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續(續四)

圖片來源:Jason Corey

泰神不想理會那竹林間到底想傳遞什麽訊息,畢竟以牠的聰明才智還是沒必要看出所以然,也就是說,那或許真的有,但是並不明顯。泰神穿過竹林,竹林之間的微風搖曳,吹得牠格外舒暢,「要是能夠這樣就好了!」牠心想。竹林要搖晃,從竹子之間穿梭過的陰影,彷彿會出現什麽奇怪的東西。


牠跳下了石頭路,往竹林之間的縫隙走去,看了看,「這真的是?」牠好像看出某一部份出來,但牠不確定。

水流在前頭流動,那聲響還在他耳邊不斷繚繞,牠抬頭一看,看見幾隻烏鴉在竹林之間望著牠,望著這竹子之間的動靜。牠們飛了起來,飛到了另一頭竹子間,在竹葉上徘徊。松鼠則這時候在竹子上,吃著松果,然後要又跳上另一邊的竹子上。牠看著牠們,不予理會,然後繼續往前走,突然,一陣尖叫聲把牠給嚇到了!「啊!.......」牠的耳朵痛得用低下頭,然後蓋著牠的耳朵等著那聲音停下來,但聲音不肯停止,「天啊!我的耳朵.......」

等待了約兩分鐘過後,那聲音終於安靜下來,但是牠的聽力已經受損,還有耳鳴跡象。牠扭一扭耳朵,然後用前肢碰一碰耳朵,耳朵流出血來。「到底是什麽東西發出這樣的聲音來?」牠不得其解,想一探究竟,就往前跑去,但步伐不快,因為耳朵很痛。

牠跑到了前方,看了看,什麼都沒有,部分的麻雀、烏鴉依舊在附近圍繞,牠好奇地望著前方,依舊是竹林與樹林之間夾雜,「奇怪,應該是這裡才是?」牠繼續往前,依循著那種高頻聲音的來源,要找到它才行。


過了約十分鐘,牠還是看不見什麽奇怪的跡象,至少,各種動物依舊過自己的生活,還有「受損」的跡象。「耳朵還是很痛......」牠又摸了一摸耳朵,耳朵已經停血,但是摸到了像是冰霧的東西,「嗯?」泰神越來越感到奇怪,牠抬頭看了看,「牠們都好好的,但我明明聽到了啊!」話才一說完,那個聲音又出現了......「天啊!」

牠又痛到倒在地上,整個身體縮在一起。過了約兩分鐘後,又停了下來。牠幾乎快聽不見了,「啊?」牠說給自己聽,「哈囉?」牠又摸了摸耳朵,耳朵又滲出血,夾雜著冰霧,「到底發生什麽事?」


「什麽責任?」艾蓮娜問神使。
「別跟我要拯救世界。」艾蓮娜還沒等到神使回答他時,先說了這句。
「就是這個!只不過,不是拯救世界,而是拯救我們的村莊,至少是我的村落。」
「你的村落?等一下,我只不過跟你的女兒有某些關係,不代表我是你們的一員。」
「你說這是什麽話?」

「人話。」艾蓮娜認為不要把責任全部推在她身上。

「那既然是這樣的,那麼我有八分之一的美國血統,難道我就不需要對美國負起責任?或者我有十六分之一的印地安血統,難道我不需要為美國原住民維護傳統?」

「不是這樣。」
「你告訴我啊?」神使認為這樣的觀念很奇怪。
「我總是想不透,為什麽我必須要負起這樣的責任?」
「我也不知道,我們的傳說故事有一部分是這樣推演的。」
「什麽傳說?」
「應該說是歷史吧!」神使更正。

「那是......?」
「就我們的誕生以前,有位神勇的戰士為了保護我們而做出不必要的犧牲。」
「不必要的犧牲?」
「越來越奇怪?」艾蓮娜不懂他的意思。

「大致上就是那名戰士因為那種多眼怪物的出現,但其實牠也會自然消失。」
「自然消失?我不相信。你知道我為了逃離那怪物的襲擊,差點送命嗎?」
「細節,其實我不太能理解,神使這工作,不是某人指派,而是生來就已經決定。」
「你到底想說什麽?」艾蓮娜越聽越朦朧。

「我也不知道我想說什麽,可能是悲傷過度吧!畢竟我族歷史有太多矛盾,這不是我一個人可以說完的。」

「你有你的矛盾,我也有我的矛盾,那就是......你可以給我你的計畫嗎?」
「沒有計畫,但未來肯定大事不妙,這點我很確定。」

神使話才剛說完,那隻鷹又來攪局,只是牠離這裡很遠,但是神使可以察覺到牠就在附近。

「我們先往上游走,那才是身世之謎。」神使對著艾蓮娜說。

泰神低下頭,看著前方,卻什麽事也沒有「發生」,沒有怪物,沒有奇怪的生物出沒,靈異現象等等。泰神慢慢抬起頭,竹林間依舊透著光芒,與樹林之間不斷閃爍,過了約幾分鐘後,牠的聽力也慢慢恢復了,只是聽的聲音感到很小聲,幾乎失聰狀態。

牠繼續往前走,不斷想著要怎麼走回到原來的路,但牠不想走回原路,因為又深怕那聲音的襲擊,所以牠選擇繞路走,牠認為應該可以用弧線的方式走回原路,於是牠繞右轉,往前方走去,畢竟這樣下去,肯定會耳聾。

走了約五到十分鐘左右,那聲音又出現第三次,這次牠幾乎已經痛得耳鳴不已,要停下腳步,然後找一個能夠遮蔽聲音之類的東西擋住才行,牠低下頭,全身縮在一起,然後躲在竹子旁,緊縮不已。

這次過了兩分鐘以後,還不停止,他已經快要受不了,甚至大腦快要爆炸,牠已經不能忍受了,痛得努力往前走,慢慢的走一小步,就看見一顆尖長型石頭在前方不斷閃爍,且幾乎呈現一直線,「那.....」牠痛得昏了過去。


過了大約十幾分鐘,那聲音停了下來。不過,泰神依舊沒有清醒的跡象。附近的鳥兒看著牠,不懂到底發生什麼事?一隻綠色蜥蜴經過牠的身邊,看了牠一下又離開,松鼠也看著牠,然後又爬回原來的竹子上。

過了約一小時過後吧!泰神已經耳聾,而牠也緩慢地睜開眼睛,聽不見任何聲響。「喂!」泰神大聲說話,但是牠自己聽不到自己說出的話。「到底發生什麽事?」泰神心想,然後努力踮起腳尖,想要起身,但是起身的很吃力。

牠看著那尖長型石頭,一臉不敢相信,然後想起自己的「遭遇」,全部浮現在腦海中,「這是.......」泰神想起自己就這樣被放逐在「這裡」,想到就痛.......

泰神也是失敗品,只是牠是唯一用這石頭實驗出來的「作品」,且還是半成品,因此,實驗測試時,因為幾乎多項沒有達標就被放逐了。至於牠為何會知道是用這顆石頭,是因為在實驗過程中,牠無意聽到關於這顆石頭的特徵,像是很細長,還會閃爍,甚至還會漂浮,因此牠就猜想這顆石頭其實很強大,也很奇特(牠沒有聽過奇光石、異光石),就認為這是唯一一顆稀有石頭。


泰神看著石頭,大腦浮現的影像像是停留在實驗的那一個片刻,全部暫停。牠可以感覺痛感,但是畫面卻是停在「那裡」,就像聲音與影像不同步的狀態下,讓你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麽事?牠很茫然,努力在這樣的當下找到突破的界限。


神使與艾蓮娜走了一段路,從下游走到中游範圍,經過了約十幾分鐘。神使對這裡很熟悉,但有些路況也從來沒有看過,可能景象變了吧!「那以前是我們族人的範圍。」神使指著一片林地,但附近有許多高大的岩石環繞。

「這裡?」艾蓮娜小心跨過一個岩石,然後往前走。
「沒錯。」
「這裡以前有人居住?」艾蓮娜還是很懷疑。
「這裡看起來鳥不生蛋。」
「的確,變了很多,過去這裡很興盛,現在看起來像個死寂的空城。」
「這大概是唯一的證明吧!」神使指著樹幹上刻著符號的東西。

「那是什麼?」
「這是古字,我不認識幾個,這個大概只有少部分人才讀懂。」
「你能告訴我大致上的意思嗎?」
「歡迎來到死亡地。」
「你開玩笑吧?」

神使點頭接著回答,「歡迎來到神之地。」

一隻烏鴉從天空飛過,在這樣的陰暗天空時分看起來格外恐怖,「快要下雨了!快點吧!」神使告訴艾蓮娜。


「喔。」艾蓮娜跟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