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偽意義(二)

圖片來源:Francisco. Paez 
大腦裡的神經細胞,是需要樹突,由突觸去溝通的,如果溝通不良,那麼大腦就會亂了順序,大腦沒有了秩序,這樣要從混沌走到秩序,是根本不可能的。生命的起源不也就這樣嗎?單細胞生物與多細胞的生物的不同,是因為我們有專門的「獨特」細胞(我知道其他動物也有),如肌肉細胞或者骨骼細胞,我們之所以也那麼獨特,不是因為上帝派來的,而是我們的天性的某一部份在生命路程之中是獲得上帝青睞的原因,我們的愛可勝於彼此的忌恨,我們是真的很願意放下個人仇見,為了完成當時糾葛而有的利益。相信人類是真的不同,不是因為獨一無二,而是在這樣的演進旅程之中,我們真的見證了歷史。


人類「死亡」太多次了,埃及迫害了以色列人,讓他們想緊辦法逃離埃及的追殺,不想要背負著重重的石塊上山。我們的帝國從興盛到衰敗,每一次出土的文物,都能見證說明了出蘇美人、馬雅人、歷代中國、古代歐洲的背景是怎麼樣演變。我們甚至發起了世界大戰,還殺了兩次,兩次之後還有兩次,這樣不夠,未來的種族屠殺,加上更多的天災禍害,人類死亡的數字從來就不會讓我們學到真正的教訓。

為什麽?我是問為什麽我們沒有真正地真正地真正地(我要強調三遍)學到大愛的精神,還要把穆斯林、移民趕出美國?(你知道我在說哪一個人)。說讓美國更強大,不是因為美國本身的文化更豐富嗎?如果我們連這點多元文化的內涵不包含,那麼多元文化的意義就喪失,我們當然不需要更豐富的多元文化,但接收並不表示更複雜,更雜亂。一個自由的民主國家,如果多民族的混合文化沒有一點基本的民主尊嚴,那麼就無法成為世界的領頭羊。

接受只是接受,並不表示認可,但換個想法想想,這世界的腳步並不適合這樣的人們追上這樣的時差,畢竟不是每一個人愛美國,每一個人有他/她的自身文化的自由主義方式去構思可能有的意義路線,這也是造成了我們每一個人單一獨二的特別原因,我們說中文、英文、法法、阿拉伯文或者該那國方言,不是因為我們學得了這樣的文化方向嗎?就算你不想說中文、英文、法文或者阿拉伯文,我們的思想也受到了這樣的衝擊,多次在語言實驗中,證明了這的確會改變人的思考方向,甚至主導人的未來。


靈與魂是兩回事。靈是一種體面,屬於外放性的昇華,魂是一種內斂,是一種內收性的綻放。換句話說,只是一體兩面的現代銅板。


雙語者也改變了思路,因為文化的影響之下,這是有雙方共集的交通要道,這樣的傳遞過程中,我們會讓大腦的思緒不斷透過語言區、額葉區,還有情感區域互相交流,這也是我們能夠明白文化的獨特魅力。我們都是它的產物,語言是一種很神奇的發明,我們因為有它才有了不同的思考路程,也讓我們理應明白真正的問題點在哪個方向。沒錯,語言的正向與其他的語言的正向會不同,是因為當環境連接到文明起立時,我們才有大致的文化,否則阿拉伯文怎麼那麼不同?它的獨特之美,不是在於從右到左,而是筆畫的勾勒,而中文文字、日文字或英文字母則是因為在語系的演化路程中,我們有了流線的線條所展現的動態之美,這是我們內心所激盪出的一種美學。而整體來說,人類所有的美學神經,文藝復興時代的工藝以及對於神學的展現,我們有了一個形而上的靈性。

人類對神的景仰,一直有目共睹,否則我們不會這麼敬愛神,尊敬上帝是唯一的真神,其他的神不是。亞伯拉罕的三大宗教都有唯一那種真神存在。姑且真有那麼一位真正的上帝吧!管他是東正教、基督教還是猶太教,伊斯蘭教,東方的印度教、佛教的喧嘩之下,我們都已經耳濡目染。我也相信「神祇」,我是說好像有一種不思議的解釋淵源去了解「靈」之中真正屬性。

靈與魂是兩回事。靈是一種體面,屬於外放性的昇華,魂是一種內斂,是一種內收性的綻放。換句話說,只是一體兩面的現代銅板,但如果我真要仔細解釋這兩個的根本差異,那麼我幾乎可以寫成一本書去討論,只是沒必要,因為你還是聽不懂這種深奧的哲學淵源,況且,我也不是第一人去解釋靈與魂的哲學道義,市面上的哲學書籍那麼多,光是生與死就討論不完了,各種哲學派系,也吵個沒完,那麼接下來的演進只是更加混雜。

人心中都有些靈性所在,心理學家稱之為感性,一種情的散發。看很多散文集的人可以知道,愛一個人那麼痛苦,分手之後又百般交集,五味雜陳,就像你要不要買一個你夢寐以求的東西,卻總是看到好壞的任一方都有人支持,支持的人總是五顆星評價,反對的人叫你不要花冤枉錢,就當你要出手之下,卻總是發現東西的好感度其實根本沒有十分來得那麼強烈,這種心理學作怪的念頭,就稱之為「慾」,一種快樂分詞的另種說法。

也就是說,想談戀愛的人渴望追求想要的女/男孩類型,不想要追求戀愛的人,卻可能得到不想要的花痴追求。莫非定律總是告訴我們,總是與結論相反的道理,然而,事實卻是情的感受總是難以用一種念頭形容。我不是說過人是唯一會笑又會同時哭的動物嗎?當然,人可能卻是笑、哭加上不是在這種詞彙可以找到形容的特別物種。因為我們人如此獨特,情的不斷散發對於「像什麼」的感受(英文詞彙特別容易找到),才會讓情特別顯得分外獨一。

但真的可以形容嗎?我是說,情的唯一特色就是像雷打響我的痛苦,雨灑落我的傷痛,陰天卻叫我悶在房間,晴天卻讓我喜出望外,天空的不定就像人生,我們特別寫出意義,就像人要寫日記一樣不斷每日,每年回顧,但也說真的——意義的念頭又在哪兒呢?

當你每天寫,回顧前一年,前二年,前三年,甚至前十年,你的重要里程碑在哪兒呢?沒錯,寫日記讓我們重新認識自己,因為寫日記的特別理由是,你既然還能記得最特別的理由要提醒你成為什麽樣的一個人,可是當你真正有心要回顧過往之後,最重要的不是回頭看看自己走得多遠,而是思索下一步的前後距離有多具有意義,也就是說,不是在於寫日記這件事本身,而是提醒你的每一個自己的「自己」走到了哪裡。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