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Sergey Galyonkin

「呼......呼......呼......」艾蓮娜不斷喘氣,那個小女孩回頭看著遠方,不知道在看什麼。「你還好吧!」艾蓮娜問小女孩。


她不答話,走了過來,牽起艾蓮娜的手。

「你......」艾蓮娜想問小女孩剛才關於如何讓彎角猛獸聽話的,但不知道如何開口。
「算了!你能告訴我接下來的方向嗎?」

小女孩指向前方。

艾蓮娜點頭示意,但還想要休息一陣子才出發,因為真的很喘——但又被小女孩拉向前。

「喂!」艾蓮娜要她等一等。

前方無際的草原,彷彿看不到前方是什麼,陽光照到身體上顯得火熱難耐,也不知道現在的時間,這當下,彷彿靜止這一瞬間,艾蓮娜邊走邊看見草原,附近還有幾棵樹環繞她們,樹上還有一些不知名的鳥兒,天空顯得多雲,還有鳥兒在飛翔。這樣的「和平」看起來多麼怡人,她很喜歡這樣的氛圍,只是她還是要「家人」的陪伴,畢竟她與艾維茲分開這麼久,這也是頭一次這樣,過去的她們幾乎形影不離,除了短暫的分開上學時光,幾乎沒有這麼久的時間能夠「獨當一面」,面對自己。她想起自己的妹妹,還是忍不住落淚。

小女孩牽著她的手,眼神卻從來幾乎不看著她,可能艾蓮娜本身與她還有段距離吧!雖然這女孩從小無父母,但是沒有這樣的大姐姐出現在她的身旁,家中兩個多是男生,與這個女孩有天差地遠的距離,部落贊成自由戀愛,但是——多半多是由許配的方式將女生嫁給對方,女生擁有的權利一直相對來得少,在一個幾乎是男權支配的部落中,女生通常只是稱為「配角」。

「吼......」艾蓮娜彷彿聽到什麽聲音,但看不出來在哪個方向。

艾蓮娜停下腳步,東張西望,她趕緊拉著小女孩,要她別一直走下去。

「等一下......」

小女孩看著她,艾蓮娜顯得心驚膽跳,小女孩卻是老神在在。

突然一陣怒吼朝著她衝來,她看不到什麽東西,只能閉著眼睛。等待了約五到十秒鐘,艾蓮娜睜開眼睛,什麽事也沒有發生。

「嗯?」艾蓮娜東張西望,看著自己的身體,看著遠方,沒有看見什麼。

這時候小女孩也不見了,艾蓮娜低下頭,看著握住自己手的小女孩竟然沒有牽著她,手感到空空的感覺,才驚覺。

「喂!你在哪裡!」艾蓮娜大喊。

前方彷彿有東西在動,艾蓮娜很好奇,趕緊跑過去查看。

撥開草叢,艾蓮娜看見小女孩在看著一隻怪物在吃著獵食來的動物,艾蓮娜嚇到了!

「這個小孩子不要看!」艾蓮娜趕緊遮住她的眼睛並且抱著小女孩離開「現場」。

那隻怪物在吃東西的眼神,不時盯著眼前這兩個人看,艾蓮娜有點怕怕的,就怕自己也成了牠的大餐。

「你在幹嘛!」艾蓮娜把小女孩放在之後,好好斥責她一頓。

小女孩只是笑啊笑,「這很好笑嗎?」

「抓著我的手,沒事別亂跑,知道嗎?」艾蓮娜抓住她的手,小女孩還是笑啊笑。

這兩個人繼續往前走,那隻怪物依然吃著自己的動物。


獨角猛獸跟著族人的身旁,這些勇士們全部裝備武器,畢竟他們想了解這個原因是什麼?叢林間,各種猛獸,小得如螞蟻,大得如大象,他們都要小心提防。一隻老鷹飛過他們正上方,族人抬頭望,一些勇士們猜想,牠要去哪裡?一般來說,這種鷹很少飛過他們的領空,牠卻經過?難道有大事要發生?一切不得而知。

那隻鷹繞了一圈之後,在他們附近的樹上停留著,看著他們。一些勇士注意到了,但也只能小心繼續往前走。突然,幾隻不知名的怪物,在附近潛伏著,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一隻怪物突然衝了出來,咬住其中之一的勇士,其他勇士見狀,拿著弓與長槍,上前圍攻,這時候又有其他隻的怪物衝了出來,獨角猛獸也上前幫忙,只是這幾隻怪物是變種的獨角猛獸......

獨角猛獸看見與自己長相幾乎一模一樣的怪物,顯得不敢置信,怎麼會一種長得一模一樣的自己在正前方,卻變得如此邪惡?我們幾乎不曾傷人,更何況攻擊人?這幾隻除了一些特徵不一樣之外,幾乎如初一徹——邪惡的雙眼,但有血絲,獨角頂端彷彿有了不一樣的紋路,身上附近還有幾隻眼睛在張望,身體呈現暗紫色,與獨角猛獸的暗綠色是兩回事。

獨角猛獸上前用力撞擊其中之一獨角猛獸,撞到一旁的樹幹,其他怪物們見狀也上前圍攻這一隻與眾不同的獨角猛獸,獨角猛獸只能一旁敲擊,勇士們上前幫忙圍攻,但被這堅硬的角迅速彈到一邊,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幾隻邪惡的獨角猛獸面對這眼前長相幾乎一樣的獨角猛獸,根本不當一回事,牠們就像殭屍一樣,發狂似的要斷人性命,其中一隻衝上前去,大口咬向獨角猛獸,獨角猛獸用力閃擊,趕快迴避,但還是造成撕裂傷,另一隻也上前攻擊,身體上的角往牠衝去,勇士們則是極力跳上前去,攻擊這幾隻怪物。

一隻怪物的身上的眼睛射出光線朝著眼前獨角猛獸、勇士們襲擊;這隻獨角猛獸身上根本沒有光線,只有一隻巨大的角,牠只能到處衝撞牠們,幾隻卻上前咬著牠不放,勇士們拿出彈弓往這些邪惡的獨角猛獸身上的眼睛攻擊,石頭碰撞眼睛,邪惡獨角猛獸痛得大喊。勇士們趁這個機會跳上身體攻擊,有的人刺進上方,有的人刺進下方,還有後方,整個獨角猛獸被刺得滿身傷。

幾隻邪惡獨角猛獸倒在一旁,還有幾隻還在掙扎,勇士們上前給牠們最後一擊,刺進牠們的眼睛,牠們痛得大叫,倒地不起。勇士們看見最後幾隻終於陣亡,高興地大喊,雖然他們也有受傷,不是皮肉傷,甚至被咬死,獨角猛獸的身體也是,到處都是流血的傷口。牠痛得無法站立,只能趴在地面。

一位勇士上前關心這位獨角猛獸的傷勢,牠只能極力喊叫。

「dntbdynhfbtryn。」他摸著牠身上的傷口,牠還是在呼喊。

幾位勇士在後面看著他們,也上前關心。

獨角猛獸想用力站起來,但牠真的沒有力氣,看來牠真的不行了。

一位勇士站起身來,為牠祝禱,口中念念有詞的經文,牠還是在呼喊著微弱的呼吸聲。後方的勇士也極力搶救這隻生物,有的人用樹葉清潔傷口,有的用樹皮包紮,獨角猛獸還是很痛,牠拼命喊叫,看起來還是沒有什麼用處,雖然很多人齊心協力幫助牠度過難關,但牠一直痛得不斷扭動身體,他們只能讓牠平息,按壓身體。

一個氣氛安靜下來了,獨角猛獸還是無法對抗大量失血的傷口,牠走了。

勇士們哀悼,他們看著這隻生物,希望牠一路好走。

過了一段時間,勇士們回頭看著前方,想必路還是要直行,收拾起武器,繼續往前走。


牠走了嗎?當然還沒,牠突然眼睛睜開,變成帶有血絲的物種,自成為暗紫色的一員。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