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分(續)

圖片來源:Stig Nygaard

        「呼………………」少年看著彎角猛獸,彎角猛獸則是像是看中了自己最愛的獵物,而艾蓮娜看著姊姊、妹妹還有那位男孩。姊姊則是擔心自己的妹妹生命不保,少年沒有時間擔心自己的弟弟,因為更大的恐懼就在前方。


        彎角猛獸先下手為強,牠用後頭的尾巴往少年以及他們攻擊,再加上頭上的彎角,少年能夠輕易閃過,而姊姊、妹妹、艾蓮娜、男孩則就沒有這麼多好運了。彎角一往姊姊、妹妹、男孩攻擊,姊姊一見到苗頭不對,轉頭看著妹妹、男孩、艾蓮娜。艾蓮娜則是被嚇到了,趕緊往旁邊逃竄,差一點掃到颱風尾,男孩則是受到了重傷,他根本站不起來,少年則是衝了過去,要扶起倒地的男孩,但時間之差,男孩則是當場被分屍,少年則是也受到一陣嚴重的砍傷。妹妹也趕緊閃躲,跑到姊姊之處躲藏。

        「你還好吧?」姊姊問妹妹。
        「還可以,可是......」妹妹閉著眼睛想到當時的可怕情節。

        「現在不是擔心的時候,部落還有人等著我們去救呢!」姊姊希望把重心放在對的事情上。

        艾蓮娜跑到了姊妹那邊,詢問她們的狀況,她們說還可以,現在趕快回村子裡才是重點。艾蓮娜根本記不得村子的方向,她只知道大略的位置。少年看著自己的弟弟的屍體,一臉呆樣。

        那隻巨大的彎角猛獸仍不放過他們,牠轉頭想要找找那些其他人的下落,但沒有看見,當然身上的眼睛這時候就發揮作用。他可以看見躲藏在樹幹後面的那群人,因此,大發雷霆地用身上的彎角朝著那幾個人攻擊。

        艾蓮娜還不知道還有災難來臨,姊姊機靈得很,知道那隻怪物不可能放棄,她轉頭看見那巨大的彎角朝著他們襲來,馬上推開妹妹以及艾蓮娜。姊姊則是往妹妹的方向倒去,艾蓮娜又受到了驚嚇。少年則是在另一旁。

        少年心還沒回神,可能他認為從小到大陪伴的弟弟就這樣走了,因為一場「感情爭執」走了,因為沒有善待而走了,讓他完全還沒清醒。他突然急壞了,東張西望想找那隻怪物算帳,他轉頭看見了牠,他衝了過去,他跳了起來,想跳到牠的背上,這時牠正好要收起彎角,彎角在回到牠的背上時,差點又砍中了少年,幸好少年往牠的後背部躲著。

        彎角猛獸認為背上那隻「蒼蠅」應該要解決,不斷地揮動著背後上的彎角,但就是砍不到他,因為他跑到尾巴的方向了。少年用力往牠的臀部一個重擊,彎角感覺這隻蒼蠅實在很討打,眼睛上的光線往少年射擊,少年趕緊跳了下來往旁邊的樹幹躲著。彎角猛獸要找尋那隻欺負牠的人報仇,同一時間,姊姊、妹妹與艾蓮娜沒有時間擔心那少年的安危,紛紛往村子的方向跑去。

        「跟著我!」姊姊扶著妹妹邊跑邊說,艾蓮娜緊跟在後。


        整個村子已經陷入恐慌,能夠逃的就逃,不能逃的就死在多眼猛獸的屈服下。長老自己也自身難保,神使以及神媒能夠對抗牠們的力量有限。其他族人紛紛拿起長槍、弓箭以及各種類型的石器攻擊,但對牠們而言那只是小兒科。一個逃亡的族人經過了那小女孩的身邊,認為這女孩很異常,怎麼一點情緒也沒有,他拿著長槍想要解救那位小女孩,反正現在的做法是能夠救一個是一個,整個村子已經幾乎可以用滅村來形容。

        現在,他們已經不想捕獲任何跟他們有仇的東西,所以那個小生物也幾乎在多眼猛獸的襲擊下,幾乎被放了出來。整個族落已經陷入了大亂。那家人躲藏在一個樹幹的坑洞裡,他們還不知道男孩已經死亡的消息,長輩則認為事情已經不妙,父母看著彼此,認為這個災害不知道何時會停止。

        一隻多眼猛獸發現了他們三個,牠把樹幹移開,看見那三個人像個畏縮的烏龜令人宰割。多眼猛獸看見這豐富的大餐,機會真是難得,牠張開大口,準備往那三個人攻擊咬去,三個人擔心真的小命不保了,不敢想像。

        一隻奇特的多眼猛獸往牠的背後突然衝住並且咬住,多眼猛獸倒向另一邊的方向,三個人則是躲過一劫,紛紛趕緊往更遠處的方向逃難,逃往其他的村落。

        小女孩被解放了,那隻小生物也是,趕緊飛往主人的身邊。彎角猛獸以及多眼猛獸紛紛相互加油打氣,展開反擊,部落族群的那些人已經只能選擇打場硬戰,但傷亡實在太重,從來就沒有這麼嚴重的慘劇,就在這部落族群發生,遠在天邊的喬、凱茵絲也聽到了族人的逃難聲,只是他們越接近,就越靠近死亡。

        艾蓮娜看著她們,少年還在與牠搏鬥,這分明就是是一場耗時戰,少年大概也知道機會很渺茫,勝算機率幾乎不高,但能夠怎麼辦?艾蓮娜認為不可以就這樣放他一個人,她跑到一半轉頭要救那名少年,叫他不要浪費力氣,叫他清醒點,好好面對正確的事。那兩位姊妹還不知情,姊姊拖著妹妹受傷的身體,眼看前方就是村落,她們要回去找找長老商量對策才行。

        艾蓮娜在遠方看見了那名少年搏鬥的身影,要找機會抓住他。彎角猛獸不斷用身上的彎角以及眼睛發射的光線朝著少年攻擊,少年只能抓緊空擋不斷朝牠踹上幾腳。他氣喘吁吁望著彎角猛獸,而這時又來了一隻彎角猛獸,真是雪上加霜。

        「喂!」艾蓮娜大喊。

        少年好像沒有聽見,眼睛怒火地衝向其中之一的彎角猛獸,拿著地上的石頭往牠一砸,石頭碎成許多石塊,散落各地。另一隻彎角猛獸衝向了他,艾蓮娜眼看情況危急,衝上前把他拉開。彎角猛獸撞上樹幹,兩個人則是有驚無險躲過一劫。

        「你瘋了嗎?」艾蓮娜怒斥著少年。

        「憑你一個人單打獨鬥?你醒醒好嗎?他已經死了!你的家人已經死了!」艾蓮娜給他一個巴掌。

        少年根本不懂她說什麼,不過當艾蓮娜把少年的頭轉向那名男孩的屍體時,他才認清她想要表達什麼。

        彎角猛獸沒有時間等待他們,一隻發現了他們,轉頭朝著他們攻擊,身上的光線全部射向他們,艾蓮娜還在看著少年,千鈞一髮之際,那名小生物及時報到,牠吐出冰霧凍結光線,光線在冰霧之下結冰,形成一個圓環。艾蓮娜的眼角看見那道圓環,轉頭看見那名小生物,「謝謝你!」艾蓮娜感謝牠的及時救命。

        「快點!趕快逃離那裡!」艾蓮娜趕緊抓住少年的手跑到村落。
        小女孩慢慢走向那隻鷹的身邊,那隻鷹在前方等待她。

FGHDHBTW#Tdfgbsrdtser*T$Wtr。」老鷹點點頭,接著那隻鷹飛向天空,小女孩則是繼續走往自己的家園。一隻多眼猛獸在遠處看見那名小女孩,衝向她,而那名小女孩則是不知情。

        那對姐妹一趕到自己的村落,只能用慘絕人寰來形容,多數人已經不見,只留下空蕩蕩的房舍,少數的男性還在搏鬥,長老與神媒、神使忙著處理他們自己人員的分配,並且對抗這兩大種類的怪物的襲擊,一來就好幾隻。

        有些人根本不理長老,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搏鬥,長老的能力除了要對抗多眼猛獸以及彎角猛獸的攻擊,還要拯救可能還有生命存活的人,神使已經受到了傷害,對抗多眼猛獸的攻擊遺留下來的傷口還未復原,神媒的力量有限,即使他已經不斷唸著咒語來還擊。


        姐妹趁著空隙之餘,跑在長老倒塌的房舍附近找找有什麼書本可以解釋這發生的一切?他們則是對抗這些怪物們,沒有發現她們在附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