獸的身體。

多眼猛獸感到刺痛,大聲喊叫之後,其他多眼猛獸全部一起集中射出光線朝著那三個人而去,三個人立刻分散,朝著多眼猛獸之間的空隙衝了出去,光線碰在一起,形成巨大的爆炸聲,聲音振得那兩個抓住神使的族人都感受到。

一個族人趕緊撿起地上的兩把長槍,並且把一把丟給另一個族人,一個族人接起之後,往任何一隻多眼猛獸衝去。

長老看見地上的弓,趕緊衝了過去要撿起,多眼猛獸在後頭追著他,長老一撿起弓之後,一轉身,拉起箭網多眼猛獸射去。


神媒趕緊起身,那頭被刺穿的多眼猛獸依然「沒事」,一轉身之後往神媒追了上去。長老眼看弓沒有用,兩個族人也忙著與多眼猛獸混戰,這些怪物身上只是皮肉傷,沒什麼大不了,族人看著長老與神媒往前跑,也跟著跑了上去,神媒想不到這裡的怪物比他預先設想還要多很多,長老則是認為還有場硬戰要打,已經逃不了的宿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