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進(續二)

圖片來源:mararie

三個人在車上鴉雀無聲,誰都不願意先發言。三個人坐在計程車上,薩克在前座,傑瑞絲與浿坦則是後座。傑瑞絲看著窗外,似乎若有所思,浿坦則是看著前方,薩克則是想著怎麼順利找到相關「證物」。


「你說的什麼 R1、P1 之類的東西指的是什麼?我是說藥物分類那麼凌亂,你怎麼分類的?」浿坦問。

「沒有怎麼分,就依照我的想法而分,五百多種藥物,可不是一般人所熟知那麼容易記得住,況且這裡的藥物可不像外界常聽的熟悉藥物,這裡根本是另一個世界。」

「他們主任告訴我,藥物有禁忌,可別隨便混用,不過我並不相信,很多藥物上的說明根本不是缺字,就是被撕破,缺角之類的破損,難道前任的科學家會乖乖照辦?」

「主任根本不關心這個。」傑瑞絲發言了。

「上一次的實驗性藥物也是靠我們三人實驗而成的,經過多次動物、人體實驗的效果也不錯,副作用比較不大,我們三個人都有專利,他們不在乎?」浿坦想到過去的事情。

「在乎這個。」傑瑞絲擺出數錢的動作。
「是啊!是錢。」浿坦看著她,然後轉頭看著薩克,「你最新的結果不是不錯嗎?」
「你說那個,只是暫時的。」薩克看著前方說。
「我想回去看看最新狀況。」
「回去?」傑瑞絲轉頭看著浿坦。
「我是想回去。」
「我還是蠻想念我的米娃。」傑瑞絲以懇求的心態看著他們兩個。
「你不覺得現在不是時候嗎?」薩克想制止。
「會嗎?反正哪裡都是廢墟,我們有差別嗎?」傑瑞絲不以為然。
「那裡不是廢墟!」薩克想到自己的工作室。

「差不多啦!」
「什麽差不多。」薩克有點生氣。

傑瑞絲輕點一下司機的肩膀,告訴他薩克的工作地點,要他到那裡去。

「等一下!」薩克轉頭告訴司機。

「你們要去哪裡?」司機問,現在正好是紅燈,所以車子也停了下來。
「貝林陸大道 1356 號。」傑瑞絲說。
「摩特路 372 號。」薩克也跟著說。
「安思街附近。」浿坦說。

路口亮了綠燈,可是這輛車還沒有起步,後面的車子不耐煩,按了喇叭好幾聲。」司機終於起步,但不是載他們到他們要去的地點,而是把他們丟在路口,讓他們決定。


計程車開走了,三個人站在路口,彼此看彼此。

「現在是怎樣?」傑瑞絲不解。
「你不認為現在不是時候嗎?」
「我去看看我的米娃,有什麽不對嗎?」
「牠根本不存在,你看到的是屍體,不是活的動物,我只是用我的方法暫時治療牠,可沒說牠死後復活。」

「很多人也不是在死後懷念他們的照片嗎?你現在有能力保存他們,這不是值得分享的結果嗎?」

「可是......」
「可是什麼?」
「你到現場就知道了!」
「所以就是貝林陸大道囉?」浿坦輕率地說。

浿坦隨手攔了一輛計程車;這時候,座位變了,浿坦在前座,其餘兩個人在後座。

三個人到了目的地,下了車,看了一下前方,依舊一個人都沒有。護士沒有來上班,因為薩克叫她不用再來了,好好休息吧!畢竟這樣宛如沒門面的場所,實在沒有什麼「吸引力」。三個人走進診所,四處散亂的藥罐、履歷、木板、筆等等雜物,穿過一個門口,來到後方的工作區域。

「還是差不多。」傑瑞絲想到「廢墟」兩個字,忍不住脫口而出。
「什麽差不多?」薩克不解。

「你看,散亂的文件、報告、進度內容等等,空的藥罐、缺角的器材,要快要成為廢墟了!」
「隨便你怎麼說。」薩克不想再跟她吵。

「米娃呢?」
「你等一下。」薩克說完之後,隨即打開冰櫃,讓傑瑞絲、浿坦看一下。
「沒有什麽變化。」傑瑞絲說。
「等一下。」浿坦看了一下皮膚。
「你有看過皮膚呈現這樣子嗎?」浿坦看見這隻狗的皮膚呈現淡淡的粉紅色。
「沒有。」

「怎麼回事?」薩克仔細查看這隻狗兒的皮膚。
「感覺牠是活的。」浿坦說。
「不可能是活的。」
「什麼意思?」
「皮膚內似乎有血液流動。」浿坦仔細看著皮膚,並且用鑷子小心地往上夾起。
「這不太尋常。」浿坦說。

薩克觸摸米娃的心臟,「可是沒有心跳聲......應該不是活的。」

「奇怪,這是什麼?」浿坦好奇地盯著看。

傑瑞絲也後面仔細查看,「難道是你的藥物奏效了?」傑瑞絲問。

「藥物?我沒有給牠什麼新的藥物治療啊!」
「那......」傑瑞絲想一下關於藥物的調配設計,還有實驗流程。
「那 BZ 應該佔據很大的成分,或者是說,應該不是 BZ,而是 R2 。」
「那個!我知道,那是管控血液之間的成分,對於大腦中的神經有很大的見效。」浿坦起身告訴傑瑞絲。

「所以說是 R2?」薩克問。
「我們這裡已經沒有那種藥。」薩克接著說。

「沒有?」傑瑞絲不買帳,直接跑了出去,不耐煩地告訴薩克說:「這不是其中的一種嗎?你知不知道你的藥物害死了多少生命?」傑瑞絲不理解他的編排方式是有瑕疵的。薩克也跟著追了上去,看著傑瑞絲,只留浿坦一個人在工作室。

「你怎麼那樣說?」
「我開這間診所,不是為了搶救更多生命,你竟然說我害死他們?」
「不是嗎?你看,上面的編排,只因為你的處理方式,只要一點點的差距,就有可能害死更多的生命!」傑瑞絲指著上面東倒西歪的藥罐。

「但我也的確救回不少生命啊!別用你那套來管理我的方式!」薩克開始生氣了。
「我真不懂當初為什麽會愛上你這個人!」傑瑞絲又氣又懊惱,突然跪坐在地上,氣自己不已。
「不要這樣。」薩克上前安慰。

「如果你當初聽我的,我們或許不會被趕出來!」傑瑞絲眼泛淚光。
「好好好!是我的錯!」

浿坦從工作室的門口往外窺看,「唉,如果當初系統不是這樣子,我們或許不會淪落這樣子......」她心想。


那些冰原在樹林之間,且是傍晚時分,看起來格外「閃亮」,或許是月光的映射吧!凱茵絲與喬在這個空無人煙之地,找尋線索,希望能夠給些解答,但有能表示什麼?沒有「人」想知道這個答案是什麼?

冰原還在蔓延,可是它並不會「任意」附著在任何人身上,似乎是隨機挑選的,例如洛爾與海娜就可能被結冰,艾蓮娜與艾維茲也會,但這股效應又會影響被凍結的那個人有不同的感受與衝擊。

「天這麼黑,我們先暫時休息一下吧!」凱茵絲說。
「你身上有燈具之類的東西嗎?」她繼續說。
「沒有。」
「我找找。」凱茵絲摸摸自己的口袋。
「好像有火柴。」凱茵絲摸到了一個小盒子,並且從口袋裡拿了出來。

打開火柴盒,裡面剩沒幾根,拿了一根,點燃了樹枝,當起火把,看清周遭的一切。

「我還是不喜歡這樣的『環境』。」凱茵絲聽到周遭的聲音,不寒而慄。
「你看來待的時間還不夠,」喬說,「我已經來到這裡很久了!人類被那種水泥城牆給封住了!」

「這裡是被給冰封住了!」凱茵絲看著周圍的冰,還是感到不可思議。
「這些到底是什麼?」她接著問。
「要是我能夠採集一些冰回去就好了!」喬說。
「你的工具呢?」
「剩這些。」喬兩手攤開給凱茵絲看。
「瓶子、鑷子、放大鏡、筆、筆記本。」凱茵絲一一數。
「這瓶子真小。」凱茵絲拿起喬唯一的小瓶子拿在眼前看啊看。

喬轉身把這些東西收起來,然後轉頭看著凱茵絲。

「多少能夠抓一些吧!」
「試試看吧!」喬說。

凱茵絲用手摳一些冰,然後想放進瓶子裡,喬在身後看著她。那些冰屑不斷掉落,附近的那一隻彎角猛獸還在徘徊,正確來說,也快接近他們的位置了。

這時候,凱茵絲在摳的過程中,那些冰就順著凱茵絲的手指慢慢滑落,然後流過凱茵絲的手掌往樹幹流去。「好了嗎?」

「這樣,應該就夠了!」凱茵絲要轉身給喬看一下時,卻發現身體無法動彈。
「怎麼了嗎?」
「我......的身體不能動!」
「還有我的手......」凱茵絲看著自己的手幾乎要跟樹幹上的冰合為一體,心急不得了。

彎角猛獸嗅到人類的味道之後,往前從樹林中出現在喬的兩點鐘方向。

燈火無法照射那麼遠的位置,在喬隱約有聽見大事不妙了。

冰慢慢地覆蓋凱茵絲的身體,從手掌開始蔓延到她的胸部、腹部、臀部、接著腿部。

「救救我!」凱茵絲向喬求救。

彎角猛獸突然往前衝,衝向自己的獵物,喬的位置所在。凱茵絲這時候幾乎被冰給覆蓋了,「救......救....我.....」聲音越來越小聲。

喬回頭一看,已經錯過「黃金時間」,彎角猛獸往前撲了過去,喬拿著火把,小心待命。

彎角猛獸被火嚇到了,然後隨著喬滾落在一旁,喬小心起身,彎角猛獸則是甩著頭,因為火燻著牠很不舒服。

喬用力甩著火把,然後靠著另一旁的樹幹上,小心牠的現身。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