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望(續三)

圖片來源:Steve Loya

「你要去哪裡啊?」艾蓮娜問。


小女孩往前跑,但彷彿看不見盡頭,艾蓮娜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小女孩要去哪裡。她停下了腳步,看著前方,前方幾乎是一片「災難現場」,艾蓮娜則是跑到了她的前方,蹲下身子,注視她的眼睛:「你到底要幹嘛?」小女孩不答話,不過她指著前方。

艾蓮娜看著前方,前方彷彿蹂躪過一樣,樹木倒成許多枝狀,四散各地,「到底發生什麼事?」艾蓮娜心想。小女孩慢慢走向前,艾蓮娜在後頭跟著,看著前方的「廢墟」。


整個火場已經凝結,但是放鬆的日子還未結束。彎角猛獸與多眼猛獸們根本不放過他們幾個。妹妹抓著尖狀物衝了過去,想要給多眼猛獸好看,少年拉著姊姊往另一個方向跑去,後面那一隻多眼猛獸追著他們不放。傳說獸這時候也自身難保,因為還有一隻彎角猛獸要對付,然而,危機還未解除——因為他們又跑到其他的村落「鬧場」。

一名婦女在河邊洗著衣服,孩子們在附近玩耍,突然之間,看見少年、姊姊從草叢中衝了出來,孩子好奇地向他們跑去,少年則是沒理會他們,姊姊則是注意到他,說他這裡很危險,趕快回去屋子避難!孩子根本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執意要找姊姊玩,不過沒時間,這時候,多眼猛獸冒了出來,看著姊姊、小孩子、少年,而那名婦女心情好到根本沒注意到他們......

小孩子看著兇惡的多眼猛獸的眼睛,害怕地不敢動,眼角泛著淚光,終於——嚎啕大哭,婦女聽見聲音注意到了,轉頭一看,看見一隻高大的多眼猛獸在他們這些人的前方,她害怕地不敢動,但是想到自己的孩子,還是要拯救自己的寶貝正在苦著思考。

多眼猛獸的其中幾隻眼睛射出光線往那些人射去,姊姊看著光線,也同時看著小孩們,少年則是看到那名婦女,各自閃向一邊往左右跳去,並且抱住那名小孩,而其他的孩子們則是嚇得趕快落跑。少年護著那名婦女,所幸兩個人毫髮無傷,只有身上沾染的灰塵。

妹妹趕到現場,看見姊姊倒在另一邊,與少年背道而馳,然後再看著多眼猛獸,手上握著尖狀物要想辦法刺進多眼猛獸。

姐姐站起身,一個眼角注意到妹妹,少年也同時站起身,問那名婦女還好吧?婦女嚇得答不話來,只能趕緊逃回家去。

妹妹往多眼猛獸的身後跑去,姊姊則是對妹妹使了個眼色,妹妹不知道有無注意到,少年則是要為那隻多眼猛獸報仇,這時候,多眼猛獸同時射出光線,幾道朝著姊姊與少年而來,幾道朝著妹妹而去。妹妹這時候,低下身,往前滑去,用力把那個尖裝物刺進下方的眼睛,多眼猛獸痛得跳起身,左搖右擺,而那幾道光線射向那兩個人的同時,姊姊與少年趕緊躲在樹木後方。

幾名勇士聽到外面的吵雜聲,出來查看,就看見一隻多眼猛獸出現在眼前,長老也走了出來,還有神使與神媒。長老看見那隻多眼猛獸,只是興嘆地搖搖頭,然後又走回了自己的屋舍,神媒與神使也是看了看他們,然後又跟著長老的步伐進入了長老的家中。

多眼猛獸痛得不能動,但是身上的光線依然有作用,這時候,多眼猛獸身上的全部眼睛四處射出光線,往各處射去。妹妹這時候,趕快躲在一個家人的屋舍的後方,與姊姊隔著距離相望。幾名勇士拿著長槍往那隻多眼猛獸進攻,就在牠射出光線的同時,趕緊拿著武器。多眼猛獸還能站起身,現在則是看見什麼就攻擊什麼,身上的光線朝著受到攻擊的勇士進攻,勇士們則是要閃著光線,同時要刺向那隻怪物。


艾蓮娜則是看著小女孩,她走回了自己的家中,雖然自己的家幾乎不像是個家,像個殘破不堪的木頭堆。「你......回來這裡是要找什麽嗎?」艾蓮娜對著小女孩說。

小女孩則是走了過去,把她在那湖畔中撿起的石頭放在艾蓮娜的手中,就在她找東西之後。艾蓮娜有些抗拒,因為她知道剛才的回憶讓她很不舒服,所以一直不想要收下,可是就在她碰觸到那顆石頭的時候,那感覺竟然沒有了!

「怎麼......會?」艾蓮娜心想不解。
「你給我這個的用意.......」艾蓮娜問那名小女孩。

小女孩還是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她東翻西找,身上的衣服弄得一團髒亂,她也不在乎。她拿起一顆很細小的石頭碎片,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這片幾乎像是垃圾的東西竟然是顆石頭?!「你要這個幹嘛?」艾蓮娜沒有看著很清楚,認定眼前的那顆東西真的就是垃圾。

小女孩回頭看著她,她的眼神突然變得很鋒利,艾蓮娜有點嚇到,怎麼突然變得很陰森;等待一會兒,小女孩的眼神才變得「正常」,原來她只是想逗逗她而已,因為她根本就沒有什麽好朋友願意陪她玩。

艾蓮娜仔細看著那個碎片,那個碎片被小女孩的手指拎著放在艾蓮娜的眼前,「這是......」艾蓮娜想看仔細一點.....「奇光石!」

「這『真的』......是奇光石嗎?」艾蓮娜看著那不起眼的東西,不敢相信。異光石與奇光石長得很相像,因此很容易將異光石誤認為奇光石,但真正看過奇光石的卻沒幾個,或許那些實驗品可能都是「異光石」,而非真正的「奇光石」。

「你回來是為了找這個?」艾蓮娜問那小女孩。

她點頭。就在她們兩個在屋內之間,一隻傳說獸飛回這裡,想要她們些什麼訊息。艾蓮娜轉頭看見那傳說獸,有點驚喜,但又有點擔憂。傳說獸停在一個樹枝堆旁,看著兩個人,小女孩走了過去,安撫牠。這時候又有一隻怪物來攪局——彎角猛獸,原來又有彎角猛獸追著傳說獸不罷手。

彎角猛獸突然闖了進來,頓時已經是一堆樹幹的住所,已經成了一堆崩塌的樹枝堆。艾蓮娜見狀不對,抱起小女孩往外跑,傳說獸這時候也飛了起來,「又來!」艾蓮娜嚇到。

彎角猛獸看著他們幾個。


原來那一隻就是剛才差點命喪黃泉的傳說獸,趕緊回到主人身邊,但是後方的彎角猛獸也跟著追了上來。「怎麼辦?」艾蓮娜心想。她看著小女孩無恙,鬆了一口氣,但是要怎麼對付這眼前的巨獸是個難題。艾蓮娜看著手中的那個石頭,管他是奇光石,還是異光石,或者是那個尖長型的石頭,這一定有妙用。

彎角猛獸迅速射出光線朝著他們而來,傳說獸為了保護主人,趕緊俯衝往彎角猛獸衝去,飛到牠面前,用翅膀一揮,散出冰霧,雷射光線迅速凝結,艾蓮娜見狀好機會,拿著那個石頭要來個硬碰硬。但彎角猛獸沒有這麼笨,尾巴迅速一揮,差點命中艾蓮娜。她巧妙閃過,趕緊把石頭貼合身上其中之一的一隻眼睛。

石頭被眼睛吸了進去,但什麼事也沒有發生。艾蓮娜以為會有奇蹟出現,但已經落空,這時候彎角猛獸身上其中一支彎刀往艾蓮娜衝去。艾蓮娜愣住,因為她認為這時候會有奇怪的事情發生,事實證明都沒有。小女孩叫住艾蓮娜,但因為她不會說英文,所以艾蓮娜沒有聽得很清楚,千鈞一髮之際,傳說獸介入了,牠利用尾巴往艾蓮娜的膝蓋骨打了一下,身體反射動作,艾蓮娜自然地蹲下身子,刀子就在幾毫秒之餘擦肩而過,只是切到一點點頭髮而已。

艾蓮娜抬頭看了一下傳說獸,又看了一下彎角猛獸,「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艾蓮娜不解。彎角猛獸轉身,艾蓮娜注意到其中的一隻眼睛瞪著她看,她嚇到了!趕緊跑到小女孩身邊,傳說獸飛到了身旁。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