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你的背後

圖片來源:saracd_20

世界在變嗎?總是一直在變,變得太快,我們難以想像,當我們準備要「適應」這一天時,沒想到一天就「過去」了!已經是過去式了!不是嗎?時代變遷,一九五零年代的當今不能更今日的當今作相提並論,那時候的革命,科學起步的開端,對比現今我們對於人工智慧的想像——我們是想太快了一點!不是嗎?


電影裡二零零一太空漫遊的場景對比了我們對於太空時代的開端,只是顯得慢了些。第五元素裡的飛天車當今還沒有實現,機械公敵裡的機器人或者關於先進時代裡的那些電影情節的機械人們,還是沒有實現,到底出了什麽狀況呢?

唉!容許我深嘆一口氣。不是我們的研發腳步緩慢,或是我們空想無作為,而是對於當今的兩方面相處上,深藏著許多的鴻溝,這些深深的谷底,我們只是在乎我們能夠探究地核有多麽近,但沒有想過要「裡面」走直線,也就是說,我們只是往下看,或者往上看,但往左,往右,或是三百六十度繞一圈?總是等到虛擬實境來臨時,我們才想要這麼做。

說到 VR ,現今運用範圍很廣,它同時可以讓你「身歷其境」,更可以運用到心理治療上,像是 PTSD 就很有幫助,也可以把一般人變得像超人更有正義感,也可以讓我們產生錯覺,以為假手或是假腿就是我們真正的雙手或雙腿。

科學領域進步很快,可惜我們這些人類無緣享受到,拿著 VR 眼鏡戴在頭上,可不能完整看一部電影,也沒有人真正整天玩著無人機,只是為了照相這件事,畢竟電力有限。對我而言,我也實在找不出一個理由說服我購買這些「玩具」的理由,畢竟 VR 雖然很立體,但沒有真正到過大峽谷來到更有感觸,雖然無人機可以作為很多研究用途,但不是你買了無人機,可以愛去哪裡飛就去哪裡飛。

另外一點,雖然我們研究功力了得,可是呢?可是我們要運用到實際生活領域,總是碰到了朝九晚五的日常生活型態,畢竟一個科學家也不會整天待在實驗室,七天都不休息,他們也要上廁所、吃飯、陪家人,與朋友一起相聚,不然就是做許多休閒活動,所以呢?「工作時間」才會相對那麼長。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貨件與實際情況不符?我也想過,快遞刷過條碼,顯示運輸中,可是他/她可能在吃中飯,不然就是在機場中通關,而所謂的通關就是快地把每一個貨件依照地區分類打包,快速地分裝;貨件都屬大量,幾百個,幾千個這樣運送,從分類到上路,可能需要幾個小時,再加上「檢查時間」。

這大概就是「不對時」的情況吧!想一想科學本質也是一樣,他們說在研究中,其實是在吃飯中,在休息中,在放空中。他們說在路上,其實在填寫通關程序報表中,不然就是在路邊與人聊了起來,就像台北捷運總是慢了一兩秒才出發,就只是為了多等人上車或換車。

快慢不同步,這就是生活的本質,因為如果真正同步了!那麼我們早就享受到這樣完美的果實了!畢竟科學研究神速,但要運用到臨床上,實驗用途上,那可不是做了一萬次的按壓測試就算大功告成。當然,這也不是告訴我們不同步的方向是正確的,因為如果老是在測試同樣的方式,我也相信你也找不到火花,這也是愛因斯坦告訴我們的道理。然而,怎麼樣才算是真正的同步?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適當地來說,大概就是三五年應該有新的結果出來的時候吧!iPhone 在二零零七年發表,二零一六的新機其實進步不大,因為對手的功能早就有了!然而,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不管是 Android 或是 iOS 的研發,這些寫程式一點一滴的累積,其實我們可以料想到,只是實際運用碰到許多難關,重點之一是商業機密。

商業機密有多重要?我們總是希望消費者可以獨享這些功能,又不能被對手猜到你在做什麽?包裝成過去有的訊息,像是今日我們對於隱私有多麽保護一樣珍貴。然而,這還是科技的進步上的方面,科學研究上,我們也是靠著各種收集來的資料——破碎地,找到一點有用的線索,才會構成今日的大數據。

人類有三萬多的基因,二十三對染色體,除了性細胞之外,其餘分屬為常規染色體,四個字母分別在這基因組去排列,如今也被我們看光光——不過沒有什麽意義,因為我們一直很想創造出一個宛如電影般的完美基因人類。我們除了想挑除不良的基因之外,更想要創造一個「有意義」的生物出來,科學家努力享用其他的生物,來替代人類的身體組織,甚至有一個大腦出現,不過,我們真的太異想天開了!創造生物不是問題,我們已經會拿各種精子與卵子配對了——不如應該想想我們這麼努力創造科學奇蹟時,我們的生活真正運用又有多少幫助?

改善人類生活,一直是科學家的心願,但我們拿著各種組件像玩著樂高積木一樣,到底要拆解到什麽地步,我們才能得知大腦的功能怎麼運作?大概好奇心殺了太多隻貓咪了吧!我們才能持續努力這麼做,看著監視器在我頭上不斷監看著來往的過客,我真的開始擔心,他們會不會掃描我的瞳孔?

指紋可以被複製,瞳孔也是,只要他們取下你的手指與雙眼,就沒有什麽用途。現今的安全措施,看起來是頗為安全,但是科學的進步只要在背後操控,我們就擔心,是不是有一個 XKeyscore 也在流通,我們只是不知情?就算蓋住網路攝影機的鏡頭,內部的程式碼早就透露著這個人的資訊。

當然,你有自己的操控權,但是背後的操控權更大,就像政治野心一樣,不是當上了總統,就表示我是這世界的王者;況且,我們沒有第三隻眼,兩隻眼睛在你的前方,總統也要當心被內鬼暗算。

唉!容許我再嘆一口氣!世界在變,可是我們只是看著世界在變的——縮影,就像看著風景如畫的照片,但實際上的風景已經變了樣,或者我們根本不想親自去欣賞。火車窗外的風景每天經過同個景色,你可曾有觀察過外面的樹葉變化?列車每天都經過同樣的車站,你可曾有過看著與上下車的人是否有同一人?城市再大,總會有市區與郊區,還有比郊區還遠的山區,這些居民的生活本身就不太一樣,怎能期待我們有交會的一天?世界看起來如此同步,但實際上的生活卻如此分隔兩地。

所以說囉!科學的進步,看起來也只是個假象,大概可以這麼說吧!實驗藥物要經過動物實驗,人體實驗,到上市,藥廠不斷研發新藥,但趕不上病毒變種的速度,細菌變異的程度,會不會真的有活死人的出現?會不會有奇怪生物的出現,只是我們拍攝到的照片只是冰山一角?不得而知。


憑著人類的視覺,依然有死角,就像監視器的隱蔽範圍,還以為一切沒有人在場一樣。


我也期望能夠同步,就像在電腦端更動一張照片,幾乎無縫地就改變在手機的同一張照片!但不太可能,電腦可以做到,實際生活可做不到,就算電腦技術發達,連接同個網路,但也有點秒差;然而,我們的同步生活從沒有想過實際生活的情況,這也難怪,Demo 的都是理想情況,你怎麼沒有用心上路過呢?

今天很安全,不代表你的技術了得,同樣的你今天的運作正常,不代表內部沒有問題,只是我們眼睛只注重螢幕顯示的訊息文字,但多少的資料在同步,可能我們都不知情。因此,真正的問題,在於我們看見表象面,沒有看見背後面,我們不需要了解汽車怎麼驅動引擎上路,但是最起碼你要知道汽車怎麼讓引擎活絡上路。

人,只看見前面,沒看見背後,這大概就是我們的缺點吧!上帝不給我們背後的那隻眼睛,大概是因為要我們專注看著前方吧!但憑著人類的視覺,依然有死角,就像監視器的隱蔽範圍,還以為一切沒有人在場一樣。

我們的錯嗎?大概是吧!如果你還想要談談對錯問題。當然,這並非我們所願,人類就算看著前方,底下依然有許多資訊等著我們看,就像開車也要看看時速,總不能一腳一直踩著油門一樣,另外還有換檔問題,可能沒有換好檔位,就出狀況了!

當然不可能理想同步,實際才是生活的重心,天天談著理想抱負沒有意義,談著減碳目標沒有意義,因為那是「目標」,不是趨近於生活本質。我們無法活在當下,就連未來也無法一一就緒,大概是人類——所談的高端理想與實際生活的空洞面吧!

實實際際地去踏一步,就像把不同的重心放在不同的層面一樣,怎麼可能全民受惠?別傻了!流浪漢也不會像王子,最起碼,我們的貧窮問題,處處分處各地不同端,所謂的尊嚴,就是像個人樣,但我們實際生活會是嗎?歧視、偏見、漠視、忽略以及各種異樣眼光,我們的經濟只是看著貨幣匯率,來看看有哪一天真正達到「可同步值」?


沒有哪一邊就同步了起來,人類不切實際,看到的希望,成了虛望。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