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Current Ideology part 1

圖片來源:Tomo Tang 

我可以一天不寫「文章」嗎?其實我可以。我記得在我國中的時候,我的家庭聯絡簿裡的生活札記的部分,我已經寫出了範圍之後,然後我又繼續從一張空白紙切下一部分貼在空白處,然後繼續寫,甚至可能需要翻頁到第三面才能看見完整的「心得」。


我都寫些什麽?生活觀察之類的想法。老師看見我的感想,認為你太鑽牛角尖,多次提醒我不要老是這麼做,但我還是這麼做,甚至變本加厲地——不是鑽牛角尖,而是越寫越多頁。

高職之後,依然一樣在文筆之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快樂,我沒有鬆懈下來,反而每天寫,自己的自傳還寫了三頁多之後(標準的作文紙),被國文老師叫去上台演說。國文老師給我的講評是:這個人很有觀察敏銳的想法,文筆很好。

從軍之後,在莒光日記一樣繼續寫,一樣要額外貼上新的空白紙,然後填補我大腦的想法。輔導長看見我的日記之後,叫我與他獨自對話,聊了大約半小時之後。他說你需要多接觸不同人群,讓你的想法有不同的觀點。而我後來轉調其他單位,那一任的輔導長則認為我多愁善感,很有自己的想法。

退伍之後,一樣在自己的大腦醞釀自己的想法,想要付諸實行。所以我鑽研心理學,我從小對人充滿興趣。人生是我的第一課,終其就是講人的一生,簡稱人生。哲學讓我好奇孔子的思想,孟子的情懷,荀子的「作惡念頭」。我常常懷疑人一出生下來的真正目的,當每一個人不帶著意義出門時,我總不了解這社會到底怎麼了?這還是在我十年前,甚至十五年前的時代所發生的事,那時候的人們一樣「愁眉苦臉」,好像了無生氣一樣。每一個人不帶有笑容出門,反而總認為壓力無時無刻過大,這世界到底怎麼了?不是我現在才有的想法,我當初就想著這「世界」到底真正怎麼了?

那時候才剛剛發生九一一事件之後的恐怖氣氛,當美國對阿富汗內的恐怖份子發起「宣戰」的同時,世界就已經變了。然而,九一一之前的醞釀,才正要展開。美國是個強國,幾乎人人都怕他,當時的「中東思想」很不喜歡美國干預「內政」,現在也一樣。美國倡導人權,倡導自由、民主、平等。然而,民主、自由與平等的施政方式,不是唯一讓這世界存有的現有方式。

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是說,民主的國家,一個有言論、新聞、宗教自由的國家,一個由人民選舉最高元首的國家,也不代表真正的我們國民,因為你們口口聲聲的自由,似乎容易變成擦槍走火的失控衝突。


什麽祝你新年(生日、某節日)快樂的話語,私底下卻不存在。因為你打從心底不快樂,我祝你那快樂有何意義?


能說出自己的聲音固然很好,能夠有自己的想法固然很好;共產國家的思想管控,就幾乎要把你洗腦,只為自己國家,不為什麽,不准反抗,不准有意見,更不能有任何說一答二的事情出現。然而,當人民有「自由」作為一個擋箭牌時,我們也似乎忘記作為人的真正自由到底是什麽?

台灣「太」自由了!(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這句話)解嚴時代之後的台灣,帶領了經濟奇蹟,突飛猛進,過去的四小龍,現在變成了亞洲之心。然而,台灣的光明面與黑暗面卻是帶領我們更走向——一個更不確定的未來現象。

光明面是什麽?就是變得更有「正義感」,黑暗面是什麽?變得更為「私心」。愛自己沒錯,前提是愛自己勝過愛別人之下的愛自己才更有安全感。我們不再容易信任別人,我們變得更相信自己的勇氣,我們變得更需要正向力量,帶領我們迎接充滿陽光的豐沛未來。

這樣做,沒有什麽對不對——我一再強調我不喜歡說明對錯問題。人指責的對錯只是對錯的基本盤作文章而已,真的沒有什麽意義,就算有——也是「偽意義」(你可以參考我寫的這篇「專屬」文章)。現在的台灣——不,現在的世界,只是濃縮成台灣的縮影,一切看起來處處有人在街道上向你說聲嗨,但私底下卻有各自的剪影。

與十年前比較的今天,我們沒有更快樂,更正向,更充實,更充滿希望。我不喜歡說什麽祝賀詞,因為很虛情假意,什麽祝你新年(生日、某節日)快樂的話語,私底下卻不存在。因為你打從心底不快樂,我祝你那快樂有何意義?

假笑會快樂嗎?我有研究「範本」說會,我也有研究範本說不會,我說我不知道。但如果你「真的」能夠快樂,那我恭喜你,可是每一年的生日都過,每一年都有生日派對,什麽紀念日,都有慶祝活動,你還是顯得不快樂,那麼可以取消規劃的念頭了!我保證,那真的只是浪費你的錢——還有時間與思想的流程表。

我的家人很特別,我過去也有生日派對,現在呢?幾乎取消了,甚至連生日蛋糕都沒有,因為我不需要。什麽紀念日,也沒有,傳統的華人節日也幾乎沒有舉辦過;端午沒有粽子,中秋節沒有月餅、柚子,甚至連冬至的湯圓也沒有,跨年只是「象徵」性指標,真正的意義不是留給節日用的,是留給人生用的。

意義,不是代表著節慶,人生的專屬意義不是屬於節慶,而是屬於生活的日記中。如果情人節「真的」可以天天過,那幹麻需要一個「情人節」?如果我們真的會快樂,那麼市面上的激勵書籍——相信我,真的夠用了!也相信我,我也是被激勵的,但不是被什麽自我正向的書籍告訴你應該怎麼思考,而是我是思考自我正向書籍的那些什麽信條的「真正意義」到底是什麽?

從來就沒人告訴我,心理學的書籍到頭來依然是理論雜集,多半的研究個案還是得要看新聞、網路,還有我那好奇不懈的心才能找到答案。由於我擅長「鑽牛角尖」,所以我是一定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那一個人。我過去常常為了要找到一個能夠說服我的答案,總是幾乎睡眠不夠充足,甚至一天沒有闔眼,躺在床上,還是想著答案,所以我需要「鎮定劑」才能入眠——收音機。

也由於我更容易胡思亂想,所以我需要「光」才能入睡。黑暗之中,我容易陷入慌張,更容易想到那個要怎麼辦?這樣做可以嗎?有沒有其他的替代方法?或者還有其他,也或者我沒有想到?我極度需要一個能夠讓我找到安靜的方法,才能讓我的神經不要隨便亂連,以免出了亂子。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