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6的文章

躍(續)

艾維茲看著他們身上的服裝,不同於艾維茲剛剛見到的服裝,認為他們應該不是同一個部族,故問:「你們是......?」

Current Ideology part 2

所以,我不喜歡吵,不喜歡衝突。有人對我說,衝突是一種能夠開天窗,說真話的方法,因為沒有衝突,就沒有解決辦法。是啊!衝突,是大家坐在一個大圓桌裡,說出真心話,可是呢?大家說的不是真心話呢?可是呢?我們是矇騙闖關呢?可是呢?在下了檯桌之後,合約歸合約,行為歸行為,成效歸成效。

Current Ideology part 1

我可以一天不寫「文章」嗎?其實我可以。我記得在我國中的時候,我的家庭聯絡簿裡的生活札記的部分,我已經寫出了範圍之後,然後我又繼續從一張空白紙切下一部分貼在空白處,然後繼續寫,甚至可能需要翻頁到第三面才能看見完整的「心得」。

艾連娜看著被捲在尾巴上的小女孩,她想著:「為什麽牠要帶走她?難道她是什麽特別的人嗎?」艾蓮娜持續追了上去,不可能讓這條巨蛇逃之夭夭。

偽意義(六)

很簡單,只要能夠打開一扇門就可以了,不管那扇門是什麽。既然你的目的是上廁所,那麼門後面總有人居住吧?或者是說我沒有說鑰匙上有顏色,能夠讓你快速地找到配對顏色,重新打開門,就會更快些,或者我沒有說鑰匙上有什麽印記或者門上有什麼符號,你總會找到吧?這就是人類給的「意義」,因為在問題之內,你會被套上「意義」,意義之外,你不會想到以後意義,意義是分兩方面的,甚是多方面的,因此,我們也沒有辦法說,門之後還有另一扇門,或者是說,其實門只有一扇,只是在稱呼著一千的門上。

偽意義(五)

人類存在的希望是因為人類從來就是樂觀的,所以多半的語言屬於「肯定句」,天生若是悲觀——猿人就是死於自己的恐懼,那麼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們,那怎麼可能有你的誕生呢?這種「愚蠢的樂觀」(就是一種天真的想法)很容易進入死胡同,帶領我們嚮往像似「偽意義」的範疇,今天人類造成的現況,哪個不是背後的某種意義性在操作?(我可沒說這全是偽意義)。

情(續五)

薩克在沙發椅上睡得香甜,大概從來就沒有這樣好好休息過,經過這些日子的疲累,終於把他推向了勞累的邊緣。傑瑞絲與浿坦兩個人睡在床上,這張床不是兩人式,所以有點小,傑瑞絲的頭朝向床外,浿坦則是朝內躺著。外面的陽光很溫暖,就這樣從窗外灑落了進來,傑瑞絲仍在半夢半醒之間,浿坦則是睡著安穩。傑瑞絲睜開眼睛,她眼角往上看,看到了一個很破舊的鬧鐘,她一手伸出來看看現在是幾點鐘,時鐘的方向指著九點四十七左右,傑瑞絲心想:「好累......」浿坦則是動了動身體,眼睛睜開看著傑瑞絲的背部,她想她應該起床了吧?畢竟我們還有正經事要做,總不能一直賴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